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番外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笑客来 书名:堪舆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与第一部看似是喜剧某种程度上是反应现实的讽刺剧集。

    当然,《青玉堂快报》第一部也有些影射现实,如前所说,根本上青玉堂就像一个辛苦创业的小公司,公司成员背景大不相同,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也,也有各自不同的可爱,会经历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最终都会解决,剧中的主角也会有各自的成长。

    总体来讲,第一部的气氛是轻松的,洋溢向上的。

    但是第二部不同了,不再仅仅是第一部里的影射,进化成了某种程度山的讽刺。

    萧睿不再是进了这个圈子打磨了几年有点儿想法颇为认真的即便受了些挫折也相信自己终究会成功的那个年轻气盛的编剧了,在他渐渐步入中年的这个时间段,也是国内高速发展时期即将结束,阶级开始固化,以前只要努力奋斗就有一定有收获的信念开始改变,人们仿佛能从自己的出身就看到以后身处的社会阶层。

    靠着这么多年在圈子里的资历,萧睿生活无忧,甚至也不乏晚辈追捧,但是……他终究是个中年人了,不再年轻,不再热血。

    这种心理的转变会在作品里留下气味的,哪怕他创作的是喜剧。

    和武达郎一起进入青玉堂的贵公子叫作周嵩,一开始这位办事细腻正直、文化水平杠杠的伙计快速获得了青玉堂总堂上下人等的喜爱,包括沈贵非的器重,青玉堂有个叫沈贵非做叔叔的女孩子,姓唐,叫唐芙,很喜欢周嵩,但是很快地在探查一桩悬案中,一心向上奋斗多赚银子的趁着外出买面功夫赶去犯罪现场私下侦查的武达郎相遇了。

    然后……就是一场颇为逗趣的探案过程,因为要偷偷潜入调查,所以是趁着夜黑风高时潜入,互相看不到对方的脸,同一个堂口出来的两拨人,在夜色中彼此隔着一层木制的窗门,上下探索,周嵩以为对方是凶手重返犯罪现场,武达郎以为周嵩是凶手,只要抓住对方就能一飞冲天摆脱厨子的身份。

    两方相互试探,绕着楼上楼下几十圈。

    周嵩在猜测:“这个嫌疑人下盘极稳,听他的脚步声就能听出来,是练硬家功夫的,他和被害人有什么关系,被害人王某某,关外人士,因为城里卖豆腐的西施的老公是他二表姐的姑父的岳母家的七舅姥爷的小儿子,前来投奔……”以下省略复述被害人的信息五百字,然后对此时明显和他身处同一场地又隔着墙壁看不见的武达郎做了各种猜测。

    武达郎则直接的多,撸撸袖子就在心里道:“小子,你自己来就罢了,还带个女的,今天把你抓到了,回去一上报,我就不止是个厨子了。”

    周嵩想得多,来回来去试探,武达郎追着周嵩跑,寻找下手揍人的机会,两人足足拖到快天亮都还在“对峙”状态,知道唐芙困得受不了,上手一脚踹开门板,周嵩第一次见到了武达郎,武达郎第一见到了周嵩。

    一个不幸的开头。

    其后,在这个案子里,周嵩费尽心思,查获真相,却在临门一脚时不小心踩了个酱油坛子(借着买酱油跑出来查案)摔晕了,让武达郎踩着周嵩冲上前去,把凶手逮了,并且果断带回去邀功请赏,然后摆脱了厨子的身份,成了实习掌书一枚。

    周嵩对这位武达郎恨得牙痒痒,可是没办法。

    从这一刻起,两人就开始了你挣我多的竞争关系了。

    当然,这其中不乏萧睿神来之笔点缀的各种笑料,但抽掉这些喜剧元素,核心就是一出职场竞争剧,观众开始看着的时候都觉得周嵩是“正人君子”,偶尔的小脾气和小傻气也很可爱,武达郎的功利心太强了,在得知和他一起在除下打帮手洗菜的李小二已经洗了五年的菜,并且自豪的宣称明年就可以升职去切墩,十年后就可以升职去颠勺后,武达郎奋勇拼搏加快升职的心爆发了,且随之而来的神奇的好运让人分外看不惯。

    但是慢慢地观众也发现了周嵩的缺——好耍小聪明,过分要面子,太在乎形象,不够勤奋。而即便有些愚蠢,过分耿直,但一根筋的武达郎却能够在被人耍了的情况下,真就相信顶着酱缸假装自己是酱菜蹲守线索点一天一夜,碰巧在第二天凌晨抓到了一条足够大的线索,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执着,也颇让人感佩。

