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群星之诗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星流盈光 书名: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输送数据出现错误。】

    【下一步世界运行……被终止。】

    【返回原世界坐标。】

    “快点醒来啊。”有人在虚空里说。

    路日就睁开眼睛。

    头顶呈现出浩渺而浩瀚的星空,大概因为大气层稀薄的缘故, 那些星辰在人的肉眼中显得十分明亮, 但没有一个星座能够让他识别。这倒也挺正常, 毕竟路日就又不精通天文学,帝国数万亿光年, 谁能这么清楚地分辨一个陌生星域。

    他知道的唯一事实就是自己多半药丸。

    “既然你把我扔回来了,”路日就说,“我现在应该选择平躺下来死得好看一点吗, 系统?”

    毕竟这里看上去就是个不适合人类生存的荒星, 没有佩戴防护措施, 也没有特殊能力,大气质量不是中毒就是缺氧死, 人不能不尊重科学光辉。

    还好虽然系统不知为何突然将他带回帝国的星域, 但还没到残忍无情地将他放着不管的程度, 耳边回想起公式化的冷淡声音:

    【宿主人体保护确认。】

    路日就刚松口气, 就看到一道霹雳闪电从自己面前掠过,他抽了抽嘴角, 说:“我觉得我需要更高级的保护。”

    毕竟不能不跑, 他周围不知何时全是Blingbling闪着电光的人形自动杀人人偶, 那些淡金色的电子眼里全都表示出对闯入者的敌意。

    要不是系统启动保护措施后就消弭了他的踪迹,估计他刚出现在这颗星球上的一瞬间就会被这些东西电死。

    “既然带我回来,就不能重新找个安全地点吗, 原地刷新是怎么回事?”他向系统提出抗议。

    路日就当初与系统签订契约,直接原因其实不是因为自己在帝国玩脱人设, 而是因为玩脱人设后他太过尴尬,不得不选择跑路,结果当时驾驶的星艇突发事故,他不得不紧急迫降坠落在这个充斥自动杀人人偶的人造体荒星上。

    除了和系统签约,前往其他世界外,没有其他方法。

    但是现在系统虽然能够保护他,路日就也没法依靠着系统独立离开这个星球。

    “你最好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系统。”路日就说。

    关于为什么会突然开启这个亡命逃生副本。

    一阵沉默后,系统表示:【已经检索数据,由于高权限者强行中止宿主的任务,我们目前被遣返回宿主原世界。】

    “高权限,谁?”路日就狐疑,“总部?”

    系统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说:【就是……权限高于宿主的人。】

    路日就:……我有不太好的预感。

    整颗星球上景象荒凉,贫瘠的重岩密布。大气层飘洒下虽然看上去像白雪,但其构成物质应该不是ho2的东西,让他想起上个世界离开时的漫天雪花。

    在主角最脆弱的阶段提供依靠,在他强大后给他反戈一击,这是路日就选择的攻略手段,但却没能在主角的命运轨迹里留下深刻影响,他思前想后,觉得还是自己对剧情的影响力不足。

    毕竟那个世界的主角是神。

    对于神来说什么才最能在剧情前提下改变命运呢,当然是改变世界。

    他必须要让神为了一个凡人改变整个世界。

    于是路日就毅然打了悲情牌,以自己的牺牲为代价,刺激主角为之戮杀众神。

    虽然手段过激了点。

    就算路日就进入极寒冻土前就要求系统屏蔽掉自己的感官,但光看着那漫天飞雪,作为旁观者的他就觉得自己真的超敬业的。

    所以没道理失败,任务应该是成功的,至少……系统已经判定他成功掠夺那个世界主角的气运。

    但是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强行中止了世界间的传送跳跃。

    路日就与之前的世界对比,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差异就是因为自己退出得太过激。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路日就说:“系统,帮我解除掉这个世界的坐标隔离。”

    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上面的腕带从来没有在之前的世界里出现过,确实证明他正身处帝国。

