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番外二合一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蟹总 书名:一千八百昼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番外一

    几个月后, 李道在攀禹镇盘下一家旅馆,位置还可以,是通往附近几个村镇的必经之路, 离顾津的店也不算远, 走路大概一刻钟的时间。

    旅馆已有些年头,装修和陈设都泛旧。

    李道找人把内外墙壁重新粉刷了一遍, 和顾津开车进城,去二手市场重新购置床和柜子等家具,床单被褥窗帘也都换新,又去小商品市场挑选一些饰品摆设。

    赵旭炎抽空来帮忙,苏颖也偶尔早早打烊, 带着可乐过来看一看。

    折腾了好些时日,连带着跑手续,旅馆这边终于有些眉目, 收拾的不算多精致,但房间明亮,布置也干净整洁,比旁边几家强不少。

    赵旭炎又介绍远方亲戚来打工,两个小妹都挺朴实, 话不多,只知道埋头干活。

    顺利开业, 一切才步入正轨。

    刚开始没什么生意, 撑了段日子才慢慢有起色。

    平时清净些,周末几乎能住满, 收入还算凑合。

    这天晚上,都聚到洛坪家里吃饭。

    赵旭炎相亲认识个姑娘,相处起来感觉还不错,所以也一并带了来。

    家里难得这么热闹,可乐最高兴,整个院子都是他的欢笑声。

    晚饭后,顾津搬来人字梯,放到石榴树下摘石榴。十月是果期,一颗颗红艳饱满的果实缀挂在枝头,比她的拳头还要大。

    顾津刚刚站上去,就感觉有人摸她小腿。

    这时节已有些凉意,她下面穿着牛仔裤。那人手指顺她裤脚探入,大手费力地往上钻了钻,一把握住她小腿肚。

    顾津低头:“你干嘛?”

    李道另一手接过她手中篮子,单脚踩在踏板上稳定平衡:“慢着点儿。”

    他左耳听力稍好一些,挂着助听器。

    顾津摘下一个石榴,弯腰放到篮子里:“你进去喝茶吧,我自己行。”

    “人多,太闹。”李道说:“对了,什么时候有时间把证给领了,岁数都不小,这么混着名不正言不顺的。”

    他说这话时语气很平常,眼睛定在某处,余光见她弯腰,再把拎着篮子的手举起来。

    顾津说:“可以呀,我什么时候都行。”

    “忙过这段跟我去绵州?”

    顾津说:“好。”

    她摘了几个,要下来时,李道抽出手,把篮子放旁边,将她横抱下来。

    夜里的风凉爽舒适,吹动额边碎发,树叶也在头顶簌簌作响。

    院中不比屋子里灯火通明,没人说话,一片宁静。

    李道没放手,垂眸盯了她几秒。

    顾津勾着他的脖子,轻轻眨两下眼:“你想干嘛?”

    他若有所思地舔了舔嘴唇,低声说:“刚才顾念问我,他什么时候能有个弟弟。”

    顾津歪着头,没忍住笑出来:“我怎么没听他提过呀?”

    “好笑么?”

    他表情有些严肃,黑亮的眸子中藏着无法忽视的压迫感和危险气息。

    顾津抿住唇,识趣地摇了摇头:“不好笑。”

    “我说正经的。”他一脸正色。

    李道忽然迈开大步朝偏房走去,用脚踢开门板,进去后,又回腿踢上。

    房间很暗,四周仍然堆满货物,李道凭记忆走了几步,把顾津放下来,捏着她肩膀往后轻轻一推,顾津没站稳,后背跌靠在一堆衣服上,塑料包装袋发出不小声响。

    顾津慌乱中抓住他的袖子,小声惊叫:“人都在,你别闹……”

    他俯身吻她,力道有些凶。

    顾津身体被他压制着,轻启唇齿笨拙地回应,呼吸受阻,捏着他衣服的手绞紧一些。

    渐渐的,她感觉到他的变化,捶他肩膀,嗓中低哼几声以表抗议。

    李道稍微离开,粗重的呼吸喷到她脸上,在黑暗中对视几秒,下巴凑过去,嘴唇缓慢蹭着她鼻梁和眼睛:“真想让我老来再得子?”

