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尾声(下)┃正文完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苍梧宾白 书名:黄金台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娘娘莫怕。”

    严宵寒从门外走进来, 朝她行了一礼, 让元振把门关好,自己走到御榻前, 低头查看长治帝的情况。

    傅凌认出了严宵寒。她对这人的观感十分复杂, 知道他曾帮过自己, 但又痛恨他玷污了自己的兄长,更兼做贼心虚, 因此口气稍显冷硬慌乱:“你来干什么?”

    “来帮您一把, ”严宵寒平静地道,“您是太子的母后, 还是不要沾上弑君这种污点比较好。”

    傅凌愕然:“你……”

    “娘娘忘了?您身边有微臣的人。”严宵寒掀开香炉盖子, 洒了一把新香进去。然后不疾不徐地解释道:“哪怕不用您动手, 皇上的大限也在今晚。这等遗臭万年之事,让臣来做就行了,别脏了您的手。”

    他说话的语气神态有种让人不由自主信服的可靠感。傅凌怔怔地盯着他身上的孝衣,不敢置信与恍然大悟同时浮上心头, 喃喃道:“皇上的病……是你一手策划的?是为了……他?”

    清冷的香气随着兽口轻吐的白烟弥散开来, 冲淡了屋内腐朽的药气与融融暖香, 人仿佛一下子从屋子里走到冰天雪地之中。

    榻上的长治帝四肢痉挛,呼吸急促,喉间发出“嗬嗬”的痰音。

    “是为了他,不过不全是因为这次的事,”严宵寒微笑道,“娘娘没发现吗?皇上自从到了京城后, 就再也没有过子嗣。”

    自从出了薛淑妃那档子事,严宵寒就意识到长治帝是个靠不住的薄情男人,皇后和太子的地位岌岌可危。于是在长治帝回京之后,他开始暗中令元振在皇帝的茶水里下药。

    时人以饮茶为风尚,长治帝尤其爱茶,元振正是靠着一手泡茶的好手艺得了皇帝青眼。严宵寒给他的是一种与茶叶形状极其相似,连气味也相似的草药,有毒性,易杀精。长治帝喝了好几年这种“避子茶”,果然一个龙种都没留下。

    此药本来有强心之效,配上严宵寒刚刚点的紫述香,便容易致人产生类似心疾的症状。御医诊不出中毒,仍给长治帝服用强心药物,无异于雪上加霜,火上浇油。久而久之,病越治越重,到现在这一步,已是回天乏术,只是苦捱日子罢了。

    严宵寒原本打算缓进,等太子长大一点,再让长治帝罹患心疾而死,可他低估了薛升和长治帝的野心,更没料到傅涯会跳出来横插一杠,直接把局面推向不可挽回的境地。

    好在,他最擅长的就是绝地反击。

    “夜还长,我在这里守着,娘娘先去歇息,明天还有的忙。”严宵寒转头对门边默不作声的太监道,“元振,送皇后去偏殿。”

    雪仍在下,最深的夜色已经降临,再过不久,就该是晨光破晓,雪霁天明。

    傅凌被不由分说地“请”进了偏殿。她和衣躺在榻上,万千思绪在脑海里滚成解不开的乱麻,直到快天亮时,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朦胧中,远方似乎有杳杳钟声传来,她在梦中一脚踩空,心中“咯噔”一下,猛地醒了过来。

    四下里一片静寂,外头仍是黑沉沉的,傅凌从榻上坐起来,呼吸凌乱,感觉自己心脏仍在不受控制地狂跳。这时外头有人轻轻敲门,元振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娘娘可醒了?严大人打发奴婢来问,您可还要见陛下最后一面?”

