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终章

类别:百合GL 作者:无情无错 书名:求亲一百次(GL)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且说袁少安前阵子倒霉透顶,袁家乱成一锅粥, 大祸小祸搅翻天。而当雨过天晴迎来幸福圆满的现今, 一家子依然逃不开被祸害的命运。

    天微亮, 无预兆一道嘹亮惨烈的杀猪叫声划破安静朦胧的夜色, 惊了周边安眠的人家, 惊得各户家犬吠叫不绝,更惊了, 袁家东厢暖意融融的软褥小床上,安然酣睡的小娃娃。

    “哇——哇——哇——”

    婴儿睡眠浅, 丁点儿声响就能扰了他香甜无忧的梦乡。蓦然升级当了便宜爹娘的袁少安耿秋月, 对这个肉团奶娃娃实在够头疼。可她们不养,谁来养呢?她们不带, 难不成让上了年纪的爹娘来带?大半夜的一泡屎一泡尿折腾,大多时候还得爬起来给他弄吃的。

    这也就算了,有时候你紧赶慢赶温了米汤冲了米糊扑回来生怕饿着他, 结果人家老早哭累歇过去了,徒留你们便宜爹娘一通白忙活。

    这不, 睡得也正香的耿秋月, 早已免疫于远远传来的杀猪声,却耐不来同屋而眠的小娃娃一声接一声的嚎啕。

    “啊……哦哦哦, 不哭不哭,是你的娘娘腔爹爹在杀猪,不怕不怕……”

    艰难撑着沉重的眼皮,眼底一片青色的耿秋月十分无奈, 倒未磨蹭,认命爬起来掌灯,安抚床头边上没命嚎叫堪比杀猪的儿子,一面轻晃着小床,一面长长叹气。

    啊!便宜儿子你可太难伺候了!

    本以为我俩成亲过日子这辈子都不用受这种罪,唉!

    “哇——哇——呜——”

    似乎能感知娘亲的怨念,小家伙委屈不能自已,一声嚎得比一声响亮,生生盖过外边长久不息的惨叫声。

    耿秋月困极了,可是儿子终归要拉扯大的,比起袁少安蹲牢房袁父病重卧床那时候,她心头郁猝整夜整夜无法入眠的悲怆愤然及刻骨思念,这些可以说是劳苦中带点甜蜜的小折腾。

    于是也还是认命,探手往小家伙身下的褥子摸摸,再解开小家伙的裹尿布瞅一瞅,

    “嗯,没撒尿没拉屎,难道是饿了……”

    秋月抿抿嘴,小心翼翼又把裹尿布包好,再轻声细语哄了两句,麻溜地披上外袍,提灯去了厨房。夜里睡前喂他喝过一小碗米汤,还留了一碗温在锅里,这会儿定是凉透了,还得生火烧上两灶柴……

    米汤不是太稠也并不足够营养,对于没有人奶喂养的婴儿来说,并不算最合适的选择。可是没办法,大半夜的她们上哪儿找奶去?猪奶实在是臊不能喂,平时给他喂上的羊奶牛奶,还是拿肉去村里有哺乳期牛羊的人家换来的。当然也偶有过几回,善心的奶着娃娃的村妇来串门时喂过他……

    胡思乱想着温好米汤,耿秋月一记大大的哈欠打出来,干涩的眼睛湿了润,端起来快速回到房中,伺候她们的宝贝儿子用餐。

    奈何小家伙可恶,愣是不张嘴,咋咋喂都不吃,依旧嚎得欢乐。

    “你是不饿么!早说嘛害我一通折腾!磨人精!”

    搁下碗,耿秋月揉揉眼睛,探出手去轻轻抱起小被窝中的小肉球,捧在怀中轻哄轻逗……方才回房时经过主屋听见动静,想是爹娘也被吵醒了,天还未亮,还是莫要累他们起身的好。

    小家伙果然磨人,才抱了哄几声,渐渐就停下哭声,睁着小眼睛盯了娘亲一小会儿,合上眼又甜甜入了梦乡。

    耿秋月抽抽嘴,内心分外无语:啧啧啧,才这么丁点儿大就知道要人抱在怀里哄,不得了!

