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涨自己威风,灭他人士气 (16)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弈澜 书名:珠玉在前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美的,他就怎么发展,简直像是她赞美过后,他才知道他哪哪都很棒,而且总会有新的更棒的地方被挖掘出来。

    待年年长到两岁,梁婵才第一次去乡下田庄,刚成亲时天天在家腻歪都不够,哪有工作上外边玩耍去,后来生年年,又把所有精力都放到了小家伙身上。对田庄,梁婵也并没有太多期待,因为梁家也有,乡下田庄常是一望无际的稻田间一畦畦菜蔬,还会有种着荷叶的渔塘。

    乡下的菜蔬也并不会格外好吃,因为这时节,就是大片大片种菜,也没有农药化肥呀。当然,乡下的菜蔬还是会更新鲜一些,毕竟要卖的菜,拿到市上来,不可能是当天鲜采的,多半是头天先采摘好,放盆里也好,桶里也好,盆里桶里留半指水,上边还得浇点水,这样菜才能保持原样到第二天。这样吸饱了水的菜固然好看新鲜,但其实口感会不如现摘现吃的,不过孟家的菜素是庄子上送来,因而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孟家的田庄,较之梁家的要显得更具北方特色一些,春天才刚开始,这会儿农人们正往地里种玉米,种土豆还有许我按说明朝不该有的食材。梁婵对此已经非常淡定,呃,准确地说,她并不是很了解这些农作物到底是本国产土著品种,还是其他大陆引进来的品种。

    梁婵也很快发现,田庄上的农人,虽然日子过得下去,但还是紧巴巴的,很难有所积蓄,遇上什么事怕只有听天由命的份。要搁以前,梁婵肯定轻轻敲边鼓,现在么……

    “衡诚,咱们田庄的佃户要上缴多少收成?”

    “五成。”

    说到租子,孟家田庄其实不能说高,时下盛行的就是五成租,出产较丰的得交六成,贫瘠一点的减到四成,这不是绝对的,还得看主家怎么理事待人。以前梁家的田庄了也是五成,但田庄上的佃户日子都过得挺富余宽敞,江南地到底是鱼米之乡,收成可能比孟家这里的田庄要好一些。

    “阿婵是觉得高了吗?”

    “并不高,但是衡诚,你说人一生辛劳到底是为什么?”

    孟量:我还没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啊!

    “过好日子吧。”

    “如果只有你过好日子,身边跟着你办事的人,日子都过得不怎么样,你觉得这样的好日子能长久吗?”

    孟量:细想想,不能。

    “我琢磨琢磨。”孟量做为东家,已经算个不错的,遇灾年荒年,还会依他爹留下的旧例减租,实在紧张,会减得很低。委实没办法时,他还会上外边帮忙买种子,让大家能维持下去,但也仅仅只是维持下去……

    但是梁婵说得对,一个人过得好算什么好,周围人可都过得不好,可不很打眼么。先贤说过,不患贫患不均,啧……不说让大家日子过得一样好,至少得让跟着孟家干活的人都过得还成吧;也不必说什么大富大贵,至少得有余粮、有闲钱吧!

    #我女神太太心超好#

    4.买东西一时爽,看账单泪两行

    自打孟量打开天灵盖,就一通百通,不仅是田庄佃户,织坊布坊的工人,家里的仆从,连带着常去光顾的小摊小贩都跟着受益。孟量最大的发现是——他是土豪,哪怕不算很豪的,但略微大方一点的底气还是有的,所以其实让大家都过好一点,对他而言或许成本并不高。

    不过……还是得努力挣钱,他们的小“黏黏”一天天长大,得攒下金山银山,才能够小姑娘爱怎么打扮自己怎么打扮自己呀,才够让闺女买东西时不用问价钱,只要考虑喜欢不喜欢啊!为这个目标,孟量奔走在一发不可收拾地发家致富当更大土豪的路上。

    至于为什么要攒金山银山才够……

    孟量看着账上的开销,给女神太太买东西一时爽,看账单泪两行,不是后悔不该买,而是深感自己其实还很贫穷!