    傅凌如遭雷击,眼中毫无征兆地滚下两行泪来。

    她喉头酸涩,强忍着哽咽着道:“公公稍等,这就来。”

    等傅凌收拾停当,来到主殿时,长治帝已陷入昏迷,御榻边围着不少人,太监、起居郎、御医,唯有严宵寒远远地站在一旁,容色寡淡,事不关己,在这关键时刻反倒在走神,像个局外人。

    众人行过礼后,让开一条路,傅凌跪倒在御榻旁,含泪唤道:“皇上……”

    长治帝眼皮微微一跳,似乎对她的声音有反应,可始终没睁开眼睛。傅凌将他枯瘦的手攥进掌心,泣道:“陛下放心,臣妾一定教导好晖儿,不负陛下殷殷期盼。”

    长治帝的手指在她手中抽动了几下,气息微弱如风中残烛。据说人死前都会有一段奇迹般的回光返照,然而御医屏息静待片刻,长治帝终究没有再清醒过来,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停止了呼吸。

    “娘娘节哀。”

    不知过了多久,严宵寒走上前,在傅凌背后轻声道:“皇上驾崩了。”

    此话一出,养心殿内所有人齐齐跪倒在地,严宵寒见傅凌还在发愣,只好出声提醒道:“娘娘?”

    傅凌极缓地眨了一下眼,眨掉了眼角最后一颗泪珠,朝一旁的元振伸出手。

    元振忙将她扶起来。严宵寒退到一边,拂衣跪下。

    “皇上……驾崩了。”

    傅凌面朝空旷大殿,朱唇轻启,嗓音沙哑颤抖,却一直坚持说了下去:“即刻派人告诸公、百官、诸亲王,嫔妃,关闭宫门、城门,全城戒严。请——”

    “新主”二字还没说出来,门外忽然传来一声高喊:“陛下驾崩,为何不召我等入宫听遗诏!”

    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养心殿外,以薛升为首,几十位殿臣聚集在阶下,长治帝的异母兄弟赵王也在其列。傅凌在元振的搀扶下走到殿前,目光冷然地扫视过一张张或年轻或苍老的面孔,凛然道:“陛下始终昏迷不醒,并无遗诏。”

    薛升意有所指地道:“也许有,但娘娘不知道。”

    傅凌道:“我儿是圣上亲口册封的太子,国之储君,不管有无遗诏,都是天下新主,薛大人又有什么异议?”

    薛升冷笑一声,打开随身携带的木匣,从中取出一卷明黄圣旨,高举在手:“此乃陛下亲笔遗诏,病重时托付于老臣,待大行之后公诸天下!”

    殿外寂静了一瞬,随后炸了锅。

    皇后说没有遗诏,宠臣说遗诏在他手中,这说明什么?说明薛升手中那份遗诏上,皇位的继承人很可能不是太子!

    严宵寒稍稍眯眼,藏在袍袖下的手指扣住了小刀,开始认真地思考如果当场把薛升一刀毙命的话,一会儿要怎么收场。

    薛升敢拿出圣旨,不管是真是假,就说明他属意的皇位继承人不是太子,而是躲在人群里的赵王。可依长治帝的性格,真的会放着亲生儿子不要,反而把江山交给一个并不熟悉的异母兄弟吗?

    还没等他思考出结果,远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两匹乌骓骏马踏着满地霜雪,疾驰而来。

    一个久违的声音炸雷般落在所有人耳畔——

    “太上皇敕旨到!众臣接旨!”

    严宵寒愕然回首,狂风扑面而来,夜色与风雪的尽头,修长挺拔的身影伴随着东方熹微晨光,逐渐在视野中显出清晰轮廓。

    大红武袍,深黑貂裘,腰悬长刀,英姿勃发,恍如武神降世,将星临凡。

    “傅深!!”

    “将军!!”

    “诸位许久不见,”画像还挂在麒麟殿里的靖国公傅深在殿前勒马,溅起一大片雪雾,意态闲适地跟众人打了个招呼。

    接着,他又重点问候了薛升:“薛大人,别来无恙否?”

