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哪对儿情侣不折腾,像她和沈纪年这种温吞白开水式的,偶尔也折腾折腾,更别说乔堃和童言那种火星撞地球式的了。

    只是得看怎么定义这个折腾了。

    比如沈纪年就觉得盛夏最近十分爱折腾,明明早上他带她去上班就好,她非要自己去。

    ——车还是前几天刚提回来的,因为工作原因,有辆车的确会方便很多,加上她不喜欢挤地铁,以后送她也方便,所以虽然目前存款有限,他还是决定买辆车。

    盛夏今早在那儿捣腾妆,化完觉得太丑,又给卸掉了,最后只打了个底,涂了口红,抿了抿嘴唇,看着镜子里消瘦得有些病态的自己,日常嫌弃了一次。沈纪年拿了车钥匙叫她去上班,她却哼哼唧唧要求自己坐地铁去,被他冷着眼一扫,才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情不愿地跟在他屁股后头,爬上车的时候,还在念叨,“你们就没有什么办公室不准恋爱的规定吗?”

    他看了她一眼,淡声道:“没有。”不仅没有,江燃作为老板之一,为了律所长久的稳定和团结,他十分鼓励大家自由恋爱,早日成婚,早生贵子……

    盛夏遗憾地“啊”了声。

    到了律所外一条街,盛夏要他停车,“就这儿,就这儿吧,我下去自己走。”

    被她折腾得实在莫名其妙,沈纪年在她下车前扯住她,低声问了句,“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盛夏摇摇头,一双眼清澈又迷茫,“没什么啊!……就是觉得让人知道了,不是很方便。我只是兼职,过些时候就走了,知道我是你老婆,我压力很大的。”

    沈纪年放开她,看着她细胳膊细腿往律所赶的背影,微微蹙了蹙眉。

    琢磨得倒还挺多。

    盛夏工作很顺利,比她想象的要简单许多,跟同事相处得也很愉快。

    有时候还能聊两句。

    比如今天,蔡律师和营销部的部长两个人在打赌,盛夏路过,被扯了过去。

    蔡律师是个大美人,律所一枝花,外号黑玫瑰,高贵冷艳,毒舌犀利,擅长猛攻快攻,语速极快,思维极清晰,和她吵架或者理论很难占上风,你还没开口,她就把你怼死了。

    营销部的部长是个更厉害的,律所新增的部门,部长的位置,请的也是数一数二的厉害人物,这位是营销界的奇才,说话滴水不漏,擅长把黑的说成白的,把死的说成活的,玩死人不偿命那种,江燃就说过,如果不是律所的定位一直是用事实说话这种伟光正的信条,估计她早化身邪.教教主了。

    神仙打架,盛夏遭了殃。

    黑玫瑰问盛夏,“你觉得杜潇潇和沈纪年有戏吗?”

    ……嗯???谁???

    教主拿指头点盛夏的脸颊,“乖,说实话。”她眯着眼,眼神里泛着危险的光芒,特别像电视剧里那种妖娆狠辣的反派角色。

    这俩人,也太幼稚了。

    盛夏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两句,还没开口,先听见俩人吵。

    蔡律师说:“杜潇潇要能把沈纪年挖走,我随她姓。首先她没开律所的能力,其次背景硬给她的帮助也是有限的,再则,沈纪年不是那种给点儿甜头就能被撬走的人。”

    教主伸了一根手指头,左右摇了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良禽择木而栖,古往今来至理名言。三江对我不错,但如果这时候谁跳出来说给我开双倍工资,无论如何,我肯定会酌情考虑的,毕竟谁都得吃饭不是。”

    “这不一样,你搞营销的,沈纪年是个律师,他要想发展得好,前期肯定要稳。跳槽跳个毛线球,他的智商又不是被狗啃了。”

    “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色令智昏你懂吗?智商在美色面前能发挥几成,有待商榷!要不那些酒桌上谈判塞妹子过去,都是闲得吗?”

    “你……龌龊啊!”

    “你幼稚啊!”