    顾津环着他的腰,小声说:“不是在努力?我又没拦着。”

    李道:“听不见。”

    她只好贴着他耳朵,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李道冷哼:“你先数数一个月能几次。”他眼中只映入一点光,沉沉看着她,忽而轻笑:“枪法再准,也不能保证弹无虚发。”

    顾津抬手打他,耳朵被他呼出的热气吹滚烫。

    李道哑声说:“今晚跟我回去?”

    洛坪这里一直是两个女人住着,怕苏颖多心,他不好总往这边跑,住下更是诸多不方便。

    攀禹的旅馆分两层,装修时,在一楼柜台旁给李道留了间房,他几个月来住在那里,可终究不像个家。

    “再等等吧,总会有办法的。”顾津哄着他,踮脚在他唇上重重一亲。

    李道不满冷笑了下,大手勾住她衣摆。

    时间紧迫,最后两人没动真格的,但便宜他一样没少占。

    顾津被他闹哭,气得不理他。

    李道哄了好一阵儿,才把人从偏房拉出来,他觉得挺憋屈,帮了她,自己忍着,反倒不落好。

    赵旭炎和女友要回去,天色已晚,李道搭他们的顺风车回攀禹。

    苏颖和顾津把几人送到大门口。

    另外两人蹲下来和可乐说话,李道趁这会儿工夫凑到顾津旁边:“我走了。”

    顾津不搭理。

    李道蹭了蹭鼻梁,隐约能闻见她残留的味道,手指故意贴到她唇上,低声说:“行了,别气了,舒服的又不是我。”

    “你……”

    他立即示弱:“我的错,我道歉。”

    顾津推了他一把,小声嘀咕:“快滚。”

    李道当然听不见,但能看清她的口型,笑了笑,不再逗她,“明天中午找你吃饭?”他手掌覆在她头顶,轻轻揉了揉。

    顾津态度这才缓和一些,把他手拉下来握着,问:“我炒两个菜明天带去,你想吃什么?”

    “都行,最好有肉。”

    顾津想了想:“糖醋排骨和耗油菠菜?”

    “再加个小炒肉。”

    顾津撇嘴哼道:“要求可真高。”却痛快地点了点头。

    李道在她额头上吻了下,和另两人一同离开。

    这天晚上,他自己折腾半宿。

    去浴室冲了个澡勉强睡下,后半夜又有人住宿。

    对方是两个酒鬼,前台小妹搞不定,吓得跑来猛敲他房门。

    李道穿衣出去。

    男人黄汤灌多了就不知自己姓什么,口齿不清,答非所问,还张牙舞爪地推搡李道几把。

    李道被对方撞得趔趄了下,撑着柜台,抬眸扫两人几眼。旁边小妹见他面上越来越沉,眼中隐隐露出寒光,阴鸷地盯着他们。

    小妹害怕打起来,硬着头皮拽拽李道衣角,却见他表情忽然一变,竟好脾气地笑了,说几句好话,硬是把两人连哄带骗弄到旁边房里睡下。

    李道弄了弄被抓皱的衣领,出来点点柜台:“明早别忘收钱。”

    小妹立即应声。

    他珍惜眼前生活,情愿收敛脾性,一步路也不愿再走错。

    这一年的腊月初三,两人领了证。

    小年夜是在绵州家中度过的,自打李道出狱,房子就不再租给外人,也没打算卖,这里对彼此以及对死去的父亲,意义都不太相同。

    李道和顾津商量着来年开春找人装修,偶尔可以来住住,兴许以后有了孩子,还得搬回绵州上学。

    顾津没意见,全听他的。

    过完春节,绵州的事情刚敲定,忽然传来邻居崔大娘要卖房子的消息。

    此前老两口已经在儿子家住一段时日,为享儿孙福,也不得不适应城里的快节奏。儿子一家准备换个大房子,让他们以后就在那边养老,二老便想着将洛坪的住处处理掉,多少也出一份力。

