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有人背自己,还是爸爸在世的时候。

    那大概是十岁之前,她还很娇气,走两步路就哼哼唧唧地喊累,要抱要背。爸爸很溺爱她,从来都不拒绝,喜欢把她举过头顶放在脖子里,或者挽着她两条小腿把她背在背上,盛夏那时候觉得爸爸的背好宽阔,她要伸长了手臂才能紧紧搂住爸爸的肩膀。爸爸的手臂像两条铁锁,紧紧地箍住她的腿,把她稳稳地固定住,趴在上面睡觉,会觉得十分安心。

    盛夏趴在沈纪年的背上,觉得像趴在爸爸的背上,男生肩宽体阔,仿佛挺拔青松,是种久违了的让人安心的感觉。

    她虚虚地搂住他的脖子,嘴角缓缓翘了起来。

    拿额头轻轻蹭他的脖子。

    沈纪年觉得痒,侧头问她,“嗯?”

    盛夏抬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笑了,“没事。”过了会儿,又说:“你放我下来吧!”

    休息得差不多了,这会儿感觉腿也不是很软了。

    他“嗯”了声,把她放了下来,扶着她走了两步路。

    不知道是刚刚跑得太狠了,还是心理作用,真的觉得头有些晕,走两步路脸色就开始发白了。有些喘不过来气,盛夏顿了顿脚,原地缓了一下。

    沈纪年已经发觉她不太对劲,又弯下腰,拽着她一条胳膊搭在他肩膀上,低声说:“上来。”

    上楼梯的时候,盛夏忽然想起来事,趴在他耳朵边儿说:“过两天我一个朋友要过来,我可以带她来家里吗?”她咬了咬嘴唇,不是很好意思。g镇到市里要两三个小时,童言如果过来,来回车程都要将近六个小时,肯定是要在这边住一晚的,盛夏不想她来看她还要住酒店。但自己就是寄人篱下,还要带人过来家里,觉得自己的确又有点儿过分了。

    说出口就有点儿后悔,她提出来,他肯定不会拒绝,倒像是自己得寸进尺了。

    沈纪年顿了顿脚,偏头说:“有什么不可以,这是你家,现在是,以后也是。”他停顿了下,语气变得温柔,“明白我的意思吗?”

    以后……嗯,不知道是不是盛夏理解错,她总觉得他在说以后结婚……

    她含糊地“嗯”了声,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眼神飘向远处,不去看他,觉得还怪难为情的。

    到了四楼家门口,沈纪年矮了矮身子,跟盛夏说:“开门。”

    盛夏一手勾着他脖子,一手伸过去按着门把,咔哒一声,从外到内推开了。

    她忽然觉得紧张起来,紧紧攥住沈纪年的肩膀。

    沈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沈叔上班早,惯常先用,这时候已经在餐桌前了。

    沈姨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沈纪年背着盛夏在换鞋,探着头问,“怎么了这是?”

    沈纪年声音平淡地没有一丝起伏,回答说:“跑太狠了,她头晕。”

    沈姨“呀”了声,埋怨似的说他,“你怎么也不看着点儿。”

    然后过来引着沈纪年,“把夏夏放沙发上,我看看。”

    哎……忘了家里还有个医生。

    盛夏心虚地舔了舔嘴唇,低声说:“没,不碍事。”

    沈姨职业病发作,“不能大意。”说着捏着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脸色,又翻了她的眼皮,摸了脉,问她除了头晕还有哪里不舒服。

    盛夏摇摇头,“没了。”

    没什么大事,沈姨叮嘱了她以后不要运动过量,又骂了沈纪年几句,说他怎么这么粗心,沈纪年淡声回答着:“以后不会了。”

    最后沈姨让他带她回卧室洗漱一下出来吃饭了。

    盛夏擦洗了一下,换了衣服站在洗手台前刷牙,沈纪年靠在门口看她。

    末了也抓了牙刷过来,两个人站在一起,从镜子里能看到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盛夏吐了口牙膏沫,歪着头对着镜子里两个人做了个鬼脸,镜子里的沈纪年弯着眼睛笑了笑。

    说她,“皮。”

    盛夏也笑了,胸口像是盛了一汪温柔的湖水,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很……奇妙的感觉。

    到了学校,沈纪年依旧是那个冷淡到目空一切的学霸,刷题,和老师讨论,偶尔去打球,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事了。

    盛夏在学校里就尽量不去找他,毕竟还是避早恋如猛虎的年纪,老师视其为阻碍高考的重大拦路石,被学校知道了,沈姨也该知道了,盛夏不想撒谎和隐瞒,但总觉得,时机不对。

    所以能避就避着吧!

    感觉像是怀揣了一个巨大的甜蜜的秘密,只有偶尔目光交汇时候的两个人,心知肚明。

    接下来几天盛夏在学校里都很安生,没有人来找她麻烦,事实上十一中校风比朝阳好多太好,像温珠那样的学生,毕竟是极少数,也不太敢不管不顾地造次,跟朝阳那群没人管教,动起手来不计后果的混混一样的学生比,差远了。

    盛夏也就没再放在心上。

    朱莉莉已经彻底沦为她的迷妹,每天夏姐夏姐地叫她,说爱死了她这冷酷无情的样子。

    盛夏只能送她两个字,“有病!”

    唯一有点儿不太妙的是,有传言说陆也在追盛夏,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还说陆也给盛夏买吃的,帮她整理书桌。

    事实上,所谓买吃的,不过是有人送了他一串爽歪歪,他随手扔给了她,盛夏不要,被朱莉莉李亚楠蔡孟飞郑灿几个人瓜分了。当然,最后她也分了一瓶。

    而整理书桌就更无厘头了,他自己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把桌子给踹了,她的书撒了一地,作为始作俑者,他不收拾谁来收拾。

    摔坏她一根钢笔她也没让他赔,已经算很大度了。

    对此,她也只能评价一句,“有病!”

    很快就是开学的摸底考,考试是周四和周五,考完就过星期天了。

    周日晚上会公布成绩,然后周一动员大会。所有学生的家长都要到场,根据摸底成绩,和家长们谈一谈,好“里应外合”,为高考这场战役做充足准备。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很多事情都是事与愿违的。

    比如盛夏考得并不怎么样。

    虽然很努力了,但时间那么短,她又不像沈纪年,长了一个非人类的大脑,所以很多知识点记得都很模糊,考试的时候脑子一团浆糊,甚至一道做过的函数题都记不起来思路了。

    成绩还没出来,盛夏就已经知道有多惨了。

    周日下午,盛夏心不在焉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外面很吵,似乎是隔壁在搬家,沈姨过去帮忙了,沈叔叔今天加班不回来。

    沈纪年在洗澡,他下午和人去打球,刚刚才回来。

    空调二十四度,盛夏莫名觉得热,大概是有点儿烦躁。

    沈纪年出来的时候,她赤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发呆,想事情。

    地上没铺地毯,凉凉的地砖,踩着很舒服。

    沈纪年蹙了下眉,走过来,一把托住她的腰,把她夹在腋下,半提半抱地扔到了沙发上。

    盛夏“歡”了声。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不要在地板上踩,会生病。”

    盛夏被他看得脸一热,“哦”了声,蜷着腿窝在沙发上,偏过头去,“知道了。”

    他伸手揉了揉她头发,低笑了声。“待会儿陪你出去走走,我先去擦头发。”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