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婚后番外3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核桃果果 书名: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故园乃是当地有名的私人高级餐厅, 听说老板是h国人, 所以起了个极带h国风味的名字, 因褚景然挺喜欢这里菜的味道的, 之前与秦擎苍没少来, 这一来二去的也就熟了。

    刚来到故园门口, 褚景然就看到了门前极严的安保与整装待发的亲卫兵,想着自己了解到的切里斯识时务的性子, 褚景然眯了下眼。

    很显然,切里斯的主场肯定是换人了,并且这来者不善。

    据褚景然事先调查得知,现S国王室分为两派, 一派以库其托库伯爵为首,主张带回流落在外的血脉,为王室传承延续作贡献,此派人数众多, 几乎涵括了王室近八层。

    而另一派则是切里斯所在,主张协商并合作,只需秦擎苍提供相应的精子,为王室延续血脉即可。

    而现在这剑拔弩张的, 很显然是另一派系的人来了。

    想着不久前自己离开时某人的眼神,车内的褚景然勾了下唇, 道:“下车。”

    故园内, 坐于位置上的切里斯眸中满是担忧, 视线时不时入口处瞟一眼的同时, 又看一眼身旁的中年男人,切里斯怎么也没有想到,前两日自己只是照例的向国王汇报进度,库其托库伯爵竟然亲自来了。

    而最重要的是,库其托库向来主张除掉秦擎苍身边的那人,今天来此……

    压下心中的不好预感,切里斯只能祈祷今天千万别出什么大乱子的好,不然以他对秦擎苍的了解,若褚景然受了半分伤害,他定是六亲不认的会跟王室直接开战。

    这会还处于元气大伤的王室对上整个汀尼斯家族,没有一分胜算。

    只是库其托库并不像切里斯般这么有自知之明,在他的心里,秦擎苍身体内流有他们王室最高贵的血统,他们不去计较对方体内另一半低劣的血统,对方就应跪下来对他们感恩戴德了,怎么可能会拒绝他带他回王室的提议。

    至于他身边的那个男人,若是个能延续血脉的女人,或许他睁只眼闭只眼就让对方带回去了,但偏偏对方是个连血脉延续都办不到的男人。

    王室未来的继承者高调与一个男人在一起,在库其托库的心里,这就是个□□裸的耻辱。

    而这样的耻辱,只能杀了。

    坐于餐桌前的两人心思各不一,各自有着各自的打算,正待切里斯频频往入口处看时,他就见一位气质出彩,长相出众的男人在保镖的护送下缓缓走入眼帘。

    虽未见过真人,但好歹切里斯见过照片,故一眼他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自餐位上起身,切里斯微笑着迎上去,主动伸出手道:“感谢褚先生赏脸,在失远迎,还请不要见怪。”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见对方主动向自己示好,褚景然也没有蹬鼻子上脸,抬手与人相握,回礼似的道:“切里斯先生客气,怎么敢麻烦您亲自相迎。”

    这三天好好学习了h国礼仪文化的切里斯,刚准备再客套两句,旦见不远一句皮笑肉不笑的声音插进来,“你知道就好。”

    一句话落,方才才被切里斯营造上去的气氛立刻冷了下来,褚景然身旁,秦擎苍亲自为他挑选的两位汀尼斯家族的顶极保镖,眼神唰的一声射向了开口之人。

    现在与秦擎苍结婚后的褚景然,除开是秦擎苍的爱人外,更是汀尼斯家族另一个主人,身为汀尼斯家族的保镖,主人受辱他们怎会无动于衷。

    然不待褚景然嘴角挂着的笑淡下去,面前额上汗已经下来的切里斯先一步赔礼道:“褚先生别见怪,伯爵大人长居王室,对您不了解,无论是身为好友伴侣还是汀尼斯的主人,您绝对有资格受我亲自相迎之礼。”