    顾津是本村本组人,转让手续办起来还算顺利。

    起先苏颖想带着可乐搬过去,顾津害怕委屈了她,硬是没让。

    将近一年时间都在奔波中度过,等到终于住进崔大娘的房子,已经是五月末,而李道漂泊了这么久,也总算有个像样的家。

    房子没做大改动,粉刷墙壁换上新家具,再把院子打扫一番,种了些花草,摆上桌子板凳,又叫人特意打了把躺椅摆在窗户前,李道不知从哪儿淘来的单杠,架在院子的角落处。

    与苏颖那边一墙之隔,平时还在一起吃饭,回到家关上门就剩他们两个人,想干什么也不用再克制。

    李道着实有些过分,每次都带着任务,所以更卖力。

    一次之后,李道连着薄毯把顾津抱到院中躺椅上,他精力旺盛,去角落做运动。

    顾津里面什么也没穿,裹紧身上的薄毯,稍微动了动,仍然浑身酸乏。她脑袋歪在椅背上懒懒看他,男人光着上身,下面只穿一条深色居家短裤。

    他两臂攀着单杠,双腿反复绷直再屈膝向上,腹部肌肉随着动作绷紧又放松,裤腰卡的位置偏低,侧腰到臀部那截短短的过度曲线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么吊着,他浑身充满力量感,好像岁月磨砺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正被他一点点抹去。

    顾津忽然明白他抱她来院子的原因,忍不住哼了声:“臭显摆。”

    李道看她:“什么?”

    “说你好厉害。”她假笑一声,夸张地做口型给他看。

    李道挑挑眉,也不介意,双脚缓慢停下,整个人就那么直挺挺吊在单杠上:“自己没意思,想让你陪陪我。”他调整呼吸,又动作起来:“数着。”

    顾津有一下没一下地看。

    过了会儿:“几个了?”

    “十二。”她伸出手比划了下。

    李道身上已经挂一层油亮亮的汗,小腿微盘,手臂加力,开始做引体向上。

    “几个?”

    顾津说:“二十一。”

    热风缓缓吹拂,薄毯下有些粘腻。

    顾津却不愿起来,院中只靠一个黄色灯泡照明,随风轻摆,眼前的世界也在明暗交替的晃动中变得不真实起来。

    她看着不远处的男人,从未想过生活会如此平淡而安逸。

    小小感慨一下,不禁有落泪的冲动。

    李道问:“多少了?”

    顾津吸吸鼻子:“二十五。”

    “这么半天只多四个?”

    “哦,那就是三十五。”

    李道气笑,身体晃了晃,从上面跳下来,取过浇花用的水管,扭开阀门,直接撩水冲洗上身。

    顾津直皱眉:“小心着凉。”

    “没事儿,拿着。”他叫顾津握住管子,他分腿而站,深弓着脊背,双手捧水搓几把脸和头发。

    顾津回身从窗台上取毛巾。

    李道擦了擦,拿扫帚将水泥地面的水扫走,这才挤到顾津旁边,交换位置,自己躺进椅子里,她则乖乖窝在他怀中。

    顾津手臂露在外面,他刚冲过凉,皮肤凉丝丝挨着很舒服。

    她抬起头,与他接吻。

    动作自然又默契,吻得都很轻浅,细细勾勒着彼此嘴唇的轮廓,气氛难得的缱绻缠绵。

    李道问:“刚才在想什么?”

    顾津搂着他的腰,抬头看他:“怕眨眼的功夫,眼前就变样了。”

    他轻声问:“变什么样?”