    梁婵:所以说,生个女儿还是有作用的,从小就一直在激励她爹要努力努力努力,毕竟家里有俩“败家娘们”。

    随着孟量生意越做直大,外出的日子渐渐多起来,梁婵从没有引门站成望夫石的情怀。孟量离家,她就在家钻研好吃的,琢磨怎么更加美美美,天晴气好可以邀上邻近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一起带着孩子郊外游玩,她可不是那种会把自己活成闺中怨妇的人。

    孟量能放心外出,也正是因为知道梁婵能把自己安排好,当然,即使是知道,孟量也依然每每外出时,都归心似箭。从不是梁婵离不开他,是他离不开梁婵……嗯,还有他家小“黏黏”。

    小家伙现在四岁了,正是话多的时候,随便往哪里扯着人,甭管年龄大年龄小,她能跟人家唠小半天。孟家上下,从看门的到洒扫做饭的,都被她“撩”过。上外边玩耍就更不得了,那么多人,一人说一句都能满足她一天的谈兴。

    “别人的裙子上都绣花,为什么你要绣猫呢?”

    “我喜欢猫呀,你觉得它可爱吗?”

    “可爱,那我要是喜欢我妈,可以把我妈绣裙子上吗?”

    小伙伴一脸懵:妈快来,这话我不知道怎么答。

    孟小约没得到答案,一转脸又“撩”别人去了:“你在画什么?”

    “我们家的新房子,可漂亮了,有池塘还种了荷花。”

    孟小约:“我们家没有池塘,我也想要池塘种荷花,我喜欢吃荷叶饭。”

    说完跑走,到梁婵那里要种荷花的池塘,完全不顾小伙伴一颗想炫耀的心无处安放。

    梁婵:“好好好,回头就给你挖,就种在你院子门外。”

    “为什么不能种院子里呢?”

    “院子里有水的话冬天会很冷,我家小年年怕冷呀,所以当然不能放到院子里。”

    孟小约:“噢,妈,我想要一条绣蝴蝶的裙子。”

    刚才小伙伴没有答她的话,孟小约就依照她妈说过的“沉默就是否认”的说法,自动当作小伙伴给了否定答案。既然不能绣第一喜欢的妈,绣第二喜欢的蝴蝶也可以。

    嗯?你问爹?

    爹和妈并例第一喜欢,妈不能绣,爹肯定也不能啊,我怎么会落下我爹呢,我超爱他的。

    经由小年年的小臭美,梁婵琢磨画起图稿来,她记得现代有个同寝室的小姐妹爱穿汉服,其中就有一条叫百蝶裙的,是大大小小的蝴蝶织在一条裙子上,虽然小姐妹穿的是机织的,但机器能织出来的,现在的工匠应该也能织出来。那是梁婵头一次觉得,许多花色凑一起,也能不俗得让人不忍心多看。

    梁婵穿越后,上过蒙学,学过画画,虽然画画水平不值一提,但打个图稿还是勉强可以的。到时候再和织坊的工匠们商量商量,看能不能织得出来,孟家的透花绫可是独一份,好好经营必能够到更大的市场上去竞争竞争。

    画好百蝶裙的面料样稿,梁婵拿去给工匠,她头回打织布花稿,有点忐忑。工匠拿着琢磨半天,拿着图稿到架子前,先把线挑好,然后再坐下来织。一边织,工匠一边皱眉沉思,有时候还会调整一下。

    织出来约半寸时,梁婵就看出来,工匠不仅织出来了,而且织得比她的织花图稿还更漂亮,工匠皱眉沉思,大概就是在思索图案怎么调整才好看。古代的工匠果然个个大手,她这么灵风画风,工匠都能织出美得令人惊叹的面料来。

    三天后,工匠交给梁婵一整卷布,顺道问她,这花样能不能继续织,没准会挺好卖。梁婵本来只想满足闺女,不想还有这意外惊喜,自是连连点头。至于销路,这却不愁,面料是真的非常漂亮,裙子做好穿出去,光是土豪圈里就能消化不少,再到辐射周边时,卖个千把上万卷应该不成问题——做裙子最费料!

    裙子做好,她一条,小黏黏一条,小黏黏一看到立马就“哇”地一声,抱着不撒手说要现在就穿。母女俩穿出去一亮相,立时就有人来问:“阿婵画的图稿啊,成成成,必需捧场,我明儿就上你家铺子买个百八十卷去。”

    “不忙,说才开始织这花样子,想必不多,留点给我们。”

    “正是,我家闺女眼馋着呢,恨不得把眼光钉在年年裙子上。”

    “阿婵有此天赋可不要浪费,这花样子新鲜少见,像年年她们这么大点的小闺女,就喜欢花呀蝶呀的,阿婵以后还需恒加努力。”

    待到孟量回来,织坊已经接下了几千匹布料的订单,还不时有人找过来送上新订单。工匠还告诉他,照这样下去,得买新织机招工人才行,不然忙不过来。

    孟量:我女神太太真是样样行,图稿画得好,生意经也念得好。

    “爹,你回来了呀,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想妈,在外面有没有吃好饭?”