    这是用以识别公民身份,登录星网的ID设备,功能基本等同于有上网功能的身份证,腕表的浅紫色边缘象征他帝国边缘星球的出身——

    虽然只是地域上的区分作用,但帝国民众却将其视为阶级划分的标志。在等级森严的世界里,这道色泽几乎证明他出身于贱民阶级,因此路日就虽然丝毫不以自己出身弃星为耻,但为了人设却不得把这个隐藏起来。

    可惜在不久前崩盘了。

    想必媒体都已经将他的出身给挖了出来吧。

    有点无聊地想着这种事,不过路日就现在没空考虑这种事。

    只要有这玩意在,只要他身处帝国疆域内,不论在何处都会被迅速识别出方位,当时他被各大媒体缠得受不了,夺命逃跑前先哄了个憧慕他的工程黑客,为自己修改了数据,屏蔽了一切外界感知,这才防止帝国追查到自己的坐标。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妙,再不找帝国来救他就太迟了。

    【明白。】

    虽然他的系统不太靠谱,但是技术还是过硬的。

    腕表散发出有规律性的频闪光,那是坐标已经被识别,并且开始对外发出求救信号的标志——

    “所以现在我就等着帝国星舰来救我吗?”路日就说,“你觉得大概要花多久?”

    【上方,宿主。】

    跟着系统的提示,路日就抬起头,看到在他正上方的星空中,一颗星辰正在移动,比周围的所有群星都更加明亮璀璨,但随着那颗星星变得越近,他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一颗星星,而是一架正在降落的星艇。

    上面涂着银白色的喷漆,宛如白鹰颤翼。

    “白鹰……”路日就看着那上面的景象,低声呢喃,“这些人来得也太快了,难道做好一切准备,就等着信号?”

    不太对劲。

    如果说帝国是主宰这浩瀚星际的终极统治者,白鹰则是法外之地的王。他们不属于帝国统治,在疆域外肆意纵横,全凭着自己的心意,毫无顾忌、有恃无恐地活着,是惯于在帝国法规里钻空子,依靠帝国权势攀升的路日就不擅长的类型。

    但是这些家伙却和他有着让人头疼的缘分,那就是因为白鹰这个名字就是因为他而起的。

    在他刚刚进入帝国中心的名流圈,拿到白银之星的名号的时候,就被某个家伙嘲笑那帮家伙到底给你起了多庸俗的名字,却转头就将自己的舰队改名为白鹰。

    “算是你的护卫队怎么样?”在通讯频道里漫不经心的声音笑着对他说,“这可是最强的偶像粉丝团哦。”

    也没考虑过要是被人知道帝国的启明星路日就与法外之地最强的白鹰舰队有关系会引起怎样的轰动,任性妄为惯了的家伙。

    但现在这不是他考虑的事,路日就蹙着眉头看着密集的炮火从星艇上倾泻下来,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中央一道银白色的雷电,几乎在片刻间就将他面前的大地劈裂。

    这个行星上的自动杀人人偶大概都属于帝国军部财产,只是缺乏管控才扔在这里,这帮人还真不担心被军部索赔啊……哦他们还真不担心被人索赔。

    直到他周围的危险兵器都被清除,星艇才降落在陆地上,从星艇上下来的人们瞥了他一眼,虽然一副很想把目光一直放在他身上的表情,但和路日就以前看到过的帝国民众不一样,当看到他的脸后,这些人就十分慌乱地把目光移开了。

    完全是一副被大Boss威胁过的表情。

    领头者对着他说:“现在,请和我们走吧。”

    现在路日就有两种选择。

    第一是拒绝这个邀约。

    毕竟白鹰的大Boss是他认识的人,这些人不会拿他怎么样,接下来他就可以在这里等到帝国军部过来接他。

    第二则是跟着他们走。

    当然,他赌五毛,自己绝对会见到某个家伙。

    路日就的沉默显然已经让对面的人颇为不适,在对方尴尬地移开视线前,路日就还是说道:“好。”