    一句不长的话,变相性的向禇景然赔罪,说库其托库就是个长居王室的老古董外,更是向伯爵库其托库点明了褚景然现在的身份。

    汀尼斯家族另一个主人。

    库其托库虽然看不起褚景然,但他却不敢看不起汀尼斯这个长盘西欧地下的庞大家族,故心中虽有不甘,却终还是选择闭了嘴。

    瞧着切里斯额上的细汗,褚景然这会也没有直接拂他的面子,毕竟对方再怎么说也算的上是爱人的远房亲戚了,虽然某人从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来着。

    风波暂平,切里斯心下暗松了口气,侧过身,他将褚景然迎到位置上后,向两人介绍了彼此。

    看着对面的眼睛就差没长到头顶上的中年男人,褚景然却不打算跟这么个人客套,毕竟他可不是别人打他一巴掌,他还将脸凑过去让对方扇第二巴掌的人。

    故他看着对面人似笑非笑的道:“库其托库伯爵,久仰大名了。”

    面对着对面人的‘恭维’,库其托库显然并不买账,在他眼中这种人根本不配跟他说话,然而在听到对面人接下来的另一句话后,他整个人直接彻底暴走了。

    “三个月前王室那场动荡,库其托库伯爵可真是‘风彩斐然’令我至今想起来都是叹为观止啊。”

    三个月前王室动荡,王室世袭伯爵库其托库差点被叛军斩于刀下,可虽险险躲过刀影一劫,库其托库却被死亡直直的吓尿了,是真真实实的吓尿了。

    至此,这事成为他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而此事极少人知晓,但褚景然偏偏就是这极少人之一,现在这突然一戳,可不谓是令库其托库瞬间对他恨到了骨子里。

    被戳到痛脚的库其托库大怒着拍案而起,“给脸不要脸,你是什么东西!”

    完全不知晓两人之间暗语的切里斯被库其托库突然的发怒吓了一大跳,起身刚想让人冷静,就见对面褚景然笑着抬眼道:“伯爵先生想必是在王室过惯了高高在上的日子,这突然间发火的,也不看看你现在是站在什么地方对什么人发火。”话到最后一句,褚景然脸上的笑彻底冷了下来,

    你现在可是在我的地盘上蹦跶,我若想杀你,不过捏死只蚂蚁般简单。

    库其托库知晓他话中意思,但见他哈哈一笑,随之面色阴狠的道:“那就得看是你的人快,还是我的亲卫队快了。”

    话落瞬间,大片手持枪械的亲卫队涌进了餐厅,随后在库其托库得意的目光中唰的一声举起黑黝黝的枪口。

    目标直指……库其托库本人!

    面对着无数黑黝黝的枪口,库其托库的笑声若被掐住喉咙的鸭子般,全部哽在了喉中,随之冷汗淋漓的他冲着四周大喝道:“你们这些该死的愚民,竟敢拿枪指本伯爵,本伯爵回王室后要报告国王,处你们所有人极刑。”

    “那你先祈祷着你能活着走出这里再说吧。”伴随一句冷冽而杀意十足话语的响起,沉着整张脸的秦擎苍从自动分离的人群后方缓缓走了出来。

    对于某人的来访,褚景然并不意外,或者说意料之中,毕竟这半年多来,哦不,这数年来,他只要是出门,无论是见男女老少,那个男人都喜欢暗挫挫的跟在后面。

    表面上说是保护他的安全,实则是占有欲作祟。

    库其托库还想继续的话语,在看到不远男人那双半点不带感情,冷到极点的蓝色眸底的澎湃杀意后,全部梗在了喉咙中。

    一滴冷汗滑下额角,库其托库觉得,他只要再说一句话,那个男人绝对会没有半点迟疑的杀了他,他绝对敢。

    视线缓缓侧移,在平移到依旧淡定坐于餐桌上,晃着酒杯褚景然身上时,秦擎苍眸中的冷冽立刻被暖意所替代,大步朝人走过去的同时,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谎道:“小然真巧,我正打算着在这里定位置,晚上跟你一起过来吃饭来着的。”

    听着这句话,褚景然挑了下眉,侧着头的他玩味的盯着靠近的男人,“是啊,真巧。”

