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从沈纪年房间里出来已经十一点了,沈姨还在书房看资料,闻声走了出来,问她肚子饿不饿,盛夏顿了下,点了点头。

    “煮点面吃怎么样?”

    “嗯,谢谢阿姨。”

    沈姨心疼地问她,“学习会吃力吗?”

    盛夏有些不好意思,摇摇头,“还好。”

    “慢慢来,别太累了。”说完扬声问沈纪年,“阿年,我给夏夏煮面,你要不要也吃点儿?”

    沈纪年从卧室走出来,一手按在门框,目光看向盛夏……和母亲。

    最后淡声回答,“嗯,清淡点儿。”

    他直接走了出来,跨步往餐厅去,临走的时候瞥了她一眼,示意她跟上。

    盛夏犹豫了下,跟在他身后。

    沈叔叔很早就睡下了,这会儿客厅依旧很安静,厨房里很快传来开火的声音,沈纪年拉开一张椅子,偏头看她,“坐!”

    盛夏依言坐了下来,目光和他对视了下,眨了下眼睛。

    他拉开她身边的椅子,挨着她坐了下来。大概是累了,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长腿微撇,敞开坐着。

    那姿势,很有侵略性。

    盛夏不去看他,抓了手机过来胡乱刷着。

    但他的存在感太强了,周围都是他的气息。

    盛夏觉得呼吸发紧,整个人像是被架在温火上烤。

    童言在QQ上问她考试怎么样,她回答说一般,对方安慰她慢慢来,不要着急。

    她不着急,沈纪年帮他讲了一夜卷子之后,她忽然就看开了,很多事情,不急在一时。

    也或许是他太冷静,让她觉得自己的情绪化很幼稚。

    更何况,她有一个这么好的老师。盛夏偏头看了他一眼,正好被他逮到,他微微挑眉,身子略略前倾,目光毫不掩饰,盛夏心脏狂跳,故作镇定地往旁边躲了下,朝他做了个鬼脸。

    可以的,越来越皮了。沈纪年起初还觉得自己这么早跟她表白不太合适,但现在忽然又觉得这样挺好。她性格里有很偏执的成分,阴郁和戾气很足,想和她交心很难,更何况他又是个不太热络的性格。

    倒是现在,顺利了很多。

    他抿唇笑了下。

    “既然你考完下周末我去看你吧?方便吗?”童言问她。

    盛夏说:“好啊!到时候我去接你。”她也很久没见童言了。

    沈姨煮好了面,放到托盘里端了过来。

    盛夏冲沈姨笑了笑,“谢谢沈姨。”

    “跟阿姨客气什么。”沈姨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们吃,我回房间洗个澡,吃完把碗放水池里。”

    盛夏点了点头。顺便提了一句,“沈姨,这周末我在镇上的一个好朋友要过来看我,我可以带她来家里住一晚吗?”以前总觉得提这样那样的要求会很难为情,可大概沈姨对她太好了,她现在已经自在了很多。

    ……嗯,也可能是因为沈纪年的关系,她对这个家,没那么疏离了。

    沈姨笑了笑,“当然可以了,阿姨还没见过你的朋友呢!到时候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

    盛夏笑了笑,“谢谢阿姨。”

    餐厅里很快只剩下盛夏和沈纪年。

    清汤面,卧了荷包蛋,没有多余配料,只两根青菜,上面撒了小葱,滴了两滴香油。

    香味钻到鼻尖,盛夏觉得肚子更饿了。她以前就有吃夜宵的习惯,那时候姥姥也爱给她煮面……她有点儿想姥姥了。

    有点儿烫,盛夏一边儿吹一边儿小口地吃。

    吃得鼻尖冒汗。

    沈纪年看她吃得津津有味,总觉得她碗里放了什么特别美味的东西。

    于是盛夏吃到一半的时候,停顿的片刻,碗突然跑了。

    ——沈纪年把她碗拖走了,推了他自己的过来。

    盛夏:“……”

    她愣了好一会儿,下意识去看门口,沈姨回卧室了,并没有人看到,再回头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吃了。

    盛夏面前是他的面,他还没怎么动筷子,一碗面还是一碗面,荷包蛋依旧高贵地卧在上面。

    盛夏想问他干嘛,但觉得问了他多半也不会说,闹出动静来让沈姨听见就不好了,于是撇了撇嘴,没管他,继续吃。

    默默吐槽他,莫名其妙啊!发什么神经。

    吃着吃着又觉得脸热,怎么就开始一个碗吃饭了。

    盛夏没把碗放着,顺手洗了碗,沈纪年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控水,他轻声叫了她一声,回过头的时候,唇上一软。

    他蓦然弯腰轻啄她的嘴唇,嗓音低沉地说:“晚安!”

