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最后当然还是闹到年级主任那里去了。

    因为政治老师气得摔了书,说都高三了,一个个的什么学习态度。蔡孟飞回来拍着桌子气得七窍生烟,“都起个屁的哄啊,不知道瞒一瞒的吗?”

    当然,也就是发发邪脾气,一下子班里少那么多个人,就算瞒得过去,温珠那边也瞒不过去,动静闹太大了,教务处又不是死的。

    这事儿直接越过小崔,捅到段一刀那里去了。

    第四节下课的时候,课代表就回来传过话了,说第四节逃课的,中午全去教务处等着。

    如果不是段一刀忙着安排开学各项事宜,估计能当时把人逮过去直接削一顿。

    大概中午一点的时候,学生会的人过来传话,说可以去了。

    陆也带着蔡孟飞和郑灿先走。

    沈纪年也站起了身,过来敲敲盛夏的桌子,示意她跟上。全班人目送他们正义化身吉祥物一样的班长,就这么跟着一群差生去接受审判了,一阵痛心疾首。一边好奇那个转校生,一边替班长不值。

    朱莉莉本来想跟盛夏一块儿的,但看沈纪年过来,于是就消了念头,扭过头去看李亚楠,问她要不要过去。

    “别了,帮我浑水摸鱼一下呗!我就溜出去几分钟,屁都没看着,再挨顿骂我得多亏。段一刀要是问,你就说我拉肚子去卫生间了,没逃课。”

    朱莉莉“嗯”了声,“行吧!”

    李亚楠双手合十,讨好地冲她笑,“谢谢大佬,爱你么么哒!”

    朱莉莉被恶心得直起鸡皮疙瘩,拍了她一巴掌,走了。

    教务处办公室里,本来不就大的空间,这会儿挤满了人。挨挨挤挤地站在一起,全没有紧张害怕的样子,散漫得很。段一刀还没来,三三两两甚至在交头接耳嘻嘻哈哈。

    毕竟涉及人多,责任分摊一下,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文科七班来了六个人。陆也、蔡孟飞、郑灿、沈纪年、盛夏,还有朱莉莉。

    这六个人相当出名。陆也是出了名的二代,纨绔子弟代表,会玩儿,放得开。蔡孟飞一直跟着陆也混,温珠那边儿也扯得上关系,虽然流里流气,但似乎很讨女孩子喜欢,女生缘特别好,高一到现在,换过不少女朋友。郑灿家里是开酒吧的,市区最好的地段——娱乐一条街上,作为少东家,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从小在那一片混大的,练就了一身收集情报的本事,但凡想知道什么事,找他问准没错,不过跟他搭上话的不多,他只听陆也的。沈纪年就不用说了,因为那身与众不同的气质,存在感特别强。朱莉莉在学校有交际花之称,朋友遍地,家里有钱,人也慷慨,人缘很不错。至于盛夏?就上午那一架,名字一下子从高中部传到初中部那边了,一个个都在打听这位新转校生是哪蹦出来的,照片都被po到论坛上去了,帖子飘红,下面一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说太可爱了。有朝阳那边朋友的,在底下爆料她在朝阳的狠状,只是真真假假,也分辨不出来。

    温珠带过来十几个,比打架的时候还多,估计是跟来起哄的。总共二三十个人,聚在一起跟菜市场一样。两拨人泾渭分明地站在两边。互相不沟通,偶尔视线对上,还要各自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夸张地扭过头去。

    陆也坐在墙角一个高脚凳上,姿态闲散,手里握着手机,漫不经心翻着,专注凹造型。他边儿上站着蔡孟飞和郑灿,两个人在讨论新出的游戏,互相嘲笑对方垃圾的走位和屎一样的操作,然后夸夸自己,自吹自擂自我陶醉,再互相嫌弃一番,讨论得唾沫横飞。他们两个这次可算是毫不心虚,作为劝架的那一个,就算老段处置他们无故旷课,怎么着也算是功过相抵了。

    温珠身上的伤没处理,自己胡乱贴了两个创可贴,她个子高,长相也很凌厉,站在那儿存在感很强,她没说话,进门的时候盯了盛夏一眼就低了头,脸色阴沉。

    她身边围着几个女生,小声跟她嘀咕着什么,不过她一直没应,那几个女生偶尔会抬头瞥一眼盛夏,鄙夷中夹杂点儿好奇。

    盛夏全没感觉到,她自从进门就窝在一旁的沙发上补觉,她有午睡的习惯,这会儿困顿得很,特别没精神。头一点一点的,闭上眼的时候,眼底那股戾气遮住了,倒显出点儿乖巧可爱来,仿佛邻家小妹妹,单纯无害得很。

    沈纪年在从废纸篓里拿了一张报纸出来翻着,偶尔抬头看盛夏一眼,不同于理科三班那些女生努力装作随意的一瞥,他目光直接得多。

    怕她从椅子上摔下去。

    后来干脆坐在椅子肘上,如果她脑袋从椅子上滑下来,刚刚好能被他的身子挡住。

    离得近,姿态多少显得暧昧,但他似乎没觉得不好意思,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低着头翻报纸。

    三班的女生上上下下打量着沈纪年,从前就觉得他挺帅,禁·欲的那种正经模样,当初没少女生在他面前撩拨,但他那浑身上下冰封一样的气场,再带上些不解风情的冷淡,再帅的一张脸也慢慢勾不起人兴趣了。

    但这会儿看他这姿态,倒是让人能脑补出不少。

    温珠那边有人“哎”了声,“沈纪年,你女朋友啊,这么护着?”

