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回家的时候,沈姨正在和段一刀通电话。

    段一刀不知道说了什么,沈姨应着,“我知道了,谢谢段主任,真是麻烦您了。”

    盛夏一边换拖鞋,一边觉得手心冒汗。

    不知道待会儿沈姨会怎么和她说,无论是劝说还是责怪,盛夏都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合适的回应。

    觉得挺对不起沈姨的。这种愧疚感是没来由的,且有种越发酵越浓烈的趋势。并不强烈,但很折磨人。

    盛夏舔了下发干的嘴唇,沈纪年在身后拍了拍她的胳膊,低声安抚说:“先把书包放卧室去。”他望着她,目光依旧沉稳而冷静,让她稍稍安心了些。

    盛夏木然地点了下头,沈姨还在和段一刀说着什么,并没有看他们。

    她把书包放进卧室,躺在床上发了片刻的呆。

    再出去的时候,沈纪年和沈姨都在沙发上坐着,沈纪年双手交握撑在膝盖上,身子微微前倾,面色平淡地说:“我会处理好的,妈你不用担心。”

    沈姨蹙眉犹豫了会儿,最后点了头,“妈妈相信你一次,你不是一个没分寸的人,这件事你不仅要考虑自己,还要考虑夏夏,如果你真的喜欢她的话。”她扭头看了眼走过来的盛夏,最终并没有说什么,只问:“肚子饿吗?”

    盛夏很紧张,指尖在发颤,强装镇定地摇了摇头,“还好。”

    沈姨点点头,看她一副快要吓哭的样子,忍不住放软了声音,“我煲了汤,马上就好了,先去洗洗手。”

    预料中的劝说和责骂都没有,沈姨什么也没说。

    盛夏惴惴不安了一个晚饭的时间,沈姨依旧像往常那样,叮嘱她多吃菜,并没有其他不同的表现。

    离席的时候,沈姨叫住他们,也只是说:“不要太晚睡。”

    这样不声不响,盛夏反而更愧疚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门刚关上的时候,沈纪年回身抱了抱她,很轻微的一个拥抱,一触即离,他低声说:“学习为主,其他暂时不要想那么多。我跟我妈保证,不会影响学习,也不会冲动做出不该做的事,她答应了。”

    盛夏点点头,思绪有些飘,还是觉得忐忑,略微不安着。

    沈纪年轻叹,拉着她去了书桌前,复又解释,“我妈不会因为这个而对你有什么意见的。你应该也对她有了解,她虽然有时候刻板,但并非不开明。”

    断断续续说了很多,盛夏才终于平静了点儿。

    这晚盛夏做噩梦,半夜醒来怎么都睡不着了,对着空气发呆。

    屋里并不是很暗,看得清墙上挂着的画框,画框里缀着的长生花。

    房间的装修是沈姨做的,细微处见心思。

    沈姨对她真的很好。

    其实盛夏也想过,沈姨为什么愿意带她回来。那时候其实盛家那边也不是没有亲戚,都不算亲近,但接济一下她,应该也是有人愿意的。

    或许是同情,或许是别的什么,盛夏不是很确定。

    唯一确定的是,从搬过来到现在,沈姨对她,甚至比对沈纪年还要费心一点,生活中方方面面都会照顾到她。

    就连母亲的事,都顾忌她的心情,没有在她面前多说过什么。

    之后几天,沈姨都一如往常,只是在家的时间明显变得多了。

    盛夏不再忐忑,专心学习。

    下半学期的考试越来越多了,五校联考,九校联考,二十三校统考……三模,四模……月考,期中考,全真模拟考……

    除了各种考,还有数不清的资料和卷子,出去上个厕所,回来桌子已经被白花花的纸片淹没了。教研组的办公室里,成沓的卷子几乎要堆到天花板上。就连各科老师们都在不停做卷子,然后挑出来合适学生们做的发下去,部分发答案,重要的拿出来统一讲。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连学生的情绪好像都越来越热,原本的周末日已经取消,不少学生开始申请住校。埋怨声越来越小,可能是没了力气,也可能是终于明白了点儿什么,每个人身后都像是追着一只野兽,只能闷头往前跑着,不敢停下半步。

    盛夏和沈纪年在后半学期,也跟着其他同学住校了,沈姨隔一天会过来看他们,给他们送午饭。自从被发现后,盛夏和沈纪年就很少单独待在一起了,待一起也都是正正经经,牵手都不敢。

