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也很早就放言要挖墙角,只是到最后连墙都没能靠近。

    其实不怪沈纪年,是盛夏太难撩,她不像大多小姑娘,被哄了会脸红,撩得狠了会跺脚,也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大概爱吃糖,爱喝酸奶?平常就是做题,和沈纪年一起做题,和韩佳凝一起做题,在教室做题,在图书馆做题,在篮球馆一边看沈纪年打球一边做题……偶尔和朱莉莉去吃饭,其他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但买糖和酸奶给她,她会往回送,起初陆也还能得意那么一瞬,觉得有戏,有来有往什么的,感情不都这么培养出来的。

    但很快就发现,盛夏这玩意儿压根儿就是个死脑筋,朱莉莉当笑话讲给他听过,“盛夏是我见过情商最低的女生啊,简直是直男教科书,她要是个男生铁定没女朋友,你知道她为什么送东西给你吗?因为沈纪年教她不要欠人人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哪,也就是她可爱,换了别人,我一定骂她蠢!”

    ……其实还好,也就是人际交往能力差点儿,说话做事简单粗暴点儿……而已!

    有时候会显得傻,但不怎么惹人讨厌。有种天然呆的感觉。

    陆也知道盛夏是因为沈纪年的缘故才送东西给他的时候,简直他么要心肌梗死了。

    都是什么操蛋事儿!

    这会儿过过嘴皮子瘾,还被沈纪年堵得哑口无言,真是……操!

    算了,不撩了,他认输。

    “那你得看紧了,毕竟我比你高比你帅比你有情调,盛夏哪天喜欢上我,也是很容易的事。”陆也靠在墙上,吊着眉,模样混不吝的。

    已经是,最后的倔强了。

    沈纪年只扯了下唇角,“哦。”

    陆也:……

    明明没什么表情,他居然从中读出了嘲讽是怎么回事?

    盛夏其实是因为不大关心其他人其他事,她目前压力挺大的,沈纪年的成绩太稳定了,按照这成绩,大多数他想要去的大学,基本都能去。但盛夏不一样,她成绩忽高忽低,水平不够稳定,一分之差,中间都可能隔着千百人,想和他考一所大学,还是有点儿难度,她所有空余的时间都拿来背书刷题了。而陆也那点儿心思,她哪有什么空去琢磨。

    确切知道陆也在撩她,已经是元旦晚会的时候了,那天晚上,所有班的人被安排着去了大礼堂。

    能容纳五千人的礼堂,被三个年级的学生挤得满满当当的。

    七班的人在前边儿,第四五排靠右的位置,男生和女生是分开的,盛夏边儿上坐着韩佳凝和李亚楠。

    朱莉莉去了后台安排陆也几个人。

    晚会节目因为是段一刀把关,大多比较正经,比如什么“茉莉花合唱”“古筝独奏”“民族舞”这类的,起初还有兴趣看一看,看久了就开始觉得无聊了。

    所以稍微潮流点儿新奇点儿的节目都能引起一大波尖叫,比如陆也的乐队那嗨得要死恨不得蹦出地球的英文摇滚(之所以能通过段一刀的审查,大概是因为它是个英文歌),高二文科班的大型创意街舞,理科某个班俩颜值颇高的情侣的钢琴大提琴合奏……

    陆也上台的时候,全校沸腾,一方面会弹吉他会唱歌的男生的确比较招人,更何况陆也有张不错的脸,盛夏在一片啊啊啊啊啊声中闭着眼默背世界地图,李亚楠在旁边激动地要跳起来了,一个挺文气的小姑娘,已经失控到喊着:“真特么帅啊!”的地步了。

    就连韩佳凝那种学习好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也激动得脸发红。

    台下在喊陆也的名字,有小学妹大声叫着,“陆也,我喜欢你……”

    然后是一片哄笑。

    陆也在上头歪着头笑,对着话筒低声说:“嘘——”他今天穿了一身黑,黑色紧身t恤,破洞带铁环的黑色牛仔裤,为了配合演出特意换的一身,很符合他那身骚包又浪唧唧的气质。

    然后引发另一波尖叫。

    陆也下台的时候,李亚楠打算借朱莉莉的光去和陆也他们合个影。从旁边偷偷溜去了后台。

    盛夏还在默背地图,从世界地图细化到中国地图,从中国的最西端开始,到最东端,一寸一寸地扫过去,大脑像是复印机一样,完完全全呈现每个细节,想不起来的话就翻开手边的地图看一眼。

    她对节目不感兴趣,全程闭着眼睛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相比于其他人,可谓是相当冷淡了。

    李亚楠很快就回来了,也不管她这种老僧入定的样子是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拽着她的袖子,异常激动地晃着。

    盛夏睁开眼,挑了挑眉,警告地看了她一眼,李亚楠不敢再造次,松了手,脸凑过去,小声又八卦地说:“你猜我看见了什么?”她那表情跟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我看见陆也把朱莉莉压到楼道里……”她顿了下,用一种更小更八卦的声音,脸颊通红地说:“——亲!”