    孟量:哎哟我的闺女真甜暖贴心。

    “有有有,都有,年年在家有没有好好吃饭?”

    “有啊,饭好吃,吃好多好多。”孟小约对家里厨娘的手艺可捧场啦。

    “不但吃好多好多,还天天问我找辞夸袁娘子,自打她能和我们一起吃饭了,她心里最紧要的就不是你我,是袁娘子。”

    孟量:怎么可能。

    #孟小约:为什么不可能,没听过有奶便是娘吗#

    5.幸福快乐一辈子

    小黏黏五岁才肯去读蒙学,蒙学对女孩子的入学年龄要求并不那么严苛,鹿邑县这边,五六岁去读蒙学的女童多得是。

    到小黏黏上学,孟量有了和天下家长一样的担忧——我闺女在学校会不会被同窗欺负,课业对她来说会不会很难,她要是和同窗处不来怎么办,在师长那里不得青眼怎么办……种种问题把孟量弄得都想自己办一所蒙学,让他的小黏黏能够像待在家里一样舒舒服服。

    对着这样的傻爹,梁婵还能说什么,只能一边宽慰有那么一点新生入学综合症的小黏黏,一边还得宽慰小年年的爹:“你闺女你不清楚吗,她不欺负人家已经很好了,谁能欺负到她头上来。至于和同窗处不来,都是相熟的小姑娘小郎君,往日里处得好好的,怎么可能一入学反倒处不好。能和同窗处好,不打不闹,学习态度端正,不必成绩多好,师长就能喜爱。年年嘴多甜呐,只要她娇娇喊一声,谁也能对她先有三分喜爱。”

    孟量:我还是觉得得给蒙学弄点什么,不然不放心!

    蒙学那边,对这样的家长,有一套相当成熟的流程,捐什么都欢迎啊,但要仅仅只是担心孩子入学后的各种问题,大可不必。凡入学,一视同仁,甭管男女,也甭管是成绩好赖,更不论家境穷富,蒙学都一样培养。

    孟量:我还是不信,我强烈要求捐点什么。

    蒙学:好的,爱捐什么捐什么,反正孟老爷不差钱。

    蒙学只是忽略了孟老爷的朋友圈,一众土豪们有的家里有和孟小约一同入学的孩子,也有早就已经入学的和没入学的,一看孟老爷捐捐捐,大家忽然觉得好像打开了天灵盖一样……然后你捐我也捐,我捐大家一起捐。

    蒙学:把学校安在土豪聚居的地方就是这点不好,家长们习惯拿钱开路,真是种沉重又甜蜜的负担啊!

    等到小黏黏入学,由于嘴甜长得符合主流审美,家里又有个穿越妈,天天打扮得特别时新,不管老师还是同窗都特别喜欢她。她又向来特大方,有什么从不掖着,最喜欢和大家一块换装,一块吃家里的好吃的,隔三岔五袁娘子做一匣子美食,她能从出门开始一溜送到进教室,从街坊邻居送到看门大爷和蒙学同窗老师,有时候还会送给脸熟的路人,哪怕她都不知道人家叫什么,一路大爷大娘大叔大婶哥哥姐姐糊过去就对了。

    孟量:“小东西还挺像我爹,跟街边的新近才来卖鱼的都能瞬间熟,有话讲,能唠上三天三夜不带停顿。”

    “这才好,大大方方,爽爽朗朗的,跟谁都处得来,到了外边才能大部分人都爱护她关照她。”梁婵觉得自家姑娘这样最好,小黏黏这辈子物质上应该不会差什么,再能广交游,又有几知心好友,死铁闺中好友,那这辈子物质精神都能足。日后再寻个得宜的郎君,能好好待她,想来能是无忧无虑一世安乐。

    “倒也是。”

    小黏黏上蒙学后,梁婵就在家中好生琢磨织花图稿,她虽不是专业学美术的,但穿越后在蒙学学过,哪怕水平不成,审美是没问题的。现代元素也有些是很可以用到古代来,并且为人追捧的,比如各种可爱的织花小图样,小熊呀,小兔子呀,小猪猫小狗之类的,她暂时走不了高大上的,可以从萌系开始。

    别说,萌系很受欢迎,谁家没有几个好想用全天下最可爱的东西装扮的小孩儿,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来做这些,梁婵做得非常顺手。

    待到小黏黏蒙学读第二年时,孟家布坊在已经牢牢霸占了学龄蒙童用料的独一份好市场——感谢太祖的专利法案,不然就是有独一份的好市场,也会存在山寨逼死原创的可能性。

    站稳了一个市场,梁婵就开始盯着少女们的市场,谁还不是小公举呢,谁还能没有点少女心呢。记得当年看电影《灰姑娘》,那裙子美得把男生们的少女心都给挖掘出来了,男生们看完电影特羡慕女生可以穿裙子呐——那是梁婵头一回觉得,噢,原来每个男生心里其实也有个小公举。

    少女心是需要粉嫩明亮颜色来衬托的,当然,偶尔也需要一些独特的梦幻的颜色和点缀,说到少女心……有什么比得蕾丝呢!

