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特别喜欢你啊!”盛夏手搂在他的脖子上,双腿蜷缩在他腰侧,因为靠得近,能听到他的心跳声,沉稳有力。

    他“嗯”了声,眼角眉梢慢慢晕染出笑意,翻身把她扣在怀里,低头吻了过去。

    深情全诉诸在动作里。

    盛夏手臂依旧圈在他脖子上,略微仰着头去回应他。她稍显生涩的迎合却意外地撩拨他神经,沈纪年一只手从她衣服下摆里伸进去,力气有些重地揉捏着她的腰肢,她皮肤很细腻,也很柔软。

    盛夏闷哼了声,瑟缩着躲了下。

    沈纪年低声问她,“疼吗?”

    盛夏舔了下发干的嘴唇,“……有点儿。”

    他放轻了动作帮她揉了揉,然后便抽了手,盛夏犹豫了下,忽然抓了他手腕,轻声说:“也不是很疼。”只是有点儿刺激,所以忍不住躲了下。

    这种生动的邀约,实在是磋磨人。

    沈纪年失笑,凑过去啃咬了下她耳垂,“陪我说说话吧,再闹一会儿,该出事了。”

    盛夏“哦”了声,觉得浑身仿佛被慢火炖着,温吞着烫。

    沈纪年说话向来简洁,两个人聊天都是盛夏话比较多。这会儿盛夏也没什么话讲,两个人抱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沈纪年要哄她的时候,总是表现得特别明显,她说什么都说好,完完全全一副顺她毛的架势。就差拿手撸着她脑袋喊“乖~”了。

    偏偏盛夏就吃他这一套,他一哄她,她就丁点脾气都没有了。

    盛夏窝在他怀里睡着的时候,那点儿因为程薇安惹出来的不快心情,早就烟消云散了,浑身上下像被人揉捏了一遍,轻软的不像话。

    盛夏第二天没有课,沈纪年是满课。

    起床的时候沈纪年俯身捧着她的脸问,“再睡一会儿,还是跟我一起去上课?”

    盛夏迷迷糊糊在床上翻了会儿,最后坚强地爬了起来,“我陪你去上课。”

    有点儿好奇,她还没跟着他去过法学院。

    沈纪年歪头笑了笑,拍拍她的脸,“可能有点儿枯燥,要是无聊你可以睡觉。去洗脸。”

    盛夏衣服拿去送洗了,这会儿还没送回来,打了前台的电话询问,前台抱歉地说马上让人送过来。

    等衣服的时候,盛夏只能穿着他的衬衣过去洗漱,站在镜子里,看着自己身上宽大的男士衬衫忍不住乐了下,头颗扣子没有系,领子显得很大,几乎要从一边滑下去。盛夏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其实看着挺清瘦的,怎么衣服穿到她身上就变成这样子了。

    特别长,裹到大腿了。

    沈纪年这会儿上身裸着,坐在床头收拾书,察觉到她目光,微微抬头瞧了她一眼,扯着唇角笑,“怎么?”神色散漫,整个人透着股慵懒又性感的劲儿。

    盛夏莫名就觉得心口热,咬着牙刷含混不清地说:“你不穿衣服跟穿了衣服的气质,差别挺大的。”

    沈纪年笑了声,“大早上的,你可别撩拨我,我最近对自己的自制力不是很自信。”

    盛夏冲他做了个鬼脸,“我没有,是你思想不够纯洁。”

    他扔了书走过来,拖着她的腰把她抱到洗手台上搁着,一手搂着她,一手撑在洗手台后的镜子上,额头抵着她额头,“不够纯洁?”

    盛夏觉得痒,忍不住来回躲,笑着讨饶,“我错了,你放我下来啊!”

    两个人闹了好一会儿,出门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胡乱吃了点早餐匆匆往教室去。

    进教室门的时候,盛夏还咬着吸管在喝酸奶,快上课了,里面几乎要坐满了,原本闹哄哄在吃饭聊天,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我去,大神带他女朋友来上课诶!”

