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就是各种辅导填报志愿的讲座,还有大大小小的散伙会,班群里聚餐的消息几乎每天都有,分离的紧迫感带着激越和惆怅刺激着大脑。

    盛夏和沈纪年只去过一次聚餐,那天全班人都去了,小崔和几个任课老师也在,平日里严肃的不行的老师,这会儿显得一点儿架子也没有,感慨万千地和学生们碰着杯。

    大家点了酒,坐在大排档里,塑料棚子和塑料椅子的廉价感,丝毫没能影响大家的心情。

    可能压抑的太久,连平日里很乖的学生都有点儿放浪形骸,一群人闹腾得不行,声音震天,笑的哭的闹的,引得路过的人纷纷侧目。

    后来小崔和任课老师提前离席了,说让他们好好玩,一群老学究,不影响他们年轻人玩闹,免得大家拘谨。只是临走的时候忍不住又叮嘱——别喝多了,拍着沈纪年的肩膀说:“你盯着他们点儿。”

    沈纪年一向是班里的主心骨,虽然大大小小的事,他很少管,但是有他在,好像就格外让人安心。

    小崔和几个老师一走,场面更混乱了。简直群魔乱舞,人间妖境。

    陆也和朱莉莉输了酒,当众表演法式热吻。看得人脸红心跳,几个小姑娘直呼没眼看,捂着眼,只是指缝漏着光,偷偷又去瞄陆也,啧啧感叹,太帅了啊!

    趁着这氛围,有女孩子趁机表了白,只是对方一脸错愕,她忽然哈哈大笑,说:逗你玩儿呢!男孩显然松了一口气:你把我吓了一跳。女孩儿笑着,只是眼神里带着点儿落寞。

    无论如何,也算是一种了结了。

    大家忙转了话题,嘻嘻哈哈又闹了起来。

    每次聚会,小情侣们都是被起哄的绝佳对象,后来不知道怎么扯到沈纪年和盛夏身上,一群人起哄问沈纪年,“班长,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快问快答、默契度大考验怎么样?”

    沈纪年倒也没扫兴,点了下头,“问!”

    朱莉莉最兴奋,先把盛夏推到隔壁去不让她听,拿着酒瓶子当话筒,双眼放光地问沈纪年,“和夏夏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接吻。”

    “哇哦~第一次接吻的地点是哪里?”

    “电玩厅。”

    “印象最深的一次接吻在哪里?”

    “公园。”

    “第一次确认关系在什么时候,哪里?”

    “电影院,开学初吧!”

    “……奸情竟然发展这么早。你最喜欢夏夏哪儿?”

    “都喜欢。”

    “哎,别这么敷衍嘛!”

    沈纪年偏头,“我很认真。”

    朱莉莉噗嗤一声笑了,“好了,我问不下去了。谁来接着问?”

    “问夏夏呗,不问班长了,这么深情做什么,搞得我都有点儿嫉妒夏夏了。”李亚楠招呼盛夏,“过来夏夏,班长表现得非常好,就看你会不会拖后腿了!来来来。答不好可要让班长给你定家规了啊!”

    盛夏把手里的杯子搁在桌子上,无奈地偏了下头,那动作,倒是和沈纪年一模一样,果然两个人相处久了会同化,她坐下来,抬了抬下巴,“问。”

    “和班长发展到哪一步了?”

    “……接吻。”

    “第一次接吻在什么地方?”

    “电影院。”

    “咦!”竟然不一样?“印象最深的一次接吻在什么地方?”

    “公园。”

    问到这里,李亚楠就问不下去了,好奇地凑过去,“所以,为什么班长说你们第一次接吻在电玩厅?还有,你们在公园究竟做了什么?”

    盛夏歪着头看了一眼沈纪年,他目光也透过来,眸光里带着浅淡的笑意。盛夏瞬间就明白了什么,感叹他可真能绷得住,亲了她,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她回过头,对李亚楠缓缓说了四个字,“不告诉你。”

    其他竖着耳朵的人,齐齐“嗷”了声,太不厚道了。

    作为惩罚,盛夏被灌了很多酒,虽然大半都被沈纪年给挡了,但是盛夏酒量太浅,还是醉倒了。

    最后是沈纪年背她回去,没多远,也就没坐地铁,权当让她醒醒酒。

    夏日的夜晚,蝉鸣声不绝于耳,路旁枝叶浓密的树把路灯挡在叶子后头,昏黄的灯光打下来,带着斑驳的碎影,盛夏趴在沈纪年的背上,看着他的脸明明暗暗的变化着,忽然身子往前探,亲了他一下。

    盛夏没说话,倒是沈纪年先绷不住,问她,“嗯?”

    “电玩厅的时候,你亲我,是故意的吗?”

    沈纪年笑了笑,“我说不是,你信吗?”

