第364章 大结局(终章)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天使归来 书名:重生之神医农女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也想了,也想了,哇靠就他说得出口,这是谁挑起来的,是她吗?是她吗?是~她~吗?楚云月胸口起伏不定,狠狠地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一下,听那声音,绝对是没有留情。

    “你好意思说。”

    “为什么不能说?嗯~~~”手上传来的刺痛萧翊直接把她忽略了,还故意把嗯字的音拖得冗长。

    “闭嘴啦。”大白天的说这些真的好吗?也不怕被人听了去。

    “好好,不逗你了。”萧翊面对楚云月也只有举白旗投降的份,若是一个不高兴,把这婚礼延期了,那倒是叫苦连天的人就变成是他了。想了三年,等了三年,好不容易等到了,煮熟的鸭子还能让飞了,那他真可以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萧翊,你这脸皮真的是越来越厚了。”楚云月直接上手,蹂躏着他的脸,让他说那些不该说的话。

    “丫头,丫头,停下,停下。”报应来的真快,这丫头下手真狠,一点情面都不留,也不怕把他的脸给蹂躏坏了。

    “谁让你乱说话的。”说完,直接从他的大腿上跳了下来,奔了出去。

    离着楚云月出嫁的日子的前一天晚上,大伯母楚王氏神神秘秘的来到楚云月的房间,手中还抱着一叠画册。

    楚云月眉毛一挑,顿时明白了——古代春宫图。

    她需要这些东西吗?前世那些片子看得还少吗?再说了,实战都看了不知道多少回,每次看的时候还会评头论足一番呢,讨论着男女主角的身材如何,如何!

    她非常的气定神闲,但是楚王氏就不一样了,就像是做贼一般,紧张的要命。

    担心楚王氏紧张过头,还是楚云月先开了口:“大伯母,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吗?”

    楚王氏尴尬的假装咳嗽一声,说道:“这些都是关于夫妻伦常的册子,你今个好好看看。这种事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不要太过害怕,在床上的时候,尽量放松自己,男人不喜欢女人像死鱼一样。”说到后面,楚王氏的血色直冲脸上,在这方面,她还真的放不开。

    她的话虽粗糙,但却说的在理。男人因为这种事离婚的可不少呢,楚王氏也算是站在她母亲的位置上来教她这些东西的饿,在古代每个出嫁的女子,都会由母亲亲自说教男女这方面的知识。

    还想在说些什么,但却怎么都开不了口了,踌躇半天后,接着又说了些,最后让她好好看看春宫图,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间,顺便把门带上。

    说真的,她还没有看过古代的春宫图长什么样,反正现下无人,直接把春宫图摊在被子上,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还不错嘛,描绘的还真的是挺详细的,这些个姿势也挺不容易的,难度不可谓不大啊,这真的是实践出来的吗?楚云月十分的怀疑,而且这身材比例怎么总觉得怪怪的。正当她看得起劲的时候,忽的被人从后面把册子抽走,“看什么看得那么入迷。”拿过册子,萧翊十分的好奇,放到眼前一看,居然是春宫图,眼神十分不善的盯着册子看,恨不得把它盯出一个洞来,他家月儿都没有看过他的呢,怎么可以看别人的身体。阴恻恻的问道:“好看吗?”

    这个时候楚云月可不会傻了吧唧的往前凑,当然不可能说好看,再说了,本身就不好看啊,“不好看。”

    “那还差不多。”

    “是,咱就看你的,看你的。”男人在这方面一定要哄好,否则苦的就是她了。

    “对看我的。”直接把春宫图随手一扔,搂着楚云月就吻了上去。

    “轻点,轻点。”要命了,明天可是大婚的日子,她可不想身上遗留一些不该有的东西。

    “放心,不会。”轻重缓急,他还是知晓的,怎么可能让别人有机会说一些风言风语呢,他家月儿就该都是好的。

    第二天天刚亮,楚云月就被秦嬷嬷她们一大帮子的人从被窝里给拽了出来,迷迷蒙蒙的直到脸上传来刺痛感,这才清醒了过来。

    那玩意她可是见识过的,刮在脸上有点疼,还是可以承受的,姣完脸后就是上妆了,不过楚云月直接阻止了她们,古代新娘妆她真的不敢恭维,她情愿自己给自己化妆,那才叫真的化妆呢。

    秦嬷嬷她们实在是拗不过她,只好让她自己给自己上妆,化完妆后,着实惊艳了一把,本来就生的好看,这妆一上,显得更加的妩媚。

    每个女子最美的时候便是她们出嫁之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有点认不出来了,自从来了这里她就没有认认真真的画过一次妆,这一手让自己都惊讶不已。

