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脸盲……

    梁文娜看了一眼贾哲宇,觉得这句话的杀伤力,可谓相当大了。

    董晴则看了沈纪年一眼,怎么就觉得盛夏家的这位小哥哥有点儿腹黑呢!

    故意的吧?

    为了避免做电灯泡,离开餐厅没多远,梁文娜就扯着董晴和陈萌及时遁了。

    “我们逛逛,就不打扰你们啦!”三个人互相使眼色,你推我,我推你,意图不要太明显。

    盛夏本来坦荡的心,也被搅和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沈纪年微微点头,“那再见!我先把她带走一会儿。”

    三个人暧昧地笑了笑,董晴眨眼了眨眼,声音软软地说,“记得晚上还回来哦,还不回来的话,记得给我们打个电话,我们好帮忙瞒一瞒。”

    梁文娜拿胳膊肘捅她,笑得意味不明。

    晚上是有门禁的,超过十一点就不能再进宿舍楼了,当然和楼管阿姨说说好话还是可以的,但是到辅导员那里补个假条是必须的。

    很麻烦,所以一般过了点回不去,就干脆在外面住了。

    沈纪年带盛夏闲逛,没什么目的,最后买了一盒水果糖给她。盛夏把糖拆开,捻了一颗草莓味的放进嘴里的时候,忽然想起高三开学那天。

    对于那天的记忆很清晰,细致到一粒微尘的漂浮轨迹都还可以在脑海里呈现。

    那是八月初的某一天,天气很热,阳光很大,盛夏跟着沈姨去办了各项入学手续,到教室的时候预备铃已经响了,林悦站在她身边,时不时打量她一眼,或许是好奇,或许纯粹是无聊。讲台下面是一张一张陌生的脸,她有些不耐烦,脾气燥的随时都能炸起来。

    因为早上对她说了重话,所以那天沈纪年也买了糖哄她,花花绿绿的塑料纸躺在他手心里,有种异样的美感。她记得他手心的纹路,干净而清晰。低声说话的时候,好像一泓清泉灌进她心底,莫名安抚了她随时都要爆炸的情绪。

    仿佛他有某种专门拿来对付她的魔力。

    医务室里,沈纪年微微弯着腰看她,眉眼里是专注的温柔,她问他买糖做什么,他淡声回答:“哄你用。”

    好像巧克力被融化,心口是粘稠的甜腻感,她嘴角不自觉上扬了一瞬,把一把糖都捋进了嘴巴里。

    她记得很甜,草莓味苹果味菠萝味橘子味混合在一起,包裹着味蕾。

    他忽地眉毛蹙了蹙,像个严厉的家长或者老师,手上垫了块纸巾举到她面前,低声说:“吐出来,不要吃那么多。”

    她看着他眼神里那股认真,低头把糖都吐在他手心。

    他一把握住,扔进了垃圾桶,然后递了水给她喝。

    她歪着头笑了下。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变得很好。

    盛夏很少听谁的话,但对他,总是生不出一点违逆的想法。

    盛夏塞了一颗糖在他嘴里,他皱了下眉,不过还是咬了进去。他其实不爱吃甜甜腻腻的东西。

    盛夏踮着脚去亲他,舌头顶开他的牙齿的时候,尝到了他那颗糖的味道,很甜,是橘子味的。

    两个人站在阴影里,隔了不到十米的距离就是一家露天咖啡馆,男男女女的声音传过来,清晰地钻进耳道,他单手搂着她的腰,低声无奈道:“别闹。”

    盛夏歪着头冲他笑,眉眼里带了点儿孩子气。

    他低头,亲了下她额头。

    已经不早了,再晚回去沈纪年该赶不上末班公交了。

    盛夏拽着沈纪年的袖子,跟着他一直往前走。绕过嘉林广场的喷泉和舞女雕像,穿过小公园,穿过一群轮滑的小少年,最后穿过马路……

    到了公交车站了,盛夏忽然觉得心口像是空了一样,她错后一步站在他身后,声音小小的,“能不能……再陪我待会儿啊!”

