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番外1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池总渣 书名:逢场作戏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他们是坐船离开,先去了香港避难。租了一间小楼房,低矮的天花板,五湖四海的邻居。不同的口音,面孔肤色。周君有钱,他本想住去酒店,再出国和大哥他们会面。然而能够搭乘的飞机提前撤离,他们没能够赶上。

    周君得想办法联系到施先生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行动。然而施先生的情况也不明朗,周君借用了房东的电话,谢过房东太太后,便沿着短窄得楼梯道上了楼。

    回到房里时,雍晋已经不在客厅。在这连日赶路中,他没有问雍晋这一年的时光,雍晋也没有问他的。只一路扣紧彼此的手,丝毫不敢放松下来。炮火连天里,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意外不会发生。雍晋身上有枪,精神始终高度紧张。

    显然他也没有他看起来的那般游刃有余,他睡得极少,哪怕周君劝了好几次。好在最终他们成功地抵达了香港,到了安全的地方。

    卧室里没有人,浴室有水声。周君拉开浴室门,氤氲的热意扑面而来,雍晋赤身裸体地仰在一池水中,闭着眼,已经昏睡过去。

    义肢被拆开放至一边,这才看见了那截肢创口,那意味着巨大的痛苦与失去,战争的残忍。周君鼻头一酸,哪怕重逢了有一段时间,他却始终没有真实感。这个骄傲的男人,自初见起,这么强大的一个男人,是怎么经历这些的,他不敢深想。

    他拿起搓澡巾,挨了过去。他给雍晋擦拭着身体,擦到手指时,雍晋就醒了过来。他的手指带着水,碰着周君的脸。周君配合地将脸埋了进去,一连串的眼泪便淹进雍晋的掌心,又烫又苦,满是心疼与思恋。

    雍晋吻去他的泪,让他将自己扶起,裹上浴袍,接过拐杖。他们俩转移阵地,到了卧室里,躺到床上。这不算大的房子里,床亦不算大。他们紧紧拥在一起,雍晋的胸膛还残余潮热,周君将脸埋进那里,由衷地感觉到了活着真好。

    他以为雍晋睡了,也以为大概会在很久之后,雍晋才会开口告诉他,自己的遭遇与磨难。天色暗了下来,乌云卷走了太阳。雨打窗户,宁静又纷扰。不知哪家在搓麻将,又是哪家做起了饭,刀剁在砧板上的声音很响。

    在这满是生活气息的声音里,雍晋的手贴在他的背心,用力地朝自己的方向拥。周君配合地凑了过去,恨不得将自己溶进对方的身体里才好。他听见雍晋沉沉道:“我想你了。”周君以为自己已经将这几年的泪都流完了,却还是不够。

    他没骨气地红着鼻子眼眶,忍耐地抽噎着。雍晋手掌粗糙了许多,刮在他的脸上,甚至有些疼。周君同他十指相扣,很眷念地亲过雍晋地每一根指头。

    而在这温情中,雍晋将自己的经历都告诉了他。并不是什么精彩的死里逃生,在炮火中他被好几具尸体埋在了最下方。他知道他这时候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只能死死的熬着,熬到了夜色降临,才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

    他对自己的伤处做了紧急措施,在树林里爬了整整一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黑夜里他总觉得前方有一小束光,在他快要昏迷时,总能让他振作起来。他不是没有昏睡过,梦境中他被人救了下来,回到了住处,见到了周君。

    那是多么令人沉迷的梦境啊,可惜总是不长久。他在极冷中清醒过来,睁开眼,仍在那树林中,黑夜里,周身的血与腐烂,痛苦和绝望,将他包围。

    他身上一直戴着周君给的锦囊,那锦囊破破烂烂的。他将那枚铜钱从里面取出,咬在嘴里,继续爬行。天刚亮,他被一位农夫发现了。那人救了他,却也不算救。给他包扎了伤口,灌了一碗草药汁,最后听天由命。

    雍晋是好运,又是不好运的。他伤口感染,很快就发起高烧,生生熬了几天几夜,虽然没有死,但浑身都散发着将死之人的味道。那屋子被他身上伤口烂掉的味道熏得恶臭,那户人家每天进来都是用帕子捂着脸,给他送水,看看他是否还活着。

    他身上还有感觉,时昏时醒,伤处已经完全烂了,他感觉到了有东西在吞噬他的血肉,恍惚间他一度快要放弃了,睡梦中全是美好的曾经,像电影一样一帧帧回放。雍督军的人找到他时,几乎没有认出床上那具好似尸体的人,是他。他从那个农舍被带出,紧急送到医院治疗。

    但还是晚了,为了保命他被锯了腿,成了雍督军口中的一个废物。雍督军的继承人不能是一个没有腿的瘸子,雍晋料到了。他想他会主动将拥有的东西让出去,这并没有什么。

    在医院待了一个礼拜后,木离青来看他。他是奉命过来的,今夜过后雍晋将会被送至国外继续进行治疗。雍晋靠在病床上,他的左腿在第一次手术过后已经没有了,可他还是会觉得那个部位在痛。

    他看着被单下空荡的地方,终于抬眸问木离青:“如果父亲已经决定,让我“死”了,那我是不可能再回去了吧。”木离青喘了口气,红着眼睛看向另一边久久,最后才道:“是的,你永远都不能再回去了,督军是不会允许的。”

    雍晋没有回话,他在当天晚上便逃跑成功。雍督军大发雷霆,指责一群人都看管不住一位身受重伤还没了条腿的雍晋。木离青重重扣上电话,看了眼屋外的天气,心急如焚。

    他知道雍晋的情况不好,身上还有低烧。而看管他的人确实也是废物,两位尽数被雍晋捆在病房里,而雍晋则消失的无影无踪。雍晋没有跑多远,他费尽心思也不是为了逃,只想给周君去一个电话罢了。他在电话亭里狼狈地靠着,输入周君的公寓号码。

    他拨出了三次,三次都无人接听。周君听到这里,他抓紧雍晋的手,急切地问:“是什么时候?”时间点刚好在周君因为枪伤,被看管在了医院。第四通是播往周家,而此时,在电话亭里的雍晋被人发现,强制带走。话筒从雍晋手中脱落,应该是接通了的,因为雍晋听到话筒隐约有声音传来,问他是谁。

    雍晋还活着的消息不能被任何人知道,雍督军自认为仁至义尽,雍晋不能再上战场,也不能再回去。他会送他出国,给予他新的身份和足够的财富。但是雍晋不能再在国内出现,不然他不会因为他是他儿子,而对他继续客气。

    周君心疼地揽住雍晋的腰,好半天他才闷闷道:“要是我早点找到你就好了。”雍晋吻过他的眉眼,哑声道:“我知道你找过我。”周君愕然地看向他,原来那间别墅,施先生给他提供的线索。当时雍晋确实在那里,而且他看到了周君。

    可他们来的消息,被先行一步得知。雍晋被注射了镇定剂,塞进了一辆车中。最后昏沉的视野里,那摇晃的车窗外,他看见了憔悴的周君,穿着深色风衣,从一辆车子下来。周君抽着烟,目光执着地看着不远处的别墅,却不知从他身边开过的汽车,里面的人,正是雍晋。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逢场作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逢场作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