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番外·七夕佳节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宫槐知玉 书名:反派好像都被我吓坏了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一、一起?”善玉成只觉得自己脑袋中有些发懵。

    刘如与白学名早已经各自回房休息, 这会儿院子当中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月色下,不算大的小院有些冷清, 可此刻善玉成的脑海中却只有嗡嗡作响的声音,被白莫儒注视着,善玉成只觉得自己心脏怦怦直跳个不停。

    他在和白莫儒确认了关系之后已不是第一次的亲密相处, 但是以往两人就算是在一起,也只是互相拥抱活着亲吻更多, 再亲密些的事情,总归不会是像如今这样光明正大的坦场相待。

    善玉成一想到这事儿, 就不由血液沸腾,他抬眼看了白莫儒一眼, 面上有几分不自在可是心下却满是期待。

    “不去?”白莫儒等了会儿后抱着自己的衣服往洗浴室走去, 这里是专门围出来的一个小隔间样子的单间,基本平日里只用来放洗浴工具。

    虽然浴桶也可以搬到房间里去,可是这浴桶是木头做的, 桶身也挺大,想要搬来搬去一个人极为困难,所以平日里都只放在这里极少搬走。

    浴桶之中已经放了热水, 半透明的水冒着乳白色的暖气, 让屋内多了几分湿意。

    隔间里有个简单的屏风, 正对着门。

    白莫儒把自己带来的衣服都搭在了屏风上后, 一边向着屏风另一面的浴桶走去,一边脱去身上带着汗意的衣服。

    “我回去拿衣服。”善玉成隔着屏风看着在屏风后脱衣服的白莫儒,他紧张得同手同脚的往房间跑去。

    片刻之后, 善玉成跑了回来。

    他进门时,屏风另一边已经没了动静。

    善玉成小心的关了门,又把自己的衣服搭在屏风的另一边后,这才慢吞吞地走过屏风来到浴桶前。

    浴桶内,褪去衣服的白莫儒正半眯着眼很是舒服的泡在桶中,见善玉成进来他只是微微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人,然后便不再理会。

    善玉成视线下滑,落在水面后又快速收回,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然后这才轻手轻脚地开始脱衣服。

    脱到一半,善玉成便察觉到一股视线,他回头朝着浴桶那边看去,果不其然,白莫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这会儿正欣赏着他的动作。

    袅袅升起的水汽让白莫儒的面容有些模糊,但却让他的视线更加灼热,就仿佛带了温度一般让善玉成每一个动作都变得僵硬。

    “水快冷了。”白莫儒漫不经心地说道。

    如今已是秋季,天气早已经有些微凉,善玉成回去拿衣服折腾了些时间,如今水已变温。

    善玉成闻言第一反应就是担心水温太低洗了会让白莫儒生病,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解决这事儿的唯一办法就是他动作快些。

    可若是他动作快些的话,那就……

    白莫儒似乎并未曾察觉到他的心思,只老神在在的继续坐在水中享受着温暖的水温,两只眼睛也毫无避讳的意思

    直到善玉成在一旁简单的冲洗完然后一只脚踏进水中,他才挪动了下身体,让出些位置。

    浴桶平日里都是单人用的,两人倒也装的下,不过肯定不可避免的要碰触到对方的身体。

    善玉成进了浴桶之后就在不敢动弹,只敢老老实实的背抵着木桶桶壁一动不动的平息静止不动。

    就在此时,善玉成只觉得肩上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不同于水的流动柔和,而是有血有肉的掌心的触感。

    善玉成瞬间僵在原地,下一刻他又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着自己放松了身体,被白莫儒触碰到的肩膀也随之放松下去。

    “要我帮你擦背吗?”白莫儒扬了扬自己手中的布。

    善玉成摇了摇头,他现在早已经因为跳动过快的心脏而大脑一片空白,若是再让白莫儒触碰到他的背,他怕他会忍不住。

    “哦,那你帮我擦背吧!”白莫儒把布递了过去,然后背过身去舒服的靠在木桶上。

    在水中泡着,一天的疲惫便随着温暖的水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倦意与睡意。

    善玉成拿过布,修长的手指小心温柔的替白莫儒把背后如墨般化在水中的青丝理顺,又顺成一股小心的放在一旁,然后这才拿了布轻轻的替白莫儒擦拭起来。

    白莫儒身上没什么肉,原因自不用说,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之后倒也结实了许多,只是看着有些清瘦。

    “太轻了。”白莫儒冷清的声音响起。

    “嗯?”善玉成又瞬间的晃神,大概是水汽太过氤氲,他的心也随之荡漾起来。

    “擦背,手上力道大些。”白莫儒享受着善玉成的伺候。

    听了白莫儒情绪如常的话语,善玉成面上温度又是一高,庆幸的是白莫儒此刻背对着他所以他看不见自己脸上的狼狈与心猿意马,不然得多丢人啊!