    在将他带上星艇后,脚下的白银色野兽再次发动,翱翔向星空深处。那些人只是指引他向着回廊的深处走去,在尽头是一扇门,路日就用自己的虹膜就把那扇门给打开了。

    虽然多半是那家伙把自己的数据输进去的——

    但他到底是从哪里搞到这些东西,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里面是个已经整理好的房间,路日就走进浴室后就将身上衣服脱下,微微合上眼,任由温热的流水从面部上留下,温暖这段漫长的历程中的疲惫。

    隐私环节禁止窥测。

    一般情况下他都会这么和系统警告并要求对方关机,但是这次居然什么都没说,虽然纠结着自己开口说不定会引起宿主的主意,但系统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问了:【宿主不担心现在的情况?】

    “我大概能够意识到至今为止遇到的主角的本质都差不多。”路日就道,“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幼稚无聊。”

    水雾柔软湿润,让他不免回忆起过去的事。

    虽然出身于弃星,但路日就并不是独自一人长大。

    信奉不要去相信任何人的准则,充满欺诈和背叛的弃星里,他却和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小鬼不可思议地结成了同盟。掠夺资源、对抗袭击,并且奇迹般,至今为止都没有相互背叛。

    或许原因是对方确实很强。

    对于路日就来说,不论小时候争夺生存资源,还是长大后攀附权贵求得地位,是否有利用价值是他识别和结交人的标准,而那个人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强大的怪物。

    他甚至怀疑这个星空中就没有比那个人更有战斗才能的存在,他仿佛生来就为了执行战斗和杀戮,在弃星时,那家伙就能以缺乏战斗教授的孩子的技巧,反杀那些精通格斗甚至操纵机甲的大人。

    全靠着对方的战斗力和路日就对于时机和局势的洞察,他们才能在那个荒芜的城市里勉强生存下来,甚至抓住机会逃到帝国工厂之一的金星,干起了有正式工作的劳苦无产工人生活。

    假如能够就这么活下去倒也不赖。

    可惜帝国对太阳系无止境的压榨引发金星居民的怒火和起义。战争的开场却是完全被碾压的局面,路日就一直记得帝国舰队的炮火倾泻下来时场面有多么可怕,不论是多么强大的战斗力,在没有触碰到敌人的情况下也没有意义。

    所以他是真的诧异自己居然敢在那时候冲上战壕,把自己受重伤就要死去的同伴拉回来。

    天降的暴雨掩盖了他们两人的踪迹,但湿漉漉的身体却在黑夜中不停颤抖。

    那时候对方就提出来,要逃出帝国的疆域,投靠域外,变得更加强大,可惜路日就可没这种雄心壮志。

    “我……不会去和这么强大的帝国对抗。”路日就说,“我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第二天袭击的战火就将他们两人彻底分开。虽然不知道那家伙后来经历什么,总之再次知道他的身份的时候,少年已经长成了男人,而男人成为了域外之王。

    有时候路日就简直怀疑自己的竹马是不是同样被世界钟爱的主角光环携带者。

    反正他被痴迷于他的容貌的当时袭击金星的指挥官救了下来,并且以此为起点,步步攀升,直到帝国名利场的至高点。

    “所以这算是什么啊?”在通讯频道里,男人嗤笑一声,“我负责战力爆表,你负责貌美如花?”

    他带着几分抱怨,说:“我现在连见你一面都做不到。”

    那时候他声音里确实带着些压抑的,经过数年不知生死的离别而变质的感情,但当时的路日就正忙着事业攀升,对时隔十年后的联系也只是感慨了句“你还活着啊”,完全没察觉到依旧桀骜的语气里隐藏的东西。

    “如果你想被帝国军部的星锚轰炸的话。”他说,“军部可是也有很多我的追求者啊,你把他们都干翻了,我差不多能够考虑和你约一把。”

    半带着玩笑,毕竟要让他把传说中的域外之王和自己的童年挚友等同也太难了,路日就一时间还真没把那青春期小鬼和成熟男性对上号。

    直到他一直苦心营造的局势翻了车。

    当时一位被他冷落的权贵公开宣称要将他的脸毁容,当时的路日就吐槽了一句这算什么,泼硫酸处理方法吗,表面上却遵从人设给予无视,没想到这人居然真的派了杀手,差点让他死于基因病变。