    “本来信的,现在不信了。”盛夏有些晕,总觉得自己要摔下去,死死抱住他的脖子,沈纪年无奈提醒她,“夏夏,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盛夏“哦”了声,又紧了紧胳膊。

    沈纪年摇摇头,只好随她去了。

    盛夏真的有点儿意识不清,她平时是个很冷静自持的人,醉了之后却很孩子气,到了家门口,死活不进去,“喝醉了,让沈姨和沈叔叔看见,不好。”盛夏咬着字说。

    两个人站在路灯下,沈纪年攥着她的手,盛夏固执地不挪步子,微微仰着头看他,眼神执拗。

    沈纪年俯身,单身捧着她的脸,柔声哄着,“没关系,你长大了,喝点酒不会挨骂的。”

    她的18岁生日在高考前半个月过的,因为准备考试太忙,18岁生日匆匆就过了,没有庆祝,只有沈纪年从外面定的蛋糕,被两个人当做午餐给吃了。生日礼物是一条细细的银项链,是沈纪年定制的,上面刻着两个字母——S.S。她一直戴着。

    盛夏只摇头,扯着他的胳膊,哀求地看着他。

    她那双眼里曾经有很浓的戾气,后来慢慢淡了,再后来变得清冷寡淡,而这会儿,是带着孩子气的哀求,眼珠像是蒙了一层水雾,湿漉漉的。模样是难得的乖巧和可爱。

    沈纪年心软,于是陪着她蹲在小区门口吹风。

    两个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夜风微微荡漾,吹得枝叶沙沙作响。

    路灯昏沉,泛着温柔低沉的感觉。

    氛围挺好的,如果没有蚊子的话。

    盛夏被咬得满腿包,蹙着眉不停地拍着蚊子,偶尔偏过头来看他,眼神委屈。

    看得他好笑又无奈,捏着她的脸,哄说:“我们回家,好不好?”

    她终于点了头,抱着他的脖子,把脑袋窝在他肩窝里,可怜兮兮的。

    沈纪年心软地一塌糊涂,动作轻柔地把她抱了起来,“搂住我的脖子,我抱你回家,听话。”

    盛夏“哦”了声,乖乖地搂紧他,脑袋在他胸前蹭着。努力撑着清醒了这么久,突然就睡着了。

    沈纪年也是无奈,好笑地拿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盛夏只是轻哼了声,没醒。

    一口气上了四楼,沈纪年实在没力气,也腾不开手去拿钥匙开门,只好拿肘撞了撞门铃。

    沈凌芸开门的时候,看见他怀里的盛夏,“呀”了声,“这是怎么了?”说着便闻见一股酒气,“喝醉了?”

    沈纪年“嗯”了声,一边解释一边往她卧室去,“酒量太差,喝了一点儿就醉了,刚刚还好好的,到了楼下就撑不住了,在下面坐了会儿泛瞌睡,我就抱她上来了。”

    沈凌芸把盛夏卧室的门推开,说道:“你也不看着点儿。”

    “我替她挡了不少,不过今天难得都在,大家玩得有点儿起兴。”

    沈凌芸也理解,没再多说什么,看着沈纪年弯腰把人放下,盖了被子,才又说:“得把她衣服脱了,这样睡着不舒服。你出去吧!我来。”

    沈纪年低头看了眼盛夏,她翻了个身,自己抱住了被子,似乎已经觉得不舒服,手摸着找衬衫扣子,已经扭开了一粒。

    他喉结滚动了一下,撇开眼睛,对着母亲说:“你来。”

    成绩是6月23日凌晨零点出。

    22号晚大家都不睡觉,蹲等成绩出来,班群里一窝蜂的嗷嗷叫,祈祷的,转发锦鲤的,故作淡定的,自暴自弃的……很热闹。

    十一点四十五的时候,盛夏开了电脑,登录网站。

    舔了下嘴唇,手心微微发着汗,莫名有些紧张。

    过了大概十分钟,又或者没有,沈纪年推开书房的门,递了杯牛奶给她,握了握她的手,“别紧张。”

    盛夏仰着头问他,“分差太多怎么办?”他的成绩早已经出来了,是教育局提前透漏出来的,今年的文科状元,总分:706。听说已经有了两家名校抛来橄榄枝,不过沈纪年还没做出回应。

    他拍拍她的脑袋,“不会的。”

    就算会,总有办法解决。

    11:59。

    盛夏屏气息声,颤着手指点了确认查询的按钮。

    系统繁忙……

    她已经后背出汗了,忍不住再次舔了下嘴唇。

    按到第三次的时候,成绩单终于才显示出来。而脑海里早已闪过无数的念头,如果不能念同一所大学……如果分开了……如果……

    总分:694。

    大脑空白了一瞬,那些虚无得想象顷刻间散了,盛夏长长呼出一口气。沈纪年也笑了,手揉她脑袋,“很棒!”

    旁边的沈姨和沈叔叔欢呼了一声,“不错不错。”

    盛夏省排名26,她计算了一下,应该能和他报一所学校了。

    大脑彻底放松下来,盛夏终于笑了。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