    盛夏挑了挑眉,不过旋即就恢复了正常,“哦。”

    倒是没看出来。

    李亚楠已经激动得无法思考了,陆也啊,朱莉莉啊,他俩是怎么突然搞到一起的。

    “陆也不是喜欢你吗?朱莉莉不是看上林明栋了吗?”怎么突然之间,突然换了组合。

    盛夏歪头“嗯?”了声,忽然抓到了一些细节,“陆也,喜欢我?”

    李亚楠夸张地捂了下嘴,“你真不知道啊?”

    是沈纪年交代她和朱莉莉不要在她面前提的,所以两个人就没在盛夏面前谈论过这件事,但觉得这种事嘛,当事人肯定是有感觉的啊!没想到,盛夏还真是真情实感地没领会到。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可不是会故意做作的人。

    因为盛夏和沈纪年处着,陆也虽然混不吝,可也没敢挖墙脚挖的那么明显,顶多暧昧地撩撩她。谁知道盛夏根本是一块榆木疙瘩。

    李亚楠顿时有点儿同情陆也了。

    她想了会儿差不多也就明白了,沈纪年大概是觉得盛夏没心思想那事,不给她挑明了,她大概一辈子也想不起来往那方面想。陆也那一通骚操作,全骚给空气看了。

    没想到,班长还挺……腹黑的。

    晚会后回家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很多学生家长来接,校门口乌压压停了一长排的车,沈姨那辆白色福特也在中间。

    盛夏在礼堂门口等到沈纪年后,两个人一起走。

    人太多,被挤得来回晃。盛夏怕沈姨等太久,走得很快。

    沈纪年干脆扯着她走小路,借着夜色牵她手。

    从小路穿过十四号综合艺术大楼,然后有一个大的拐弯,旁边建筑是常年关门的资料室,这边没什么人,但转过拐弯就离大门很近了。

    沈纪年顾忌到快碰到人了,松开了盛夏的手,问她肚子饿不饿,饿了的话待会儿顺便去吃个夜宵。

    盛夏蹲下身系鞋带,沈纪年也顿住了脚。

    盛夏闻言摇了摇头,声音从下面传上来,“不饿,刚刚吃了点儿零食。”李亚楠非塞给她的,拜托她千万别说是自己说漏嘴的,她还想在沈纪年多刷点儿好感度,好让他抽空也指点她一二呢!

    想到这里,盛夏难免又想起了朱莉莉的事,她和陆也……的确是挺突然的。

    朱莉莉一直在后台,直到结束盛夏也没看见她,所以也就没来得及问是怎么回事。

    盛夏起身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句,“对了,想跟你说一件事。”盛夏看着他,眉头微微皱着,“陆也他喜欢……”

    只是刚开了个头,手腕就又重新被沈纪年攥住了,盛夏吓了一跳,也就停止了说话。

    他定定看了她一眼,忽然用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把她拉进了怀里。

    然后低头,堵住了她的嘴。

    很炽热的一个吻,盛夏觉得嘴唇酥酥麻麻的,背上仿佛也有一道细微的电流在爬,一直爬到她的大脑,然后在她脑袋里炸开了花。

    轰的一声,眼冒金星。

    盛夏心跳快得不行,舌头被他含着轻吮,舌尖都发了麻。

    整个人发软,软得几乎要跪下去,只好抓着他,两个人身子贴着身子。过了会儿,盛夏已经喘不过气来了,也怕有人过来,开始推他,虽然这边很偏,但也不能保证不会有像他们这种图清净绕偏路的人。他却仿佛来了劲,更深地压下去。

    好一会儿,沈纪年终于松开了她,眉眼沉沉,抿着唇说:“别理他。”

    额,谁?

    盛夏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是在说陆也。顿时觉得有点儿好笑,歪着头看了他好一会儿,拿手碰他脸,“你,吃醋了?”

    他眉毛微微锁着,唇抿得很紧。

    最后“嗯”了声,倒是没掩饰,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盛夏脸上的笑意便更深了,踮着脚勾他脖子,嘴唇碰了碰他唇角,轻声说,“我只是想问你,陆也喜欢上朱莉莉的话,温珠会不会过来找事。”

    沈纪年微微意外,“嗯?”了一声。

    盛夏依旧在笑,“李亚楠说,在后台看见陆也把朱莉莉堵在楼道里亲。”

    她虽然为人不热络,但朋友的事,她还是会上心的。

    沈纪年拿手拨了一下她的头发,大概有些懊恼自己吃飞醋,脸上的表情很冷酷,也没回答她,只说:“不要想太多,走了。”

    盛夏心情莫名其妙变得很好,从身后扯他手,在他扭过来的时候,歪着头说:“我只喜欢你。”

    她眼里还有没消散的笑意,被不远处的路灯衬得温暖明亮。

    沈纪年看了她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了,指尖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温声道:“知道了。”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