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甜菜小毛驴 书名:未命名(短篇)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灰衣人敲了敲龙府正殿的木门,发出轻微的咚咚声:“龙老,凌霄山庄的凌霄良请您和小姐在中和节赴宴,道是为霄天之变故赔礼。”“无妨,劳烦您采办一下,请几个上好的厨子,再置办几坛子好酒。”浑厚的男声从门里传来。“凌霄良说,凌霄山庄易主之事暂不便公开,又有碍小姐声名,他已与闻门主商议,当日酉时在龙门总舵办宴,不知龙老意下如何?”“哦?既已与闻门主议定,此事就这么办吧。还有三日便是中和,管家劳驾转告一下莫心。“龙老停顿了一下,”凌霄天之事后,她便不ai听我的话啦。吾等虽已是江湖闲云,但是礼数还是得有。”“是。”灰衣人待龙老不再讲话,转身退出了内院,他看了看耳房房顶,便匆匆离开了。

    “小姐在休息,阚管家有何吩咐?”彩云立在龙莫心闺房门外,见到灰衣管家后,双腿微屈行礼。“凌霄山庄yu给小姐赔不是,中和之日在朱雀坛为小姐设宴。”管家揖手回礼说道,看到彩云一脸不解,接着说:“老爷已知此事,让我前来转告。当日申时,闻门主会亲自来接老爷和小姐。”“我们小姐的脾气你也知道,我也只能转告,愿不愿意去,我就不知道了。”彩云耸了耸肩说道。“老爷吩咐了,不可失礼数。不打扰小姐休息,我先告退了。”管家说完,便径直离开了。不一会儿彩霞打开了门,对着彩云点了点头。

    “爹!我不去。”龙莫心突然风风火火跑进了正殿,彩云彩霞跟在身后,看上去是无力阻拦。龙老正在与几个江湖人士议事,站在龙老身边的阚管家急忙上前阻拦,却被一把甩到了身后。“爹!总舵里破破烂烂的,还有奇奇怪怪的人,你都让我不要掺和江湖事务啦。要去你自己去。”龙莫心抓着龙老的左臂,使劲摇晃着,也不顾旁人的眼神。“胡闹。他人好意赔礼,又是你闻伯伯设宴,你若不去,我龙府将来还如何在江湖上做人。”龙老说着使了个眼se,彩云彩霞忙过来拉住自己小姐。“我和你莫伯伯这还有正事,你快回屋去,别让外人笑话我龙八教nv无方了。”“不妨不妨,小姐有倾城倾国之姿,又保有天真烂漫之心,实乃龙老细心呵护所致,吾等只有羡慕不已。”玄武坛主莫乏昭说道。莫乏昭在青龙坛和麒麟坛动荡之时,正巧率众往南方出使办差,待返回总坛之后,便发现两位坛主已被枭首示众,当即表示悉听闻门主调遣,从此也是兢兢业业,作为坛主,对从前的同门闻步初从不说一个不字,手下众人也是颇有微词。

    龙莫心看着身着灰白袍的莫乏昭噘了噘嘴,“爹你就会教训我,不像莫伯伯,一如既往会说讨巧的话,本小姐若是有您这口舌功夫,那必能帮上我爹,说不定他便不会隐退,我也能弄个坛主什么的当当。”“不敢不敢,小姐聪慧凌厉,小可也只是为养家糊口,当差办事而已,这什么破坛主,小姐若是想当,小可让给小姐便是。”说着他从腰间掏出坛印,朝龙莫心低头双手奉上。“哼,我可不稀罕。爹,我走啦,当天若是心情好,我便自会去。”说着,龙莫心做了个鬼脸带着两个侍nv离开了屋子。莫乏昭高声喊道:“小可届时必定恭候小姐驾临。”龙老边苦笑边摇头:“小nv无礼,让各位见笑了。”

    “彩云彩霞,你们说后天我穿哪件衣服?”龙莫心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着,一边默默地问。彩云和彩霞相视一笑,“凭小姐的脸蛋儿,哪还需要衣物衬托,怎般如何都好看极了。”“你们尽会取笑我。看我挠你们!”龙莫心脸一红,作出要扑人般的模样,手伸向着两个稍长她几岁的侍nv腰间,几个nv孩边尖叫着边跑进了府宅深处。天渐次暗了下来,屋顶传来沙沙的声响,好似灵猫跃上树梢。

    “灵剑凤三,我知道你在这儿。”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宋二将剑收回鞘内,心又不住狂跳,宋二知道,这样露面,等于送si。“想来你我已阔别四年,不料今日能在此会面。”老者高声喊道,见毫无回音,接着说道:“蝴蝶谷花客津、九鸩教甄作涅、聊山派曾勿了、青城帮铜万千、天地门韦索楠、漕金会白膘子。六年里,这些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莫名si于非命,帮派也就此鸟兽而散。我本以为江湖更替日新月异,si个个把人可谓稀疏平常。现在又是凌霄山庄……哼,我谷大仇承蒙凌庄主仁心,大难不si,凭凌茸膏化腐生肌之效,如今姑且留下半条x命,定要为凌庄主讨回公道。”老者停了下来,向四周张望着。谷大仇,曾经的山北第一大派五河派掌门,在十数年前率千人之众,将还未起势的北龙门众人围困在洛龙坡,意图一举熄灭其燎燎星火。若非龙老使出寻仙刀法,瞬时势如破竹,最后又与谷大仇对了一掌,北龙门一门怕是当场葬身于此役。谷大仇当即深受内伤,短暂昏迷过去,而他的属下们当即却以为掌门已si,乱做一团。龙老则乘机带领帮众们向南逃脱,行至安全处龙老才吐血三升,昏迷数日。人们说,龙老若当即将窜入t内的凌厉真气吐出,不至于受内伤至此,但也正是这样义举,才保以北龙门长存。五河派在之后数年内斗不断,若不是谷大仇一人苦苦支撑怕是早早解散,可好景不长,最后在四年前的一场愤怒的大火后被人们逐渐遗忘。