    大概是被爱人这似洞查所有的一眼看的有些心虚,秦擎苍颇为不自在的咳了声后,立刻牵起人的手,将人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边检查还边道:“这个老家伙有没有伤到你哪里?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哪里难受了告诉我。算了,咱们还是回家吧,我叫史蒂夫医生过来给你详细检查一下。”

    毫不留情的一把拍开男人企图伸进自己衣衫中的手,褚景然似笑非笑的看了某人一眼,被赶出房间至今都未再次入住的某人,讪讪的收回被拍红的爪子。

    眼尾瞥到人手心红了一块,秦擎苍立刻心疼的道:“怎么红了,疼不疼,”说着颇为孩子气的放到嘴边吹了两口后,又加了句,“忍忍,咱们现在回家,回家了我给你擦药酒。”

    切里斯:这只大型犬真的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

    被强塞狗粮的切里斯表示自己认知有些乱,而对比切里斯只敢默默在心里吐槽的做法,库其托库则直接多了。

    但见他气急的红着脸指着秦擎苍道:“卡利卜奥你这是自甘堕落,他是个男人,我在此承诺你,只要你现在杀了他,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见过,并带你回王室,让整个王室承认你的身份。”

    这席话才落,切里斯整个人差点没脚软的直接给当场摔到地上,可他虽没难看的摔在地上,但那苍白一片的面色与冷汗淋漓的额头,却能说明着他此刻的惊与惧。

    虽不了解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但从多年前直到现在的一心一意,切里斯还是能看出,两人之间的感情与羁绊有多深。

    他想,或许男人哪怕是死,也不会让身边那人受半分伤害。

    怀揣着十二分的惊惧抬头,果不其然,切里斯看到了一张极度平静,平静到极诡异的男人。

    轻抬了下眼,秦擎苍将视线移向了对面那张保养的极好的极度惹人厌的脸上,他道:“承认我的身份?”

    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会在死神面前玩镰刀的库其托库高傲的道:“没错,我们可以不在意你身上另一半的低贱血统,甚至愿意承认你未来王储的身份,只要你杀了他。”

    再次闻言这句话,秦擎苍低低的笑了,低醇的笑声很是悦耳的撩人,但见他道:“王室所掌地域面积比我汀尼斯所执整个西欧大?”

    想张嘴的库其托库被噎住了,因为,王室比不上。

    “或者,是王室所拥有的实权比我手中的实权要大?”

    库其托库再次被噎住,秦擎苍现可以说是一人掌整个汀尼斯家族,而整个西欧都对汀尼斯俯首称臣,这样一呼百应的实权是王室比不上的。

    “那么,定是王室现整体军事水平比我汀尼斯家族的大了。”

    库其托库的脸直接噎成了猪肝色,现在谁不知道,汀尼斯家族是国际上最大公认的军火头子,除开少有的几个超级强国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说自己的军事能力比的过这个家族,更何况是个小小的王室。

    三字三不答,库其托库直感憋屈的不得了,想到某点后,他忽的骄傲而自豪的道:“王室能让你摆脱愚民的称号,能让你有无上的荣光。”

    是的,王室虽然比不上对方手上现有的所有资源,但是王室却有一样对方没有的东西,那就是无上的荣光与地位。

    在库其托库的心里,除开他们这些拥有王室血脉的人外,全世界的人都是血统低下的愚民,全世界都不配与他们同桌同食,同寝同安。

    未理会病入膏肓的库其托库,秦擎苍看着身侧挑着眉的褚景然,将掌中紧握的手放到唇边轻啄了口,道:“小然,你觉得?”