    结果因为对方权势浩大,警部居然宣称没有证据,按帝国法律不予处理。

    还没等路日就想出办法,那位权贵已经被从不干涉帝国内政的白鹰抹了脖子。

    “如果还有人对那家伙下手,这就是下场。”投影在星网上的那张英俊的脸笑得散漫,“帝国法律,对域外算什么。”他仿佛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追求者也是同理。”

    全网轰动。

    反正他们两个人熟得很,路日就没怎么想就直接给他发消息吐槽这家伙做事一如既往的任性,结果通讯频道正好被媒体截获,他数年来一直战战兢兢维持的高冷人设彻底破灭。

    眼看自己别墅前面围堵一堆媒体,路日就只能选择逃跑。

    “我现在有个疑惑。”路日就说,“你当初选定的宿主真的是我吗?”

    系统诡异地沉默。

    “不解释你就滚蛋哦。”

    虽然还是超级轻松的语气,但系统却硬生生打了个冷颤,感觉到自己宿主的威胁,它只能委屈巴巴地老实承认:【不是。】

    【我当时犹豫选宿主你还是选他,结果当时已经认为宿主你……不太靠谱,结果正打算和他定契约的时候就被他揪了出来,强行更改了我的数据,然后让我和宿主你签订契约。】系统的声音很弱,【好处就是能让我回总部。】

    路日就:……

    那家伙是怪物吗。

    “他更改了什么?”他问。

    系统硬着头皮说道:“双向契约。”

    果然……吗。

    他至今为止遇上的世界里每一个主角,其正主都是他认识的那个人。虽然在中途就已经隐隐了猜测,现在不过是落实罢了。

    但是路日就很好奇他为什么会在上个世界结束的时候选择中止这一切。

    他漫不经心地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卧室床上的男人。

    没什么好意外的,毕竟是这家伙的地盘,他想要进来就能够随便进来。但明明知道这点的路日就还是顿了一下,然后想起来,就算过去有着通讯联系,在剧情里也曾见过几次这人的化身,他们终究是很多年没见了。

    黑色的发丝还湿漉漉的,被柔软的毛巾擦着,而水珠则沿着面颊的边缘滴落下来,显得玲珑并且纯洁,依靠着这张脸,向来是谁也抵抗不了的诱惑。

    但那个男人却仿佛看不到这种湿身play的美一样,只是在确认他身体无恙的事实后,这才肉眼可见的松了口气,而后对上路日就的眼神,对着他笑了笑。

    依旧是那样毫无拘束,放肆不羁。

    只是多少显得有些窘迫。

    就是这种感觉才让人不习惯。

    路日就别扭地移开目光。

    他在帝国混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每个看到自己的人第一眼看的是自己的面庞,因为外表即是他的力量,所以路日就不仅不感到厌倦,反倒以此为资本证明。

    他虽然自称是颜控,本质上却清楚并冷酷地意识到外貌即是自己的武器,要在这个世界生存,就要让身体作为边缘凌厉的花朵一样盛开。

    但是对于这个人来说并非如此。

    世人皆爱慕他的容貌和他伪装出来的一切,只有这家伙清楚知道路日就成为帝国启明星前到底是什么出身,本质到底有多恶劣。

    就算是这样也依旧投来的目光,以及里面藏着的感情,让路日就觉得棘手、不适应、不舒服。

    被调低的室内灯光暧昧而昏黄,仿佛给人一种将要约一发的感觉。

    路日就赌五毛,坐在他床上的那家伙绝对有那个意思。

    要是别人他说不定就下手了。毕竟这家伙的颜值绝对是够,那是一种棱角分明的英俊,力量与权势让他惯于肆意张扬,不受约束,深黑色的眼睛里是整个星空也抵挡不住的光芒。

    纵使失去一切,剥离力量与外表,权力与财富,坠入血与淤泥,他也依旧相信自己,强大璀璨仿佛光一样的灵魂和独立美丽的人格……也越发让路日就想和这种人约一发。

    但吃窝边草太羞耻了。

    而且是非常羞耻。

    到底要怎样才能对一张看一眼就知道小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脸下手,太熟悉了,摸着他的脸就和摸自己的脸一样,而且还有一种恋童癖般的罪恶,搞得路日就每次刚刚兴起念头就很痿。