    顾津却没答。

    李道一下一下摸着她头发,也不再问。

    两人静静依偎,很久没说话。

    李道从桌上取一片口香糖,嚼了会儿,大手钻进薄毯,在她腹部抚了抚,没头没脑地问了句:“还没怀上?”

    顾津拍他手:“你当我是女娲娘娘,捏个泥人随便吹口气就变成孩子了?才刚……”她没好意思说下去。

    李道当然不是指今天,从去年六月开始两人就没避孕,虽然次数少,但也将近一年的时间,她肚子却始终没动静。

    李道说:“要不改天带你去看看?”

    “为什么不是你?”顾津对着他耳朵问。

    男人这时候总是死要面子:“我身体好得很,肯定没毛病。”

    “那可说不准。”

    他一本正经地耍无赖:“就在你,得听话。”

    顾津捶他一把,气道:“没孩子你还想离婚?”忽然意识到现在两人的关系,又不觉愣了愣。

    李道在她脸颊上贴了下,轻声软语:“老子拼了命才熬回来的,怎么舍得。”他笑着逗她:“看我表现,也知我中用不中用。”

    “那要看了男科才知道。”

    李道一把掐住她的腰,手指寻着痒痒肉捏几下,又在她臀上重重拍一巴掌。

    顾津小声尖叫,缩着身体来回扭动。

    两人闹了一阵子,李道手臂紧紧束住她,刚退下去的汗卷土重来,贴着的皮肤温热粘腻。

    顾津仰头说:“你以前好像不喜欢小孩子。”

    “怎么能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李道没告诉她,想了想:“你和我家里的人口太少了,多几个孩子能热闹点儿。”又顿片刻:“就旁边那一个臭小子,自己也孤单。”

    “……要是真没有呢?”

    “总要努力一把,不行去领养。”

    话题就到这里,李道和她聊别的。

    又无风无浪地过了段日子,就在李道开始暗暗怀疑自己,犹豫着是否真应该看男科的时候,顾津“亲戚”已经很久没有光顾她。

    番外二

    顾津怀孕四个月,身体状况稍微稳定,早孕反应也逐渐消除,李道去了趟上陵。

    他先跟周新伟碰一面,把自己要当爹的消息跟他显摆一通。

    两人找地方吃午饭,但没聊几句,周新伟出任务急急忙忙走了,他给他写个地址,邀请他二月份带上老婆孩子去洛坪过年。

    李道和周新伟在饭店门前分开,一阵寒风吹来,他紧了紧领口,随意往路上扫了眼。

    这里比洛坪温度低很多,前些天刚下一场雪,机动车道清理出来,路面是干净湿润的深灰色,积雪堆在两侧路肩处,沾了些灰尘脏污,只有树根下的雪还白得耀眼。

    李道用脚蹭了蹭,垫一条腿半蹲,调出照相机,点了下屏幕对焦,拍一张树根处的白雪照片给顾津发过去。

    等了几秒,顾津回复:上陵下雪了?

    李道口香糖拆一半,用嘴咬着,另一手举起来看屏幕,扔掉锡纸打字:前几天下的,这会儿太阳挺足。

    顾津问:你穿那么少,冷不冷?

    李道:还行,风有点大。

    顾津:太冷就去商场买条保暖裤,别硬扛着,小心感冒。

    他说:知道了。

    紧跟着又发过去一条:今天感觉怎么样?小东西没折腾你?

    那边半天都没回复,李道退出聊天窗口,翻出许大卫发给他的地址,招手拦了辆出租车去郊区。

    报上地址,车子缓缓并入中间车道。

    路边的自行车队伍一掠而过,都穿得很厚,口中呼出白气。

    李道收回视线,返回刚才的界面,手指下滑,看一遍两人的聊天记录,又打了四个字:吃饭没有?

