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一百一十二种体验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三个月的假期一晃而逝, 很快,分散在天南地北的选手们陆续回归。

    白刃早在家里闷的要长蘑菇了, 因而提早收拾了行李,跑来基地。本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抵达基地的人,却没想到当他赶到的时候, 杀戮弟弟已经先他一步在基地驻扎。

    并且在白刃进门时,杀戮穿戴整齐, 正要出门。

    “你干什么去?”白刃把行李立在一边,上下打量着杀戮的一身新衣服。

    杀戮今天穿了条深色牛仔裤, 上身是一件纯白色的t恤,外面套了件卡其色的风衣, 鼻梁上居然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只是这眼镜只有框, 没有片,从侧面看过去,甚至可以看到杀戮长长的睫毛。

    “哦, 小禹约我出去吃饭,你去吗?”

    白刃眯了眯眼,又在杀戮这一身打扮上打量许久, 终于还是决定:“去!”

    杀戮和hSt的小禹关系好, 白刃是知道的, 不过普通关系好, 也就是时常一起约出去玩,一块儿吃个饭,偶尔一起打打游戏, 一同直个播啥的。

    可小禹不同,他不仅会对他们的杀戮弟弟做以上那些事,还动不动就送杀戮礼物。有时候送吃的,有时候送玩的,有一次居然还被他发现送了花!

    这对白刃这个24K纯直男来说,简直无法接受!

    他认定了小禹是对他们家杀戮弟弟图谋不轨,贪图他的美色,也是因此藏在暗中观察了几次。后来他发现,杀戮仅仅只是把小禹当朋友,并没有一丝一毫越界的打算。

    至于他是如何下得这样结论的,只能说他是凭借自己单身多年的“直觉”——直男的感觉。

    但是,自己能够看穿杀戮所想,小禹却未必能看透,不是都说那什么只缘身在此山中么。

    为此,为避免他们的杀戮弟弟被欺负,将来吃亏,白刃这个做哥哥的决定,要好好保护杀戮弟弟,绝不让杀戮这颗好白菜,让外人拱了。

    将自己的行李扔到楼上,白刃连收拾都没收拾一下,匆匆忙忙又下楼。

    楼下,杀戮正低着头玩手机,看他神情专注,指尖纷飞的样子,似乎是在和什么人发信息。

    白刃咳了一声,秀了下存在感,接着看看杀戮,又对比着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果断将最外面一件厚重的外套给脱了。

    杀戮发完消息一抬头,正看到白刃把外套卷吧卷吧扔一边,他忍不住问:“不穿吗?外面还挺冷的。”

    白刃手插.进兜里,昂首挺胸,“不穿了,刚进来时有点热。”

    杀戮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我跟小禹已经说好了,我们走吧。”

    没了厚外套御寒,果然还是有些冷,刚一出门,白刃就被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又偷偷把衣领子立起来挡风。

    杀戮看到了问:“是不是冷?要不回去把衣服穿上吧?”

    白刃极好面子,说什么不肯认怂,再加上他觉得自己现在穿的这身衣服跟杀戮还挺搭——万一待会儿见到小禹,他也穿的时尚休闲,自己那鼓囊囊的厚外套不就被比下去了么!

    眼见白刃固执如牛,杀戮没办法,只好招手打了辆车。

    车内封闭,温度适宜,白刃总算不用缩缩着了。他将自己的衣领重新放下去,拽了一下衣角,懒散的靠在车后座扭头问杀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这么早?”

    杀戮似乎是有消息进来,白刃看到他手机亮了一下,但杀戮只低头看了一眼便把手机塞回了兜里,“上礼拜就回来了,在家待着也是待着,就提前过来直直播。”

    白刃道:“你回来怎么也不跟我说,要知道你在,我也提早回来了。”

    杀戮笑了一下,“你爸妈应该舍不得放你回来吧。”

    还真是,这次要不是白刃时机找得准,肯定又得被他妈妈截住再多关一阵子。

    他撇了下嘴,问道:“乔哥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杀戮说:“他好像还有点什么别的事,得处理完了才回来。”

    白刃点了下头,又问:“月光呢?”