    杀猪声早已停歇,袁少安提了一篮子肉回到自家院中,去厨房搁好,冲过手,困顿无边晃回了屋,但见屋中烛火摇曳,映出床榻上一大一小两处鼓起,大的侧身背朝外面朝里,一只手有节奏一下一下轻拍,哄着小的入睡。

    小的自然已入了眠,粉嫩嫩一张小脸,不时翘起来吧嗒吧嗒吧唧的嘴,绒绒软软的细碎胎毛,每一样每一样,都令见者生出浓浓的欢喜与慈爱。

    目光柔柔望了床上娘儿俩良久,袁少安才回神,朝窗外看看天色,快速退了外袍蹬了鞋,轻手轻脚爬上床,在里侧小心躺下。耿秋月显然已困得不行,枕边人的动静没能将她吵醒。

    少安轻声叹息,借着烛光再盯着俩人看了片刻,终于心满意足合眼睡去。

    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是说说而已。想不到我袁少安也有这么一天,喔吼吼吼……

    因祸得福,苦尽甘来。

    大妙!大妙!

    清晨,大人还在熟睡,小家伙悠悠醒来,“哇”一声哭,把睡得正香的爹娘瞬间吓醒,腾地双双睁眼翻身看向他。

    “宝贝醒啦,哦哦爹爹疼,让娘亲给你换尿布。”

    袁少安一手探入娃儿身下摸了摸,无奈一撇嘴,二话不说把活儿丢给孩儿他娘。孩儿他娘瞪了雾蒙蒙的双眼白她一记,懒得骂,听着儿子哭嚎不止又实在心疼,起身,一边换尿布一边数落:“一天天就知道伺候那几头猪,得个儿子都不知道宝贝,看他长大了孝不孝顺你!”

    被数落的人不以为意,明明没了睡意愣是不愿起来,一只胳膊撑起脑袋,敞开衣襟营造酥胸半露的娇媚姿态,假装自己很有魅力,另一只手去捏捏小家伙的嫩脸,吧唧一口亲上去,

    “儿子,你娘实在太爱我了,老是吃猪的醋,你要快快长大接掌家业,好好孝顺我们,咱们袁家才能家宅和睦,知道不?”

    “哇——”

    “呸!”

    个不知羞的!

    嘴上贫是这么贫,袁少安还是疼爱他们家这个小宝贝的,柔柔看着娃儿娘给小家伙洗了屁屁包好尿布预备去熬米糊,心思浮动有了念头,快速起身洗漱出门……

    半个时辰后,一头母牛被牵回来,身后跟着一头牛犊。

    路人见状,毫无意外炸开了锅。

    “瞧瞧,人倒霉的时候,喝口水都呛着,人好运不断的时候,坐趟牢都能坐出个儿子。”

    “可不,羡慕哇!再看看咱们,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产的时候到鬼门关走一遭,生少了怕他单个儿长大没照应,生多了又养不起,哪像人家家境好的,捡个现成的娃娃还能随便买头牛回来专门喂奶……”

    “不敢比不敢比,人家有福,三十两银子能一下拿出来的,你说说!回头就赔了双倍回来,你说说!”

    “……”

    八卦村民得了闲,围绕起新鲜出炉的话题大聊特聊,自打去年开始就话题不断的袁家耿家,在凤凰村的热度始终居高不下,几乎把村里这些日子一大半的热闹占据。

    这谈资一经传开,炸了一阵后渐渐也就平息下来,半月以后,凤凰村的热门话题终于齐齐转向了别处——彭家去耿老二家提亲,彭冬良与耿秋芳定亲了。

    又是一桩喜事。定下婚期后,亲戚朋友纷纷上门道喜,袁家这门亲戚自是不能少的。

    “咱们老耿家这一辈最后一个闺女终于也要出嫁啦!”

