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结局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周箬雪 书名:农女学习手册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钟鹿觉得老天爷对她实在厚待,不仅给了她新生,还给了她一个如此美满的家庭。

    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是她从不敢想的事情,结果做到了。在这样一个时代想要一世一双人基本不可能,却也让她遇到了。

    她恍惚觉得生葫芦的事还在昨天,结果现在就到了葫芦成亲的时候。

    葫芦算成亲成得早的,今年才十五岁。本来钟鹿并不同意的,奈何葫芦从小就特别有自己的主见,也特别执着,他想做的事情怎么都要做。最后也就钟鹿和吴晨妥协。

    可惜的是爷爷看不到了。老钟头其实在古代去世的时候也算高寿了,但钟鹿还是特别难过。

    收回思绪,钟鹿接过新儿媳妇儿的茶,钟鹿淡淡地笑了笑,“媳妇儿茶就是不一样。”随即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儿媳妇儿。

    对于她才三十多岁就当了婆婆,甚至于估计不久就会当奶奶这件事,钟鹿还是挺有怨言的。

    刚有点冷场,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 就听见花生清脆的声音传来。

    “我回来得正是时候。”花生像一个欢快的燕子一样,直接扑进了钟鹿的怀抱。

    花洋在后面追,见花生扑进了姨母的怀抱,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活祖宗实在是要折腾死他了。

    葫芦带着他媳妇儿已经站到了一边。他已经习惯了,有姐姐在的时候,爹娘压根就看不到他的存在的。

    钟鹿笑得开怀,“这么大了,怎么还跟一个孩子一样?”

    花生可不依,撒娇道:“我本来就是孩子,娘,你是不是有了儿媳妇儿就不疼我这个女儿了。”

    钟鹿看了一眼儿子执意娶回来的女子,眼神柔和,说道:“那当然了,你个小魔星哪有你弟妹贴心。”

    花生听完这话,撅着个嘴又跑向了吴晨,扯了扯吴晨的衣袖,“爹,我不依,娘喜新厌旧。”

    这话所有人都不会同意,特别是葫芦。想当初他还是新的时候也没见他娘厌了他姐。

    他觉得他小时候就是他姐的人肉沙包,偏偏爹娘还觉得再正常不过了。估计再没有比他还可怜的了。

    吴晨见女儿跟他撒娇,心里很是舒坦。虽然女儿已经嫁出去了,可是因为住得近,跟没嫁之前倒没有多大的区别。而且花洋这个女婿也实在上道,总是带着花生回来。

    钟鹿赶紧将花生拉了过来,嗤怪道:“你这孩子就是没有分寸,把花洋晾在那里做什么?”钟鹿朝着花洋招了招手,花洋就乖巧的跑了过来,行了个晚辈礼叫道:“岳父大人,岳母大人。”

    吴晨:“好了,自家人还行什么礼呀。”

    他虽然对女婿怨念颇深,但也知道不能给女婿没脸。这也怪不得吴晨,谁家被娇宠着长大的女儿被狼叼走了,心里也会不是滋味的。

    要他说花洋这小子就是太多心眼了,想当初还说什么哥哥照顾妹妹,结果照顾回自己家了。他一直觉得他家花生是被算计了的,偏偏还没处说理去。

    他之前也跟媳妇儿一样是不同意娃娃亲的,所以等花洋和花生大一些的时候就限制他们来往。结果花洋这小子就总是一副他对花生没有所图,只是单纯的兄妹之情。害得他一下放松了警惕,等醒悟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了。花生就已经被刁到狼窝里面去了。也幸好花洋对花生足够好,要不然他绝对会提着刀砍上门去。

    钟鹿对花洋还很喜爱的,当然这份喜爱是建立于花洋对花生好的基础上的。见花洋很敬重他们,就笑得更开心了。

    连连招呼花洋道:“坐,你快坐。”

    花洋乖巧的坐下。

    钟鹿又寒暄道:“你娘在做什么?”

    花洋抽了抽嘴角,想着他到底要不要说实话,不过最后还是据实已告,“娘她最近迷上了鹦鹉,买了几只鹦鹉在家教它们说话。”

    想想鹦鹉满院子乱飞的样子,他就脑仁疼。不过他还是不忍心说他娘的。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娘亲生的,但娘对他的好胜似亲生。他以一个外来人的身份居然接管了花家,可见娘到底做了多大的努力。所以现在也该他孝敬娘了。

    钟鹿沉吟了一下,继而点头道:“也就她能做出这种事来,瞎折腾。”

    花洋既不好反驳岳母也不好说自家娘,只好陪笑。

    只是没想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情景又扎了葫芦的心。

    从小葫芦就觉得自己比不上姐姐受宠不说,连这个姐夫也比不上。他真的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捡来的。