    配上那一身嫁衣,更加显得好高贵。

    随着她的起身,嫁衣上的凤凰若隐若现,好似欲展翅高飞。

    楚云月的嫁衣虽不是出自她手,但是嫁衣的样式却是由她提供,经过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宫里专职绣娘才把这件嫁衣完工。

    乌黑的发丝被轻轻的挽起,带上繁复华贵的凤冠,显得尤为的高贵不可侵犯。

    凤冠是萧翊精心为楚云月打造的,上面装饰着各色的宝石,每一处都是经过精雕细琢的,精致华贵到了极点,在淡淡的光辉下,闪耀着灼灼光华。

    摄政王大婚,来人可不少呢,各府的当家主母几乎都出动了,楚云月的房间里瞬间变得热闹非凡,不管以前如何,起码现在都是和平共处的,看着盛装后的楚云月,她们不得不感叹,摄政王的眼光真的厉害,谁能想到坐在她们面前的人居然是出生农家,不知道的人只会认为她是哪个王爷或者是大臣的女儿,唯有他们这样的家庭才能教出如此儿女。

    “这么美的新娘,真真是便宜了摄政王。”

    不知是谁在人群中说了那么一句,也是因为她的话,让大家回过神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各种称赞新娘的好话,使得气氛也变得活络起来。

    等到差不多到吉时,大家连忙把红盖头盖在楚云月的头上,楚王氏更是把一个苹果塞进了楚云月的手里,苹果寓意着平安如意。

    整个京城因为摄政王的婚事而热闹非凡,大街上被围堵的水泄不通,都想沾染一下这盛世婚礼。

    锣鼓喧天,爆竹齐鸣,声音的洪亮,也宣示着迎亲的花轿临门。

    楚府的大门成半虚掩状态,所谓的拦轿门,带被新郎官的塞入足够的银两方可开门。

    新郎官身骑白马,一身红色喜服与楚云月的照相呼应,因为大喜的日子,萧翊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耐心也十足。

    “小姐时辰到了。”秦嬷嬷在一边提醒道。

    楚云月没有高堂,只能朝着牌位深深地鞠了一躬,感谢他们的生育之恩。

    另外再朝着楚义一家鞠了一躬,自父母离世,对她们姐弟始终如一的只有大伯一家,因此这一拜非常的有必要。

    楚王氏更是压抑不住,直接抽噎起来,怎么说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如今要嫁人了,心里的不舍在这一刻通通冒了出来。

    “好了,别哭了,别弄得云月也哭一场。”楚义在王氏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对,应该高兴,应该高兴。”王氏擦干眼泪,笑着说。

    楚云月没有兄长,但是新嫁娘出门都是由兄长背着出去的,这个重要的任务便落到了楚风的身上,谁让他大呢,楚雨也只有干看的份。

    正当楚风要背起楚云月的时候,萧翊比楚风快了一步,直接把楚云月横抱起来,在所有人的惊呼中,大踏步离去,楚云月也被萧翊的举动惊了一跳,还在反应及时,头上的红盖头没有因为他的举动而掉下来,若是红盖头这个时候掉下来,可就不吉利了。

    搂着萧翊的脖子,想开口说什么,不过随即反应过来现在新娘是不允许说话的,只能保持沉默。

    一路走来,看到萧翊抱着新娘子出来,每个人都快惊掉下巴,摄政王对自己的王妃还真的是宠得没边了,居然亲自抱着不假他人之手。

    喜娘看到新人出来了,快速的把轿门打开,萧翊把楚云月抱了进去,“座椅后有吃的,今天会忙上一天,垫垫肚子。”

    本来早上吃的就少,听到有吃的,楚云月的眼睛亮了,还不错,知道她会饿肚子还给她准备了吃的。

    “起轿——”八抬大轿,大红的轿帷,居然采用了月华绸,轿顶周围更是镶嵌了黄金,缀以宝石,真的是非常的大手笔。

    从楚府一路出发,不会直接前往摄政王府,而是要绕着京城转上一圈。

    一路上非常的热闹非凡,所过之处人声鼎沸,摄政王府这次更是大手笔,迎亲队伍经过的地方,随行的人会朝着老百姓挥洒这个东西,有坚果,有大把大把的铜钱,还有很多的花瓣,百姓们虽然疯抢的厉害,但也知道不能做出过激的举动。

    晃晃悠悠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花轿停了下来,摄政王府到了。

    秦嬷嬷搀扶着楚云月跨过火盆,走过马鞍,随着走动,红盖头微微的晃动着,晃动的期间正好让他看到了身旁萧翊的身影,嘴角不由勾起浅浅的弧度。

    等过了今天,他便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对拜,礼成后,楚云月便被送到了喜房之中,大红的喜床上洒满了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意着早生贵子。