    也正因如此,唐芙开始慢慢被武达郎感动,开始喜欢上这个周嵩口中智商不足的穷小子。

    一集一个或者两集一个的小故事,不乏有揭露映射时弊的,比如养生保健骗局,周嵩和武达郎迫于环境携手曝光了一个诈骗老年人的假药堂,本因为会收获满满的感激,结果那些被骗的老人一窝蜂的冲上来对着他们一通胖揍,说两人欺负他们的干儿子和干女儿是坏人,不能对老人出手,又逃不出去,两人被打得鼻青脸肿,然后……当当当,沈贵非出现救场,直接找了知府衙门到场支援,并且鼓动官府开展了“清缴诈骗传销保健品”活动,对城内全部的假药堂窝点进行了重点清扫。

    第一部的剧迷看到这里,就会发现沈贵非在这一部里扮演的是百晓籍哲的角色——大家长。

    在一个又一个事件里帮忙善后,收拾烂摊子,教育或是闯祸或是吵架闹矛盾或是走歪路的周嵩、唐芙和武达郎。

    同时,剧情里还布置了一条暗线,暗示目前如此庞大的青玉堂内部可能存在着反派,利用青玉堂的势力作恶捞钱,甚至映射沈贵非有可能就是这个反派。

    章柳扮演的沈贵非,在第二部里的戏份不吃重,属于半客串的兴致,如果一定要说这一部里面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关于沈贵非的戏份,其实是大结局的时候。

    中间的剧集里,唐板板出现过,中年失意状跑到青玉堂总部来喝酒聊天,吐糟老婆管得太严,对了,第一集 就出现的唐芙之所以看似身份超然,是因为她是唐板板的侄女,被唐家扔来给“世交”沈贵非实习打磨来了。

    通过唐板板,观众知道了,第一部里那个脑子时不时抽风的唐门嫡传子弟最终回家继承唐家家业,还结婚生子了,当然,这一集最终唐板板夫妻两个和好了,并且达成而来彼此的体谅,愉快的携手回家了。

    这一集结束时,明显中年人气质的唐板板和沈贵非在一起喝酒,沈贵非依旧握着把扇子有时扇风有时用来遮挡脸颊,只露出一对眼睛,又冰冷又含情地打量着别人,唐板板喝醉了,透露出一个信息,因为他说:“你也别怪百晓大哥了,他也是没法子。”

    沈贵非勃然大怒,直接把唐板板轰走了。

    一个伏笔。

    与这个伏笔类似的还有青玉堂的老管家,一个故作威严喜欢论资排辈总是强调资历,口头禅是“我在青玉堂几十年,鞠躬尽瘁”,在提到青玉堂当初的创业故事时,有些躲闪顾忌不愿开口的样子。

    这个伏笔在结尾处揭示了出来。

    百晓籍哲为了调查青玉堂可能有人作恶的事情,以京城最知名显赫的大状师事务所的所长身份来到青玉堂总部,大家长味道更重更成熟了的百晓籍哲对待沈贵非的态度,有些愧疚,又有些忍不住的相对沈贵非说教,沈贵非的态度冷嘲热讽,最后更是在百晓籍哲查出来青玉堂内部确实有问题时,勃然大怒,对百晓籍哲怒吼,道:“你这中途逃跑的人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第一部里又娘又可爱的角色形象,在这一部里,章柳做了微调后,如翘兰花指这种流于表象的动作一概没有,可是莫名的,就是让人觉得这就是沈贵非,更成熟霸气了的沈贵非,与第一部的人物一脉相承。

    骨子里的娘变成了现在的含情入骨,就连他微微外头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的动作,没有兰花指,也不矫揉造作,却莫名妩媚却又极致锋利。

    面对这样的沈贵非,来客串扮演百晓籍哲的曹默恍神了,好像真的看到了一个他久违的人,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质问着自己的抛弃。

    曹默这几年的日子过得不错,不说大红大紫,但是每隔一两年就会有一两部口碑作品出来,偶尔上个综艺节目赚钱顺便刷存在感之类的,可是当他再次见到章柳,或者说沈贵非,昔年那隐约的“心动”变化成了心痛,浮动于心海之间。

    曹默客串的百晓籍哲,不需要演,就把那种原本打定主意和同伴们一起打拼事业,结果中途因为父母身体有恙,家族出现危机而回家继承事业,结婚生子,再回首青春年少热血的旧时人,怀念、愧疚、感动、珍惜又无奈,有时还有因为熟稔而忍不住暴露属于年少的自己的早已被时光掩盖了的冲动和弱点,表现的淋漓尽致。

