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番外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乔其紗 书名:玻璃唇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很长的一段时间, 方璃都跟周进腻在一起。

    两人都是刚刚回国,暂时不想出远门,每天长时间待在家里,享受着难得的二人世界,过盼望许久的家庭生活。

    时而陆思思和小俊会过来拜访他们, 一同吃饭、户外烧烤、爬山等等。

    他们好像提前过上了优哉游哉的退休生活, 闲散平淡,但这对于忙碌奋斗了八年的两人来说,再合适不过。

    转眼, 陆思思已经结婚六年了, 兜兜转转, 最后嫁的居然是当年一起去海滩玩的高中同学,也算他们同学中的一段佳话了。现在女儿四岁多, 一头自来卷披肩发, 活泼可爱。

    吴小俊是去年年底结的婚, 妻子是当初常买东西的圆脸小姑娘, 人温厚乖巧, 刚有身孕。

    墩子的孩子已经念中学了。

    还有许教授……他送走他的恩师后,趁着现在身体还康健,打算环游世界,边走边画。

    看着他们,方璃才发觉自己真的老了。

    她不再是那个青春的少女, 周进也不再是当年夜市上的俊郎男人了。

    幸好, 他们现在能在一起。

    最近, 方璃跑遍了这里的医院,八年前的她瘦骨嶙峋、熬夜饮酒、经期紊乱,整个人都是病恹恹的。去了俄罗斯后,她的生活习惯慢慢有所改变。

    俄罗斯太冷,尤其是深夜,根本无法画画,方璃极怕冷,也很少再熬夜。再加上那边食物热量高,整个国家都热爱运动,喜欢阳光健美的身型,潜移默化地,她也跟着好了许多。

    这次回来,医院的检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她也喝了中药,慢慢调养,但不知为何,迟迟没有身孕。或许还是那次流产遗留下的祸根吧。

    她难过地想。

    当年也是那么说的,清宫极伤身体,她又体虚宫寒,恐怕很难有孕。

    周进是想要孩子,但也顺其自然了。唐可盈的事件给他的冲击太大,方璃有,是喜事,没有,也罢了。他甚至计划好再过几年二人世界,领养一个小孩也不错。

    得知他的态度,方璃也渐渐放宽心。

    顺其自然吧。

    天气一天天转凉。

    北方的城市,刚进入十一月,气温便跌至零度。

    家里换上了轻薄又保暖的羽绒被,方璃不到八点便上了床,倚靠着枕头翻画册。

    她这次的归国画展备受业内好评,几幅画作都卖到了她理想的价位,还有一些寄卖在俄罗斯的画廊、国内画廊的,陆陆续续卖都有售出。

    她没有像许教授能卖出百万美元天价,但对于她这个年纪来说,足矣。

    最重要的是有人认可,有人欣赏。

    这一切,便是有价值的。

    稳打稳扎,慢慢来,才能走得更远。

    周进洗完澡也上了床,他没看画册,但也没像过去一样抽烟听相声,伸手拿了本床头的书来翻。

    方璃扫了一眼:《远洋渔业新资源与捕捞技术》。

    “……”有点无语。

    翻一会,周进合上书,方璃以为他打算睡觉,没成想看见他拉开第一个抽屉,拿出一只纯黑的眼镜盒,打开,戴上眼镜。

    方璃愣了愣, “你怎么戴眼镜了?”她凑过去,奇怪地看着他。

    周进说:“去年配的。”粗砺手指扶了扶镜框,“很丑?”