    然后好奇打量的目光一层一层迅速地叠过来,盛夏一口酸奶差点呛在喉咙里。

    这……搞什么……

    沈纪年握住她手腕,侧头低声说了句,“慢慢习惯就好了。”

    盛夏觉得自己越来越会装淡定了,面无表情地跟着他走到稍微靠后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声问他,“大神……他们是说你哦?”

    沈纪年偏头笑了下,“大概是。”

    找了个太惹人注目的男朋友,盛夏觉得自己是没机会做透明人了。

    程薇安进教室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盛夏,她依旧穿着昨天的衣服,坐在沈纪年边儿上咬着吸管在喝酸奶,侧头和沈纪年说了句什么,向来面色冷淡的沈纪年忽然笑了。盛夏面前是本摊开的笔记本,沈纪年的。这些细微的小细节,全都是刀子,一把一把扎她心。

    昨晚就听说沈纪年带女朋友住宾馆了,这会儿亲眼又看见他带盛夏过来上课,那股微妙的嫉妒之火,已经快要把她烧成灰烬了,挑了个第一排的位置坐着,全程背挺得笔直,一下都没往后面看过。

    因为辩论赛的缘故,盛夏在法学院小小地出了个名,还有人拍了她跟程薇安打架的图传到校内论坛上开帖盖楼,下面全是6666刷屏的,有懂行的过来介绍,说盛夏使了不少格斗技巧,那种完完全全拼命的杀招,不过没用全力,不然程薇安那花架子似的打法,早歇菜了。

    更多人还是更关心她和沈纪年的关系,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地去解读。

    前段时间新闻系大一和大二的新老生见面会也被抖了出来,那天学生会的人去了不少,大多以权谋私为了勾搭学妹去的。

    盛夏在新闻系算颜值比较高的,盯上她的人自然不少,盘算着过去搭讪,发现他们副会长已经暗戳戳准备动手的时候才消了念头。只是后来没想到,盛夏竟然有男朋友。

    沈纪年过去见面会的时候,几个女生正起哄想搭讪他。

    看见他弯腰亲密地和盛夏说话,男生这边跟女生那边,齐齐惋惜了一下。世界上最痛心的,莫过于名花名草已有主了。

    因为不少人关注,所以那天有人碰见盛夏和沈纪年去住酒店一点儿也不意外。

    帖子下面还有人附了图,沈纪年牵着盛夏手在酒店门口的背影图,拍照人水平不错,构图很唯美,“没想到,竟然是法学院的大神和大神的早恋对象,莫名觉得有点儿甜是怎么回事?房都开了,感情想必更深入了,无关人士就散了吧!别那么强的优越感。”

    那无关人士,指向性太强,后来有亲友团下水维护,莫名其妙两边就撕了起来,帖子越盖越高。

    盛夏在法学院,彻底成了名人,随便逮个人都认识她那种。

    都说初恋多数是拿来埋葬的,一群人甚至开赌局赌两个人能坚持多久,百分之六十认为超不过半年。

    当然,都是后话了,这会儿上着课,盛夏只觉得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饶是她脸皮再厚也架不住这么多人若有似无地打量她。

    听不懂教授在上面讲什么,又不是很敢打盹,可怜巴巴地瞅着沈纪年,觉得自己还不如躺在宾馆睡觉呢!

    沈纪年失笑,最后拿着手机开了个游戏给她玩。“没事,你玩你的,看看你又不会少块肉。”

    大半天过去后,盛夏觉得自己整个精神都得到了升华,中午坐在食堂里和他面对面吃饭的时候,内心竟无比坦荡。

    “应该会有更多人觉得,啊,沈纪年的女朋友也不过如此。”盛夏略带调侃地说了一句。

    沈纪年撩着眼皮瞅了她一眼,淡声回道:“就算不过如此,她依旧是沈纪年挚爱的姑娘。”

    盛夏瞬间乐了,“你竟然会说好听话哄人了。”

    “没有,我只会哄你。”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