    章柳和曹默的对手戏,在《青2》公映后,看得一堆娘娘粉,尤其是萌过百晓籍哲和沈贵非的娘娘粉们,看得泪流满面。

    喜剧类的《青玉堂快报》,最后有一个悲剧的结尾,百晓籍哲最后查出来隐藏在青玉堂内作恶的反派其实是堂里面看似憨厚的掌厨郭老爹,无独有偶,一直暗中调查的沈贵非也锁定了郭老爹,但最后“决战”时刻,沈贵非意外中毒,百晓籍哲这次没躲,挺身挡在所有人面前,沈贵非还是比他快了一步,抢先一根绣花针射死了郭老爹,但自己也毒发倒地交代遗言。

    武达郎一边哭一边道:“堂主,你不能死啊,你死了你的那些零食怎么办?”

    气得沈贵非一边吐血一边翻白眼,道:“我还没死呢!我的零食是我的,活着是我的,死了也是我的,你想抢,做梦!”

    沈贵非断断续续地交代遗言,把青玉堂留给武达郎和周嵩共同经营,最后和曹默达成了和解。

    本来嘛,一个喜剧,众人都以为那貌似悲情实则搞笑的“告别”,最终一定会以沈贵非其实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躲开了致命伤爬起来而告终,但是没料到,沈贵非没爬起来,最终是章柳爬起来了,立刻卸下了“沈贵非”的面具,用疏于章柳的笑容向大家拜年告别——播最后一集的时候,正是过年前。

    然后,周围所有的人,一瞬间都瞬间变回了他们自己,纷纷向电视机前的观众拜年,这意味着这出戏彻底画上了句号,也就意味着,沈贵非真的死了。

    喜剧的点缀,悲剧的结尾。

    电视剧播出到这一集时,有高中大学时看着《青玉堂快报》长大,现在毕业工作的粉丝哭着在微博上艾特章柳,说,感觉《青》是年少时的一个梦,为什么章柳一定要拍第二部把这个梦结束。

    这个粉丝没想到,章柳竟然回了,还转发了,只是加了一句:“梦都是要醒的,我们终会长大。”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青2》拍完的时候,杀青宴上,曹默喝了不少酒,看着扮演周嵩、武达郎、唐芙的年轻演员们疯玩儿,还似有似无地往章柳身边凑套近乎,章柳就一直自顾自地吃菜,冷静礼貌客气又疏离地回应,不禁笑了,心道:即便看着成熟了那么多,但骨子里还是这么个性子,一点儿没变。

    杀青宴结束的时候,大家各自散去,曹默跟着章柳走到门口,忽地开口道:“我能告个别吗?”

    章柳一愣,回头看着曹默,对于这种“贫贱”时一起奋斗过的朋友,即使不特意亲热的维系联系,也有种自然舒服的熟悉感,彼此直白地打交道,无需像不熟的人那样礼貌客道,这样的关系忽地如此郑重地说出“告别”自然让人诧异,章柳看着曹默,却见曹默,也许是喝酒喝的,眼睛微红,看着他,声音有些强抑的哽咽,道:“我……我能和沈贵非告个别吗?”

    章柳一下子就懂了,甚至别问他为什么懂了,就是一种感觉而已。

    所以他从精神的世界里把属于沈贵非的那一抹残影拉回来,然后伸手抱了抱曹默,用属于沈贵非的音调在曹默耳边轻声道了一句:“再见。”

    曹默回抱了一下,死死地报了好几分钟,然后松开手,退后一步,收拾起失控的情绪,道:“谢谢。”

    “变”回章柳的章柳对曹默笑了下,这是属于演员之间的默契,曹默也笑了笑,和他挥手告别。

    曹默走了,章柳一转身,看到在门口站着的神色不善的崔尚昆,心道:坏了。

    果不其然,从宴会厅门口往外走一直到上车的过程里,崔尚昆一路近乎“审问”似地唠叨,这个曹默和你什么关系啊?你和他拍《青1》的时候感情有这么好吗?