    善玉成收敛了心思,努力控制着自己让自己把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背上,他加重了些力道,又问道:“这样呢?”

    白莫儒轻轻哼了一声,显然是舒服的。

    善玉成记住了这力道,然后一下一下的替白莫儒擦起背来,从上至下,背上每一寸地方都不放过。

    直到把白莫儒的背擦得一片粉红,善玉成这才收了手,他放了布在浴桶旁边,随即又覆上了白莫儒肩膀。

    以前善玉成虽然是善家少爷,伺候的人不少,可善玉成却极其不喜欢别人碰他,是以洗浴这些事情都是自己来,要这样伺候别人洗浴善玉成只有个大概印象,却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如今只能摸索着来。

    他替白莫儒按了按肩膀驱除肩颈的疲劳后,又捏了捏白莫儒的手臂。

    白莫儒杯温水泡得有些晕乎乎的,又被善玉成搓背搓得舒服,如今察觉到善玉成一会儿捏捏他的手臂一会儿捏捏他肩膀,似乎玩儿得开心,也就没出声理会。

    善玉成却是捏捏摸摸弄了半晌,然后把自己两只手臂给弄酸了,揉弄着自己的胳膊,善玉成没觉得累反而是心情大好。

    “你睡着了吗?”善玉成在木桶中半跪起身体靠近白莫儒,白莫儒从刚刚开始就没动静了。

    如果他睡着了,那就头痛了,这样的情况他还真有些没办法把人弄出来擦干净穿好衣服再抱回房间。

    就算是折腾,估计也要折腾许久,就怕把这人吵醒了。

    “没。”白莫儒突得睁开眼,那一瞬间,入目的便是被水汽薰得面色微红薄唇微启的善玉成。

    善玉成五官本精致,如今又是着双眼氤氲着水汽红唇微启的模样,看得白莫儒是忍不住喉头一阵干涩发痒。

    善玉成也被吓了一跳,不过更让他吓了一跳的是随即附上来的唇。

    这是一天之内第二次了,第二次被白莫儒吻。心中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善玉成只觉得心中发暖四周却是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的酥软无力,随即而来的是他情不自禁的一声叮咛。

    那微弱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气氛,让小小的洗漱间内多了几分暧昧。

    “洗好了?”白莫儒直吻到善玉成被他压在桶壁上靠着桶壁喘不过气来,他才放过这人。

    善玉成狼狈的点了点头,他现在不只是身上泡了水,就连刚刚扎起来的头发也在这会儿散落到了水中。

    乌黑秀丽的发丝在水中散开,然后冰冰凉凉的贴在胸口背上,那感觉并不好,可却让善玉成身体更加不受控制的敏咸起来。

    白莫儒站起身来,简单擦擦身上的水后就准备出浴桶。

    白莫儒站起身后善玉成微低头别开视线在水中往后退了退,可他的背早已经抵在桶壁上,此刻又那里还能退的了?

    “洗好了就起来吧,早点回去睡,明天还有适应要做。”白莫儒到一旁擦干身体,又换了衣服穿上。

    因为要睡觉了,白莫儒并未穿外衣,只简单搭了件亵衣在身上。

    亵衣不厚,又因白莫儒身上还带这些热气水汽,所以隐约间还能看到些他身体的线条。原本移开视线的善玉成早已经在白莫儒离开浴桶之后就痴痴地盯着白莫儒,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虽然心中知晓自己如此是万分羞耻的事情,可是身体却万分的诚实,“你先回去,我晚些……”

    “那我先回去了。”白莫儒交代了一句之后离开。

    见白莫儒关上房门,善玉成忍不住松了口气。

    他身体酥软的靠在桶壁上,整个人都因变得无力,可有个地方却是格外的精神抖擞。无法扼止的心思和无法控制的身体反应让善玉成觉得羞耻,可是那人是白莫儒,他又越是兴奋起来。