    打了个哈欠,今天没睡午觉的褚景然有些困倦了,扬着手的他边往外走边道:“早点解决回家,我先回去睡午觉。”

    目送着爱人身影完全性的消失后,又过了近三分钟时间确保对方的车彻底远去后,秦擎苍的视线才缓缓移到了不远库其托库的脸上。

    紧接着,一个不带丁点温度的笑于男人脸上绽放的瞬间,‘碰’的一声枪响中,脑袋开了一个洞的库其托库瞪着滚圆的双眼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身侧,被对方突如其来出手吓了一大跳的切里斯脸上溅染上两滴温热的血,手脚冰凉的他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对面那个方才还笑的温柔无比的男人,对他举起了枪。

    第一次,切里斯觉得自己与死亡离的那么近,第一次,切里斯觉得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那么冷,第一次,切里斯觉得对面这个相识已久的男人可以这么可怕。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喉咙却好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扼制,硬是让他说不出一句话。

    就是某人即将扣响扳机的那刻,一串悠扬的铃声打断了秦擎苍的动作。

    这是褚景然来电的专属铃音。

    死里逃生的切里斯,就见抬手接通电话男人眸中的冰冷,若春回大地的万物一朝的复醒,“小然,怎么了?”

    “切里斯不能杀。”

    一听自家爱人打电话过来竟是专程说这句话的,某占有欲爆表的醋罐子立刻翻了。

    “你喜欢他。”

    听着这句话,褚景然嘴角止不住的一抽,有着睡习惯午觉的他这会也懒得跟某人多缠,直接道:“想永远睡书房你就杀了他。”话落直接掐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盲音,秦擎苍颇有些幽怨,他不想睡书房,但也不想放过这个人,怎么办?

    切里斯就感接完电话的男人看他的眼神更危险了,吓的他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对方抬手直接给干掉了。

    秦擎苍当然知道褚景然为什么说切里斯不能杀,只是今天褚景然的遇险也是由切里斯一手造成,他怎么可能就这么安然的放过对方。

    碰——

    剧痛中,切里斯面色惨白的捂住了受伤的右臂,源源不断的鲜血自他指缝中沁出,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秦擎苍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话毕,转身离开。

    切里斯知晓男人的意思,这是第一次他放过令褚景然身陷险境的人,却也是最后一次放过。

    想着方才离开时褚景然于桌上留下的那枚钥匙,切里斯苦笑,原来对方早就打准备好了么,自己这一趟还真是吃力不讨好啊。

    当晚,终于从书房回归主卧的某人,想着今天爱人离开时那把放于桌上的钥匙,到底还是没忍住问了出口。

    “那把钥匙是?”

    “你儿子。”

    秦擎苍先是一愣,随后道:“什么时候准备的?”

    反客为主一把将男人压在身下,骑在人身上的褚景然垂下头,暧昧的俯身轻声道:“现在怎么样……”

    话落,一室风情旖旎。

    八年后

    S国现任王储秦皓轩小盆友,前脚刚下直飞西欧的私人飞机,后脚就被某滥用私权的男人,跟绑粽子似的绑到了某处。

    那动作,那手段,丁点没见是亲儿子而有半分的手软。

    本着俩爸爸都是西欧这片地下最牛逼人物的态度,秦皓轩同样也丁点没表现出一个正常被绑人士应该有的慌与乱,被跟粽子似扔到沙发上时,也依旧是那副冷(面)漠(瘫)的表情。

    这模样倒是让绑他的保镖吓出了一身冷汗。

    保镖:这小祖宗可千万别跟褚先生告状啊。

    看着对面的小萝卜头,秦擎苍直接开门见山道:“这个暑假带那个小鬼回王室。”

    面瘫脸的秦皓轩小盆友,“我有什么好处。”

    听到这话,秦擎苍直接给气笑了,“让你跟你弟弟培养感情,还问你爹要好处,你这是欠揍吧。”

    对于这个威胁,秦小包子冷漠脸道:“今天褚爸爸要带我去吃饭,你揍,重点揍。”揍了我看你怎么交差。

    秦擎苍:莫名有种被儿子嘲讽了是怎么回事。

    秦擎苍一边暗安慰自己,不能跟这小屁孩一般见识,一边极不甘心的道:“你要什么好处。”

    果然,家里的那个就是个天大的麻烦,当初他就不该被永远睡书房这点威胁的,现在那个小鬼天天黏着小然,他还不是照样睡书房!

    为了弄走他,自己竟还要被这兔崽子威胁,这日子过的真特么的憋屈!