    ……

    盛夏:“……”这俩人,职场小霸王,智商一百八,一碰到一起,全变八十,每天都为了莫名其妙的事情争辩,上次为了包子和饺子的区别吵了一整天,这次竟然争辩到沈纪年头上了。

    盛夏原本可以笑笑搪塞过去赶紧溜的,不过今天她这搪塞不了,就那么听着,琢磨自己要不要开口解释一下。

    虽然她很不想暴露,但涉及到原则问题,她不能装作没听到。

    边儿上一个穿制服的助理小妹妹推着厚厚的眼镜片一脸老实样、眼神却八卦地跟盛夏解释,“杜潇潇你知道吧?现在跟着我们沈律师做秘书工作那个,听说她想开律所,我的天,有钱有背景就是不一样,我们干得不舒服顶多也就发发牢骚,最疯狂也就辞职了,人家直接推翻当局自己掌权,太牛逼了。真的,看不出来,你完全看不出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听说背景超硬,不过平常却很低调,情商也高。前段时间她不是被派去给沈律师当秘书了嘛!有八卦说她经常对着沈律师脸红。昨天听人说她想开律所,然后想请沈律师做她合伙人,还说如果沈律师觉得为难,可以等合同期满再过去她那边。这□□裸的挖墙脚诶,就不是不知道她是看中沈律师的能力,还是看中他的人了……”

    盛夏问了句,“开律所?”

    “对啊,要么我说她厉害呢!现在开个律所多难啊,跟经营一家公司差不多,感觉好像很简单,有客户上门,有律师接单就oK,其实复杂着呢!场地啊水电啊投资啊客户资源从哪里来啊,反正乱七八糟一大堆,其实好多律所都是赔钱的,每年都有一大波律所亏本关门,像三江这种有知名度有一定规模的,三个老板还要琢磨这搞点营销给自己铺铺牌面呢!毕竟现在可不是什么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

    小姑娘看着木讷讷的,说起八卦来却一套一套的,盛夏听了会儿,大概听懂了。

    黑玫瑰和教主还在打嘴炮,从社会心理经济上逐个分析了沈纪年和杜潇潇“牵手”的可能性。

    期间还问盛夏,“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但谁也没给她插话的机会,拉她过来大概就是为了给他们争论做个见证。

    盛夏无语了好一会儿,胸口还莫名泛着一股酸气,她觉得自己在这边看戏挺不合适的,尤其讨论对象还是她老公。

    但是现在开口,会不会显得很尴尬?

    她尴尬,蔡律师和教主估计也尴尬。

    琢磨了好一会儿,也没能开口。主要是……俩人实在是没给她开口的机会。

    ……

    直到杜潇潇和沈纪年一块儿出来,沈纪年走在前面,面色有些凝重,大概是在思考什么问题,神色有些飘,杜潇潇错后一步跟着他,微微偏头在和他说话,偶尔咬下唇,显得很乖巧。

    木讷小妹戳了戳盛夏的胳膊,一脸“你看啊你快看啊”的八卦激情。蔡律师和教主不吵了,都靠在桌子上看那边,教主眉眼微挑,觑了蔡律师一眼,一脸“我就不信他俩没点儿什么”的表情。

    盛夏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目光灼灼地盯着沈纪年。

    大概她的眼神太火热,隔着十几米远,沈纪年突然偏头看过来,目光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她身上,盛夏心头一跳,边儿上的小妹妹更是一激动,搓了一下桌子,眼看着边儿一把水果刀弹了一下就要戳到小姑娘的胳膊,盛夏伸手拨了一下。

    正好拨到刀刃,血珠子立马就流了出来。

    小助理愣了好几秒,这才乐极生悲地哀嚎一声,“天呐!”手足无措地要用手去帮她捂。

    盛夏躲了下,“没事,我自己来。”

    蔡律师和教主也吓一跳,看着地上甩出来的一串血珠,跟看见盛夏被刀砍了一样,齐齐叫了声,“呀!”

    盛夏刚想说没事,一点小伤而已,再抬头,沈纪年已经走了过来,一把捉住她的手腕,把她手往上抬,抽了旁边两张面巾纸让她捏着,“跟我去办公室,我帮你包扎一下。”

    盛夏“哎”了声,“你轻点儿,疼。”

    沈纪年捏了下她的手腕,警告她,“你别挣,一会儿血流得更多。”

    不过虽然一脸嫌弃,动作却明显轻缓了很多。

    末了用手背蹭了蹭她的头发,“你是笨蛋吗?那么大个人了,拿手挡刀子?”

    “我没反应过来嘛!”盛夏小声反驳了句。

    路过杜潇潇身边的时候,沈纪年交代了句,“抱歉,我有点儿私事处理一下,你先去整理资料吧!”

    杜潇潇点头应了声好,然后看了眼盛夏,点了点头。

    盛夏也点了下头,还没仔细看人,就被沈纪年拉走了。

    蔡律师和教主两个人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旁边不知道谁先问了句,“沈律师这是……?”

    “不会是……他老婆吧?”

    律所谁都听说过沈纪年有老婆,也都知道盛夏年纪轻轻已经领证结婚了,但是这俩人……怎么着都联系不上啊!

    此话一出,四下哗然。

    这……

    太刺激了点儿!

    作者有话要说:然后,夏夏就真的压力山大了……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