    杀戮迟疑了下,“不知道,月光跟tAn教练回家了,走之前找经理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被放回来,我也没敢问他,这是我偷听到的。”

    白刃撑着身体稍微坐起来些,“什么玩意?他跟教练……有一腿吗?怎么还跟他回家。”

    杀戮被逗笑了,“什么呀,月光跟tAn教练是亲兄弟。”

    白刃:“……”

    这么大的八卦为什么他不知道!

    白刃揉揉鼻子,又问:“对了,咱乔哥和镰雀,我听乔哥说他俩是发小,可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杀戮弯着眼睛道:“他俩是一对儿呀,在一起挺久了都。”

    白刃:“……操。”

    他问:“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八卦么?”

    杀戮歪着脑袋想了想,“比如小熊一直在追伏羲算吗?还有秦飞好像是跟一个主播关系挺近,具体是不是在交往我也不清楚。”

    白刃觉得自己这八卦之王当的特别不称职。

    索性话都已经说到这了,白刃又问:“那你呢?”

    杀戮没明白他什么意思,茫然的眨了下眼,“我怎么了?”

    白刃直白道:“你跟小禹是不是也……”

    他挑着眉打了个手势。

    杀戮抽了抽嘴角,“想多了,我跟小禹只是朋友。”

    白刃道:“可他似乎没只把你当朋友啊,如果我的直觉没错,他应该也是在追你吧?”

    几分钟后,白刃和杀戮在一家餐馆见到了小禹。

    小禹果然如白刃所料,穿的时尚又得体,光是瞅他这打扮,也不像是普通的吃个饭。

    三人互相打过照顾,在一张桌前坐下。

    白刃注意到,小禹在看到自己后,虽然表面并没表现出什么不妥,但透过现象看本质,还是能感觉出他的失望、不乐意、带了丝情绪。

    趁着小禹招呼服务员来点菜,白刃给杀戮倒了杯温柠檬水,“吃饭之前喝点温的,省的刚从外面进来就吃饭再胃疼。”

    杀戮谢过他,却把自己那杯推回白刃跟前,反而从白刃手里接过盛柠檬水的玻璃水壶,“你自己先喝点吧,让你穿外套非不穿,这天儿还不到脱外套时候呢,回头再感冒。”

    他本意是,感了冒影响训练影响之后的比赛,可在小禹听起来却觉得他对白刃有着超乎寻常的关心和耐心。

    想到这,小禹不禁又在白刃的脸上和他那一头乱糟糟的黄毛上瞥了眼。

    他心想,难道杀戮喜欢的是这种类型?要不然……自己也试试换个这样的发型?

    等餐时候,三人闲聊天。

    小禹每次抛出一个好玩的梗,想要逗杀戮开心,都会在半路被白刃把话题岔开。明明最初的话题掌控权是在小禹这边的,可莫名其妙到最后就被白刃主导了。

    偏偏白刃还总有本事逗的杀戮开怀。

    小禹简直郁闷。

    话题上小禹占不到便宜,待饭菜上桌,小禹打算在行动上表现表现,然而每次自己刚一动,白刃就好像提前看穿了他的动作,总能先一步把他想做的事情对杀戮做出来。

    好好的一顿饭,吃的小禹越发暴躁,他甚至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没事闲的干嘛非约杀戮出来吃饭!

    饭毕,小禹提出再去其他地方玩一玩,却被杀戮拒绝了,“下次吧,今天想早点回去,正好白刃回来了,我们把基地收拾一下,做个扫除。晚上我直播,你要是有空可以跟我和白刃一起三排。”

    小禹勉强笑了一下,和他们挥别。

    三个人从两个方向打车离开。

    刚一上车,杀戮便大大的松了口气。他揉了揉眉心,对白刃道:“谢谢你啊。”

    白刃摆了摆手,“自家人,不用客气。”

    杀戮浅浅一笑,靠着椅背看向车窗外。

    过了会儿,白刃问道:“你跟他干嘛不说清楚?”

