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的结果就是,饿。

    他回来那会儿才五点多钟,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去,这会儿都快半夜了吧!盛夏不想动,踢踢沈纪年的腿,“我好饿啊!”

    两个人刚洗完澡,沈纪年靠在床头给她吹头发,手插在她的头发里,摸到一块儿结痂的硬皮,她说是在坎博隆,被倒塌的木架砸到的。

    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心疼。其实盛夏很倔,很擅长轻描淡写粉饰太平,从前他就领会过,打完架一身伤,路都走不利索,回去却一句不说,那副隐忍的样子,真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如今她长大了,那身本领越发炉火纯青,三两句揭过去,什么都不说。

    他轻轻摩挲了一会儿,知道她怕他担心,她不想说,他就不问。

    只低声应她,“想吃什么?”

    盛夏闭着眼,满脑子都是糖醋里脊啊油焖虾啊红烧鱼啊肉末茄子啊,可大半夜的,她也只能想想而已,歪着头冲他笑,“都可以!”

    “煮面?”

    盛夏“嗯”了声。

    沈纪年把她头发吹干了,然后才收了吹风机,往厨房去。

    盛夏懒懒的不想动,就躺在床上,耳朵里能听见厨房的声音,开火的声音……鸡蛋磕在碗边的声音……水龙头的声音……水蒸气顶开锅盖的声音……

    她能想象到他的动作,他的表情。

    盛夏把头埋在被子里,默默打了个滚。是甜腻的幸福的感觉。

    清汤面,上头横着两根绿绿的青菜,卧着一颗漂亮的溏心蛋,细细碎碎的葱花和香菜撒在上头,滴了两滴香油,香气混着面香扑鼻而来。

    盛夏抱着碗坐在沙发上吃,开着电视看午夜档人与自然。一只猎豹在追逐一只兔子,阳光下,那身皮毛闪闪发光,浑身线条充斥着绝佳的力量感。

    沈纪年瞥了一眼,问她,“你和它很像。”

    集聚慵懒和残暴两种属性,矫健,灵活,孤僻,适应性极强,胆子大,即使是幼豹期也敢于进攻比自身大很多的猛兽。

    盛夏歪着头瞥了他一眼,“童言也说过。”

    其实她挺喜欢豹子这种生物,有种独特的魅力。当然,把动物人化其实是一种映照,她的确有时候也觉得从某种方面来看,她和豹的一些特质很相像。

    碗好烫,她嘬了两口面汤,把碗放在茶几上,甩着手哎呀地叫。

    沈纪年坐过来,捏着她的手揉着,一脸无奈地说:“你三岁小朋友?”

    盛夏哎了声,“不带这么攻击人的。”

    ……

    其实盛夏回来之后变了很多,性格上几乎是颠覆性的变化。

    她从前没这么活泼,整个人淡淡的,不怎么爱笑,对着亲近的人会好很多,但更多时候是那种偏冷的气场,感情是克制的,内敛的。一旦被触碰到逆鳞,又是坚硬的,暴戾的,就像一只半睡半醒的豹子,有时候好像毫无攻击力,试着去触碰,会发现她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危险以及蓄势待发。

    她和大多数人是不同的,那种不同很明显,你稍稍靠近一点就能感受得到。就像豹子在动物群体里那种特质,孤僻,离群索居。

    但自从她从坎博隆回来,她好像变了很多,活泼了些,有点儿爱闹,像个普通的恋爱的小姑娘,有时候带着点儿娇嗔和幼稚。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他以前总希望她能快乐一点,明媚一些。

    只是莫名会有些担心,她从坎博隆回来,变化实在太大了,他不知道是不是……

    他起身去拿了一块垫布给她,让她托着吃。

    纵欲过度的结果就是,盛夏早上起不来。

    睡得特别香甜,闹钟响了三四五六遍她才不得不折身坐起来,揉着自己的脸强迫自己清醒。

    沈纪年要带她去律所,她摇头拒绝了,“我自己过去。”

    两个人上班时间有一点儿时间差,沈纪年也就没强求。

    盛夏吃完饭把屋子收拾了一下,然后才去的律所,今天穿了平底鞋,实在是……疼。

    做到疼,还是第一次……

    一路上都不敢想沈纪年,感觉自己没法直视他了。

    作为一个兼职人员,她拥有了一个硕大的办公室——资料室。

    前后两个内嵌式摄像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笼罩资料室,里面有一些是保密文件,很多大案和要案的备案在这里能找到,因为律所近几年发展壮大,想要规范化管理,所以要把很多资料和文件编码存档,数字化管理。

    工程量还是很大的,不过三个月时间,也足够了,盛夏不是按时间拿工资,按工作量拿的,考察期一周,一周后预付五分之一的工资,全部做完之后结尾款。合同签好了,最迟三个月,最短……不限,如果一周盛夏能做完,可能一周她就能拿钱走人了。

    不过盛夏也说了,她虽然课不多,但偶尔也要去上课,如果上课的话,就不过来这边了,她只要保证三个月内把工作做完就ok。

    下午沈纪年去了法院,不在。她泡在资料室里,除了偶尔出来倒水喝,几乎没出来过。

    茶水间挨着打印室,盛夏有次靠在那边等水开,听见有人在聊天。

    “一下午没看见沈律师了,他去哪儿了?”

