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再次和程薇安狭路相逢是第二年春天的时候。

    草长莺飞四月天。

    盛夏作为跆拳道协会的成员去师大参加春季高校交流赛。

    盛夏没有考过级,穿的是协会统一订购的道服,用的依旧是白带,夹在一群蓝带红带甚至黑带之间有种滑稽的喜感。

    不过按照会长的说法,盛夏今天是杀手锏。

    隐藏尖刀。

    她在跆拳道上的天赋,已经到了可怕的地步,别人横踢侧踢下劈后旋踢连环踢……各种基本功练死练活才慢慢像模像样起来,她上手却特别快,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有种独孤求败的架势了。平常训练时候两两搭档练习,盛夏刚去的时候和一个妹子组队,后来妹子表示受不住,要求换一个搭档,盛夏腿部的爆发力很强,用尽全力的时候,那个妹子根本拿不住脚靶。后来队长给盛夏换个一个男生做搭档,然而后来练习量上去尝试高难度动作的时候,盛夏腾空三连踢,那个男生总是反应不过来。他坦白承认,帮盛夏拿靶,虎口总是被震得发麻。他从没见过爆发力这么强的女生。

    最后,盛夏的固定搭档变成了队长那个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七十多公斤的壮汉。两个人练习的时候,总是特别滑稽。一个肌肉男和一个娇小玲珑的妹子组合,分外喜感。不过自从盛夏一脚踹断三块叠起来的木板之后,就没人敢质疑她了,她胆子太大了,基本功也扎实,腾空三连踢她是第一个做出来的,平常小组对抗的时候,谁都不敢接她招数,速度快,瞬间爆发力强,看见她进攻就下意识想躲,也是没救了。

    其实如果仔细探究的话,这种开了外挂一样的存在也不是没来由的。

    盛夏从小跟着童言在武馆长大,武馆大楼里各种培训班都有,什么拳击、跆拳道、空手道、格斗、散打,还有瑜伽健美操太极拳之类的也混在里面,场地有限,各个培训班互相挨着,有时候甚至就地划场地互相切磋。童言经常惹她老爸发飙,每天被罚举重或者擦地啊,经常把盛夏拐带过去做苦力。武馆很杂也很乱,随便听两耳朵也能学到不少。童言练基本功的时候,盛夏多数也跟着练,全当打发时间了。

    童言很喜欢拳击,觉得直拳出击的动作特别帅,经常跟拳击馆的师傅后面偷师学艺,盛夏耳濡目染下,学会不少技巧。

    泡在武馆里最大的好处就是氛围还有器材。

    如果不是如此,她那一身的打架的本事,也不可能凭空冒出来。

    学武无非两个目的,对抗,还有强身。

    这年头大多学武都是为了强身健体,练起来多少带点儿表演性质,但盛夏属于实战性比较强的,她知道如何发力能让对方迅速趴地,知道哪里最致命,知道如何通过观察去预判对方的动向,这些一部分靠直觉,或者说天分,一部分则靠积累了。

    所以也不算开挂,唯孰能而。

    师大的室内体育馆非常大,一群人集中在篮球馆里面,场地中间铺了专门的比赛垫,评委席设在正中间,旁边是临场医生。

    会长招呼人过来集合,枫林校区分部的人也一并集中了过来。程薇安也在,她站在首位,扎着高马尾,身形高挑,五官精致,浑身气质冷艳十足,往那儿一站就是一道风景线。

    不少人都在盯着她看。

    她的目光却先落到了盛夏身上,微微蹙着眉,饱含不悦。久违的好战因子又冒了出来,跃跃欲试地想挑战盛夏。她至今仍觉得,那天之所以会落下风,完全是她没有施展开,她从小到大练跆拳道,没道理输给一个身高体重都和她差了一个量级的人。

    耻辱!

    盛夏却没去注意她,这会儿侧着头在和协会的人说话,这种高校交流活动校报那边通常会派人过来跟踪的,但这次因为盛夏本身就是协会成员的缘故,所以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她身上,她这会儿正和人商量把自己安排到前面去,她可以快速攒点儿积分,腾出时间,多拍几张照片。

    不过会长考虑把她放在后面,“你得压轴啊!照片的事不用你操心,我让他们各自拍点儿,到时候汇总给你用。你体能相对弱势,还是别提前透支了。”盛夏的爆发力够强,但体能确实是弱势,一时半会儿也提高不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扬长避短了。

    盛夏也明白,没逞能,点头应了下来。

    今天是交流赛,非正式,并不按段位去打,几个学校各自出人,擂台形式,败则退场,胜则一直打下去。个人累计积分,最后排名前二十的会参加一次集训,由市跆拳道协会的老师亲自指点,发校级荣誉证书,综测的时候可以加分。

