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叔叔是个工程师,沈姨在医院上班,都很忙,盛夏和沈纪年坐地铁到家的时候,家里只有保姆孟婶在。

    孟婶只负责做一餐晚饭,惯常准备好就走了。

    今天准备得晚,这时候还在收拾,听见门开的声音,一边儿擦手一边儿把头从厨房里探出来,一张圆圆的胖脸上堆满笑意,“阿年和夏夏回来啦?饭差不多好了,去把书包放下,洗洗手就可以吃了。”

    盛夏“哎”了声,沈纪年向来话少,只点点头,去冰箱里找水喝。

    孟婶念叨着:“不要喝冰水啦,喝多了闹肚子,我煮了绿豆汤,在保温杯里,这会儿差不多凉了,去喝点儿。”

    沈纪年胡乱点点头,仰头灌水的动作却没停,盛夏扭过头看他的时候,能看见他扬起的侧脸,汗湿的额发,还有上下滚动的喉结。

    她撇撇嘴,自己都不听话,还整天像个老夫子一样管束她。

    盛夏推开了最里侧的卧室,房间不大,只摆了一张一米五的单人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差不多就满了。

    书桌是粉白色的,衣柜是蓝白色,床是象牙白,床单是粉色带碎花的棉料,窗帘是蕾丝纱的质地,蓬蓬的有三层,新贴了墙纸,是浅粉和淡蓝的麋鹿和精灵,到处都是粉嫩嫩的少女气息。

    盛夏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能吸到少女的甜味儿。

    沈姨特意为她布置的。

    她把书包扔在桌子上,扑到床上趴着,更丧了。

    她从没有一刻觉得如此闹心过,不想给沈姨留下坏印象,不想让她觉得,自己一心关心的,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童言打来电话,问她生日怎么过。

    她没心情,回了句,“不过。”

    以前姥姥会给她做长寿面,细细长长的清汤面线,上面飘着葱花和两根绿油油的青菜,那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面。

    去年她许了什么愿来着?哦,她许愿姥姥长命百岁,永远陪着她。

    实现了吗?

    屁!、

    那还过什么。

    “出来玩儿吧?你去市里这么久,我们都很想你啊!我替你过生日,你想要什么,我买给你。”

    盛夏在床上翻了个身,看见书桌上一格一格的辅导资料,“不了,高考完再说。”

    其实离开g镇才没几天,也就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恍惚像是过了半个世纪。

    童言还想再说什么,听她这语气,知道没商量,于是应了声,“好吧!哪天我去市里找你玩儿。”

    盛夏“嗯”了声,又扯了些有的没的,就挂了电话。

    沈纪年敲了敲她的门,“出来吃饭了。”

    盛夏“嗯”了声,撂了手机就出去了。

    孟婶已经走了,沈纪年在盛饭,看见她,抬头说了句,“去拿筷子。”

    “哦。”

    今天晚饭有黑椒牛柳,香菇炖鸡,小白菜,还有木耳炒蛋,对于两个人来说,已经很丰盛了,沈纪年给盛夏盛了一小碗米饭,一碗鸡汤,两个人面对面吃饭。沈纪年吃饭很安静,一句话也没有,盛夏话也不多,于是气氛就诡异地安静。

    过了很久,沈纪年才说了句,“今天我洗碗,你待会儿去把单词背了,默写完我带你出去一趟。”

    盛夏点点头,“嗯。去哪儿?”沈叔和沈姨晚上一向回来的晚,所以晚饭都是他们两个一起吃,吃完饭当然要洗碗,起初都是盛夏自觉去洗碗,沈纪年说要分工,一个人洗一天。

    “去医院,给我妈送饭。她今晚值晚班。”说完抬头看了她一眼,“给你个表现的机会。”

    盛夏点点头,又撇撇嘴,“你会读心术吗?”什么都瞒不过他。

    他短促地笑了声,“不用担心,把事情说清楚就好。”

    “嗯。”

    盛夏吃完饭直接去房间拿单词书,书里夹着沈纪年帮她做的计划表,她翻着看了下,把今天的单词折起来,开始默背。

    三十个单词,她记得挺快,仔细又回忆了一遍,确认没问题了,把昨天的又拿出来复习了一遍,然后拿着本子出了门。

    沈纪年刚好洗完碗,正拿毛巾擦手,看见她出来,缓步过来客厅坐着,两腿岔开,身子前倾,手肘撑在膝盖上,冲她招了招手,盛夏把单词书递到他手里。

    他翻了一遍,直接扔了书,口头提问,还一心二用地翻手机。身子微微伏着,有着男生独有的气场。盛夏以前没少和男生打交道,那些男生不是装模作样,就是幼稚得不可理喻,嘴里叼根烟,打架提钢管,染两撮黄毛就觉得英雄盖世,酷得不得了。

    但盛夏从来没觉得多酷,倒是沈纪年这种学习好,从来不惹事,穿衣服规规矩矩,总是莫名给她一种很酷的感觉,所以打心眼里有点儿莫名的崇拜,所以他说什么,她总是下意识地去听。

    盛夏就蹲在客厅的茶几边儿上写,觉得自己特别像个小学生。

    可既然沈纪年都不惜浪费时间给她辅导,她也就没什么理由抱怨的。

    默写完了,他拿去扫一眼,发现没有错误,点点头,“很好。去换衣服吧!”

    盛夏发现他特别爱用祈使句,全是命令的句式,比如“去拿筷子”“去换衣服”“去背单词”再比如,“不可以……”“不能……”

    他将来一定能做个合格的领导。

    虽然心底无限吐槽,但表面上还是很听话地去换了衣服,顺便随便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发梢是湿的,肌肤水润润的,沈纪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转过了头。

    两个人坐出租。

    盛夏和他一起坐在车后座,中间隔着一臂的距离,盛夏细细的胳膊抱着保温桶,坐得端端正正,模样倒是难得的乖巧。

    沈纪年又看了眼她身上的吊带和短裤,深切觉得她穿得很少,也可能是他骨子里是个保守又迂腐的男人,他这样自我剖析了会儿,终于淡然了。

    下车的时候,盛夏去递钱,司机笑眯眯地接过来,“小妹妹好可爱啊!多大了?”

    盛夏没理会他,眼睛翻了一下,如果对方眼神再恶心一点,她可能直接踹他车门上,或者选择把他架在车窗上的手掰断。沈纪年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要乱来,把找零接过来,塞到她手里,站在她身前,隔绝了对方的视线,半拥着她进了医院,直到进了住院部大厅才松了手。

    被他碰过的地方,烫得惊人,盛夏摸了下鼻尖,莫名有点儿不自在。

    但大体也明白,他是不想她惹事,也在保护她不被陌生人骚扰,于是也没说什么。

    沈姨正在值班室和病人家属谈话,沈纪年在一旁坐下来,盛夏没来过这里,不懂规矩,老老实实坐在他身边。

    腿挨腿,胳膊碰胳膊,女孩子的肌肤娇嫩得很,触感清晰,他轻咳了声,微微偏过头去,努力平复心情。

    最后站起了身,轻声解释了句,“有点儿热,我去外面站一会儿。”

    盛夏不敢一个人待,怕惹事,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他叹了口气,猛地转过身,弯腰,对上她眼睛,“我去卫生间,在这边待着,不要乱跑。”

    盛夏被他吓了一跳,微微往后躲了下,“哦”了声。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