    突然感觉很舍不得。

    夜幕四合,霓虹渐次闪烁。

    车水马龙,喧嚣尘世,夏日的余温还在,空气是黏稠的热浪,混着汽车尾气喷洒出来的热气,叫人烦闷。

    很寻常的一个夜晚,因为她一个眼神,一个委屈的问话,忽然变得不是那么寻常了。

    沈纪年身子转过去,正对着她,微微弯腰捧她的脸,“怎么了,嗯?”

    只是突如其来的矫情而已,盛夏摇摇头,扯了一个笑,强忍着意图拽着他无理取闹不让走的冲动,松开了他的手,“没事,就是……感觉有点儿匆忙,想和你多待一会儿。不过很晚了,你还是快回去吧!”不然真的赶不上末班车了。

    121路公交到站了,盛夏推了他一把,“你快走吧!再见。”

    沈纪年没动。

    很多人涌了上去,熙熙攘攘的人群转瞬间消失干净了,盛夏“哎”了声,“要关门啦!”

    他依旧没动,只是低了头,笑道:“不走了,今晚陪你。”

    在酒店开好房间的时候,盛夏还有点儿懵。

    真不走了吗?

    沈纪年已经在和室友通电话了,说自己晚上不回去了。

    盛夏听见那边很大的“哟哟哟”的声音,似乎几个人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调侃他,“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神。”“你颠覆了我对你的想象。”“那些说你性冷淡的妹子们,一定是瞎了眼。”……

    沈纪年全当没听到,揉了下眉心,说完就挂了电话。

    电梯门开了,盛夏跟着他走了出去,掏出手机给室友发消息,说晚上不回去了。

    小群里消息飞速地蹦出来。

    -操?

    -!!!!!!!

    -妈耶!

    -你竟然真的不回来了?

    -没想到你们关系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天哪,你家小哥哥看起来多正经的人。

    -你们这些讨厌的小情侣╯^╰

    -做好安全措施啊少女!

    -X生活可有点儿早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脑补了一下,一脸鼻血!

    -你怎么这么猥琐,脑补你个头啊!

    ……

    消息一条一条往上刷,快得盛夏来不及看,她长嘘了一口气,还好自己没打电话,不然应该和他一样,被一群人调侃。

    沈纪年刷了门禁卡,盛夏跟着走了进去。他把卡插进取电槽里,灯唰地一下全亮了。

    反手关房门的时候,他歪头看了她一眼,“杵门口干什么?”

    哦。盛夏终于回了神,他今晚真的不走了。

    是一间大床房。

    房间不大,进门右手边就是浴室,屋子里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落地台灯就摆满了,床头对面的墙上挂着电视。

    盛夏拿过来遥控器,把空调调到20°,沈纪年把书包扔在旁边桌子上,踢了鞋子,换了一次性的拖鞋,然后把手表摘了扔在床头柜上,扭过头来看她,“我先洗?”

    盛夏洗澡一向慢,两个人出去毕业旅行的时候,也是住一间房,她都是让他先洗。

    “嗯。”盛夏点点头,坐在床尾的位置开电视看。

    他进了浴室,玻璃半透明,隐隐约约能看得见身影。

    遥控器时灵时不灵,需要很用力地去按。盛夏偶尔扭头看他一眼,浴室里影影绰绰,哗哗的流水声很清晰地钻进耳朵里。雾气慢慢凝结,身影显得模糊了。

    不知道为什么,盛夏觉得自己有点儿心浮气躁。

    换到最后一个台的时候,她把遥控器给扔了,电视里在播送新闻,男主播字正腔圆的声音混着浴室里的水声,营造出一种诡异的气氛来。

    玻璃门被推开的时候,盛夏扭过头看了一眼,他腰上只裹了条浴巾,拿毛巾在擦头发,感受到她目光,往这边看了一眼,“过来洗澡。”

    盛夏起身走了过去,先拿梳子把头发梳开了,她头发长长了,已经到了肩膀。

    沈纪年隔着镜子看她。

    她问他,“你盯着我做什么?”