    一般套路就是,每个学校先派水平稍差的去试试水,对方水平差不多,就从低层次到高水平依次打过去,把水平不错的放到后面去压轴。或者直接派最厉害的上去守擂,不过这种对体能消耗太大,而且其他人可能就全程上不了台。除非校协会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人,不然不会这么做,这种除了积分累积比较快,没别的优点。

    其实大多数人来是凑热闹,真正有实力争一下前二十的没几个。大家都是舍车保帅,前期娱乐性质比较强,不会那么贸然就派人上去。

    这次盛夏目的很明确,就是来争前二十的,一个校级赛事的荣誉证书,综测加分是不少的,她想拿全额奖学金,除了成绩,其他分数自然也是越多越好,她平时不怎么参加活动和比赛,所以能抓住的分都尽量拿到手才好。

    姥姥留给她的钱不多,她不能一直花沈姨的钱,学费走绿色通道无息贷款,生活费她自己解决,钱当然是越花越少,相比于做兼职来说,奖学金是成本最低的收入了。

    很巧,程薇安也是拿争前二十的,她倒不是需要奖学金,以她自己的话来说:优秀是一种习惯。她习惯站在高处,不参加就算了,既然参加,她就要做最好的那个。

    之后是热身,盛夏只是拉伸了下韧带,程薇安身边一个妹子瞥了盛夏一眼,说:“热身都不会,来充数的吗?学校协会的水平真是不敢恭维。”

    程薇安往那边看了一眼,倒是没发表什么。

    另一个人附和,“这种比赛,凑热闹的多,你没看她腰带还是白色的吗?八成以前也没学过,参加个协会图好玩吧!”

    两个人齐齐啧了声,对程薇安说,“真不明白沈纪年怎么想的,放着薇薇你这样的大美人不要,喜欢那种。她哪点儿比得上你啊!”

    程薇安蹙了下眉,不耐地应了声,“得了,闭嘴吧!”

    她厌烦透了这种巴结奉承的嘴脸。她其实知道,网上很多人为盛夏叫好,讨厌程薇安的自以为是和骄傲自负的人能排成长排,但那又怎样,她不在乎,她自个儿开心了就好了,管别人怎么看她。

    当着她面骂她也无所谓,她还敬她有胆气。但她讨厌阳奉阴违,口蜜腹剑的人。

    谁比得上谁,说这个有什么意义?

    反正沈纪年又不会喜欢她。

    比起那些没用的屁话,她更喜欢实打实的东西,比如把盛夏揍趴下!

    “听说你身手不错,来切磋一下?”程薇安昂着下巴,冷然地下了战书,那副骄傲的样子,实在是很有标志性。

    盛夏觉得自己体质殊异,总能招惹些莫名其妙的人。

    她左右晃了下脑袋,脖子咔嚓作响,缓缓笑了,“好啊!”

    周围人迅速散开了,有人拿了海绵垫铺在地面上,这种内部切磋打发时间的事历来都有。

    但今天这两位,比较惹人注目。

    盛夏摆开阵势的时候,程薇安目光专注地落在她身上,轻敌一次就够了,同样的错误她不犯第二次。

    气氛剑拔弩张。

    周围人都忍不住屏气息声。

    程薇安的黑带和盛夏的白带对比是如此的强烈。

    但盛夏看起来很沉着,并不显得紧张,也没有丝毫轻视的样子。

    整个人情绪很淡,好像这只是一场无关痛痒的训练一样。

    几秒钟的僵持后,盛夏率先侧踢进攻,程薇安很自信自己能躲过去。

    但是一秒……二秒……三秒……

    三秒之后,她已经躺在了地上。天旋地转的感觉像是做梦。

    大脑眩晕了片刻后,她才慢慢回忆起来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盛夏做了一个假动作,然后侧踢变下劈,她预判自己能接她一招,但肩膀被震得发麻,整个人整整后退了两三步。然后盛夏用一个过肩摔结束了这场切磋。

    她这会儿浑身发麻,大脑是懵的,整个人脱了力,没有半分力气爬起来。

    不仅仅是失败,是完完全全的挫败。她一黑带三段的人,被人彻底撂翻了。

    盛夏把她拉了起来,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到此为止吧!就算今天趴下的是我,也改变不了什么,不是你的,就不会是你的。”

    比赛结束上车的时候,程薇安挡在盛夏面前问了一句,“你就这么自信沈纪年会一直喜欢你?”

    盛夏偏头笑了下,“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沈纪年知道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哑然失笑,拿手指刮她鼻子,“你啊……”

    皮!

    盛夏哼了哼,“还不是你招惹的烂桃花。”

    “我道歉。”他捧着她的脸笑,“怎么补偿,你说!”

    盛夏想了想,“肉偿?”

    沈纪年在她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今天说的话的。”

    只是盛夏没想到,这天会来得那么快……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