    坐在水内,善玉成有些羞恼的伸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这才起了身。

    穿了衣服,又放了浴桶中的水,收了两人的脏衣服放好,善玉成又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彻底平复了变得焦躁不安的身体后才回了房间。

    屋内,白莫儒随手擦了擦湿了的头发就坐上了床,似乎准备休息。

    善玉成进屋了,连忙走上前去,“头发还没干,别睡,我去拿毛巾。”

    话说完,善玉成就往门外走去,刚刚那些旖旎心思瞬间被关心取代。

    “被麻烦了,反正又不是冬天。”白莫儒不甚在意,他只是发梢湿了,头顶上头发还是干的。

    可他话还没说完,善玉成已经又急匆匆的离开了屋子,片刻之后,他拿着两条干毛巾走了进来。

    白莫儒这会儿却已经缩在床上,把自己过程一坨,完全不配合。

    善玉成见了琥珀色的眸子中溢出几分宠溺的笑意,这人吧,平日里看着倒是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可有些时候却是执拗得不行,偏偏执拗的原因还都有些孩子气。

    知晓这人犯懒不想擦头发,善玉成走到床前坐下后拍了拍床上那团作一团的人,轻声劝道:“你躺我腿上,我帮你擦就好,你不用动。”

    团做一团的人动了动,片刻后,脑袋从侧边伸了出来,高高抬起张望了一番后,最终落在了侧坐在床上的善玉成的腿上。

    善玉成把半湿的头发握在手中理了理,理清之后,这才把湿了的那半截头发裹在毛巾中细细擦拭起来。

    “湿了不擦干,等它自己风干了,第二天会很难梳理的。”烛灯下,善玉成动作温柔,如同手中的东西不是头发而是什么珍宝。

    团作一团的白莫儒缩了缩脑袋,他已有了些困意,这会儿不想理这人,“婆婆妈妈的……”

    善玉成微微一愣,随即轻笑开,他笑着摇了摇头,没把白莫儒这明显是气话的话放在心上。

    他婆妈不婆妈这人还能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是这人,他能如此?

    其实有些时候,善玉成都觉得自己似乎是越来越婆婆妈妈了,没了往日的冷漠与铁石心肠现在整日整日里的计较一些芝麻大的小事。可是事情一牵扯到这人身上,他就忍不住上心。

    明明认识这人的时间还不算太久,可这些事情就好像成了本能一样让他很多时候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先动起来了。

    就好像刚刚,他明明心里还乱糟糟的脑子里在想着些有的没的,可是嘴上身体却已经动了起来。

    善玉成把手里半截头发擦到半干后,换了条毛巾继续,直到把头发完全擦干了,他这才收了毛巾。

    “可以了。”善玉成轻声说道,在他腿上睡着的人却没动静。

    善玉成掀了被子,这才发现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在他腿上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的托住白莫儒的脑袋,把人调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

    白莫儒脑袋离了腿靠到有些硬的枕头后,便忍不住换了舒服些的姿势,他背过身去背对着善玉成,继续蜷曲着。

    白莫儒睡觉的时候不如清醒时候沉稳,他睡觉有些好动,总是翻身和蜷曲着腿,与他睡的时候若是两人拥抱着倒要好些。

    善玉成起身放了毛巾,又熄灭了烛灯,这才轻手轻脚的上了床钻进了被子。

    他靠近睡得正香的人,还未有动作,被子下的人手就伸了过来搂主了他的腰,即使是睡梦中这一套动作也做得极其熟练。

    白莫儒曾经笑言他身上总是像个暖炉似的,所以他爱抱着睡觉,善玉成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是格外享受这种亲昵。

    他趁着白莫儒睡着,轻轻的吮上白莫儒的唇,随即是如同誓言般的声音清幽的被吐出,“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都在一起,可好?”

    等了许久,没等到回应,善玉成挑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白莫儒身上,由着他搂着,闭了眼嗅着属于白莫儒的气息,缓缓睡去。

    七夕是七月,七月就离中秋已不远。

    天空那轮千古不变的月已是半圆,再有一月,就会圆满。

    月儿圆了,他再想了法子约了这人看月亮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唔,本文正文差不多就到这里就完结了,谢谢妹纸们的评论,谢谢妹纸们的地雷,谢谢妹纸们的营养液。

    爱泥萌,给泥萌笔芯~

    专栏:想包养一条有触手的鱼么p(# ̄▽ ̄#)o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反派好像都被我吓坏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反派好像都被我吓坏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