    幸好钟鹿不知道葫芦心里的想法,要不然的话绝对会喷他一脸。要是她看到葫芦在垃圾堆绝对会绕道走,有多远走多远,葫芦一定要感谢他是亲生的这个事实,要不然绝对是会被钟鹿扔掉的。盖因为葫芦这个孩子怀着的时候很乖,生出来之后就没乖过一天,钟鹿一想想那些年的煎熬,就觉得现在的日子实在太美好。那时候她真的每时每刻想的就是怎么把葫芦塞到肚子里去。

    葫芦真的是扎扎实实的哭了一百天的,一到晚上就开始嚎啕大哭,怎么都哄不好。那个时候钟鹿整个人憔悴到不行,吴晨居然还迷信去请了神婆,也不见一点效果。好不容易一百天过了不哭了,结果这孩子又日夜颠倒,晚上异常兴奋,就是要玩,白天才睡觉。

    所以钟鹿就变成了晚上困到不行,还要强打着精神带葫芦,白天葫芦睡觉的时候她又死活睡不着。那种痛苦实在太难得描述了。

    钟鹿费尽心思将日夜颠倒的问题纠正过来之后,该加辅食了,这孩子又不吃米糊糊了。因为光喝奶是不够了的,结果不管你怎么哄甚至骗,葫芦都不张嘴吃米糊糊,死活不吃,要是你硬塞进嘴里,他绝对立马吐掉。甚至每一次还玩出新花样,比如说包在嘴里,包不住了对着钟鹿喷一脸。钟鹿每一天都要被葫芦给气炸了,只得一直安慰自己,这是亲生的,不是捡的。

    而不吃米糊糊的结果导致的就是葫芦小时候身体比较弱,总是生病。一生病钟鹿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生病的葫芦依然爱折腾,看得钟鹿又心焦又心疼的。

    后来葫芦长牙齿之后,钟鹿就更加受罪了,每天至少都要被咬十多次。而且很是用力,基本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其他地方别人看不到,可是葫芦是连脸都不放过的人。醒着的时候还好,可以把他弄开。最怕的就是睡着了,这孩子突然在你脸上使劲的来一口。这个时候钟鹿一般都会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结果却逗得葫芦这小子咯咯咯的笑得开怀。

    甚至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吴晨是个打媳妇儿的人。很多人一度都绕着吴晨走。

    钟鹿一开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怎么莫名其妙的她就被同情了,吴晨就被针对了。后来知道了原因实在让人哭笑不得。好好解释过后,别人才知道错怪了吴晨,才又接受了他,没有再继续针对。

    直到葫芦两岁的时候吃饭的情况才有所好转,这孩子直接吃干的大米饭了。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这孩子调皮捣蛋到不行。整条街的孩子就属葫芦最为调皮。甚至于隐隐有大哥大的意味。一出去玩,后面就跟着一串的萝卜头。

    记得葫芦三岁的时候就把隔壁小孩的脑袋给开了瓢,钟鹿那时候真的胆战心惊,幸好那孩子没事,要不然钟鹿绝对会后悔一辈子。那次葫芦挨了一顿死揍。再如爬树,招猫逗狗之类的事更是数不胜数。可以说是真正的没有消停过一天。也不知道葫芦到底是怎么脑补出他是一个小可怜这件事了。

    就是这样的葫芦越发衬托出花生的乖巧懂事。吴晨和钟鹿希望葫芦以花生为榜样,所以总是念叨葫芦,并拿他和花生比较。结果越比较两人就越喜欢乖巧的花生。就越发衬得葫芦是捡来的。

    不是不教,教了打了各种方法都试了,坚持不了两天,这孩子又是原来的样子。家有熊孩子出没,真的是件头疼到爆炸的事情。

    不过就凭着这些葫芦没被钟鹿扔掉,已经算得上是真爱了。

    葫芦不是不知道这些事情,虽然他已经记不得小时候的事情了 ,可是吴晨跟他说过很多次,但是他都不以为然。觉得一个孩子能有多厉害,要是他有儿子,他一定让他儿子服服帖帖的。

    直到他有了儿子之后,他发誓他再也不想要儿子了。葫芦的儿子不愧是跟葫芦一脉相承的,实在是折腾人的本事如出一辙。

    说回这里,花洋见花生还站着,赶紧将她拉下来坐着,并柔声地说道:“你不能久站。”

    听到这话钟鹿一脸的激动,“这是有了?”毕竟是生了两个孩子的人,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花生一脸娇羞的样子,点了点头。随即又瞪了花洋一眼,这木头怎么一下就说出来了,不知道什么叫做惊喜吗?