    等了会儿没反应,他直接把电话拨过去。

    许久后顾津才挂断,消息紧跟着跳进来。

    顾津说:刚才有顾客试衣服。

    他没等回复,那边又说:今天状态挺好的,特别想吃方便面,苏颖去买了,顺便接可乐。

    李道:垃圾玩意尽量少吃,我过两天就回。

    他嚼着口香糖,看一眼外面,打了三个字:想你了。

    点完发送李道汗毛立起来,觉得自己现在他妈的矫情又黏糊,挠了挠脑袋,顿时有些后悔。他刚想撤回,见左上角出现“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手又顿了顿。

    顾津:少来。

    没多会儿又蹦进一条:等你回来。

    或许室内外温差大,李道脖子以上的温度蓦地升高。

    他拉开拉链,嘴角上扬,仿佛隔着屏幕也能想象到她低着头抿唇轻笑的样子。

    他回:乖。

    半小时后,到达许大卫现在的住处。

    他提前联系过,到时许大卫已经在路口等他,他叼着烟,肩膀半倚墙壁看过来,仍然膀大腰圆,头发很短,肤色深了些,其他没怎么变。

    两人已是许久未见,站定后谁都没说话,半晌才相视一笑。

    许大卫上前一步,搂住李道:“你可来了。”

    李道拍了拍他的背:“挺壮,过得不错。”

    “那是。”许大卫咧嘴笑:“走,进屋说。”

    他同别人合租,屋里有张床和掉了漆的旧桌子,角落放着简易衣柜,拉链半开,几件衣服胡乱搭在上面。

    两人中午饭都没怎么吃,许大卫去楼下餐馆炒几个菜,又搬回两箱啤酒和几瓶二锅头。

    屋里暖气给的足,有些干燥。

    李道问:“你今天不用上班?”

    “辞了。”许大卫脱掉衣服,看一眼李道耳朵上挂的助听器:“对了,你现在能听见?”

    “音量大点没问题。”

    许大卫点点头,把床上的棉被推到角落,桌子挪过来,招呼李道坐着。

    两人先埋头吃了几口菜,暖气片散发的热度烘得人脸发胀,李道索性也打着赤膊,端起酒杯与许大卫碰了碰,仰头干了。

    他拧着眉呼出一口酒气,“工作好好的,怎么说辞就辞了?”

    “有人丢钱,老板怀疑我偷的。“

    李道并没多意外:“然后呢?”

    “查了监控,不是我,老板点头哈腰来道歉,你猜他怎么跟我说?”许大卫挑眉看李道,也不等他答,捏着嗓子:“大卫啊,你虽然在法律上已经清白了,但在大家印象里还是个有过错的人,所以也别怪我怀疑你。”

    李道笑了笑。

    他很早就想到这些污点会伴随他们一生,这是代价,应该的。

    许大卫抿着酒:“妈的,老子一气之下甩手不干了。”

    “那今后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

    “跟我去洛坪?地方比不得上陵,但随便做点儿小生意,过得也挺舒坦。”

    “不去。”他立即说,隔了会儿又憋不住问:“顾津……我是说,嫂、嫂子同意我去?”

    “怕她?”

    许大卫揉了下鼻子,嘴硬地嘀咕:“谁怕,不就以前相处的不愉快。”

    “她才不跟你一般见识。”李道挑着眉,提到顾津语速不自觉慢几分:“去吧,我家我做主。”

    许大卫没说什么,心里却忍不住高兴。

    他待在上陵无亲无故,顾维李道这些兄弟死的死走的走,尤其出狱后,他一个人躺在巴掌大的出租房里,无助又孤独,有时候盯着房顶,眼睛不自觉就变模糊。

    在监狱里待习惯了,出来不愿接触社会,没有目标没有希望,整日无所事事,想想还不如死了痛快。

    李道看他眼眶泛潮,拍了拍他肩膀。

    这种心情李道有体会,他走出来,不能看着他受罪。

    两人不再多说,埋头喝酒。

    一直到晚上,从超市搬回的酒瓶都空了,杯盘狼藉,满桌满地的花生壳和烟头。

    桌子一推,李道和许大卫朝不同方向躺着,窄小的单人床被两个大块头占得满满当当。

    许大卫醉眼迷离地盯着头顶的白炽灯:“道哥……”