    “西部。”秦皓轩小盆友一点也不知道何为低调,开口就来了波大招,差点没让对面秦擎苍气的跳起来。

    这特么真是亲儿子?!

    抑制住心中的冷笑,秦擎苍道:“年纪不大,口气不小,就凭现在的王室的那小胳膊小腿,还吃不下整个西部。”

    面对亲爹的嘲讽,秦皓轩直接道:“不是给王室的。”

    “恩?”这下换秦擎苍不解了,不给王室给谁?

    瞧懂人的疑惑,可秦皓轩却并不打算为亲爹解惑,看了眼腕上的儿童手表,颇为嫌弃的道:“换不换,不换我走了,褚爸爸还等着我一起吃饭呢。”最重要的是,宸宸该等我了。

    完全不知道亲儿子心中打着什么主意的秦擎苍,怀揣疑惑跟人达成交易后,与人一起回了家。

    刚到家,秦擎苍的视线一眼就锁定了沙发上的褚景然,至于旁边那个碍眼的团子,自动屏蔽。

    “小然。”

    正跟儿子看着电视的褚景然扭头,一眼就注意到了……秦皓轩。

    将不苟言笑的小包子拉到身边后,褚景然笑着打趣,“皓轩怎么才到,我跟宸宸都等你半天了,宸宸一个劲问为什么哥哥还没到呢,那紧张的模样。”

    听到这么席话的秦皓轩小盆友,只感头顶的天都突然亮了几个度,抑住面瘫脸上想上扬的嘴角,他如常般唤道:“褚爸爸好,路上遇到了点小事耽搁了,让宸宸久等了。”

    话到这,他的视线终于移向旁边的小团子身上。

    见到秦皓轩的视线望向自己,褚宸对着人甜甜一笑的同时,用着十足的小奶音,软软的唤了句,“哥哥。”

    完美的继承了褚景然身上所有优点的褚宸,不仅粉雕玉琢的,还张了对极为漂亮的梨涡,每次只要一笑,梨窝一显,秦皓轩就只感整个世界都泛着蜜般的甜,对方要什么他都想办法给对方弄到。

    恩,上次,宸宸说想去西部玩来着,这次拿到整块地盘了,可以单独带宸宸出去玩了,最重要的是只有他跟宸宸俩个人。

    所以说面瘫的秦皓轩小盆友,除开是个隐形的弟控外,同样也完美的继承了亲爹身上的某种特质,比如占有欲。

    让两个小孩儿坐一起后,褚景然就去厨房洗水果了,至于某人,咳咳咳,大概真的不小心被遗忘了吧。

    不死心的秦擎苍狠狠瞪了沙发上两个小鬼一眼后,暗搓搓的摸进了厨房,小然分明是他一个人的!

    而此时沙发上秦皓轩小盆友与褚宸小盆友的对话是这样的。

    甜甜笑,“哥哥路上遇到了什么事?”

    被甜腻笑的晕乎乎,“秦爸爸让我带你回王室玩,给他跟褚爸爸制造二人世界。”

    咬牙切齿,“所以……你同意了?”

    继续晕乎乎,“恩。”

    “呵……”危险勾唇,转头瞬间变脸的甜甜一笑,“哥哥你一定会帮宸宸留住褚爸爸的对不对?”

    被一笑恍的立场瞬间改变的秦皓轩小盆友,认真点头,“恩!”

    天大地大,宸宸最大,管他什么暗中约定,管他什么一诺千金,只要宸宸开口了,别说亲爹了,全世界也得靠边排排站。

    开心扑倒,“最喜欢哥哥了。”

    不苟言笑秦皓轩小盆友,瞥了跟袋鼠一样挂在身上笑容灿烂的团子,联想着方才小团子的那句话,耳尖瞬间红透了。

    嗯,我也最喜欢宸宸了。

    此刻正在厨房中难得搂着人,幻想着不久后二人世界的秦擎苍,压根不知道转头就被亲儿子卖了。

    所以,就秦大佬的视角来看,有儿子什么的,注定是个错误且悲伤的事。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