    杀戮眼睛依然盯着窗外,好半天才道:“这事儿没法说吧,一来他那边没摊开来说,由我主动显得我自作多情。二来我们虽不在一个队,但赛场上经常能碰见,真是闹僵了,以后遇见得多尴尬呀,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我主要是怕影响比赛心情,影响赛场发挥。”

    道理白刃都懂,但这样下去总归不是个事儿。

    “没关系,以后他再找你,我就都在旁边跟着,时间长了他应该就明白你的意思了。”

    杀戮转过头来看白刃,忽然开玩笑道:“你该不会也对我有什么企图吧?”

    白刃翻了个白眼,“我是直男,谢谢。”

    那天之后,小禹又约了杀戮几次,约吃饭约出去玩,杀戮都会叫上白刃一起,要是约的活动比较私密,杀戮就干脆拒绝。

    几回之后,小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终于不再没完没了的约他了。

    难得过了几天清净日子的杀戮顿时舒了口气。

    不过小禹是不约他了,白刃突然接起了小禹的班,开始一次又一次的把杀戮往外边拐。

    “杀戮弟弟,看电影去不?就新上映那个,特别火那个!”

    “行呀。”

    “小杀戮,我发现一个特别牛逼餐馆,要不要陪哥去试试菜?”

    “好~”

    “我靠,衣服都没洗,明天开会没衣服穿了……杀戮,陪我去买个衣服吧?”

    “没问题。”

    “杀戮杀戮,晚上双排啊!带你carry带你飞!”

    “ojbk!”

    时间一久,网上渐渐有了关于他俩的cp粉,甚至在论坛还有一座粉丝专门用来挖掘他俩从前互动的考古大楼。

    某天,白刃正独自直播,闲来无事切出粉丝的弹幕来看,刚好看到一群cp粉,在为“杀刃”还是“刃杀”而打架。

    白刃刚开始没明白打架的点在哪儿,让粉丝科普之后才恍然这里面居然那么多讲究。

    两方cp粉还在争的不可开交,白刃忽然抖着腿冷笑:“你们怕不是想太多吧?我可是个24K纯直男!”

    刚说完,看到杀戮拎着外卖从楼下上来,白刃立马抛弃粉丝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杀戮弟弟,你上次提到的那个千金难买的话剧票,我托人帮你买到了,明天去看吗?”

    直播间内的粉丝:呵,男人!

    距离假期结束的倒数第三天,乔晖私下约见了小酒。

    两人窝进一个小店,点了满满一盆麻小,桌子中间还摆着两瓶啤酒。只是,酒只小酒一人喝,乔晖开了车,喝不了,只能瞪着眼干看着。

    小酒看着他眼巴巴的样子笑:“想喝就喝点,大不了叫个代驾。”

    乔晖摇摇头,“车太贵了,舍不得给别人碰,我自己也都不常开。”

    小酒道:“就为了塞我狗粮,故意开出来给我瞅瞅?”

    乔晖哈哈笑道:“不敢,再说你现在也吃不着狗粮了——对了,craz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名字,小酒笑容收了收,“就……还行吧。”

    说不好应该如何评价,只能用这么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来敷衍。

    有关于craz的案件,本来因为他涉及金钱金额过大,应该被判刑的,但临到关头,突然有个自称是craz妹妹的人找到小酒,给了他一张银.行.卡。卡内存着的,是他这段日子以来,转给craz的所有钱。

    妹妹告诉他,这是他哥弄来的救命钱——救他们妈妈。

    小酒了解了一下情况才知道,craz的父亲是个赌徒,又酗酒。开始他们一家四口过的还不错,可自从他父亲被人算计欠下一笔巨大赌债后,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每天喝了酒就打人,追债的找上门来,他就把儿子和女儿推出去,自己逃跑,一逃就是十多天。