    李道手臂落在外面,没应声。

    他喃喃自语:“刚出来的时候……关灯睡觉不适应,床太软也睡不着,每天早起以为还在监狱里,那天上班有人叫我名字,我站起来就喊‘到’……哈哈,给他吓一大跳。”

    李道听不见,仍是没吭声。

    隔半天,许大卫音量大了些:“老纪……老纪领着老婆孩子走了,他说他没脸见我们,欠顾维的,只有下辈子才能还。”

    他说完拿膝盖碰一下李道,他似乎睡着了,一动都没动。

    许大卫只好作罢,也闭上眼。

    很久后,李道转身背对他躺着,腮线稍微动了动。

    ***

    他们在上陵逗留一日,第三天晚上,回到洛坪。

    提前打过招呼,李道带着许大卫直接来到苏颖家中。

    许大卫从前对顾津有偏见,本以为两人再见面会尴尬,也想到她可能摆脸子无视他。

    他本就做好准备,实在不行厚着脸皮道个歉,老爷们儿能屈能伸根本不算啥,却没想到,顾津什么也没说,朝他友好地笑了下。

    许大卫挠挠头,傻站片刻才叫一声:“嫂子。”

    顾津一抿嘴,反倒不好意思先红了脸。

    苏颖也从厨房迎出来,手上还抓几根芹菜,自从顾津怀孕,她主动揽下一切家务,饭菜马马虎虎能做熟,管饱但别要求味道和口感。

    她笑着朝他肩膀上拍一巴掌,“好久不见啊。”

    许大卫跟她热络得多,把人往怀里一搂:“你胖了啊。”

    苏颖笑骂:“不想活了是吧,这年头说实话容易挨揍的。”

    许大卫嘿嘿一笑,手臂收紧,愣是夹着苏颖肩膀,把她抡起来转了一整圈儿。

    苏颖尖叫两声,可乐以为有人欺负他妈妈,从屋里跑出来,小脸憋通红,挥起拳头往许大卫腿上打。

    他放下苏颖,低头看了看小家伙:“这就是顾维儿子?”

    苏颖站定,挑眉说:“不然呢?”

    “都长这么大了。”许大卫揉了揉小家伙的头顶,把他夹抱起来:“好小子,赶紧叫声叔叔听。”

    “坏人,你是坏人!”可乐一点不示弱,小拳头直往他脸上招呼。

    许大卫左躲右闪,哈哈大笑。

    三人闹得正欢,准备往屋走。

    李道转头看一眼顾津,刚好对上她投来的目光。

    他朝她迅速挤了下右眼,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顾津轻轻白他一眼。

    李道拉住她,在她肚子上来回摸两下:“大了。”

    “才三天没见,就大了?”

    李道也不答,院中没人,牵着她下巴没完没了地吻起来。

    这晚吃完饭许大卫回攀禹,暂时住在旅馆里。

    年前给顾维上坟,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这是出狱后许大卫第一次来看他,心情比别人都沉重。

    苏颖把顾念送到赵旭炎那里,蹲下来除掉坟包周围的杂草,再清理墓碑,把供品摆放整齐。

    这些事她已经做得十分熟练,心情挺平静,嘴角甚至挂着些许笑意。

    顾津身子很重了,行动不方便,只远远站着。

    墓碑上照片是顾维年轻时的样子,短短的寸头,双眸黑亮,稍微歪着头,冲着镜头笑。

    都在变老,他的样貌却被定格在小小照片里,永恒不变。

    李道给他点了根烟,先说:“你儿子挺好,不用惦记,长得越来越像你,等再大几岁就领来给你看。”