    但是现在时隔多年,真正看到这张脸,他却微妙地感觉到了不对。

    毕竟……几个世界里和主角的经历让他对于这人并非完全没有感觉,现在再看对方样子,路日就发现自己的第一印象已经不是童年的小鬼,而是某些不可言说的经历。

    他顿了顿,仿佛要确认这点,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在男人抬起头的注视下,抚摸上他的面庞。

    若是别人,别说让其靠近,域外之王在逼近十米时就会撕裂对方的咽喉。

    像是这样仿佛抚摸着狂犬,充满试探和迷惑的触碰,他不仅没有躲避,反倒任由路日就抚摸自己的面庞和喉结,甚至因这种触碰微微眯起眼睛,而后听到面前人感慨了一句:“你还真长大了啊。”

    我的某些部位也长大了啊。

    男人心道。

    心上人靠得这么近,还在他身上东摸西摸,真是一种甜蜜的痛楚。路日就顶着这一副正直得要命的表情,要不是他熟悉对方的性格,还看不出来这家伙其实已经摸得荡漾起来。

    “……神灵的人生太过痛苦了。”男人沉默片刻,道,“在你逝去后,我清除众神,重建整个北境,让世人歌颂你的荣光,但你已经不在了,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于是我就醒悟过来,回想起一切,意识到了自己的真正存在,这种痛苦已经足够了,不要再持续。”

    “你总是不愿见我,通过这一切来联络你是我唯一的方法。这一切是为了让你快乐才存在的世界,如果你不开心的话,我就会不断创造让你开心的世界,但不是……痛苦。”

    路日就看着他的表情很复杂:“你让我看到你之后说什么?认同你的感情?说好的我的追求者很多你也是其中一个,排个队吧,让我顺手利用一下?”

    “我一直当你是我的挚友,”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他在心里补充,“结果我的兄弟告诉我说他其实喜欢我很久了,我就这么毫无障碍地答应下来吗。”

    男人因他的话眼眸暗沉,一言不发。

    他想靠上去,想亲吻他,但不自觉伸出的手最后却只是抓住对方的手腕,他将路日就压在床上,凝视着他的面颊,在路日就的注视下在他唇边附上一个很轻的吻。

    没有回避。

    忍耐、忍耐、忍耐。

    任由理智因为感情灼烧。

    哪怕这个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对于他来说,就比一切都美丽而诱人。

    但是,不能够违背他的意志,不能够伤害他。

    男人拥有的是几个世界失而复得的痛苦,汇聚的人格与记忆在情感深处对他叫嚣,占有他,获得他,不要再让他离开,但如果枉顾对方的意志,简直等同于嘲弄他自以为了解对方的心。

    路日就内心对一切其实都十分敏感。

    看上去是高冷的,内心是轻浮的,但本质是敏感。如果不温柔靠近,重视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感情,那么就只会被对方看作和任何一个爱慕着其容貌的人一样,只会与对方相隔更远。

    但男人爱的并非是他的外表,而是其灵魂,因而不得不坦率而慎重地对待爱。

    路日就有点受不了这家伙腻歪歪的眼神,他说:“有时候我真的挺烦的。”

    他说:“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沦落到逃跑,不如让我杀了来偿罪吧?”