    耿老二家,耿秋芳闺房中,身怀六甲的耿秋梅坐到床沿,拉着才定了亲事已被围观多回的秋芳妹子打趣,招呼自己的亲妹妹一同过来说话,

    “月儿快过来坐,让咱们瞧瞧平儿,是不是又壮实了呀……”

    肚子一日大过一日的耿秋梅,心事没了身体养得极好,整个人养得胖了一圈,见着小娃娃眼底就放光。

    平儿是少安她爹给孩子起的小名,寓意再明显不过,平安平安,平平安安,对于经历生死一线间的他,对于蒙受无妄之灾的袁少安,对于近来多有不太平的袁家,是一份衷心的寄意与期盼。

    耿秋月怀中的小家伙长相很是讨喜,大人见了没一个心里不喜欢的,亲戚邻居逢见着都要讨来抱,抱上还不带撒手的。

    “来来来,瞧瞧咱们的平哥!长得多精神,你们两个把他养得很好,还挺靠谱的嘛。”

    “对呀,不用辛苦就白得了个这么可爱的娃,二姐你跟姐夫真是有福,大姐,再过几个月你也要生个健健康康的胖小子哟!”

    亲事提上日程的耿秋芳已忍不住憧憬未来的幸福生活,见了这般讨人喜爱的娃娃,难免兴奋,满眼羡慕地逗起来。两个做姐姐的岂能放过这种好机会,轮番调笑她,

    “哟,咱家小妹恨嫁得狠呐!”

    “她就是恨嫁,想当初她跟彭冬良好上的时候,我和我家少安还是死对头谁也看不上谁,没想到我比她早嫁那么多,这会儿连娃娃都有了,可不把她急死了,咯咯咯……”

    “你们!讨厌!来平儿小姨抱,不要被你娘和你大姨带坏了!”

    耿秋芳一张小脸霎时晕满了红,抢过平儿小心抱在怀里,不理她们了。

    少女闺房内嬉戏笑骂声不断,厅外是男人们在闲谈。袁少安陪同妻儿前来道贺加围观,看着春风满面的即将成为新郎官的彭冬良,心下微叹:这种时候,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趁着大伙儿注意力都在定亲主角儿身上,少安打客厅悄悄溜了出来,沿着小路走,准备去找自家好兄弟,陪他说说话开解开解罢,省得他一个人心里堵还没处发泄。

    然而才走到半路,她发现自己多虑了。

    凤凰村果林,久违的秘密圣地。

    开春果树花朵朵,路边野花一排排,又是美,又是香。袁少安一颗少女心被这美丽无穷的景观勾去一半心神,趁着四下无人,小碎步跺起来,小嘴翘起来,凑近挨路边的一棵桃树,抬手拧下一朵开得正艳的桃花,鼻间轻嗅,闻出阵阵清香,咧嘴笑得荡漾,看看四周仍是不见人影,捻起兰花指就要将花儿往头顶发髻上插,谁料突如其来一声惊叫,吓得她大退一步,顿时没了扮美兴致。

    惊叫结束后是阵阵开怀惊喜的嬉笑声,少安屏息竖耳静静听了一忽儿,分辨出一部分声音正是来自那个她自以为的伤心人。而另一部分声音的主人……

    “傻笑啥呢!还说要给人家摘果把我骗到这儿来,这时节明明就没有果,你这狡猾的家伙!”

    “没有果摘,那莲儿妹,我给你摘朵花儿吧,美丽的花儿趁美丽的你!”

    娇滴滴脆生生的少女音,听清声音字句后,袁少安耳根子一痒,随即眼前一亮,又听见刘望喜那句肉麻兮兮的言语,心下大呼:好你个刘望喜!啥时候开的桃花窍,竟然这么会撩!而且对象还是老村长家的宝贝孙女!

    啧啧啧!看来是我多虑了,刘望喜你终归还是放下耿秋芳了呀,就如我当初放下了彭春儿一样,投向另一人的怀抱,终于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正兀自感叹着,少安还犹豫是否继续偷听或是提腿走人,一抬眼发现村头出现一辆熟悉的马车,来的可不就是熟人。当即快步迎上去,车上人见了她也便下了地,二人相视一笑,一同沿村道信步闲逛了起来。

    “安弟,一别多日,近来可好?伯父伯母与弟妹他们呢?”

    袁少安莞尔:“好,一切都好,他们也都好好的,咱们乡下人没啥大事了日子总过得舒心,你呢世杰哥?”

