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纪年实习还有一周才结束。

    盛夏咖啡店的工作回A市的时候就辞掉了。她没有事可以做,加上精神头确实也不好,一直在公寓窝着。

    八月份天气燥热难耐,Z市像是一个火炉,大地被炙烤得发烫,冒着无形的腾腾烟气,人横在里面,仿佛随时随地就要融化了。

    盛夏不想出门,中午的时候叫了份外卖。门铃响的时候,她身上穿着吊带和短裤,踢着一双拖鞋,大概头发也乱糟糟的,因为刚刚午睡过,懵懂着一双眼,像个清汤寡面的中学生。

    却不是外卖小哥。

    苏灿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站在她面前,脸上的妆容精致的看不见一丝毛孔,挂在脸上的笑容依旧很有亲和力。

    “你好啊盛夏。我是苏灿,还记得我吗?”她手里拿着一个食盒,“听纪年说你自己在家,想着你前几天刚刚受过惊吓,特意来看看你。我早上上班前做的便当,希望你不会嫌弃。”

    盛夏仰头看了她一眼,莫名想起来童言来,童言和她差不多高,每次穿着高跟鞋站在她面前,都跟女巨人一样。气场很强。

    她抓了下头发,有些没反应过来,顿了两秒钟才接过食盒,说了声谢谢。

    侧身道:“请进。”

    家里基本不会来客人,所以也没有备用的拖鞋,只有盛夏一双,还有沈纪年的一双。

    苏灿伸手去拿沈纪年的,盛夏扶了下她的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不用换鞋。”

    “没关系,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也很累。”苏灿弯下腰,半蹲着解鞋子的袢带,“以前一直觉得前台是个容易的活,其实做久了发现门道也很多,挺累的。我这些时候一直想着,去考个研究生,还是要谢谢纪年,他帮了我很多。前段时间还帮我联系了他们系的教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了。”她扭过头来冲盛夏笑,“改天我请你们吃饭。”

    “客气了。”她随口答了一句。

    盛夏一直低着头看苏灿,目光正好落在她的脚踝,上面纹了一个“S”。

    苏灿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抬了下自己的小腿,“一直想纹个纹身,前几天才下定决心,不过不敢太显眼,就纹在了脚踝上。”她直起身,扬了扬脖子,指着自己的锁骨说:“我本来想纹这里的,不过觉得怕是纹完我就失业啦!”

    苏灿笑起来很少女,带着点儿调皮和灵动。

    盛夏点点头,舔了下嘴唇,制止了她要换鞋的动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穿我的吧!他的鞋子太大,穿着会不舒服。”

    苏灿愣了下,旋即又笑了,“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盛夏把沈纪年的穿上了,把自己的留给了她。

    苏灿穿着一件薄薄的外衫,大概是怕晒,这会儿脱了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她里面穿着一件紧身的吊带t恤,若有似无地露出一截腰身。

    下面是条七分裤,包裹着两条笔直匀称的长腿。

    即便脱了高跟鞋,腿身比例依旧很好。

    她把外衣脱了之后,不是很好意思地捋了下自己的头发,“抱歉。实在是太热了,我刚刚从事务所走到这边,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盛夏摇了摇头,指了指卫生间,“你要不要……去洗一下?”

    苏灿顺着她的手指看了眼卫生间的方向,微微皱着鼻子,“不要了,你们卫生间的地板太滑啦!”她抱歉地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脑袋,“我大概小脑发育不好,身体平衡能力一向很差,上次进去,一下子就摔了,还麻烦纪年他到处找红药水给我,我对它有心理阴影了。”

    盛夏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苏灿笑着解释道:“你别误会啊,上次所里停电,有个紧急会议要开,图方便就在这里了。大家都在呢,那时候你应该是在马拉瑞拉。“

    “不会。”

    客厅里桌子上摆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盛夏最近懒得动,强迫症也无法驱动她收拾屋子。

    她请苏灿坐下来,说了声:“抱歉,有点乱。”

    苏灿摇了摇头,在沙发上坐下来,“没关系,我在家也懒得动,比你这边可乱得多了。偶尔我妈妈看不上,还会叫钟点工去帮我清理。他们都说后悔给我买房了,我自己住实在是过得太潦草。可是下班真的累,早知道买个小点的房子,收拾起来也方便。”

    “小一点的房子也有不方便的地方。”盛夏胡乱整理了一下,问她,“要喝点儿什么吗?”