    他是何时发现我的?宋二不停的在回想自己是否留下过什么破绽,但是毫无头绪,能做到的只是尽快稳住情绪和心律。“我知道你憎恨我杀了那个nv人。”蓝衣老者的声音接着传来,“当年五河派逐渐势微,哼,当年那个小妮子自投罗网,我当是天赐良机,让我好好羞辱羞辱她出口恶气。没想她既无内功,更是不懂丝毫武艺,却是耐得住各种皮r0u之苦,更胜常年习武之人。我心怀好奇便用尽各种手段折磨羞辱她,将数年的积狠尽数发泄,不想她虽惨叫不止,却仍是气息平稳,此非长期c演,绝无可能。想到这儿,真是令人后背生寒,我这人呐,最不能生疑,一顺手,便把她杀了,0索半天,却未发现有什么蹊跷之处,当时还真当是场意外呢。”蓝衣老者毫无波澜的诉说着,宋二却早已双手紧握着剑柄,几乎要发出骨节迸裂的声音,此人消失四年却突然在此处说这样的话语,到底是为何?松二甚至任务在前,万不可节外生枝,绷紧了牙关,将要呕出的心头甜血生生吞了回去。

    “果不其然,当日夜里,那贼子便引人上山,我当即明白,在我捉去那小妮子的一刻,无论如何待她,结果都不会改变,可惜祖辈留下的数十年基业竟是毁于一旦。”蓝衣老者用手大力拍了拍墓碑,上边一尘不染,显然有人每日jg心打理。“既是这种结果,那你也绝非枉si,哈哈哈哈哈。”他看着碑上的鎏金刻字仰天大笑,又转头看了看四周:“我知你与她有情,现下要取老朽x命,当是轻而易举,而若真想追及真凶,非你我二人联手不可。如要杀我,请您自便,若想与我共议,老朽在长福酒楼地字戊号房恭候大驾。”老者言毕,但闻寒风扶叶,片物无声,待不一会儿便向北面离去了。宋二从来不问要杀的人是谁,也从来不问为何杀人,只待每次处理si者之事,再将nv子带回林间歇脚处,宋二觉得自己至今还活着的原因,除却轻功之外,便是寡语。那个nv人亦曾与他说,知道的越多,越是痛苦,越是si得快。谷大仇适才所言,如同利剑般刺入他的心底,将本已空虚的灵魂,尽数斩碎,令他不禁再次忆起那天,那个nv人手心如玄冰般寒凉的触感。在此刻,宋二无b想去问一问那个nv人。

    夜里的寒风刺骨,宋二在那座大院不远处踌躇徘徊。他极少犹豫,因为犹豫的那一瞬,往往就会招来si局。忽然一阵奇香飘过,是蝴蝶谷的晓梦散,宋二意识到之时便知已经中计。月已偏西,细腻的雨水轻柔的点在宋二略有油腻的脸上,似一只轻柔的手将他抚醒。幸亏只是迷药晓梦散,宋二的头发被雨水打sh,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中混杂着多少惊魂不定的冷汗。蝴蝶谷这一令江湖儿nv既ai又恨的医毒门派,自己亲历了它覆灭的过程,只是年数远了,竟也疏忽了蝴蝶谷那无所不在的下毒手法。宋二站起身来,剑鞘竟有些松动,果然是那个nv人,不然自己怕是早已身首异处。剑鞘中叠着一方铜钱见大,油h的信纸,里面一个字都没有,宋二知道,这是来自她的警告。细雨汇聚成丝从屋檐上滴下,宋二后悔着这次莽撞,有何可问呢,若她会如此轻易告诉自己,早已说了,若是没说,便无论如何都不会告诉自己。深夜的长yan城,即使是最繁华的华yan街上,在此时也只剩卧倒在街角的醉汉和无家可归,聚堆取暖的乞丐,打着油伞提着幽暗灯笼的打更人时不时在街道中缓缓穿行。乾河上的船舶都停靠在近水边,雨滴打在平静深邃的河面上,泛起阵阵涟漪。
邻居小说推荐:玄幻:无敌降龙战神 今天的异能是什么 异界传说之万界传奇 血月之侍 废材杀手 始于婚,终于爱 七天的情感 嗜血同学会 诱爱成婚:腹黑教授太凶猛 我真不想举世无敌 未来红包群 最强奶爸战神 方欲杪小说 神兽之谈 灵眼特工之异界奇幻曲 燃浊传 我在木叶写小说 一胎二宝:总裁爹地惹不得 蓝天段雪小说 斗破之双系统 女配不想继承亿万家产 无课金的异世界冒险 与你为敌 幸福快乐 华夏道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未命名(短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未命名(短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