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瑞拉之行其实并没有多少惊险,只是来回折腾的累。

    那边在进行大选,整个首都都戒严了,进出一条狗都要审查,到处是安检。总统备选人是革新派的代表人物,激进、煽动性极强,为了阻止他上任,有很多势力在盯着他。

    费逍教授带盛夏他们过去,倒不是为了大选的事,只是李亚晖给的资料里,隐秘地提了人口贩卖和马拉瑞拉的某党派有着某种未知的联系。而直觉告诉他,和这次的大选有很大的关系。

    他已经不跑新闻很多年了,这一次却想亲自去跟。

    盛夏陪费逍教授先到了海南其实就要返回了,一路上吃穿住行都是费教授出资,还提出给她按市价付薪资,不过她拒绝了,倒不是客气,是觉得自己跟着出来,也能学到不少,说起来是她赚到了。她主要是负责处理费教授生活上的一些事,因为他腰不好,不能太劳累,很多琐事需要人去做,而盛夏刚好也是学新闻的,专业内的事也可以帮忙做一点,能省不少心。

    他们到海南是去找一位退休的外交官,从他那里拿一些资料,至于其他更详细的,大概不方便说,盛夏就不知道了。

    海南那边待了有两天,费教授给盛夏买了回程的票,临走的时候,费教授新征集来的助理临时变卦不去了,盛夏思考了几番,和沈纪年商量了下,最终决定留下来,跟着费教授去一趟马拉瑞拉。

    一来出于道义,二来她私心也想跟着费教授和其他几位经验丰富的记者长长见识,这机会,应该算是很难得的了。

    马拉瑞拉虽然党派内乱,但大体政治环境还是安全的,理论上来看,不会出什么事。即便有什么意外,也可以向领事馆求助。

    不过临走的时候,沈纪年还是买了保险给盛夏。

    因为不是公务,就连那位青联社的记者也不是公派,只能自己去买个人旅游险,保险公司的条目繁多,各项细则罗列繁琐,盛夏不懂,都是沈纪年帮她挑好订购的。

    电话里,他嗓音沉沉地说,“有备无患。比起你出意外,我更愿意做无用功。”

    费教授一把年纪了,还调侃了她几句,说她交的男朋友不错,有责任心。还说有耳闻,法学院那帮老学究整天挑三拣四的,对沈纪年也是赞赏有加,一个个奉他为得意门生,整天带着出去炫耀。听说人挺冷淡,倒没想到对女朋友这么宠着。

    陈可在旁边应了句,“人也蛮帅的,这丫头有福气。”

    另一位摄影师拉着盛夏悄声问了句,“那什么过了吗?”

    盛夏“嗯?”了声,过了会儿才明白,舔了下嘴唇,没吭声,只是耳根忍不住泛了红。

    “懂了。”对方一脸高深,拍了拍她的肩膀,“有才有貌活儿还不差的话,你真的是有福气!”

    盛夏:“……”

    作为一组里年龄最小的人,没想到却是被调侃了一路,大概都是生死线上挣扎过的,对什么都不太避讳,开起玩笑来也百无禁忌。有时候她给沈纪年打个电话,陈可和另外一个女摄影师还会在旁边挤眉弄眼。

    盛夏脸皮子算厚的,还是招架不住。

    陈可有时候会跟她说:“别在意,我们就是高兴,知道还有这么纯粹的爱情,就让人觉得幸福。”

    出事前一晚,盛夏还和沈纪年说,没什么收获,打算明天回去了。他电话里问她水土不服好点儿了没,盛夏说好多了。起初有些拉肚子,胃口也很差,去看了医生,已经没事了。他叮嘱她出门在外,要注意保护自己,晚上睡觉有人叫门不要开,到陌生地方先弄清楚自己可以打的求助电话有哪些。盛夏很喜欢他碎碎念,躺在阳台的藤椅上听他一直说,沐着月光,闭着眼睛,被晚间的海风吹着,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听她许久不说话,问她:“困了?”