    苏颖鼻子一酸,赶紧别开眼拿纸钱。

    李道说:“你妹还有几个月就生了,不知道是男是女,我都行。”隔几秒又说:“伍儿经常来电话,他在那边挺好的,别惦着。”

    他把所有人的近况交代一遍,让出位置给许大卫,和苏颖去旁边烧纸钱。

    许大卫盘腿坐着,点了根烟自己抽,看着照片上的人,说不出什么话来,眼眶有些潮。

    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停在墓碑上,优哉游哉地啄两下石板。

    他抬手挥开,又吸两口才扯了下嘴角:“你那儿子真他妈招人稀罕,小嘴够厉害,一见面就跟我作对,像你似的能咋呼……我说认他当干儿子,让他叫一声可费劲了。”

    许大卫絮絮叨叨低声说话,那边烧完纸钱他才站起来,他又点了根烟立在墓碑前,这次却没说是代替谁敬的。

    这一年的除夕无比闹腾,吃完晚饭赵旭炎带着女友过来守岁,几家人凑在一起,又搓麻将又放鞭炮,许久都没这么欢快过。

    过了年,天气突然转暖。

    顾津肚子越来越大,她已经不去店里帮忙,在家安心养胎。

    李道比她要焦虑,以前没经历过,第一次当爹的心情极复杂,白天尽量多陪着,晚上睡眠又变差,半夜起来好几回,帮她擦汗,再给她揉揉腿。

    对他来说,这段日子有些难熬,总是担忧漏掉某些环节,更心疼大热天她带着孩子太遭罪。李道看着日历过,期盼这个磨人的小坏蛋赶紧生出来。

    一日饭后散步,李道揽着她的腰,两人无意中走到村里的小学校,隔着围栏,看见一群男孩正在操场踢足球,女孩文静许多,三两个凑在一起,手里捧着书本,坐在升旗台旁吃冰棒。

    顾津抓着围栏看很久,直到腰酸腿软才被李道拉到长椅上坐着。

    此时太阳正烈,知了乱叫,一丝风都没有。

    顾津抬起头,看见树叶间漏下丝丝缕缕的阳光,她懒懒眯眼,歪头靠在李道肩膀上。

    李道垂眸看她,嘴唇贴了贴她头顶:“回去睡觉?”

    顾津转着调子软软“嗯”了声,表示拒绝。

    “不怕热?”

    她摇头,肚子里的小坏蛋忽然踢了她一下。

    顾津“呀”了声。

    李道心中一紧,赶紧问:“怎么?”

    顾津轻笑,抚着肚子眨眨眼:“有点儿调皮,你猜是男孩还是女孩?”

    李道俯身,在她圆圆的肚子上亲了口:“怎么猜得出。”

    “那你希望呢?”

    他把她搂怀里:“都行。”

    两人又把目光投进校园里,看了会儿,顾津不依不饶:“到底希望是男还是女?”

    “那你呢?”

    顾津说:“女孩儿吧。”

    李道眯了下眼,向前看去,操场上有个男孩太调皮,悄悄跳到升旗台上,从后面扯了下女孩的头发,撒腿就跑。

    那小姑娘也就八.九岁的样子,穿着红衣裳,扎两个羊角辫,布满细汗的额头贴着几根碎发,眼睛又圆又大,脸颊被阳光晒得粉嘟嘟。

    她的辫子被男孩扯歪了,吃一半的冰棒掉在地上,她低头看半天,忽然抬起手偷偷抹眼泪,咬着唇,无声抽泣,那可怜的小模样看得人心都快化了。

    李道没来由一笑,凑近吻她:“我也一样。”

    很久后,顾津被他吻得直发晕,靠在他怀里“女儿么?”

    “嗯。”李道轻声软语:“不过,谁敢欺负我闺女,先扒了他的皮。”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更完啦,下本再会哦。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千八百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千八百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