    这下钟鹿一下就来了热情,“多久了?”

    花洋又直接回答道:“郎中说快两个月了。”

    花生都已经不知道瞪了花洋多少眼了,这呆子抢她话做什么?

    吴晨看了一眼葫芦,再看看自己的女儿,说道:“生个女儿吧,女儿乖巧。”

    其实花生和花洋也是这种想法。

    于是玻璃心的葫芦又觉得自己受了一万点暴击。他以为只有他娘嫌弃他,没想到连他内敛的爹也嫌弃他。

    他有点不高兴地看着花生,怨念道:“姐,你是来捣乱的吧!”

    花生还没有说话,吴晨一个犀利的眼神就朝着葫芦过去了,“不会说话就别说话。你姐专门回来给你媳妇儿送礼,怎么在你嘴里就变成捣乱的了。都是要做舅舅的人了,一点没有舅舅的样子。”

    什么专门回来呀,隔三差五的回来好不好。葫芦觉得他亲姐就是专门来克他的,只是他忘了他才是后来的那一个。要说克也只能说他克他姐。

    花生小的时候本来还是挺喜欢这个弟弟的,可惜葫芦后来总是调皮捣蛋,一身都脏兮兮的,花生实在看不过眼,就总是偷偷的跟着花洋想要教训一下弟弟,希望他能乖乖听话。干干净净的做一个乖宝宝多好,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那么脏,她实在想不明白。

    所以葫芦倒也不全是脑补,还是挨了几顿揍的。只是偏偏这几顿揍,他爹娘都觉得应该如此,也不知道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花生是个骄傲的姑娘,见自家弟弟被气得不行,她又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火上浇油了。于是嗲着声音委屈的说道:“爹,看来弟弟一点都不喜欢我回来。我还是走吧,毕竟弟弟已经成家了,以后这个家就是他做主了。我这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了,也难怪他不喜欢我回来。”

    说着又搬出了她娘小时候哄她的那一套,“娘,你不是说生弟弟是为了保护我吗?可是弟弟总是针对我。”

    “他敢。”就两个字就表达出了钟鹿的心情。作为婆婆她还真担心儿子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但并不会说做恶婆婆。看着乖乖巧巧的儿媳妇儿,她是有点心疼的。虽然儿媳妇儿比儿子还大两岁,但也还是一个很小的姑娘。看起来就很忐忑,毕竟需要融入一个新的家庭。

    她和吴晨已经商量好了,他们两个单独过,把这房子留给儿子儿媳妇儿。不住在一起相对来说矛盾就不会那么多。

    她拉着葫芦媳妇儿的手,微笑着说道:“你也一样,要是葫芦敢欺负你,你也一定要跟娘说,娘帮你打断他的腿。”

    葫芦的媳妇儿也是街上一个杂货铺老板的女儿,叫易苗,是个好姑娘。

    易苗听到婆婆这样说,感激地点了点头,又腼腆地笑了笑,说道:“谢谢娘,以后娘不要嫌我烦就是。”

    对于能够嫁到吴家这件事她还是很自得的。一开始媒婆上门提亲,她都惊讶了好久。她实在是不知道她到底哪一点吸引了葫芦。比她更好更适合葫芦的人还有很多,怎么就单单选中了她。直到成亲的前一晚她还觉得是在做梦。直到现在才真真切切的觉得她真的嫁给葫芦了。

    其实她老早就喜欢葫芦了。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觉得葫芦带着一群小孩子玩特别霸气。只是一直不敢将自己的心思说出口,兴许是老天怜悯,她终于得偿所愿。

    她的好几个密友都很羡慕她,毕竟吴家可是难得的好人家了。当然说酸话的也有很多。

    吴家条件很好,婆母脾气也很好,街坊邻居这些年都没见她跟谁家的红过脸。公爹又洁身自好没有乱七八遭的小妾和庶子。别看他们家条件比不上吴家,可她爹居然都有两个小妾的,她还有两个庶姐和一个庶弟,真的不是一般的烦人。

    而且她婆母还说过葫芦不会纳妾,敢纳妾就打断葫芦的腿。易苗对于这话当然是不全信的,不过这态度还是挺让她舒坦的。

    钟鹿看着易苗这丫头是越看越喜欢,长得好看不说,性子也柔软。虽然这名字总让她想起“疫苗”,但也就这样吧,她也是一个不会取名的主儿。

    随后钟鹿和花生都还另外给了易苗礼物之后。吴晨就宣布了他和钟鹿单独住的事情。

    葫芦还没来得及反应,易苗就先急了,带着哭腔叫道:“爹,娘,这怎么可以?”

