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是很久之后才琢磨出来,沈纪年是吃醋了。

    但当时她真是无比认真又正经地觉得他说得对,麻烦别人是不对的,虽然朱莉莉整天在她耳朵边儿念叨,漂亮的女孩子就是要学着让男人动手这种歪理邪说,她骨子里还是比较认同自食其力这种说法的。

    看她做派就知道了,谁惹她她就揍谁,打不过就想法改天再打,一次打不服打两次,别的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有个人护着,她只想头顶天脚踩地,谁见了她都绕着走。

    直球得很。

    于是她羞愧地“嗯”了声,秉着不欠人情债的原则,下课的时候送了一瓶酸奶给陆也。

    嗯,这下就两不相欠了。

    陆也依旧坐在老位置,同桌的位置空着——盛夏走后,没人敢往他边儿上坐。

    他两腿撇开,大刺刺地半瘫在座位上,一个人占了两个人的位置,浅蓝色的校服裤子,土得要了狗命的东西,裹在他腿上倒也挺耐看。

    他略微抬着头看盛夏,带着三分不那么正经的笑意,“送我的啊?”

    盛夏点点头,“谢谢你帮我搬东西。”虽然她并不是很需要。

    说完点点头,转身走了。

    陆也把吸管戳进去,搁在唇边吸了一口,“哈”了声,然后弯唇笑了下。

    这闺女,有点儿意思。

    蔡孟飞隔着一个走廊的距离,趴在桌子上调侃他,“哥,别这么荡漾诶,不就是一瓶酸奶吗?”

    陆也随手抓了橡皮砸过去,“你懂个屁!”

    盛夏回来之后还特意跟沈纪年解释了下,“我送了他一瓶酸奶,不欠他人情了。”

    她略微抬着头看他,一双鹿眼不带戾气的时候,显得有几分纯良,这会儿看着他,像是个做了好事等着讨赏的小孩。

    沈纪年却暗暗咬了下后槽牙。

    ……笨蛋!

    有时候不得不说,盛夏其实情商挺低的,大概从小没交过什么正常的朋友,混在一群渣滓堆里,整天想得不是干这个,就是收拾那个,正常人情往来从没有过,唯一一个闺蜜比她更直球,每天和她一起想着干这个、怼那个。男女生那边内心里的小九九,她那直球得不会转弯的脑子大概永远也参不透。

    当初他不经意亲了她一下,正常女孩子不是脸红就是生气,她倒好,丁点儿反应都没有。

    后来,如果不是他直接开口表白,估计把一颗心捧给她,她都不知道他要干嘛。

    不过唯一的好处是,以她那没耐性到顶点的脾气,估计也懒得去注意陆也那点儿小九九。

    教室乌糟糟的,大概新换了位置大家都比较兴奋,隔着好几排的距离,后排蔡孟飞流里流气的嗓音很有辨识度地传过来,“哥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暴躁啊!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

    盛夏也很暴躁,脾气差得要死,在朝阳的时候,谁在她面前多哔哔两句,她能当场一脚踹过去。

    沈纪年觉得自己也有点儿燥,大概是太热了。

    又或者是胸口烧了一丛火。

    想骂她一句怎么这么笨,陆也那玩意儿一看就没怀什么好心思,她过去还人情,他不定想到哪儿去了。

    只是看着她一脸暗藏的等表扬的乖巧表情,顿时又不忍心了。

    只“嗯”了声,“有我呢,下次不要再麻烦别人了。”

    盛夏抿唇笑了下,“嗯。”

    下午的时候,陆也和沈纪年在厕所里狭路相逢,两个人一起站在水池前洗手,镜子里映出两张精致的面容,一个寡淡,一个强势。

    陆也五官侵略性很强,是那种夺魂摄魄的英俊,加上痞冷高傲又带点儿暴躁强势的性格,有种很不一样的味道。

    对于广大怀春少女来说,男神的经典品种有两种,一种是干净温暖或者冷淡的白衬衫学霸,一种是黑t破洞裤笑起来带着点儿坏的离经叛道少年,后者的吸引力甚至超过前者,因为前者大概带着点儿高高在上不忍亵渎的距离感,而后者,像罂粟,越危险,越勾人。

    沈纪年属于前者,陆也属于后者。

    陆也歪着头对着镜子笑了下,“班长,问你个问题?”

    沈纪年言简意赅地回了个字,“问。”

    “你和娃娃脸,什么关系?”

    沈纪年向来不是躲躲闪闪,顾左右而言他的人,撩了下眼皮,淡声坦白,“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陆也不经意地挑了下眉,“那……各凭本事?”男人嘛,不需要逼逼那么多,从一个对视里,彼此都能看出对方想法,所以陆也很清楚,这时候迂回什么会显得多蠢,直截了当也显得够气势。

    沈纪年扯了下唇角,略带讥笑,“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当第三者的好。”说完顿了顿,看向他,咬字清晰地说,“会显得,很没品。”

    哟!

    “确认关系了?”陆也这下是真有点儿意外,说沈纪年对盛夏有那方面的意思他信,说在一起他真有点儿不大信。

    一个冷淡得有点儿不是人的人,和一个暴躁得有点儿凶的直球娃娃脸,这俩人之间,发生点儿什么的概率,比彗星撞地球的概率估计还要……再小点儿?

    陆也的怀疑都写在脸上了。

    沈纪年抿了抿唇,并不想多解释什么,目光中含着些许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嗯”了声。

    他甩了甩手,没擦,跨步出了卫生间。

    在隔间里听了半天八卦的郑灿,终于提了裤子出来了,推着自己五百度的眼镜,两只绿豆眼睁得溜圆,“操,真看不出来啊!”沈纪年这种,也会动凡心?

    陆也拿手扫他后脑勺,脸上的意外收敛干净,勾唇一笑,“没关系,挖墙角这事儿,想想也挺刺激。”

    郑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脸惊恐地看着陆也,一边儿想哥你怎么能真的这么没品,一边儿又觉得陆哥做什么都对,脑子里天人交战了会儿,最终把道德踩在脚下,义正言辞地说,“是挺刺激。”

    盛夏正沉迷学习,自从进入十一中之后,她对成绩忽然有了一种迷之追求,就好像玩游戏一样,看到排名,有种肾上腺素飙升的快感。

    她在盯着公告栏上成绩单上自己的排名五秒钟后决定——要把名字排到沈纪年下头或者上头那一格去。

    这志向着实远大,连韩佳凝这种从小到大品学兼优,高二一度霸占第二名不动摇的学霸,也不敢放这种大话。

    不过盛夏并不觉得自己这种打算一口吃成个胖子的目标不切实际。

    毕竟作为拿着一根鞋带就敢跟高磊干架的女孩子,她向来有一种同龄人很少具备蚍蜉撼大树的英勇无畏精神。

    沈纪年被陆也搅得有点儿烦躁,回来教室看见盛夏专注在做题,终于舒心了那么一点儿。

    手撑在桌子上,弯腰看她的卷子。

    等她算完一道题的时候,伸手指了指,“辅助线画得太复杂,可以更简便一点儿。”

    他没有直接告诉她答案。

    盛夏思考了一会儿,拿笔戳着图,半抬头看他,笔尖虚虚画了一下,“那……这样?”

    沈纪年按了按她的后颈,笑道:“聪明。”

    盛夏矜持地笑了笑。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