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来,让姐姐给你分析一下,小呆瓜。”童言扯着她坐在沙发上,从桌子上随手捞过来一支笔和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戏精”两个字。

    “你知道什么叫戏精吗?”童言两手一拍,“所谓戏精,就是人戏合一,已经成精的超凡生活演员。”

    盛夏:“……”

    “真是一出好戏啊!”童言啧啧两声,“打扮得精致得体去见暗恋对象的女朋友,脚踝上纹着暗恋对象的名字首字母,秀身材秀家境秀三观,还自然地使了个离间计……真是个人才。你知道感情最忌讳什么吗?猜忌,一旦有了怀疑和不满,就像玻璃上有了裂缝,那缝隙会一再延伸、加宽,最后甚至崩裂,且很难修复。真是拙劣又高超的演技,只是可惜了,她的观众眼神不好,还有点儿缺心眼。”

    盛夏:“……”

    她听出来了,童言在讽刺她。

    当时她的确是没想那么多,但其实仔细想想,她还是有点儿明白的,她和苏灿又不熟,仅仅也就见过两次面而已,她来看她,无非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别有用心,另一种是别有用心加居心叵测。

    正常人都会觉得莫名其妙,盛夏和她不熟,但是她却是沈纪年的朋友,她来看她,盛夏如果用正常思维来推,肯定会以为她和沈纪年关系很好。她进门那几句话也侧面证实了这一点,她说的是很最近有考研的打算,很感谢沈纪年对她的大力帮助。

    “关于换鞋子的事……如果去不太熟悉的人家里,多少会觉得拘谨,做事都会更有分寸点。但是她上来就要穿沈纪年的鞋,虽然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但是多少透着点暧昧,或者是想表达她和沈纪年很熟?”

    还有——

    童言歪着头问她,“脚脖子上那么大一个‘S’,你不觉得刺眼?”

    “……她名字首字母不也是‘S’吗?”

    “哈!”童言要被这个傻狍子逗笑了,“你觉得一个人处于什么原因会去纹纹身?赶潮流、好玩、心血来潮、感情满得要溢出来了无处倾泻所以要用一些外在的东西去承接……这些呢,都有可能,以苏灿的性格,你觉得会是哪一种?我帮你猜,最后一种。你不要小瞧暗恋的女生的执着和澎湃的感情,就算是她把沈纪年的名字纹自己胸上我都不会怀疑。但是她纹就纹了,特意去你面前晃悠这就太不要脸了点。”

    盛夏:“……”

    “其实更不要脸的是她说你们卫生间地板太滑,特意强调自己在里面摔过,沈纪年到处找红药水给她。轻描淡写一句话,暧昧都快破体而出了。然后再强调一句,那天是因为什么的,然后大家都在,我呸!玩什么此地无银呢!”

    盛夏:“……”

    “再然后呢!秀完暧昧,秀家境。先膈应膈应你,然后再给你点儿危机感。你看啊,我和你男朋友很熟,我们关系不错,而且我条件也很好。潜台词就是这些呗!”

    盛夏:“……”

    “后来又劝你以后不要去危险额地方,她说的话虽然很体贴,但是处处都是绵里藏针,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原话是什么?

    苏灿说:“歡,其实我也特别想要出去看看,不过一直没机会。之前我爸爸说送我出国去留学,我妈妈都舍不得,怕我一个人不会照顾自己。”盛夏回她:“也是因为爱你。”她笑了笑,说:“是啊,所以我虽然不是很赞同,但还是好好待在国内了,不舍得让他们担心。”

    一个人的理想和信念是一个人拼搏的动力和生存的乐趣,而最痛苦的时候是自己的理想和亲密的人产生冲突。

    “她想表达,你让沈纪年担心了,而如果是她,她会选择妥协,不舍得让身边人担心。这句话翻译过来,无非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性子烈一点,会觉得自己和沈纪年三观不合,吵架了分手了正合她意,如果你性子软一点,会觉得对不起沈纪年,你痛苦你纠结,也合她意,总是就是……很恶毒了。”

    说到这里,童言摇了摇头,“不过她还是对你了解太少,你这种……应该叫做戏精杀手。”

    完完全全get不到点啊!“人家那么卖力地表演,结果你也一个点也没领会。”童言都乐了,“其实像这种情况,她应该也是很乐意的。毕竟对手这么傻,她就完全可以不放在心上了,专心对付沈纪年就好。”

    盛夏微微蹙了下眉,她倒是不在意谁来她边儿上秀存在感,但是她讨厌有人去招惹沈纪年。

    “对付男人就简单多了,勾引啊,渗透啊,拼命展现自己的好,投其所好,步步为营,以她的手段,完全做得到,只要脑子不太差,长得不丑,主动勾引,没多少男人招架得住。何况人家身材又好,笑容又甜,你要是个男人,一个貌美养眼的姑娘整天在你面前晃荡,你不会多看两眼?这看来看去八成是要出事啊!”