    “你近视吗?”她想到家里堆的那些关于捕捞、冷冻、航道等等的专业书,这几年他是下了苦功夫的。

    “不是,有点花。”他低头,微微眯眼,字迹在镜片后清晰了起来。

    还没看几个字,手中的书被抽走,连带着画册扔回床头。

    熟悉的木质香变浓,方璃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皱着眉摘下他的眼镜。

    “花吗?”脸贴得极近,浓密的睫毛近乎剪到他的鼻尖。

    “你不花,是字太小了。”

    方璃咬着唇,瞪着他,不愿接受他变老的这个事实。

    周进温和地同她对视。男人五官立体,眉骨高耸,只是肌肤有轻微的松弛,也有细纹,让他看上去没过去那般凌厉阴鸷,多了几分风霜后的平和。

    半刻,周进展开手臂,交叉环在她的后背,压进自己的胸膛。

    他语调很平,“人总会老的,这没什么可怕的。”

    方璃不说话。

    她知道他会老,只是像“老花镜”这种东西,她总感觉很遥远,一时无法接受。

    过了许久,方璃摁着他钻进被子里,和他紧紧黏在一起。“我不要你老。”她语气发沉,有一点咬牙的意味,“我不想要你老。”

    房间里安静几秒。

    周进大手摸摸她的下颌,低叹了一声。

    “对不起。”她想到那几年,声音弱了下来,仍旧俯在他的胸膛,手里还揪着他背心的领口,“对不起。”

    周进摸着她的长发,顺着从头顶摸到发梢,柔滑乌黑,和多年前一样,锦缎似的。

    他们之间横亘了十一年,四十二岁的他确实老了,但三十一岁的她还算年轻。

    “老公。”

    他的动作停了一下,眉峰微抬。

    喜欢听她叫“哥”,也喜欢听她叫“老公”。

    “我们以后再不分开了好不好。”

    “你要是去墨西哥,我就也跟着去,如果不能上船,那我就在附近城市找个酒店住,反正我们不要再分开,每分每秒都在一起,好不好?”

    她抬起小脸,去啄他的嘴唇,眼睛里满满的依赖和眷恋。

    周进把她的发梢绕到耳后,笑了,“好。”

    他喜欢她这个样子,像小奶猫一样,温软,痴情。

    缠绵着拥抱好半天,方璃才从他怀里窜出来,心底还是难过,拿过枕边的书,翻到扉页,“你刚才看到哪里了?你不要看了,太费眼睛,我念给你听。”

    周进躺在床上,右手垫在脑后,本来也是陪她,看不看也无所谓。只是听她这么说,心里似有温热的泉水淌过,唇角含着笑,闭上眼睛,“第三章,延绳钓金枪鱼那里。”

    “你还想捞金枪鱼?”她惊讶。

    “不是,就了解下。”

    方璃哦一声,清清嗓子,念了起来。

    她的声音清甜柔和,像个小学生般捧着课本,念得很认真,字正腔圆。

    周进时不时抬眼看她,搔搔下巴,眉宇舒展,笑意越来越浓。

    其实老了也不错。

    他忽然想。

    她会照顾自己,陪伴自己。

    今年的第一场雪在圣诞节的前一天。

    雪一下,冬天的味道就出来了。这场雪没下大,就飘了一会便散掉,地上也没落下积雪脚印,倒是松树上覆了一层雪花,风吹过,竜竜窣窣地往下落。

    平安夜那天,他们重新领了证。

    婚礼订在明年初春,准备挑一个欣欣向荣、春暖花开的日子。地方也选好,h大附近庄严肃穆的圣弥爱尔教堂。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过去她不在的日子,周进其实很忙,每一趟都跟船,从捕捞到冷冻到运送各地,凡事都亲力亲为。

    但她回来后,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都交给底下的人。

    其实本来么,这些活船长都是能做的。

    很快便到年底。

    所有的事情都告了一段落,周进每天就是陪着她,好像憋着劲补回来那八年的时光。

    逛街、购物、抱着画架和颜料陪她四处画画,他还搞了一个单反研究怎么给她拍照,难得的,开始翻看画册和摄影集,想学着什么样的构图和光线能让她美一些。

    但在这个方面他真的挺笨的,永远调不好焦距和光圈。难得调好了,构图也都怪怪的,每次看照片方璃都乐得哈哈哈笑。

    周进也笑,笑着笑着就感到幸福。

    方璃是除夕吃年夜饭那天发现不对劲的。

    她和哥、小俊他们凑在一起过年,晚饭很丰盛,哥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他们都极爱吃肉,鸡鸭猪羊一应俱全。