    章柳无奈,一遍遍地和崔尚昆解释,曹默入戏太深了,自己只是让他告个别。

    其实在道侣的契约没因为李舒扬(罗盘附身)版的来袭而解除的时候,崔尚昆就从章柳的记忆里“看到”了曹默和章柳相处的过往,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儿,但就是架不住刚才看到的两人拥抱的那一幕的冲击,忍不住地发火吃醋。

    章柳好声好气地解释了半响,崔尚昆总算脸色稍微转晴,忍不住抱怨,他这个工作如此繁忙的大boss提早下班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来接“老婆”,结果章柳就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就在这个时候,章柳的电话响了,崔尚昆扫了一眼,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是袁晨,转晴的脸立刻直接黑了。

    章柳没接电话,给袁晨发了短信说在忙,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说。

    崔尚昆黑着脸回家,回卧室,章柳又好声好气地哄了一会儿,见崔还黑脸,也火了,直接摔门去另一个卧室睡去了。

    一觉到天亮,梦中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是自己醒的,是听到有人敲门,迷迷糊糊地睁眼,发现崔尚昆推门进来,揉着眼睛含糊地问道:“几点了?该上班了吧。”

    “今天周末,不用去公司了。”崔尚昆回道。

    “哦。”睡了一觉已经忘记了昨天两人还在吵架的章柳果断又倒回床上,意图接着埋头大睡。

    崔尚昆看着这一出,笑了一下,凑到床边,把腕上冰冷的手表贴到章柳的脖子上,成功让章柳一个激灵睡意全无,起床气上涌的拿着枕头和崔尚昆“打”了起来。

    两人闹了一会儿,崔尚昆凭借他当兵时练就技巧制住了章柳,抱着自己的爱人,崔尚昆忽地道:“对不起。”

    章柳折腾累了,不想动弹,正想踹崔尚昆一脚让他松手,一听这句话,一愣,才想起来昨天他们还吵架呢。

    章柳背对着崔尚昆,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只听到崔尚昆在他耳边道:“我知道其实你和曹默也有好、袁晨也好都没有其他的,但是就是忍不住吃醋,绑在一起的时候一点儿私人空间都没有,半点私心都藏不住,但是现在我却不知道你的所有了,心底会慌,怕你不要我了。”

    忍不住笑了,带着点儿像大人看耍脾气的孩子般的口吻,章柳调侃道:“你一个霸道总裁,还怕我这个小明星跑了啊,应该是我心慌慌地盯着你身边的小鲜肉、狐狸精,怕你出轨才对啊。”顿了一下,章柳想了下,道,“我以后会注意和别人保持距离的。”

    崔尚昆明显开心了,笑咧了嘴,不是因为章柳刚刚的承诺,而是章柳顾虑他情绪愿意去更改自己的行事习惯,亲了下章柳的耳朵,崔尚昆笑着开玩笑道:“对哦,我是霸道总裁,外人看来我好像还包养你来着,你是不是该在周末的时间里进点儿你‘被包养人’的责任啊……”

    两个确定关系的人大清早的在床上嬉戏,最后的结果就是……

    早晨起来拿着自己的数学作业去找老爸的崔景贤,刚走到靠近老爸和章柳卧室的门口,就听到了某种虽然很小但却不会被认错的声音,翻了个白眼,回自己房间去了,咬着笔辛苦做题,心里下定决心,决不能让章芳那个小丫头再鄙视自己的数学成绩了。

    楼下,早起的章秀拉着已经能跑能跳分外淘气的章雅下楼去看今天的早餐,回身朝楼上喊了一嗓子,叫大家吃早饭,章秀性格文弱,现在也是半大姑娘的样子,崔景贤也不好跟她皮,倒是保持了不错的关系,此时听到章秀叫人,应了一声,道:“等会儿就来!”

    至于章芳和贝贝?

    在章芳的房间里打游戏呢,旁边一边收拾地上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和零食口袋一边唠叨的保姆,自动被玩得入迷的两人无视了。

    在同一片天空下,城市的另一头,李舒扬正在辛苦埋头工作,想起他最近试图和大嫂还有侄子们缓和关系,却被屡屡拒之门外,看报表看得眼花缭乱的李舒扬哀叹,做人真他妈的类,还不如做魔呢。

    日子就这样忙忙叨叨、细细索索的过着,有时会有些吵闹,有时会有些烦躁,当然也会有许多的温馨和幸福,忽忽悠悠的过着。

    又过了几年,一次参加宴会回家的路上,袁晨和章柳说,他要结婚了,父母催得紧,想抱孙子。

    章柳微笑着道:“恭喜。”

    袁晨有些怅然,又有些释然。

    年少轻狂的执着,终是会消散,也许他的性格就决定了,他和章柳,真的就只能是一辈子的朋友而已。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堪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堪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