    完全没有道理的任性。

    但是那副轻慢的笑容是如此美丽,不含有丝毫羞怯,他总是如此骄傲,仿佛猎人静静等待猎物掉入自己精心密布的陷阱。

    倘若你爱我,我就给你亲吻——

    于他而言,却是,倘若你为我而死,我就给你一眼。

    而他的任性也总能如愿。

    男人凝视着他的眼睛,突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从身上哪里摸出一把刀来,递到路日就手里,然后指着自己胸口某处说:“朝这里捅,其他地方有体肤护甲,只有这里有个缺口,致死。”

    路日就脸色一黑:“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然而回望他的目光却如此坦荡。

    路日就:……

    ……太奇怪了。

    他当然了解这家伙的本质,放肆不羁,有恃无恐,蔑视社会的整体道德与法律。

    压抑感情来自我折磨的痛苦行为绝对不能带给对方任何快乐,也就是说,等同于被迫忍受将自己的感情和肉体全部交付给别人的不适。

    却依旧决心忍耐并持续忍耐。

    最终,他只是把那把短刀扔到一边,沉默片刻后,说:“……让我想想,明天送我回到帝国。”

    男人虽然答应了下来,却并没有离开,虽然路日就一直朝他翻白眼,还是硬赖在他的床上。

    两个刚沐浴过的大男人几乎等同于赤身裸体,居然睡在同一张床上,怎么看都不会发生些纯洁的事,偏偏这人居然还真的什么都没做,只是靠着路日就肩膀,任由他压在自己的手臂上。

    ……这小子是白痴吗?

    路日就盯着天花板,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弃星天空下的雨是有毒的,下雨的时候他们只能挤在很小的石洞里。他小时候的睡相不好,醒来时常常发现自己压在对方的手臂上。等路日就抱怨着你手臂不麻吗,不舒服就叫醒我啊,少年却只是抿起嘴角对他笑——

    明明在外人面前他是很少笑的。

    “我似乎感觉到你的情绪变好了。”男人说,声音微微带笑,“想起小时候的事了吗?”

    路日就:“……你是我的感情识别雷达吗?”

    他意识到对方恐怕也想起同样的事情,这种感觉实在是有点奇怪。

    他们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又保留有那么多相同的回忆。

    到底过了多久呢?

    离他们在金星上分别之后,到底过了多久?

    明明能够听到对方的消息,都知道对方做了些什么,但在今天之前从来没有见过面。

    但那个气息依旧是他所熟悉的,并且依旧能够传达来安心的感觉,和小时候一样,相信只要这个人在身边,自己就绝对不会在对方死去前死去

    只要这个人存在——

    他们就共享着同样的记忆与羁绊。

    路日就望着黑暗的天顶,轻轻叹了口气,合上眼睛。

    直到他呼吸渐渐平缓,男人才有点别扭地移了移身子。

    这个场面想必让谁看到了都觉得难以置信,那个冷酷得像杀人兵器一样的域外之王,仿佛刚谈恋爱的少年一般面色通红,害羞地试图在极为接近的距离里掩盖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

    太接近了。

    ……简直就像刚刚恋爱的少年。

    他在心里自我唾弃,却又毫无疑问,因为他们再次相遇这点感到由衷的喜悦。

    在以一敌十的战争里都能够在众人的惶恐和炮火声中安心入睡的男人,却并不出乎自己意料地靠在挚友的身边失眠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这人居然还真的履行承诺将他送回了帝国。

    最终的落点是帝国中央的行星A-1,也不知道没有通行证明的白鹰到底是怎么样溜进来的,总之,在被察觉到身份后,路日就已经成功降落在陆地上。

    皇室在媒体赶到前将他带进了皇宫。

    “许久不见。”

    远处是流水在喷泉里涌动的声音,在这个帝国一切的权势与财富汇聚的地方,能够嗅到远处的花圃传来皇家橙花的幽香,这里的星光比其他行星更多,万架星舰环绕整个星球,为帝国中心保驾护航。

    而此刻站在通往大殿的阶梯上,对他微微笑着的,就是以一己之力,筹备整只全帝国最强舰队的皇家太子。

    他的最强大腿之一——

    开玩笑的。

    虽然路日就觉得能够拐上这么一个金主大概自己就真的所向披靡,但是双方虽然关系亲密,却不像是那种依靠着权势与外貌交换的利用关系,甚至并非憧慕,硬要说的话,接近于朋友。