    等到了晚上,萧翊就将和楚云月在这张床上共度良宵。

    想到这个,楚云月的脸色不由一红,看别人的时候都不觉得有什么,但当事情发生自己身上的时候,就会不一样,一股燥热涌上脸颊,好在她有红盖头遮挡着,旁人看不到她布满红晕的脸。

    “小姐,要不要在吃点东西?”刚才在娇子里传出的声音她们几个都听到了,也知道这是王爷给小姐准备的,但那都是干粮,现在可以尝些别的。

    “不吃了,刚刚吃了不少。”

    新房里现在没有其他人,都是楚云月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打发这慢慢时辰。

    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喜娘和萧翊走了进来,秦嬷嬷们笑了笑,时间挺快的,到了喝交杯酒的时间。

    喜娘笑着说道:“现在请新郎拿起如意秤挑起喜帕。”

    随着喜娘的话落,萧翊用如意秤掀起楚云月的红盖头,突来的亮光让楚云月有那么一瞬的不适应,眼睛不由得眨了几下,抬起头,视线与萧翊的交织在一起。

    她还第一次见萧翊穿红色呢,人长的好看就是一个大优势,穿什么衣服都优雅俊美,高贵清华。

    眼中温柔的笑意让他多了几分人气,漆黑的眸光中泛着点点星光,让人忍不住要沉沦。

    喜娘也不想打断这对深情凝望中的新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心中却也在暗叹:不管再高冷的人,遇上了心上的那个人也会化成绕指柔。

    话说回来,新娘子的美貌跟她以往接触到相比,好看了不知道多少倍,难怪摄政王弃京城这些名门贵女了。

    盖头刚掀开,门外走进来两个丫鬟手捧着子孙饽饽和长寿面。

    子孙饽饽和长寿面都是生的,每个都有他代表的寓意,意思为多子多孙,长生不老,寄托着人们的希望。

    喜娘拿起筷子,夹起一个子孙饽饽往楚云月的嘴里喂去,嘴中的好话似不要钱般往外倒:“王爷与楚姑娘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定能白头偕老,子孙满堂,福禄双全。”

    然后接着问道:“生不生?”

    当喜娘问到生不生的时候,新嫁娘都要含羞带怯的说生,楚云月也不能免俗,虽然不想被动的来,但还是小声地说了一个生。

    吃了一筷子的生面,喝了交杯酒,一场婚礼所有的步奏走完,礼成!

    一切结束,楚云月吩咐秦嬷嬷给喜娘一个大大的红包,拿到红包后,喜娘又说了一通的祝福话才离开。

    今个是摄政王大喜的日子,所有人都壮了胆,一个个的轮番上阵向摄政王敬酒。

    萧翊今个高兴,来者不拒,完美的向所有人展示他那完美的酒量,他就直接用行动告诉他们,尽管放马过来。

    最后的结果就是,萧翊一个人干翻了一群,但凡是想把他灌醉的人,趴下的绝对是对方,而不是自己,唯有那些意思意思敬他一杯酒的人,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所以说,跟摄政王千万不要抱着侥幸的心里,往往会被打脸打得很快,在场所有的宾客都被他的海量惊着了,便是在新房里等待的楚云曳月,听到之后也差点跳了起来,他纯粹是被他的酒量吓到了,在现代酒精中毒是很严重的事,一个不好是会弄出人命的。

    他们成亲用的酒都是来自于楚云月酒坊里面的酒,每种酒的度数都特别的高,都是一等一的好酒。

    楚云也月都想让人把解酒药给他拿过去。

    看着时辰差不多了,萧翊独自回了新房。好在看着走路的样子,还没有出现歪歪扭扭的状态,只是脚下有那么一点虚浮,眼神看上去还比较清明。

    看到楚云月之后,直接朝着他扑了过去,楚云月连忙扶住他,“嬷嬷,把醒酒药拿过来。”

    “月儿,我没事。”萧翊耍赖般抱着楚云月蹭了蹭,还是把秦嬷嬷递到嘴边的解酒药吃了下去。

    秦嬷嬷们也都很有眼色,陆陆续续的退出了房间。把空间留给彼此相拥的两人。

    “月儿……”萧翊的目光落在楚云月的脸上,细细的临摹着她精致的五官,柔美的曲线,眼神逐渐变得幽深,声音更是分外的勾人。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呐!他已经盼了很久,很久了!