    盛夏摇摇头,说了声,“没。”过了会儿,才闷闷回他,“我……想你了。”

    他在那边低声笑着,声音醇厚如酒,“我一直都在想你,等你回来。”

    第二天是大选最后一天,备选总统顺利获选,按照安保级别和马拉瑞拉的舆论局势,几乎是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但他们几个还是打算去大选现场看看。

    盛夏身上扛着两架相机,背包也塞满了,打算拍几张照片留念,然后回国。

    费教授还教育她,跟新闻,就要学会承受失望和无功而返,不是每次都能如愿以偿,很可能跟了很久的线发现事实不值一提。

    青联社的那位男记者对马拉的国情是比较熟悉的,一路上给她们介绍备选总统的背景,并且简单地讲了马拉的政治环境,还有一些没什么根据的传闻。马拉大选是公选,选完还有总统例行演讲,不少国家的媒体都在现场,国内也有驻外的记者过来做直播,盛夏还跟着费教授见了一些在职记者,听他们私下聊天很有意思,私下里没有那么严谨,能听到不少八卦,据说马拉新总统曾经因为猥·亵妇女被刑拘过,说这种背景的,在很多国家,怕是与政治无缘了。

    这位总统实在是有些一言难尽,私生活混乱,政治才能是有,但多半体现在了嘴皮子上,激进,言论具有很大煽动性,而莫名其妙地在国内拥有很大的呼声,对立党派怀疑他人为操纵大选,但苦于没有证据。

    大约就是闲聊的时候,盛夏突然听见一声爆炸响,然后是警报,人群混乱了一瞬,但很快被现场密不透风的警卫控制了下来。

    大约只有三五分钟,就宣告了警报解除,说是一个小孩恶作剧,放了一记玩具枪,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但是现场有记者敏锐地发现,安保人员有异常的变动。

    马拉的安保做的很好,特勤人员不间断巡逻,明面上的警卫多到随处可见,还有不少便衣私下走动,整个首都的安检一层又一层,尤其是总统府四周,几乎是处在非常严密的监控下,暗哨点无数,据说暗处埋伏的狙击手们视线可以扫视到任何一个角落,只要一有异动,可以确保第一时间控制。

    是有暗杀小组混进来了,不过在开枪的那一瞬,先被狙击手解决了,因为是在视线死角,所以没有人发现。

    尸体很快被处理了。

    有眼尖的记者跟过去要拍,被特勤组拦了下来。

    记者都是一群闻着血腥味的狼,遇到情况就想要弄清楚,好些人不死心。

    费教授摇了摇头说:“别跟了,多半是政治事件。”

    陈可“嗯”了声,“涉及到高层,主流报社才有能力去触及,而且能不能报道还要看上面意见,我们就别凑热闹了。”说到底,他们现在是无组织人士。

    只是刚出会场,就被一群荷枪实弹的人带上了车,说的是马拉语,他们听不懂,对方似乎不会说英语,也或许是故意,交流障碍,不敢轻举妄动,手机被没收了,相机被卸掉了,一群人被塞在卡车车厢,又经水路转运,然后被带到了一座荒岛上。

    不仅仅是费教授他们一行人,还有其他的记者,被扔在一起。

    马拉靠海,周围无数海岛,星罗密布,晚上海风吹起来,温度不到十度,他们被困在那里,相机和手机还了回来,但相机里的内容都被清空了,手机全都没有信号,有几个带了卫星电话还有什么其他的设备,都没被还回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方无意对他们做什么,把他们扔到岛上就离开了。

    费教授做了几种猜测。

    在首都附近能荷枪实弹的除了马拉警方不会有其他人,那么当局对他们几个记者下手,着实有些匪夷所思,但介于新总统一惯得作风,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目的是什么,不好说。唯一能确定的是,应该没有直接伤害他们的意思,不然一下子有这么多记者遇害,马拉官方也难交代。只是目前的情况不是很明朗,不知道马拉警方会不会再派人送他们回去,还是要让他们自生自灭。联系不上外援,也不知道方位,不敢贸然行动。

    那晚很冷,一撮一撮人围着火堆彻夜不眠。

    悲观者做了最坏的预测,乐观者认为车到山前必有路。

    最后最先赶到的,还是一家有国际救援能力的保险公司,盛夏没想到沈纪年给她订购的保险竟然还真的用上了。没有人受伤,情形还算好,救援队商量说就近送他们去马拉,不过盛夏和费教授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自费让他们帮忙直接送回国内。

    盛夏上飞机之前才有机会联系沈纪年,她每天定时会和沈纪年打电话,失去联系的两天,沈纪年几乎要疯掉,接到她电话的那一刻,嗓音都是哑的,他似乎长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声音克制又深沉,“在哪里下飞机,我去接你。”

    很多话想说,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

    此刻,盛夏埋首在他怀里,眼泪才迟迟涌上来。

    “对不起啊!”

    沈纪年低头,单手去捧她的脸,额头抵在她额头上,声音带着些微的沙哑,“不怪你,回来就好。”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