    毕竟是个危险的家伙。

    广阔疆域带来中央权力的难以把控,整个帝国几乎被贵族领主和财阀分割,在如今权力失衡的帝国皇室,太子却是一个难得诞生出来,牢牢把控中央权力的天才。

    就连域外之王都觉得棘手的家伙。

    “我以为你消失后那家伙会把整个皇宫给拆了,”那家伙说的是谁双方都心知肚明,“结果他居然什么都没做,让整个智谋团都感觉意外。”

    ……我的失踪已经是影响到整个帝国安危,需要皇家智谋团出动的大事件了吗?

    路日就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不过域外之王为什么没因为他的失踪炸毛,那就是因为他的失踪就和那家伙有关啊。

    “皇室需要你出面稳定民众情绪,我们则负责打发媒体。”太子说,“以一人动全星际,也就只有你了。”

    “果然还是要面对现实。”路日就说,“不过如果我这么容易承认失败,也就枉为帝国的启明星了。”

    太子看着他,笑了笑:“当然,我相信你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逃避。”

    ……这家伙其实就是在损我吧?

    路日就瞥了他一眼,哼笑一声。

    不过就算帝国民众没法接受他的人设也无所谓,反正他已经抱上了最强的大腿。

    域外之王——这倒比起所有贵族财阀加起来都更加强大。

    大不了逃出国内。

    等路日就回到自己的居住别墅后,才发现里面的布景已经不同于他离开之前。

    大厅的智能感应灯光已经被人工关闭,一片漆黑,天花板上面却缀满了星光,与帝国天文台全虚拟投影的高科技成像不同,是十分廉价的、便宜落后地区才有的投影仪投射出来的星光。

    路日就微微一怔。

    一模一样。

    与幼时在看不到星空的弃星上,在那被废弃的天文台里,他看到了满屋子的星光完全一样。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星星。

    知道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还搞出这种多半是从什么恋爱攻略里学习到的无聊浪漫的,也就只有一个人而已。

    路日就听到窗户翻动的声音,转过头,看到正从窗户里翻进来的人,居然能做出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还不被自动监控防卫设备察觉,不愧是域外之王——

    姑且当做夸奖。

    路日就说:“你不会走正门吗?”

    “大多数浪漫都来自于不守常规。”男人回答他,“而我愿意为了你突破一切的阻碍和陈规陋矩。”

    路日就:“……你是白痴吗,从哪里学来这种话。”

    违和感简直爆表。

    男人对着他笑起来。

    他的唇上扬,露出洁白的牙齿,与幼时一样,黑色的眼睛里明亮地蓄着想要寻找到整个银河里属于自己的最为凌厉的刀光,但是这种灿然的眼神却在注视到路日就时变得柔软又温和起来,突破数十亿光年如同白雪飞扬的星辰与无数个飘扬着冰冷的棱角的光幻陆离的世界,在此处的虚假星空下显得如此温柔。

    “日就。”

    就这么叫他的名字,然后去抱他的肩,在路日就蹙起来的眉头和故作不快的瞪视下,却毫无拘束地笑着,比起群星更加想去凝视他的面庞。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待在你身边。”

    “在这个世界终结前,我不会离开,不会让你孤身一人,我的存在就是因为这一切才拥有价值。”

    所有的世界,连同这个世界,一切都因为你才拥有意义。

    心也像池塘一样,在日色与群星下粼粼发光。

    虽然还未能获得确实的回应,但只要凝视你的眼睛,就能够找寻到比星辰更加美丽之物,然后能够了解到爱是不能够被怠慢的重要的存在。

    会不会被接受呢。

    这种想法已经无所谓了吧。

    如果没有感情的话,此刻的你偏开的眼神和忍不住露出来的笑容算是什么。

    非常温柔也无需言说。

    爱是必须郑重地对待的东西。

    “欢迎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番外,干脆利落的完结章,之后可能会修文。

    写完了真开心,有缘再见吧,一直以来都是,谢谢你们。

    the enD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