    沈姨倒是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什么。

    只有一次,盛夏无意听见沈姨对沈叔叔说:我们都工作忙,对孩子的关心太少了,如果孩子有错,也是我们的错,你不要不由分说就发火,他们都是好孩子,你得给他们一点时间,还有信任。

    盛夏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人,沈姨退一步,她恨不得退一万步。

    在沈姨眼里,的确是把她当自己孩子的,她无以为报,只能更投入地去学习。

    好像因此能证明点儿什么。

    或许是证明自己没有不务正业,或许是证明和沈纪年的感情并非是年少无知和冲动,又或许,只是单纯地想做点儿什么……

    时间一点一点逼近了,六月七八号两天的考试终于到来。

    盛夏这天六点半起床,沈姨和沈叔叔都早早起了,一边帮他们检查东西,一边不厌其烦地叮嘱着。

    盛夏原本以为自己会很紧张,其实没有,进考场前,沈纪年握着她的手说加油的时候,她弯着眼睛笑了笑,“你也是。”

    一切都很顺利。

    从最后一场的英语考场出来的时候,盛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

    她抬起头,外面阳光灿烂的刺眼,她好像,很久没有这样的闲心,抬头看看天了。

    沈纪年从另外的考场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第一次主动在人前牵她手,歪着头说:“回家了。”

    盛夏“哦”了声,并肩在他身边走,夏日的阳光很灼烈,人群躁动,无论考得好不好,大家都很兴奋。

    有认识的人路过,冲着沈纪年和盛夏神色暧昧的打招呼,盛夏起初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索性坦荡地回应。

    沈姨和沈叔叔今天都请了假,陪着他们考试,就等在考场外,靠着车站着,隔着老远冲他们招手。

    盛夏终于把手从沈纪年手里挣脱出来,走过去低头叫了声,“沈姨,沈叔叔。”

    沈姨把她手里的东西接过去,捋了捋她汗湿的头发,拿免费发的小扇子给她扇风,笑容温和地说着:“考完就好了,这些天好好休息,就不要再想这些了。”

    盛夏“嗯”了声,出神的时候还在想,两个人牵手,也不知道沈姨看见了没有。

    回家的时候,沈姨把沈纪年支去超市买东西,进了盛夏的屋子,拉着她在床边坐下来,俨然是一副促膝长谈的架势。

    “夏夏,阿姨和你说说话。”

    盛夏一凛,莫名觉得手心出汗,叫了声,“沈姨。”

    “别紧张。”沈姨拍了拍她的手背,目光复杂地看着她,最后开口说:“阿姨一直想和你谈谈,但想着你们高考在即,说多了,怕是负担,就一直忍着没说。你和阿年的事,其实我很早就有些察觉,只是没想那么深。”

    盛夏舔了下嘴唇,“对不起,沈姨。”

    “没什么对不起的,阿姨也从你们这个年纪过来过,你和阿年都是好孩子,拎得清。但阿姨还是要提醒你们几句,如今你们都大了,阿姨也不会过多干涉什么,只是无论你们将来走到哪一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盛夏蓦地眼眶发酸,重重点了下头,“嗯。”

    “谢谢沈姨。”

    “其实阿姨刚知道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从小到大阿年都很让我省心,他从未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我这个母亲,其实当得太轻松了。”沈姨笑了笑,“我起初知道的时候,更多的是害怕你受伤害,感情的事,大多女孩子更容易受伤一些。阿姨带你回来,是想你能留下些温暖的记忆,如果因此伤害了你,那阿姨会一辈子心下不安的。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也咨询过很多人,明白堵不如疏,既然你们互相喜欢,那阿姨也不会拦着,只是如果有一天不喜欢了,阿姨也希望你们能好聚好散,不要互相口出恶言,互相伤害,好吗?”

    “我明白,沈姨。”

    沈姨拍了拍她的手,语气彻底轻松下来,笑着说,“那阿姨就放心了。听阿年说,你们想去毕业旅行,想好去什么地方了吗?”

    盛夏有些不好意思,摇摇头,“还没有。”

    沈姨笑了笑,“没关系,慢慢想,钱阿姨出,算奖励你们高考一年的努力。”说完抱了抱她,“其实阿姨私心也想过,如果你和阿年最终能走到一起,那真是不错的。阿年是很寡淡的一个人,遇见你之后,变得温暖了。”

    “是我运气好。”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