    方璃看着往日最喜欢的炖得软软的黄豆猪蹄一端出来,突然就感到一阵恶心反胃。

    她捂紧嘴巴,迅速跑进卫生间。吐也吐不出来,就是难受。

    菜是小俊端的,哥还在厨房烧别的菜,并没听到动静,小俊和小俊老婆一脸懵。方璃关上卫生间门,掐了掐自己的脸,拿口杯漱口。

    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头有点大。

    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经期推迟一两天、或者感到恶心小腹胀胀的,她就会跟哥提,唯恐像上次那样不知道。但每一次一验试纸,或者说完的第二三天,例假就照常了。

    哥什么事都藏进心里,一样的温柔体贴,但内心,肯定是有失望的,特别是有了希望之后的失望。

    她推开门,对欲言又止的小俊媳妇摇了摇头,怕又是一场空欢喜。

    一顿年夜饭吃得有些心不在焉,结束后已是零点多。电视机没关,仍旧是歌舞升平,哥正弯腰收拾空酒瓶和糖果,方璃想了想,说去洗澡钻回卫生间。

    虽然晚上测不太准确,但她还是迫切地想知道。

    方璃拿着那支验孕棒,心跳得砰砰砰。

    两条杠。

    她近乎想立即冲出去拿给他看,但万一…万一出错了呢。她知道这个不太准确的。

    最后还是把验孕棒丢进垃圾桶。

    她洗完澡出来帮哥收拾了一会,过个年大家都累了,两人躺回床上,相拥着入眠。

    鞭炮声彻夜得响,噼里啪啦,还有五彩的烟火映得窗帘一亮一亮。

    方璃看向身侧熟睡的男人。

    她心里也像放烟火一般,千变万化,一会灿烂一会黯淡,没个定数。

    次日,方璃起了一个大早,说是和陆思思单独有事,吃完早餐,偷偷去了医院。

    她这次一定要十拿九稳再告诉哥。

    有,是惊喜;没有,也不会让他再失望。

    她出门后,周进没多久也起了,他看见餐桌上的早餐,细心地盖着倒扣的碗,心里暖烘烘的。

    流黄的荷包蛋,热气腾腾的豆浆,虽然很简单,但她能有这份心,就够了。

    直到中午,周进倒垃圾时才发现那根验孕棒。

    他捡起来看了一会,也能明白方璃的心思,心疼又怜惜,深吸一口气,可还是压抑不住心内的狂喜激动,什么都做不进去,惴惴不安地坐在客厅,一分一秒地等她。

    他会做爸爸吗?

    他真的能做爸爸吗?

    但转念一想,万一……他捏了捏拳头,不想让她再难受自责。

    下午三点,钥匙插进锁眼,周进心悬了起来,全身血液加速涌动,迅速站起。门刚一打开,还未等他张口,一道身影便扑了过来。女人紧紧拥住他的后背,头埋进他胸前,泪眼朦胧地,“都怪你……都怪你……”

    周进身体一绷,也不知该怎么劝慰,抱住她,手插进她的头发。“没事的。”她一这样他便会无措,温声宽慰,“没事,傻丫头,我会永远陪着你。”

    “都怪你…”方璃用力吸吸鼻子,抬眼,眼睛湿漉漉的,里面盈满了亮光。

    “我穿婚纱估计都不好看了……”

    “啊?”

    “会胖!”她鼓着嘴。

    周进还是没反应过来,愣愣的,内心却慢慢溢出一丝喜悦。

    陆思思倚在门口,实在忍受不了他们一把年纪还亲亲我我,扶额道:“恭喜,周大哥,你要做爸爸了。”

    周进这才领悟,望向方璃。

    方璃闭着眼点头,唇角翘得老高。刚才的狂喜彻底爆发出来,周进笑着拥紧她,拍拍她的后背,强烈的感情一时无法表达,只能抱紧她,再紧一点。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玻璃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玻璃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