    白日见鬼,薛升只觉得一盆雪水兜头浇下,巨大的寒冷和恐慌攫住了心脏。他目眦欲裂,面容狰狞,一半是吓的,一半困兽犹斗,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是你……”

    “天不遂您愿,没死成,真是对不住了,”傅深微笑道,“倒是薛大人越来越出息了,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以前只是下毒,现在都学会假传圣旨了。”

    “血口喷人!”薛升连珠炮似地道,“你与段归鸿暗中勾结,意图谋反,阴谋被皇上查知,这才命人除掉你!傅家犯下谋逆大罪,皇后是你血亲,正因如此,皇上才亲笔立遗诏托付给我,欲传位于赵王!你这叛臣贼子,竟还敢在此时露面搅局!”

    傅深没有动怒,只是啧了一声:“听听,这话说的,不觉得心虚吗薛大人?”

    “我要是真的谋反,”他似笑非笑地扫视过养心殿前的大臣们,一字一顿地说,“还轮的到你今日在此跟我叫嚣?别说京城,你一辈子也就困死在金陵了。”

    “征西军副将李孝东已供认不讳,你指使他在我与西南和谈时投毒,还栽赃嫁祸给段归鸿,人我给你带到大理寺了,供词上的手印还新鲜着呢。薛大人,你不妨拿着你的‘圣旨’,去跟他做个伴?”

    一番话,字字石破天惊,北疆的殿臣最先反应过来,怒目道:“老匹夫!竟敢做出这等欺君罔上之事!”

    严宵寒朝不远处的禁军打了个手势,薛升厉声大喝:“我乃朝廷命官!无凭无据,谁敢抓我!”

    “我敢。”

    傅深冷冷喝道:“禁军何在?”

    不愧是常年领兵的统帅,这一句威严慑人,铮然如金石相撞。左右禁军齐声应答,声冲云霄:“末将在!”

    “把这个谋逆犯上的反贼给我拿下,押送天牢候审。”

    傅深语含杀气,森然道:“傅某从军十年,手中刀饮血无数,今日甘犯僭越之诛,不信砍不了你这乱臣贼子!”

    禁军本来就是他们这边的人,一听此言,顿时如虎狼出笼,蜂拥而上,将薛升按倒捆了,直接拖了出去。

    从薛升站出来到被擒住,情势几番变化,都在电光火石之间。亏得傅深说一不二,手段干脆,一场剑拔弩张的宫变被他快刀斩乱麻地消弭至无形。寻常人一生中也难以经历一次这种场面,众臣愕然不语,久久难以回神,谁也没想到竟还有这种离奇转折,可细想之下,心中却不由得生出一股尘埃落定之感。

    大局已定,哪怕太上皇的敕旨还没读,结果也已毫无悬念。

    傅深回来了,普天之下,还有谁能越过太子去?

    严宵寒不动声色地收了刀,走到傅深马前,递给他一只手,用寻常小儿女闲话家常的平常语气问:“你怎么来了?”

    这回傅将军终于没犯傻,毫不避讳地扶着他的手一跃而下,道:“我不来,难道任凭薛升那老贼欺负我妹子他们孤儿寡母?”

    他侧头看了傅凌一眼,台阶之上,皇后的眼泪登时就止不住了。

    傅深叹了口气,肃容道:“节哀。”

    他手里还拿着一卷明黄圣旨,严宵寒一直拉着他的手不肯松开,傅深低头一瞥,小声感叹道:“我说夫人,你这手劲可有点太大了。”

    严宵寒:“……”

    傅深笑了笑,没有挣脱,扬手将圣旨扔给了随他一起来的太监程奉君,言简意赅地道:“念。”

    傅深听说长治帝病重的消息,担心严宵寒一个人应付不来,瞒着他偷偷从西南赶回京城。北燕军在宫中自有一套路子,他在程奉君的接应下入宫,中途听说消息泄露,薛升等人正往宫中来,为防万一,他才特意去太上皇那请了道敕旨,没想到最后竟然真派上了用场。