    童言把纸拍在桌子上,拿笔在戏精两个字上圈了两圈,“所谓人戏合一,她已经是无敌了。”

    “沈纪年他,不是这种人。”

    童言接着乐,“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我都有点儿同情那位苏小姐了,她将要连踢两块铁板。首先我要表扬一下你家那位。”

    说到这里,童言不得不再次感叹一下盛夏的智障,“其实那天你没做的事,沈纪年都帮做了。特意赶回去一趟,帮你充分找回了场子。我要是苏灿,我得找个地缝当场钻进去。而且她要是够聪明的话,也该适可而止了。”

    童言作为盛夏的狗头军师,临走的时候叮嘱她说:“其实呢!你也不要太担心,这世上还是好姑娘多,但好姑娘如果喜欢上有女朋友的男人,会把喜欢默默藏心里,不会主动去人家女朋友面前找存在感。既然人家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你也没必要客气。该打击打击,该收拾收拾,就当你为社会做贡献了。”

    盛夏回去的时候还在琢磨,到底打击是个什么打击,收拾又是怎么样个收拾法……武斗她倒是驾轻就熟,但是文斗就不是很……明白了。

    正值晚上下班的时候,盛夏从童言的小公寓里出来,在地铁上挤得东倒西歪,沈姨发消息问她,身体好些了没。

    盛夏倚着扶手单手打字:“好多了,我也没什么事,大概就是天太热没精神。”

    “还是要多休息,别太累了,有事让阿年去做。”

    “他挺照顾我的,沈姨你放心。”

    “那就好,他要是对你不好,你跟阿姨说,阿姨帮你教训他。”

    盛夏笑了笑,“怎么会。”

    收了手机,看了一下站牌,差不多快到站了。

    盛夏给沈纪年打了个电话,“我从童言那里回来了,你下班了没,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所里要聚餐,你也过来吧!”

    盛夏犹豫了片刻,“我就不去了吧!都不是很熟。”

    “没关系,他们都很想见见你。”

    “见我?”

    “嗯,好奇我女朋友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所以我才那么钟情她。”他难得开了句玩笑。实在是他对盛夏太上心了,事务所里一群整天跟官司打交道的人,表示很不理解。

    盛夏“啊”了声,“三头六臂,那多丑啊!”

    沈纪年低笑了声,“过来吗?”

    “那好吧!不过他们可能要失望了,我既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盛世美颜,顶多就是个普通人。”

    “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我女朋友,而我爱你。”

    盛夏“嗯”了声,抿着唇笑,“知道啦!”

    盛夏回去换了身衣服,又化了个淡妆,去事务所等他下班一起走。

    是给两个实习生的换送会,他们实习这两天就要结束了。

    事务所里的人都在,苏灿自然也在,看见盛夏,热情地打了招呼,“夏夏,你也来了啊!”

    盛夏微微点了下头,神色带着些冷淡和疏离。

    其他人也过来打了招呼,盛夏一一回应了。

    几个人都打完招呼了,才把她还给沈纪年,他自然地把盛夏的包接过来,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微微弯腰问她:“去童言那边玩了什么?”是亲近的耳语的姿态。

    苏灿往那边看了眼,忍不住咬了下下唇。

    盛夏思考了一下,凑在他耳边说:“他今天狠狠地夸了你,但是无情地嘲笑了我。”

    沈纪年低笑着:“嘲笑你什么?”

    “大概是……情商低?”

    “嗯,我觉得她可能……说得对?”沈纪年揉了揉她的头发,对上她鼓起的腮帮子和愤愤不满的眼神,眉眼里慢慢染上些细碎的笑意,“不过没关系,你怎样,我都不嫌弃。”

    沈纪年按了按她头顶,一脸对智障傻闺女的无底限纵容的老父亲神态。

    盛夏:“……”

    作者有话要说:嗯,我们夏夏会自己解决的。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