    听到萧翊的声音,也不知为何,楚云月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就连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愣是没有开口说话。

    萧翊呵呵的笑了起来,伸手一把搂住楚云月,随即吻上她的娇唇,这次的吻不像以前,来的十分的猛烈,想要把她直接吞进肚子里一般,楚云月也忘记了思考,跟着一起沉沦在吻中。

    整个人变得酥酥麻麻,晕乎乎的,不知今夕是何夕。

    萧翊的手灵活的在楚云月的身上来回窜动,身上衣服什么时候被解开了她也不知道,轻而易举的被挑起了火苗。

    下一秒觉得呼吸不过来的时候,楚云月被打横抱起,被放入柔软的大床上,床上的那些红枣桂圆之类的,要被清理干净了。

    萧翊的目光幽深的看着她,眸中的欲望毫不遮掩的呈现在楚云月的面前,楚云月的目光与他交汇,狠狠地咽了口口水,舌头无意识的扫过刚刚被萧翊亲吻过的亲吻过的嘴唇,这个动作在她看来做的十分自然,但在萧翊看来绝对的撩人至极,让他的眸子越发的幽深,心中像是被羽毛在瘙痒一般,此刻,他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欲望,揽过楚云月的腰肢,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又是一个灼烧的吻开始了,只是这次的吻多了一抹情欲的味道。

    萧翊一边亲吻,一边将楚云月身上碍眼的衣服剥掉,行动中多了一抹急切,他的手灵活如蛇,一点点的侵占属于他的地盘。

    楚云月被吻的浑身发热,加上贴着自己身体的某人,身上的体温在不断的上升中,让她的意识更加的模糊,抬头看向萧翊,他额前的发丝已经被汗水浸湿,贴在脸上,有种魅惑的感觉,他的神情隐忍中带着欢愉。

    “月儿……”萧翊呢喃着楚云月的名字,声音变得喑哑。

    楚云月不想让他太过辛苦,主动的攀上他的肩头,勾着他的脖子,直接吻了上去。

    两个人一直折腾到了半夜,尽管萧翊念着楚云月初试云雨,但奈何某人实在是太美味,让他总是忍不住想要更多。

    想要将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再也不分开。

    完事后,每次洗澡的时候,萧翊总说放心交给他,然后……不可避免的在清洗过程中,再次发生不可描述的行为,让楚云月哭笑不得,好在她的身体不错,不然怎么可能承受的了。

    一夜折腾,直到天明的时候楚云月才堪堪睡去,入睡前,楚云月愤愤地想着,明个绝对不让萧翊碰她,这样下去,她的身体可受不了。

    萧翊看着沉睡中依然显现几分疲惫的甜美睡颜,心中充满了一股满足感。从今往后,她便是他的妻,此生唯一的妻,独属于他一人。

    目光落到她的身上,上面到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痕迹,有深有浅,楚云月的肌肤十分的白皙柔嫩,那些痕迹散落在其中,分外的惹眼。

    今晚他终究还是失控了,本以为自己的自制力非常的好,可碰到了她,到底还是忍不住破功了。

    躺到她的身边,将她整个人紧紧的抱在怀里,满足的合上眼睛,睡去!

    第二天,楚云月一直睡到了下午才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朝着房间里看了一眼,发现屋子里一片昏暗,嗯,这都什么时辰了。

    坐在一边的萧翊见楚云月醒过来了,放下手中的书,来到床边,“醒了。”

    “嗯,什么时辰了?”

    “快吃晚饭了。”宠溺的刮刮楚云月的鼻翼。

    “那么晚了,你怎么也不把我叫醒啊。”掀开被子就想起来,当看到自己不着寸缕,又躲回了被子里,刚刚的一眼,让她还是看清了身上布满了吻痕,要不要这么劲爆啊!

    “傻丫头,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身上哪里我没有见过,嗯……”这丫头原来也会害羞啊,还以为天不怕地不怕呢。

    “你起开啦。”推开萧翊,裹着被子下床去拿衣服换。

    “身体还疼吗?”萧翊也不闹她,抱着她问道。

    楚云月摇摇头,道:“不疼了。”

    “嗯,明天我打算进宫面见皇上。”萧翊把自己的打算告诉楚云月。

    点点头,她知道萧翊进宫是为了什么?如今朝堂已经安稳下来,他这个摄政王也可以做一个闲散王了,可以放下肩上的重担,好好的休息休息。

    “好。”

    隔天,萧翊进宫面见皇上,楚云月则开始收拾东西,等到萧翊从宫里回来,夫妻二人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杨古镇出发。

    等他们走出没多久,一道圣旨颁下,内容很简单,只是把摄政王变成了圣王爷,爵位世袭,没有大的过错圣王府永远存在!

    ------题外话------

    感谢一路相随的所有朋友,神医农女至今起正式完结!多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神医农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神医农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