    孟家布坊的烧花面料,完全可以做出蕾丝的效果来,除了烧花面料,梁婵还肖想过蕾丝,不过当前的纺织条件,实在很难做到,无奈之下,梁婵只能放弃这个极具少女心的面料。除了少女,不是还有少男,真心想做这市场,多花费点心思,好好沉进去,没有钻研不出来的。

    她钻研,孟量四处开商路,不说金山银山,孟量叫闺女买东西只考虑喜欢不喜欢,不用考虑价钱的愿望倒是已经初步达成。毕竟小黏黏还小,买东西的时候一般只能看到吃的,至于穿的……家里卖布的,什么好的新鲜的穿的不是紧着她先来,可以说在物质上,小黏黏已经到了无欲无求的境界。

    “这样就不会被哪个少年随便送点东西就骗走了啊,很好,我闺女就该这样,别管等闲不等闲的东西,都打动不了她。”

    梁婵:我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后,少女在前边买买买,傻爹在后边好好好的情形,傻爹不仅会好好好,还会说一车怎么够使,再来一车才能的挑选的余地。

    莫明地有点心疼未来女婿呢,至少得有大屋子啊,哪怕是不用花女婿的钱,女婿压力也挺大。有这么一个岳父,准体现不出他的好来,光是愁怎么在小黏黏那里卖好都够烦恼的。

    唔,这样也好,危机感这种东西,可是好东西。

    梁婵:我喜欢,小家伙幸福快乐一辈子,人生的调子轻快得没有一丝杂音。

    #孟小约:好的,妈#

    女神太太番外就到这里了,再写下去就要写女神太太离世的情形,这个还是不要出现为好

    咳,下章就是女皇番外啦~

    简单写一点,然后完结,月底开新坑~~

    番外:女皇陛下

    朱载章在她大哥踏踏实实当皇帝的时候,对皇位真没什么想法,开开心心做女王公就好啦,满世界浪难道不好吗,谁想被困在南京城里,想出个城都被好多双眼睛盯着。

    没奈何,她哥当皇帝的第十年,重病一场,再当皇帝劳心劳力,恐怕以后寿数就很成问题,只能满世界赏山玩水轻轻闲闲的才能长命百岁。朱载宽这混帐哥哥,一听皇位要落到他头上,二话不说悄没声息地就跑了,跑了,跑了……

    她爹和妈赶紧回来,一个处理政务,一个处理宫务,好容易把事都理顺,一个问题啪唧扔在所有人面前——谁来继承大统?她哥的儿子才两岁半,刚学会爬树掏鸟窝,不能指望那小东西能当皇帝。她混帐二哥就跑没影,一副他就是死在外边,也不回来当皇帝的架势。

    她爹:“诶,载章啊,家国大任,看来是真的要交给你了。”

    朱载章:……

    “我也不想要。”

    她也觉得满世界浪荡着挺好的,而且当皇帝规矩比当王公可多得多,她还没吃遍大明美食,走遍大明山河呢,才不要被困在南京城里出不得。

    她爹:“载章难道忍心老父扛着年老体弱的身子骨,为社稷流干最后一滴血吗?”

    朱载章:算了吧,就算真有为社稷流干最后一滴血的存在,那也不会是你,是内阁诸公。

    好在拒绝她爹的理由还挺现成:“爹,你得知道,不是我不想当,你要知道我是女儿身,满朝文武岂能任我上位。”

    “只要载章答应,为父定为你铺平道路,载章只要等着登基做女皇就好。”她爹说完,不等她回话,扯一把她妈就赶紧走,看那步履所冲,像是要去内阁。

    朱载章:不,爹,你回来,你那听什么话都理解成自己想听的意思的本事到底从哪里学来的?

    “真是异想天开,我就坐看你怎么被揭脸皮子吧。”她才不着急呢,就这事,全天下都会上赶着阻拦的,她只需要静静地坐享成果就可以啦。

    不过,阻力居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大,内阁中居然有鼎力支持的,因为那位阁臣曾教导过她,说她素怀深智,是经纬之才。

    朱载章:不好意思,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有经天纬地的才能?

