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房间里来回摸索,像在探索新世界。

    他书架上有各类书籍,从小到大的课本和作业本甚至都封箱搁在最上头,她踩在凳子上小心翼翼地把作业本的箱子搬下来,好奇地拿出来看。

    他从小字就不错,瘦长,笔锋坚硬,力透纸背。盛夏以前发新书会让他给她写名字,那字金钩银划,每一笔都赏心悦目。

    周记本子一沓一沓地码的很整齐,各科的笔记和作业本都分门别类地搁在一起,盛夏发现他小时候就很变态,一沓一沓数学卷子,几乎都是满分或接近满分。

    屋子里很少装饰品,银灰色的窗帘,同色被单和被套,书桌上整整齐齐码着书。以前盛夏上高中那会儿,有时候会进来和他一块儿写作业,他辅导她功课,就坐在书桌前,那时候沈纪年怕她别扭,会把房间的门打开。

    但有时候还是会不经意做些小动作,盛夏在长辈面前总是胆子异常的小,每次他捏她脸或者握她手的时候,她都能心跳半天,手指尖都是颤的,几乎握不住笔。

    但其实不讨厌,反而有点儿隐秘的悸动,年少的时候好像总喜欢突破点规则,不喜欢规规矩矩。

    那时候在家里并不能做什么,偶尔有点暧昧的举动就好像是尝到了蜜的小孩,舔一下,能回味一整天。

    沈纪年很有分寸,淡或者浓烈,都刚刚好,不会吓着她,也不会让她觉得疏离。

    恰好的亲密,恰好的距离,相处起来永远都不会累。

    盛夏其实是个很独的人,寻常人很难走进她心里,不喜欢谁来干扰她生活,从小到大,除了童言,她几乎没有第二个交心的朋友。但沈纪年,好像就是不知不觉就融进了她的世界,自然而水到渠成。

    很神奇。

    沈纪年和沈叔叔在父子谈心。

    回来的时候,盛夏正跪在床上看他小时候的照片,有一张是在山上的栈道,他穿着橘色的上衣,运动长裤,应该是拍照人叫了他一声,他扭过来头,神色带着些微的疑惑和散漫。光越过山头,从他侧边打过来,他半个身子仿佛披着光。

    盛夏指了指照片,“你小时候就挺酷。”

    他把相册从她怀里抽出来,俯身从后面抱住她,看着一屋的狼藉,失笑道:“研究了半天,有什么发现?”

    他的下巴蹭着她的脖子,痒痒的,盛夏拿手垫着,半捧着他的脸,离得近,声音都很低,“发现了你的黑历史。”

    他漫不经心地“哦?”了声,“发现了什么?”

    盛夏笑了笑,“你二年级的时候在周记里写不想上学。四年级语文考了五十九分,初中的时候拍毕业照,全班就你没有笑。你的生物习题集里夹了一张小纸条,应该是哪个女孩子给你的,不过可惜了,那本习题你做到第十六页就不做了……”

    还没说完,沈纪年就挼弄着她的头发笑了,“是我在外面待太久,太无聊了?”

    “没。”挺好玩的。

    沈纪年拍了拍她的脑袋,蹲下身来把东西都收拾了,盛夏赤着脚蹲在他旁边,好奇地问他,“你小时候也会不想上学吗?”

    “嗯……有吧!”

    “为什么?”

    “大概……觉得太无聊?”

    “我以为你生来就对学习有着异样的天分和如鱼得水的本领。你语文竟然考过不及格,作文跑题了?”

    “嗯。”

    “不敢置信,难道你们学神不是发挥失常也能考个□□十分的吗?”

    越来越离谱了……

    沈纪年三两下把东西拢好搁在箱子了,回身把她从地上抱起来搁到床上,摇头叹息,“你问题太多了。”

    盛夏就势搂着他的脖子,依旧是好奇宝宝上身,两眼亮晶晶地问他,“歡,你是不是很小就开始收女生的情书了啊?”

    沈纪年忍无可忍地堵住了她的唇,手握在她的腰上,把人压倒在床上。

    世界瞬间安静了。

    ……

    后来盛夏摸着去关灯,小声问他,“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黑暗里他声音含笑,“你觉得家里真的没地方了,所以我妈要把你的房间给占了吗?”

    盛夏:“……不然……呢?”

    沈纪年敲了下她脑袋,“笨。”

    直接说,怕她尴尬罢了,这样先斩后奏,反而省却了很多麻烦,也不至于让她太窘迫。

    虽然有时候她似乎胆大得神鬼不惧,但在这方面,其实保守又羞涩。

    盛夏轻声哼了句,“就你聪明。”

    “嗯,所以将来生宝宝,随我比较好。”

    心口仿佛被轻轻轻轻撞了一下,盛夏心尖发颤,“随我不好吗?”