    “白水就好,谢谢。”

    盛夏去烧水,靠在餐厅的桌子上给沈纪年发了条消息,“你同事来家里看我,你都不跟我说啊!家里好乱的。”她把矿泉水倒进电水壶里,插上电,从冰箱里抱了些水果出来洗,装盘端了出去。

    苏灿翻着桌子上的杂志看着,抬头问她:“听说马拉瑞拉那边很乱,没有受伤吧?”

    盛夏摇了摇头,“也还好,并不算乱。”盛夏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加上和苏灿不熟,所以也不想说更多的。

    苏灿笑了笑,“纪年很担心你,那几天情绪一直很差。以后可千万别去那些地方了,太危险了。”

    盛夏扯了下唇角,没吭声。

    “歡,其实我也特别想要出去看看,不过一直没机会。之前我爸爸说送我出国去留学,我妈妈都舍不得,怕我一个人不会照顾自己。”

    “也是因为爱你。”

    苏灿笑了,“是啊,所以我虽然不是很赞同,但还是好好待在国内了,不舍得让他们担心。”

    沈纪年一边吃饭一边抽空看卷宗,手机响的时候,他摸出来看了一眼,继而皱了皱眉,回了句:谁?

    “苏灿,你不知道啊?我还以为你知道。”

    沈纪年匆促把饭吃了,合上卷宗起了身,跟陈律师交代:“我回去一趟。”

    陈律师抬头“嗯?”了声,“不是不回去了?”

    “女朋友那边出了点事。”

    陈律师恍然大悟,“明白了。需要帮忙吗?”

    “不碍事,小问题。只是我不太放心,所以想回去看看。”

    陈律师啧啧了两声,“美人关啊,美人关。”

    门被推开的时候,盛夏正踢着他硕大的拖鞋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捧着玻璃杯,里面是加了冰块的热水。

    她一边往客厅那边去,一边侧头问他,“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沈纪年把钥匙扔在鞋柜上,“不放心你,回来看看。吃过饭了吗?”他冲她招了招手,“过来。”

    盛夏往玄关处去,问他,“怎么了?”

    他握住她的手腕,用腿顶开鞋柜,把她一双浅口的布鞋拿出来,搁在她脚边,低声训她,“笨不笨。”

    好像……是有点。

    盛夏换了鞋,低头吐了下舌头,然后回他刚刚的话,“我叫了外卖,刚刚才送到,还没吃呢!”

    沈纪年揉了揉她头发,“快去吃。”

    “哦。”盛夏拍了下他作乱的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你要不要再吃一点?”

    “我吃过了。要我陪你吃?”

    盛夏摇摇头,“不用啦。你还是去招呼一下苏小姐吧!”

    沈纪年目光转向客厅,对苏灿微微点了下头,只是眼神冷淡地像看陌生人。

    苏灿漾起笑意,解释道:“闲着也是没事,我就想着来看看夏夏,听说她前段时间受了不小的惊吓。”

    “谢谢!”沈纪年颔首,“不过她没事,有劳你过来看她了。她最近胃不太好,得先去吃饭了,你自便就好,不必客气。我去换身衣服,就不陪你了。”

    苏灿抬了下手,“你忙,不用管我。”

    沈纪年解了袖口的扣子,松了松领带,靠在厨房门口跟盛夏说:“昨天洗的衣服收哪里去了?”

    盛夏想了想,“你的衬衣吗?我熨完挂在阳台去晾了。”

    沈纪年“嗯”了声,“傍晚凉快点去买条鱼回来,我熬汤给你喝。我可能会加班,饿了就先吃点儿东西,不要等我。”

    盛夏重重点头,“好。”每次听见他说要做饭,她都觉得开心。

    沈纪年去换衣服,一直没有出来。

    盛夏随便吃了两口就出去了,总觉得把人晾在那里不太好。

    截止到现在,她其实对苏灿还是没什么别的想法的。

    后来跟童言无意说起的时候,童言倒是兴致勃勃地问她,“说详细点儿我听听。”

    她就仔仔细细讲了。

    童言竖了竖拇指,“遇到你这样的猪对手,我觉得她可能要呕死。也就沈纪年脑回路比较奇特,对你死心塌地的。不然早就被这些那些的小妖精勾引飞了。”

    盛夏:“……”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