    他拿手按了按她头顶,笑道:“好像长高了一点。”

    盛夏拿手比了一下,歪着头也笑了,“好像是高了点儿。”说完进了浴室。

    他衣服脱了在浴室没拿出来,“哎”了声,推门进去拿。

    浴室的门是没有锁的。

    盛夏动作很快,已经在脱上衣,衣服褪到一半,扭过头疑惑看他,热气还没散干净,玻璃墙上水珠还在凝结,缓慢地往下流淌。

    玻璃门没了支撑,啪嗒一下,弹回去关上了。

    狭窄的空间,好像因为挤了两个人更狭窄了。

    暖黄色的灯光从头顶罩下来。

    盛夏觉得这气氛很好,如果不是她拉衣服拉到一半的话。

    她把手放了下来,转过身对着他。她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心浮气躁了。有点儿想吻他,或者比吻更亲近一点儿。

    沈纪年的身子已经倾了过来,两手架在她身后的墙壁上,低头看她。眸色渐深,翻滚着某种情绪,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很性感。

    盛夏扬起了头,在狭窄的空间里艰难地挪动着身子,把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肌肤相碰的时候,盛夏浑身都在轻微地战栗。她踮着脚,主动吻了上去。所有浮躁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个宣泄口。

    从沈纪年的方向,可以看见她微微颤动的睫毛,眼睛里像是盛满了水雾,带着几分迷离和温软。

    她攀上他的肩背,吻得却小心翼翼。

    他蓦地弯了下唇,上前一步把她抵在墙上,一手垫在她脑后,一手把她腰拉了过来,扣紧在怀里,低头深深压了下去。

    ……

    擦枪走火了吗?

    差一点。

    盛夏把被子往上头拽了拽,整个人缩在被子里。

    她的脸很红。

    洗完澡半个小时了,还是没消。

    沈纪年离她大概只有二十公分的距离,开着一盏小灯靠坐在床头看书。

    纸张很久才翻动一次,想来他也没心思看。

    盛夏背对着他躺着,明明谁也不挨谁,可莫名就觉得他给她一种压迫感。还很强烈。

    她裹得太严实了,有点儿热,动作很轻地扒开被子透气。

    空调被他调到了24°,盛夏想调回来,这会儿却不太敢出去。

    沈纪年还是发觉了她那点小动作,把她扳过来,被子拉到胸口的位置,低垂着眼看她,“还在害羞?”

    盛夏从他眼睛里看到点儿笑意,整个人越发羞恼,大概骨子里那股反叛精神在作祟,她往他那边挪了挪,固执地表示,“我没有。”

    他终于笑出声来,搁了书,关了灯,身子下滑钻进被子。侧身把她搂进怀里。

    “睡吧,我什么也不做。”

    盛夏没有说话,只是呼吸有点儿快。

    耳朵又听见他说:“是我高估了自己的自控力。”

    盛夏觉得……“其实你也可以不那么……克制。”

    黑暗中,沈纪年揉了揉她头发,用一种语重心长的声音说,“你还小。”

    盛夏:“……”那语气跟七老八十似的。

    睡着前盛夏还在想,沈纪年七老八十了会是什么样子,应该会很严厉,对着孙子辈的小萝卜头们肃着一张脸,不准这个,也不准那个……

    盛夏想得很乐,晚上还梦见了他,梦见自己怀孕了,沈纪年陪她去产检,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她很紧张地问他,“生出来是女孩儿怎么办?”他说,“那就不要你了。”

    盛夏醒过来的时候,被自己雷的里焦外嫩,还觉得有点儿好笑。

    沈纪年坐在床边穿上衣,系扣子的时候,背上突然沉了一下,盛夏过来趴在他背上,凑在他耳朵边儿上问,“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他偏头碰了碰她的脸,“怎么突然问这个?”

    盛夏小声说:“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我怀孕了,你说要是生女孩儿就不要我了。”

    沈纪年失笑,回身抱住她,把她放倒在床上,捏了捏她的脸,“你这脸皮越来越厚了,嗯?”

    盛夏别过头,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着。昨晚过得太惊心动魄,她还不能受惊吓做点儿噩梦了?嗯……姑且算噩梦吧!沈纪年都不要她了,多可怕。

    她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就听见他又说:“是你的,我都喜欢。”嗓音沉沉,像是深思熟虑后的答案。

    看,也不只她脸皮厚。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