    阻力没她想象的大,却比她想象的要更执拗,即使已经大多数人倒向她爹,支持她登基为女皇,还有许多话是她听着就要冒火的。作为她爹唯一的小公举,她可从来不会有火不发,留着窝心里烧坏自己。

    本来嘛她真不在乎这皇位,可是跟反对派怼着怼着,越怼越觉得不对劲。再看向己方队列里时,忽然仿佛像明白了点什么:“姑父,用姑姑的话说……你这样对我,良心不会痛吗?”

    “回殿下,不会。”

    再看向教导过她的先生吕撷华时,心里的了悟就更多了:她姑父心没这么黑,下手没这么狠,活儿没这么脏,绝对是吕先生主导的。

    “先生……”

    “当年罚殿下抄字的时候,殿下就说过一句臣的良心肯定是喂了狗,不然怎么可能对‘活泼可爱天真烂漫甜美娇憨”的殿下的殷殷祈求无动于衷,既无良心,如何良心痛。”

    朱载章:那是我当年不知道你心这么黑,手这么狠,活儿这么脏!

    ——成年人的世界果然好丑恶肮脏啊!

    “倘谤言不能使我立志明心,先生待如何?”

    “先推上去坐一坐,便也就会了。”

    “先生有没有考虑过,我会不喜欢做这件事?”

    “四岁半初学写诗便写,倘有一日我做主,必教东风彻神州的殿下居然会不喜欢能教东风彻神州的事?”

    朱载章:我居然写过这么傻乎乎的诗?

    “先生,那时候我才四岁半,懂什么,瞎写而已。”

    “但一个人的胸襟气度从这短短一句诗里就能看出来,俗话常说三岁看老,殿下写诗时四岁半,岂不正能看出胸襟气魄来,怎么能算是瞎写。”

    朱载章:好吧,先生,你赢了!

    “望殿下无负少年志,无负神州。”

    吕撷华走后,她留了留王重崖:“姑父,你以后可不要向先生学,不然我姑姑要嫌弃你的。”

    她姑父在这一点上超自信:“那却不会,年年什么样儿我都爱煞,她亦如此。”

    啧啧啧,这恩爱秀得……让人忽然想灌自己半桶水,没办法,狗粮也是干粮,噎人。

    “殿下若心中没底,不妨趁上皇陛下还在南京,多向上皇陛下请教。”

    朱载章:我姑父果然是我姑父,不白瞎了我姑姑的“亦如是”,这是提醒我,得看着点我爹,要不然又要浪得没人影啦。

    既然那张椅,怼着怼着,她就真心实意想坐上去了,那么就不要问前因后果,坐上去并且坐好了、坐稳了就是。所谓胸襟气魄,即使原来没有,现在也有了……嗯,哪怕是现在都还没有,以后也终会有的。

    她也不知道所谓的“经纬之才”体现在哪里,吕撷华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这些都不要紧,她只要好好思索想留这世界,一个什么样的过去就可以啦。

    ——我想让每一个明人都骄傲此生有幸生大明,我想让每一个明人都成为这家这国的主人翁,我想让每一明人都不必负重前行,我想要他们能轻装上阵去向世界任何一个他们想去的地方,无畏无惧地昂首挺胸向前,时刻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有一个共同的家长而发自内心地自豪并自信。

    许多年以后,回首往昔时,吕撷华问:“官家,如今这天下,所见之处是否皆如你所愿?”

    “大多已如愿,仍未足,还需恒加努力。”

    “官家可还记得初学写诗时的那句?”

    “倘有一日我做主,必教东风彻神州……怎么会不记得。”要不是写那句倒霉催的诗,何至于劳碌一生。

    虽然收获了满满的成就感,拿出了好看的答卷,但……还是累啊!

    “官家且看神州,是否吹彻东风?”

    “既如此,先生……我可无负少年志,无负神州乎?”

    “可。”

    (全文完)

    啧啧啧……我的第一本超百万字的书耶!!!!!!开心到炸裂~~

    感谢大家,一路相伴,愿我们还能继续作伴,下本书……

    我这人,没到真正到后台开新坑,都不能作数,因为一到能开新坑,脑洞就超多,光这两天就蹦出十好几个来,我都不知道该宠幸哪个啦。

    总之,月底会的。

    最后,愿我们都好好的,愉快的享受我们人生的每时每刻。

    另:春和景明,宜游也,要记得出去赏春看花吹春风,春风里飘满我对你们的祝福呢~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珠玉在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珠玉在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