    她一嫁进来就把公公婆婆给逼走了,这让别人怎么说她?

    钟鹿没想到易苗反应这么大。

    “娘,你这不是逮着让人说易苗的闲话吗?虽然我知道你们是好心,想给我们两个足够的空间。可是别人不这么想呀,别人肯定觉得我新娶的媳妇儿是个厉害的人,一进门就将公爹和婆母赶走了。”葫芦说话从来不知道委婉两个字的。

    钟鹿这才觉得自己想岔了,这不是现代,一个个的都不愿意跟婆婆一起住。唯一的儿子不跟爹娘住,也怪不得别人脑补一出大戏。见易苗眼睛红红的样子,她也就心软了。答应继续住一起,毕竟才三十多岁就开始养老也太夸张。虽然古代寿命不长,但也没这么短。

    就这样接着一起住了好几年。

    花生如愿以偿的生了个女儿,小名朵儿,花朵儿。大名花子兮,这丫头继承了父母所有的优点,漂亮得当真人见人爱。而且特别懂礼貌,见到人都乖巧的打招呼。

    至于葫芦,他也如愿以偿的生了个儿子,就比花朵儿小几个月。刚成亲不久就怀上了。着实让钟鹿吓出了一身冷汗,毕竟两孩子都还太小。

    葫芦的孩子小名山楂,是葫芦自己取的,他觉得冰糖葫芦的关键就在于山楂。所以这儿子可是他的命根子。他可不会像他爹娘对他一样,他一定要将最好的全给儿子。不过没两年葫芦就差点被自家亲儿子给逼疯了,只能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个时候葫芦才明白他娘看着他是何种心情了。

    至于山楂的大名,山楂已经四岁了,还没有大名。原因是葫芦还没想明白,一段时间想一个又推翻一个。

    山楂的大名居然是他自己长大以后自己取的,就叫吴聊。他也是真够无聊的。至于爹娘同不同意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孩子们都已经长大。钟鹿和吴晨终于在四十岁的时候回乡养老。钟家村的房子依然屹立不倒。人也依然热情,虽然有很多新面孔他们都已经不认识,但也没有阻碍他们重新融入到钟家村。

    至于钟家二房已经穷困潦倒多时,钟鹿接济了几次也就没再管了。钟文虽然读了几年书,却连童生都没考上。现在也没个正经事做,一天到晚在村子里乱逛,像极了现代的小混混。

    赵氏前两年就已经去世了,钟二保虽然还活着,但也衰老得厉害。没两年也去了。钟鹿也是四十岁的人了,早都放下了那时候的恩恩怨怨。跟钟豚两人一起操办了钟二保的葬礼。

    甚至在二房之后遇到困难的时候,稍微伸了一下援手,不过也仅仅只是稍微而已。她不是圣母,明明扶不起还一直扶持。

    大房的情况就好了很多,刘氏和钟大保的身体依然康健。子孙也孝顺,算得上幸福美满了。

    钟鹿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什么遗憾了。只是总觉得不太真实,好像做梦一样。

    钟鹿在六十三岁那一年,彻底告别了这个世界。她是笑着走的,毕竟她比较自私,她真的想走在前面。如果她走在后面肯定接受不了吴晨去世的,在世的人更加难过。

    钟鹿的丧事办完之后,葫芦要接吴晨回镇上住,却被吴晨拒绝了。

    花生也跟着劝道:“爹,你就回镇上吧,你一个人住这里万一有点什么事怎么办?我们都照顾不到你。”

    她真的怕,怕到时候赶来的时候迎接她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就正如娘一样。毕竟爹可比娘大好几岁,而且看着精力也不怎么好了。

    吴晨摇了摇头,看着窗外,“我不走,你们娘在这里。”

    花生对爹娘的感情是佩服的,就她所知爹娘基本没红过脸。她和花洋青梅竹马的感情都还总是吵吵闹闹的。

    就因为如此,所以她才越担心。她怕她刚失去了娘又失去爹。虽然她也一大把年纪了,但她真的不想没有爹娘。

    “不要再劝了,我是不会走的。”吴晨坚决的说道。

    事实证明,花生的担心并没有错。没有两天吴晨也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恍惚看到了钟鹿,她还是他们初见时的模样。他们彼此开心的笑着。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红包已送。这一章也送,截止到明晚十点。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此书到此完结。

    接档的是《女尊之龙凤呈祥》,好多天使不喜欢女尊,渣雪超级遗憾。就只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下次再见。方便的话可以收藏一下作者小窝。

    喜欢女尊的天使可以先收藏一下哦。渣雪先屡一下大纲,然后存点稿子。大概十月底开文。再次感谢天使们。我们下次再会。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农女学习手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农女学习手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