    “出庭啊,今天他手头南区那个经济纠纷的案子要审,昨天就在准备了,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委托人派车把他接走了。”

    “我都忘了。昨天小老板骂我,我一上午都在看仲裁法,看得我头昏眼花的,脑子都成浆糊了。话说沈律师这才进来几个月啊,都能独立接活儿了。”

    “可不是,据说这个案子办下来,能拿到……这个数。”

    “这么厉害?”

    “那当然,估计要不了多久,老板就会考虑减少他的分成费,用来拉拢他了。”

    “年纪轻轻,前途不可限量啊不可限量。”

    “真羡慕他老婆,嫁了个这么能赚钱的老公。”

    “哎,他真结婚了?”

    “不知道,从老板那里传出来的,应该是吧!”

    “他不是今年才毕业吗?怎么那么着急。”

    “哈,瞧你这一脸遗憾的表情,难不成他没结婚你还想试试?”

    “别说你不想?”

    “我?想吧!不过也就是想想,我是受不了我老公整天板着一张脸,你不觉得他太冷了吗?每次看见他,我话都不敢多说,太严肃了,冷冰冰的。”

    “其实我很好奇,他老婆是个什么样的。”

    “属性那么变态,各项参数都爆表了。他老婆八成也是个逆天的,要么盛世美颜,要么智商极高,或者人家干脆才貌双全。不然怎么镇得住沈纪年那种人。”

    “……”

    茶水间向来是八卦集聚地,律所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但丝毫不影响大家的八卦热情,不过盛夏出来一趟就碰到人聊沈纪年,这运气可真是爆棚了。

    不过主要还是那两个女人丝毫没有避讳的样子,打印室和茶水间一壁之隔,两边都有不少人。她们倒是大大方方在聊。

    盛夏悄悄对着反光的墙面看自己。

    没有盛世美颜,顶多算在水平线之上,尤其从坎博隆回来,皮肤变很差,粗糙了很多,瘦得有点儿病态,两颊那点儿婴儿肥都没了。

    她自己都觉得很丑。

    智商也不算太高?长这么大就沈纪年夸过她聪明。

    至于才貌双全,就更不敢当了。

    盛夏揉了揉自己的脸,更觉得不能暴露了。

    童言后来知道,噗嗤一声笑了,“你还在意这个?”

    盛夏盘腿坐在她屋子里的沙发上拿勺子挖着半瓤西瓜,一边吃一边回她,“我不在意,可我不想别人说他什么。”

    他很好,她希望他样样都是好的,也不容许自己做他的不好。

    “他?他估计更不在意,你说说你整天都在琢磨些什么。”童言把她西瓜夺了,啃了两口又放回她怀里,“你这也太逗了点儿。什么时候学会的?可真不像你。”

    盛夏揉揉脸,“我不在意别人说我什么,但我在意别人说他什么。”她觉得有点儿绕,“哎,不说了,你不懂。”

    童言头上六个又圆又大的黑点依次闪过,小屁孩,她当年谈恋爱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在干嘛呢!

    “对了,你跟乔堃又和好了?”盛夏忽然想起来问,她记得她走之前,童言还斩钉截铁地说两个人这次彻底分手了。那时候她想,分手就分手吧!乔堃太野,谈恋爱的确是累,童言又强势,两个人相处也太费劲了。只是这会儿突然又觉得,其实爱情有千百种方式,他们两个这样,也未必不是爱情。不然以俩人的性格,怎么可能纠缠这么久。

    童言嗤了声,“谁跟他和好了,我特么离了他不能活是不是?吊死在那棵歪脖子树上了还?”

    盛夏努努嘴,床头柜上扔着一款男士手表,牌子应该是乔堃常戴的那个牌子,如果她没记错的话。

    租的房子,一居室,房间很小,卧室和客厅就隔着一个玻璃推拉门,这会儿推拉门开着,不巧的是,盛夏视力不错,一眼就看见了。

    童言“咳”了声,面上有羞愤的表情一闪而过,走过去刷拉一下拉上了门,靠在门上,觑着眼看她,一脸高深莫测,“偶尔解决一下生理需求而已,你不懂。”

    盛夏撇撇嘴,懒得跟她争辩。

    “你就嘴硬吧!”

    她就不明白了,两个人怎么这么能折腾。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