    “智商随我,其他都随你。”

    盛夏噗嗤一声笑了,“说得好像你能控制一样。”

    “那……先试试?”

    额……

    盛夏拿手抵着他腰,“你收敛点儿啊!”

    他含混地“哦”了声,咬她耳朵。

    ……

    ……

    ……

    迷迷糊糊的时候,盛夏好像听见他说:“走之前,先把证领了吧!”

    盛夏觉得自己大概听错了,他语气随意地就好像在说明天去吃个火锅吧!

    “你确定?”

    “你不愿意?”

    “没。”

    “那就这样定了。”

    盛夏:“……”感觉,好随便的样子。

    ……

    ……

    ……

    盛夏起了大早,帮沈姨做饭。

    之前沈姨身体出现了点儿毛病,经常头晕,检查也没检查出来什么,神经科的医生她是太累了,医院上个月强制给她放了大假,一下子闲下来,反而无所适从。

    每天除了做饭打扫卫生,就是去逛街游玩,前几天和沈叔叔飞去哈尔滨看冰城,感叹那边室外真是冷到怀疑人生。

    不过虽然折腾,精神头倒是好了很多,整个人都散发着青春活力,仿佛年轻了十岁。

    沈姨一向起的早,盛夏洗漱完出去的时候,沈姨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盛夏也就过去打个下手,随便聊着天。

    沈姨笑着问她,“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啊?”

    其实她也不习惯早起,只是莫名觉得起得晚不太好。

    大概是因为……心虚吧!

    “醒了就起来了。”盛夏低头洗小葱,然后切段搓放在白瓷小碗里,鼻尖有葱姜蒜末的香味,还有油味儿,混在一起,是温暖的家的味道。

    沈姨在煎饺,油在锅里滋滋地冒着气,她挥着手说:“去外面玩一会儿,别待在这儿了,怪呛得慌。我自己就行,用不上你。”

    盛夏靠在橱柜上看了会儿,确实她也帮不上忙,于是就出去了。

    沈叔叔有工作要处理,一大早就在书房里待着了。

    沈纪年还没醒。

    盛夏在客厅开着电视看了会儿新闻,觉得有些无聊,回房间去骚扰沈纪年。她睡不着,所以不想让他睡。

    暖气很足,她穿着薄的长袖睡衣,竟觉得有些热,把袖子挽了两折。推门的时候,沈纪年也踢了被子,整个人趴在床上,被子松松地搭在腰上,半遮半露的样子,有点儿……活色生香。

    ……她一个学新闻整天学写作的,竟然只想到了一个形容女子的词。

    盛夏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跪在床边看他的侧脸,他睡着的时候有些孩子气,眼神里的冷芒被藏起来,整个人都没那么冷淡了。

    盛夏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

    没反应……

    再戳。

    又戳。

    戳到第三次的时候,他倏忽睁了眼,枕在额下的手臂猛地伸过来攥住她的手腕,翻身的同时拉了她一把,然后她就整个人砸在她胸口了。·

    沈纪年声音还带着鼻音,“一大早就不安分。”

    盛夏趴在他胸口没起身,撒着娇说:“我无聊。”

    “陪我再睡会儿。”沈纪年揽着她的肩,翻身把她困在怀里。

    盛夏挣扎着要起来,“起来啦,沈姨快要做好饭了。”

    “起来再吃。”

    盛夏:“……”幼稚,还固执。

    被他胳膊捆着,整个人好像都没法动弹了,她不挣扎了,只是觉得更热了。

    外面雪未停,窗外隐隐有簌簌风声。

    盛夏想过两天雪停的时候回一趟g镇去祭拜姥姥,然后带沈纪年去她以前常玩的地方走走。

    这样漫无目的的想着,竟然真的睡着了。

    再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她过来闹他,没想到却睡的比他还沉,她再次洗漱了一遍,出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吃饭了,沈姨冲她招了招手,“来,夏夏,吃早餐了。我刚说去叫你,阿年说你昨晚没睡好,今天又那么早起来,我就想着让你再多睡一会儿。”

    盛夏过去旁边坐着,默默拿起了筷子,沈纪年递了一根油条给她,问她睡好了吗?盛夏在桌子底下偷偷踢他腿,面上却乖巧地“嗯”了声,莫名觉得有点儿窘迫。

    沈纪年却抿着唇笑了,自然地剥了一颗蛋放在她的小碟子里,叮嘱她多吃点儿。

    当着沈姨的面儿,这么光明正大的,盛夏还真是……不太习惯。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