    沈纪年的目光从报纸上挪过去,缓慢地眨了下眼,拿食指竖在嘴边儿磕了磕,没说话。

    因为这么一句话,倒是引温珠抬了抬头,目光落在浑身气场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沈纪年身上,轻“嗤”了声,“瞎吗?”

    偏头的时候不小心看见歪在沙发上看手机自始至终连头也没抬过一下的陆也,眸色顿时黯了黯,抿着唇又低了头,觉得憋闷异常。

    朱莉莉觉得无聊,捞了个三班认识的女生说话,那女生怕温珠生气,说话心不在焉,时不时看一眼温珠,惹得朱莉莉一肚子火,踢了她一脚,“得得得,走吧走吧!出息。”

    混乱了大约有十几分钟,门口望风的一女生敲了敲门,“来了,到楼下了。”

    几个人立马站直了,陆也也收了手机塞到口袋里,和蔡孟飞郑灿站在墙边。

    沈纪年把盛夏拉了起来,看着她一脸迷茫的样子,低头叮嘱,“乖点儿,待会儿别抬杠。”

    盛夏瞅了他一眼,脸上还带着压出来的红印,皱着眉轻“嗯”了声,算是答应了。

    朱莉莉站得近,刚好听到了,八卦之心顿起,蹭到四眼小个子郑灿那边儿,歪着头低声问了句,“百晓生,你猜一猜,班长和盛夏什么关系?”

    郑灿推了推眼镜,绿豆大一双眼慢慢洇出笑意,压着声音说,“事出反常必有妖。你不觉得那个转校生很邪门吗?气质偏暗黑,但是做事又不是很坏。”他观察过,盛夏待人处事其实很有分寸和礼貌,并不会盛气凌人,也不太故作张扬。“乖张,但是克制。而且她似乎很听沈纪年的话。”和温珠打架的时候就看得出来,沈纪年扯着她的手腕,跟她说了句“不可以”,然后她就慢慢收敛了。

    “沈纪年也很反常,他那种什么都不关心的人,你什么时候看见他对谁管过那么多?”

    段一刀大踏步走了进来。

    目光扫过屋里所有人,先吼了声,“都反了天了是不是?”

    一群人低着头,努力做沉思状,谁也没开口。

    段一刀指了指沈纪年,“你来说,都谁动手了。”

    朱莉莉抢着回答了句,“动手的都是女生,这几个男生都是过去劝架的,主任你让他们几个回去吧!”

    段一刀脖子一扬,“我让你说话了吗?”

    朱莉莉低头撇了撇嘴,不是很服气的样子。

    有人噗嗤一声笑了,几个人低着头,但耸动的肩膀还是出卖了她们。

    温珠也附和了一声,“动手的就我跟那个转校生,跟其他人没关系。”

    “还挺讲义气!”段一刀那个生气,声音都飚了一个度,“是不是都觉得自己很厉害,啊?”

    三班班主任和七班班主任小崔也赶了过来,进门就跟着主任一起训,指着自己学生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知不知道自己都高三了,有没有一点紧迫感?”

    ……

    七七八八审了半天,最后终于算是审清楚了。

    结果就是,盛夏和温珠把家长请过来,朱莉莉三千字检讨,周一升国旗的时候当着全校人的面念。其余人每人一千字检讨,放学交到他办公室。所有人罚扫操场一周。

    盛夏听说请家长眉头就皱了起来,扬着声音说,“请不来。”

    “为什么请不来?”

    “没有。”

    “叫你监护人过来。”

    “没有。”

    “那你身边总有长辈吧!你跟着谁住?”段一刀已经气得想抽她了。

    盛夏别过了头,抿着唇不吭声了,事实上她不知道怎么说,隐隐有点儿难堪,第一次觉得自己要是能忍忍就好了。

    要她把沈叔叔沈阿姨叫过来,不如叫她去死好了。

    段一刀真的要发飙了,却看见沈纪年忽然拉住了盛夏,示意她不要讲话。

    沈纪年上前一步,对着段一刀颔首道:“段主任,盛夏在我家里住,我会请我妈过来一趟和您谈谈的,她不懂事,让您费心了。”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盛夏也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对她摇了摇头。

    盛夏老老实实闭了嘴。
邻居小说推荐:绿茶人设崩了[穿书] 你是不是特有钱? 穿成了反派的傻前妻 重生军嫂是棵树 穿越之货通天下 霸道总鬼缠上我 都市农场主 牡丹的娇养手册 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 (快穿)炮灰求生记 呱太和刀子精[综] 我可能是个假助攻[快穿] 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 你明明动了心 撞脸夫妇[娱乐圈] 田园犬上位记[星际] 修仙生个崽 被神宠爱[快穿] 重生之顾东 医女毒妃:鬼王乖乖入帐来 带着空间闯六零 听说我长得像吕布(三国) 千金归来(重生) 全能学霸[直播]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一吻定终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一吻定终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