    逃了几次之后,有一次他爸就再也没回来,不知道是怕连累家里不回来了,还是干脆死在外面了。

    兄妹俩的母亲为了两个孩子日夜操劳,年轻时候就染了一身病。但她自己不说,也从不看。

    慢慢地有些病就落下了病根,有些甚至发酵成了其他病。

    就在craz替小酒担下一切,被辞退回家后不久,兄妹俩的母亲被查出得了癌。

    为了给母亲治病,兄妹俩东奔西走,东拼西凑,也只勉强挨过前几年。

    随着这个病不断恶化,药物的需求量越来越高,钱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他们想了很多办法,但赚钱的速度全都没有花钱快。

    后来实在没辙,craz才把主意打到小酒身上,打到俱乐部和他所热爱的电竞上面。

    当然这些事情,craz都是瞒着妹妹进行的,不然妹妹不可能不阻止他。

    现在事情闹大了,craz付出了自己应有的代价,妹妹也是无话可说。

    只是这些钱……

    “真急时候,我们用了一部分,不过我哥也一直有在工作,赚了钱就都打进这张卡里,他想有朝一日攒够数,再把钱还你……后来他出了事,没法再补里面的金额,就让我把我们那个小破房子卖了,现在应该差不多,你回去清点一下,少了我再想办法。”

    小酒当时拿着那张卡,觉得无比烫手。

    “后来你就把craz给保出来了?他妈妈呢?现在怎么样了?”乔晖望着小酒,剥了一半的虾都忘了吃。

    “过年之前,他妈妈的病突然有所好转,人都精神不少。老太太一直念叨着想出院,想回家过年,可他们原来那房子已经卖了,于是就临时在周边找了个房子,租下来,又简单布置了一下,接他妈妈过去过年。”小酒说着,自己的眼底都带了些笑意,“年过的很圆满,他妈妈也挺开心。”

    乔晖受他话的影响,也跟着露出淡淡的笑。

    可突然,小酒就笑不出了。

    乔晖在小酒的眼睛中看到一闪而过的泪光,他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声。

    小酒垂下眼,道:“过完了‘破五’,他妈妈去睡觉,没想到这一睡就再没醒过来。”

    乔晖的心仿佛被揪了一下。

    他作为一个局外人,听到这个消息都觉得难过,可想而知craz当时得多么痛苦。

    小酒身份尴尬,夹在中间,肯定更不好受。

    那天晚上,小酒喝了好多酒。

    乔晖看着桌面上的空酒瓶越来越多,心里又纠结,又着急。

    作为朋友,他本该劝他为了身体少喝的,可也正因为是朋友,他知道小酒心里有多苦。这些苦,他藏在心里,平时找不到人倾诉,如今见到自己,终是压抑不住和盘托出,这种时候,乔晖不该劝,也不忍心劝,甚至还要陪着他一起喝。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围人渐渐散去。

    乔晖凭着仅有的一点意识,给连阙打了电话,只是还没来得及报出地名,他已经往旁边一歪,醉倒过去。

    醒来时,乔晖身在一间酒店客房中。

    宿醉使他头痛欲裂。

    连阙听到动静,从浴室探出头来,见他醒了,走出来,将一杯提前晾好的温水递给他。

    乔晖就着他的手喝光了水,一边揉头一边问:“小酒呢?”

    “走了。”连阙从他手里接过空杯子,放在床头,随即一矮身坐在床边,摸着他的头问,“还难受么?”