    陈世杰的儒雅气质始终如一,微笑起来很是惹人心生好感,说起话来,同样叫人很难生出疏离的心思,

    “还好,只是心境有了变化。看见钦差沈大人处理事情来虽然笨拙,却是真真切切为黎民百姓着想。而有些人一身的机灵却不用在正途,我这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安弟,我准备全力以赴参加今年秋试。”

    “好事呀世杰哥!你要考取功名了!以你的才华一定可以的!”

    “多谢安弟吉言!只是世杰惭愧,从前虽自恃才高,却从未将功名仕途放在心上。经那一事,总算懂了些道理,自认有了小小长进。若将来世杰当真步入仕途,安弟切不可忘了你我二人的情谊,与世杰疏远了!”

    陈世杰言辞恳切,他终究是怕这个好友因为那些事与他生了嫌隙。好在袁少安是个明辨是非的大度之人,摇摇头笑道:“哪里,你要是当了官,我可就攀上你这门亲友了,小老百姓有个当官儿的朋友脸上多光彩呀!”

    呵呵呵,袁某人你莫不是忘了,你的儿子还是你某位当官的朋友给送来的……

    “多谢安弟不计前嫌!”

    陈世杰得了话,欣慰极了,他看人不会走眼,袁少安是个值得真心对待的好友,他本愿与其惺惺相惜,奈何别人总当他别有目的,唉!如今敞开心扉,知道这人对自己心存同样的情义,多少误会多少不解都值了!

    当日,陈世杰正巧赶上也凑了份热闹,去耿老二家吃了顿酒菜,也抱过袁少安的养子好生夸一通,留下一份礼,散席后便告辞离去。

    回到家中,袁少安细细把玩着这柄做工精巧的小匕首,越玩越是满意,越看越是爱不释手。耿秋月见了,自是醋坛子又打翻,

    “看够了没有!这是送给平儿的,不是送给你的!”

    “送给平儿的我就不能看啊?瞧瞧,多么小巧玲珑的玩意儿……”少安说着说着闻出酸味儿来,不禁一顿好笑,乖乖改口哄佳人:“呃……其实这匕首漂亮归漂亮,不过不大适合我,还是留着给平儿长大了用吧嘿嘿……”

    秋月白眼一翻,跟着怼:“匕首确实不适合你,杀猪刀最适合你!”

    “切!我可是当朝驸马钦点的养猪大户,谁敢把我说成杀猪的!”

    “杀猪的咋了?杀猪的很差吗?杀猪的姐夫都挣到一大把银子马上圈地盖房了,你养猪的多大能耐!还不是天天铲猪屎!”

    “……”

    熟悉的互怼重演,毫无意义的争辩,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誓要分个胜负。

    她们争得投入,忽略了襁褓中小家伙的承受能力,他可不爱听彪悍娘亲与娘娘腔爹爹的争论。

    “哇——哇——哇——”

    娃儿也不知是饿着了,还是被吓的,没来由一顿嚎哭,惊得两个幼稚鬼大人一愣。哭声惊动了娃儿的祖辈,袁氏夫妇一前一后扑进来,抱起小家伙就往外走,出门前一人丢下一句数落:

    “一天到晚的拌嘴,吓着咱们平儿了哦!”

    “那么大人了天天争些有的没的,人家平儿都饿了也不知道去挤奶喂喂!平儿不哭,爹娘不疼爷爷奶奶疼,哦哦哦!”

    ……

    平儿的双亲脸对脸瞪了一会儿,接上被打断的互飙。

    “听到没,你养那么多猪还没一头牛管用!你家大花二花的奶能喂你儿子吗?”

    “怎么不能!不是你嫌猪奶臊嫌大花她们又脏又臭才不让我挤来喂他的嘛!嫌这个嫌那个,有能耐你自己喂呀!”

    “你也是女的,你怎么不喂?”

    ……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一路支持的读者!

    文章多有不足,感谢有你的陪伴!今后我会继续加油!

    新文《入赘》即将开坑,诸位记得捧场哟!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求亲一百次(GL)》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求亲一百次(GL)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