    “奉天承运太上皇敕曰:朕自归政于皇帝……”

    元泰帝退位是迫于无奈,真要论起来,他的眼光和手腕比长治帝强了不知多少倍。傅深宁愿指望他,也信不过长治帝那个傻东西。

    依太上皇旨意,由中宫皇后嫡子孙晖继承大统,但新主年幼,国事仍付延英殿议决,太后垂帘听政。

    另任天复军使严宵寒,靖国公傅深,东极殿学士顾山绿,观海殿学士李华岳,简宁阁学士萧统五大臣辅政。

    敕旨念完,全场中唯二两个并肩而立的人,如腾云驾雾,陡然登上了这天下的权力至高处。

    知晓内情的人不免奇怪,元泰帝曾在傅深身上出过最昏的招,恨不得弄死他,可是在一个新时代即将到来之际,他却好似放下了一切顾虑,毅然将最大的权力拱手送给了傅深。

    皇帝心,海底针,他到底是怎么顿悟的,或许只有元泰帝自己知道。

    “念完了吗?该我了。”傅深转向严宵寒,嘴角噙着一点不明显的笑意,稍微抬高声音,朗声道:“太上皇口谕,严宵寒接旨。”

    严宵寒微微一愣,松开他的手,后退一步,拂衣跪倒。

    傅深道:“若新主可辅,彼当竭股肱之力;如其不才,彼可取而代之。”

    雪地里一片死寂。

    除傅深之外,所有人,包括严宵寒和皇后,全都傻眼了。

    严宵寒?为什么是严宵寒?

    耳畔充满血液鼓噪的沙沙声,那句话如当头一棒,打的严宵寒不知今夕何夕,他仿佛突然被人抛进空茫雪原,没感觉出惊喜,只有彻头彻尾的茫然。

    这算什么呢?

    他恍惚地抬眼看向傅深,两人目光在半空中交汇,那人眼角狡黠地一弯,紧接着严宵寒眼前一暗,一片厚重的阴影从他头顶掠过,踏实地压在了他肩上。

    傅深将自己的貂裘解下,披在了他身上。

    严宵寒一身素白单衣,跪在雪里几乎看不出身形,然而被这漆黑的貂裘一压,周遭的红墙黄瓦,青砖白雪,还有雪中一跪一站的两个人……整个场景不知为何,陡然变得“浓墨重彩”起来。

    傅深稍稍躬身,朝他伸出一只手,轻声提醒道:“严大人,还不领旨?”

    他的动作仿佛是某种隐含着认可与接纳意味的仪式,在场隶属于北境的殿臣们更容易领会其中含义,率先跪了下去。

    “谨遵太上皇圣谕。”

    紧随其后,其他地方的十余位殿臣也跟着一齐跪下去。

    “臣……谨遵圣谕。自当鞠躬尽瘁,不负所托。”

    严宵寒专注地凝视着傅深,那人也在回望着他。

    黎明将过,白昼已至,风停雪住,太阳从遥远天际缓缓升起,晴光映着琉璃瓦上的细雪,熠熠生辉,灿烂得几乎炫目,然而都比不过面向他、背光而立的那个身影,仿佛只要轻轻一动,就能带起满眼温柔的波光。

    悲欢离合,生死劫关,狂笑歌哭,十二载光阴,岁如长河,都在这对视的一瞬间缓缓流淌而过。

    这一眼里,有他的山河万里,家国安定,也有他的白头偕老,至死不渝。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结束,感谢各位几个月来的陪伴和支持,谢谢大家。

    本文有很多瑕疵和漏洞,作者的智商经常不在线,在此也要感谢读者们的包容,以后一定努力改进,希望下本还能再见。

    番外不定期更,目前计划内的有严大人的身世,肃王和傅廷信的平行世界,大家想看什么可以在评论里提出。

    后 记等番外更完再写。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黄金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黄金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