    乔晖委屈的点头。

    连阙替他揉了揉,又把他推回床上,“再睡会吧,我点了餐,等送来叫你。”

    乔晖整整休养了两天,才总算满点复活。

    刚恢复,他便拽着连阙,紧赶慢赶往h市跑,总算卡着日子回到了Vac的基地。

    期间闻骏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总担心乔晖拿了冠军就和连阙私奔不回来了。

    当天晚上,除了月光和tAn,Vac所有人全部聚齐。

    难得这么热闹,乔晖主张干脆在基地支个锅大家围在一块吃火锅。

    锅内鲜红的汤汁翻滚沸腾,众人争抢着用筷子捞食菜肉。

    第一轮吃完,大家共同举杯,对新一赛季许下美好愿望。

    本来是该开心激动的氛围场合,大家的脸上却全都带着一丝隐隐的伤感。

    白刃瞥了本该属于月光和tAn的位置千万次,到底还是放下了酒杯,惆怅道:“月光和教练不在,总觉得少点什么。”

    Vac在这一年时间里,经历了太多变故和人员流动,大家拼着无数压力拿到冠军,如今少了哪个,都觉得不完整,都觉得心里不痛快。

    听了白刃的话,其他人也纷纷放下手中的酒杯,一个个将眼皮和嘴角耷拉下去。

    锅内的红汤还在咕噜咕噜的作响,大家刚刚放进去的肉和菜不时会随着水流的翻涌而时现时藏。

    只是大家再无兴致去争抢,去从别人的筷子之下掠食。

    热闹的环境一下子安静下来,衬托的红汤翻滚的声音格外吵闹。

    忽然之间,有脚步声和拖动行李箱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众人面面相觑,先是彼此传达困惑,继而转变为期待。

    脚步声渐近,所有人全都屏住呼吸,齐刷刷的朝玻璃门外看去。

    等到看清来者的脸,又一同欢呼着将人簇拥着迎进来。

    月光被眼前的阵仗吓坏了,他不自觉的握住行李箱的拉杆,默默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大家问:“……干嘛?你们又商量出什么坏招惩罚迟到的人吗?我们俩虽然到的晚,可还没过时间呢。”

    大家爆笑着围上去,夺走他手里的行李箱,又揉乱他的头发。

    “惩罚”完毕后,月光和tAn加入集体火锅队,很快便投入到夺食抢食的混战中。

    欢声笑闹过后,月光一抬头,刚好看见乔晖在看他。他忍不住一愣。

    乔晖却忽然咧开个大大的笑容,对他说了一句什么。

    周围太吵,声音没等传进月光的耳朵,就已经被喧闹声覆盖。

    但月光还是“听”见了他说的内容。

    “欢迎回来,兄弟!”

    月光回了他一个笑,点点头也将自己的心意传达——

    好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

    未来日子,我们并肩作战,为Vac,为我们自己,再创无上辉煌。

    【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到此全部完结啦~撒花!

    曲终人不散,文虽然完结了,可他们的路还会继续走下去。

    最后再说两句,电竞一直都是我十分热爱的题材,之前因为自己的笔力啊等等原因,一直不敢碰,这次也是鼓足很大勇气,本着为爱发电开的这篇文。还是发现很多写的不成熟的地方,感谢追文大家的宽容和体谅。能圆满心中的故事真的是人生一大快事~

    新文打算再突破一个我不敢碰的题材,写个都市玄幻娱乐圈。书名文案奉上,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收藏下~我们下本见啦!

    (皮埃斯,如果对作者有兴♂趣的也可以来一发作者收藏,给老爷们卖个萌ヽ(=^?ω?^=)丿)

    《影帝是个鬼二代[娱乐圈]》

    【文案】

    震惊!知名影帝竟然有超能力!

    无意撞破影帝的不科学现场,宋南柯感觉到自己实在是知道得太多了。为了不被灭口,他对影帝能躲就躲,和秦影帝相关的通告能推则推。

    万万想不到,他这种做法反而吸引了影帝的注意力。

    秦影帝:“你为什么躲着我?”

    宋南柯无辜摇头,同时在内心疯狂呐喊:他是不是知道我发现他的小秘密了!

    秦影帝嘴角一弯:“你知不知道,我还会读心术?”

    宋南柯:!!!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有个团宠竹马是种怎样的体验[电竞]》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有个团宠竹马是种怎样的体验[电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