    盛夏点点头,喉头干涩,“额……晚安!”

    他又笑了,眉眼化开一缕温柔,目光灼热。

    盛夏用手肘轻轻撞了她一下,声音小小的,“快去睡觉!”

    说完紧张地看了门口一眼,生怕惊动了沈姨。

    第二天是动员大会。

    沈姨开车带沈纪年和盛夏去学校。

    家长被学生会的志愿者领着先去了大礼堂,学生们要先去教室集合,排队过去。

    盛夏进教室的时候,屋里闹哄哄的,一半人在讨论摸底考的卷子,一半人在讨论成绩。

    谁进步了多少名,谁退步了多少名。乐此不彼。

    最惹眼的有两个。

    理科转文科的林悦,和从朝阳转过来的盛夏。

    林悦成绩直达班级第二,年级排第十。虽然比起沈纪年那种常年稳居第一的,差了很多。但作为一个转科生,已经很逆天了。以往都是学委韩佳凝稳居第二,这次竟然掉到了第七,听说好像因为这个,还哭了。

    而大家对盛夏,完全是颠覆性的认知,开学第一天就和温珠打了一架,脾气暴躁,下手狠厉,眉眼里戾气浓重,传言也不太好。

    她这种人,不考个倒数,好像有点儿对不起她的身份和气质,但她竟然成绩还不错。

    班级第13名,年级211名,中等偏上了。

    盛夏坐下来,朱莉莉就扭过头来看她,满脸崇拜,“夏夏,你这也太牛逼了吧!”打得了架,耍得了狠,还考得好试。

    “学霸啊!”李亚楠也扭过来,有些羡慕嫉妒恨。

    盛夏无语地看了两个人一眼,也不知道她对学霸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她敲敲桌子,“嘘。”

    她这会儿有点儿烦躁,太吵了,到处是嚷嚷声。

    朱莉莉和李亚楠乖乖闭了嘴。

    隔壁桌子的蔡孟飞和郑灿对视了一眼,无声交换信息。

    -太牛逼了。

    -这他么难怪陆哥看上她。

    至于牛逼在哪里,不好说,总之就是觉得很牛逼。

    郑灿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默默在心里梳理盛夏这个人的信息。

    陆也托她打听盛夏,他就随便问了问。

    不问不知道,一问简直卧槽,盛夏在朝阳上完初中又上高中,五年时间,完全是一部个人传奇史。

    盛夏的爸爸活着的时候是朝阳的校长,因为不满朝阳的校风,着力整改过一次,力度非常之大,处理了好几波比较刺头的学生。

    其中有一个是个很乖戾的男生,行事十分嚣张跋扈,做事出格,逼得同班一个女同学跳了楼,虽然最后抢救过来了,不过落下了一个癫痫的后遗症。

    男生威胁女生和女生家里不要声张,但盛夏的爸爸知道后坚持报了警,后来男生被送到劳教所了,因为未成年还是怎样,大概三年出来了,出来之后也没老实,又去朝阳上学,那时候盛夏的爸爸已经意外去世了,妈妈也改嫁去了南方,而盛夏刚上初中。

    朝阳新的校长性子软,不太敢管这帮学生,校园内小团体抱团情况很严重。

    盛夏受到了不小的报复,也可以称得上是校园暴力了,学校老师看不上,在学校还能护着点儿她,但g镇就那么大,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在校外遇见的频率也很高。

    这种情况要么盛夏转学,要么那男生转学,没别的。

    后来怎么解决的不知道。

    就知道那男生和盛夏同时住过一次院,盛夏昏厥,轻微脑震荡,那男生肋骨断了四根,肺出血,右小腿骨裂。

    男生伤得比较重。

    出院后就不再找盛夏的事了,有时候外面碰见,也绕道走。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盛夏被划分为不敢惹的那一类。

    不过据说盛夏这个人很低调,很少人见过她真正动手,但朝阳流传很广的言论就是,宁断腿,不惹娃娃脸。

    作者有话要说:咦,昨天竟然有人说不要看小哥哥的公狗腰,我跟你们说,我们夏夏的占有欲可强了,以后就没得机会看啦!那今天带你们去看夏夏打架,大家躲远点儿,我们夏夏动起手来比较凶,别误伤了~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