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年盛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觉得这个伴手礼这样搭配可以吗”姚汀坐在沙发上搭配着各种礼品,“我怎么觉得这个定制的香薰出来的效果没有那么好呢”

    孟浮生整理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笑了声,“姚小姐,你已经弄了不下2o种搭配了吧就该让浅念自己弄,别惯着她。”

    “那怎么行,浅念和楚诚最近忙的连轴转,今晚就要去里海了,也不知道他们行李收拾好了没,这些小事娘家人来做能分担些嘛。”

    “真想让楚诚滚过来,自己娶媳妇儿还要累着我老婆,美的他。”孟浮生合上一个行李箱拖到客厅角。

    “哎呀,人家甜蜜的准新婚夫妇很忙的。”

    “你老公我也想做新婚夫妇,您什么时候能把这娘家人的身份做实”孟浮生为她倒了一杯红茶。

    虽说两人早就商量好了今年冬天结婚,但还是觉得日子过得太慢,又赶上浅念说什么都想T验读书的时候就结婚这种感觉,央求了他哥好几次无果,哪儿有妹妹b哥哥先结婚的,可姚汀宠她,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最终让孟浮生退了步。这么一来就成了夏天浅念和楚诚先结婚,孟浮生自然更盼着冬天到来。

    “井和到底几月份儿冬天这夏天还没完了。”孟浮生又开始翻日历。

    “行了,您都快把那日历翻烂了。”姚汀笑笑,“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周一到周五不想上学,我就把那五天的日历给撕了,和我爸说,你看,又到周末可以不用去上学啦。”

    “然后呢”

    “然后我爸有一次就真的和老师请了假,带我玩儿了一整天。”说着小猫就跳上了沙发,姚汀m0着它圆圆的头,“浮生,我昨晚梦见我父亲了。”

    孟浮生放下了手中正在叠的衣服,说,“晚上走之前去看看爸吧。”涐鍆锝網阯:rhuщuっr0U圕屋拼音點xㄚz

    “嗯,好。”姚汀点点头,将小猫抱起,“诶呦,梦梦你现在怎么这么重了这几天会有阿姨来照顾你哦。”

    “是不是带点儿橘的都会变胖”

    姚汀白了他一眼,“还不是怪你,老喂它,这还不到一年都快吃成小猪了。”

    “胖点儿好,看着喜庆。”

    “歪理一通。”姚汀笑着起身和他一同整理行李。

    下午装好了行李箱,孟浮生和姚汀去了花店买了一束白菊去了父亲的墓地,祭拜后姚汀对孟浮生说,“你去车上等我吧,我想和父亲说说话。”

    孟浮生握了握她的胳膊,轻声说,“好。”

    他离开后,姚汀慢慢蹲下,抚m0被yAn光照耀着一半的墓碑,缓缓地说,“爸,今天天气挺好的,知道您喜清静,可我和浮生又来打扰您了。”

    墓碑一半冰凉另一半却炙热,“自您离开后我就从来没有梦到过您,昨晚是第一次您来到我梦里。”

    “好奇怪,我好像梦到了您年轻的样子,二十几岁还穿着卫衣像个少年。我坐在一家面馆儿的店外,店家摆着桌子,卖着啤酒,我吃着夜宵,您和我隔着一张桌子,坐在我斜对面,我们一句话也没说。”

    “吃完饭回家的路上,我们中间始终隔着一条宽宽的马路,我努力想要跑过去,却下起了细雨,打在泛h的梧桐叶上噼里啪啦的雨声让我加快了脚步,您不知什么时候跟在了我身后,我回头望您,您朝我向前挥手想让我早些到家。”

    “我拿着钥匙开着咱家的大门,您却站的远远的,手打滑把钥匙掉在了地上,我着急的弯腰捡钥匙的时候门却从里面打开了,下一刻浮生拿着伞遮在了我头顶上。”

    “我回头,看到您对我说:回吧。”

    “我在梦里都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做梦,我害怕自己醒来就又再也见不到您,拼命的想走过去,却看到您在雨中望着我又说了一句:回吧,汀汀。爸爸就送你到这了。”

    姚汀m0着碑上的字,一遍又一遍,“梦就醒了。”

    “梦虽醒了,但您说的话,我记得的,您要放心。”

    “浮生待我很好,我们很相Ai,您要放心。”

    “我找到了我所热Ai,会努力成为一个翻译家,您要放心。”

    “您要放心,勿念,常思。”

    姚汀上车后,孟浮生温柔的亲吻了下她的额头,车窗摇下,开往机场的路上,开到尽头就像要撞入夕yAn,电台里播放着听不太清的英文歌。

    刚到机场浅念和楚诚就出来迎,“哥,嫂子,你俩可算来了,准备安检啦。”

    姚汀将护照拿出,赶紧问,“大家都到了没”

    “到啦,都到了。”

    孟浮生和楚诚把行李箱卸下放在推车上,反而一点儿不慌很从容地说,“走。”

    楚诚和浅念的婚礼举办在里海,但要先去德黑兰。他俩下午就去接了部分亲朋好友来到机场,共同去见证他们人生中美好幸福的时刻。

    “汀汀姐姐”瞳瞳拉着秦阿姨慢慢跑了过来,李沫和小柔也冲姚汀招招手。

    她一一和朋友们打了招呼,蹲下亲了瞳瞳一下,问他,“开心吗”

    秦阿姨笑着说,“他昨晚开心都的睡不着觉。”

    “是嘛,那一会儿上飞机让他睡会儿。”姚汀起身扶了一下秦阿姨。

    转机加上长途飞行,大概花了15个小时才到了德黑兰,浮生和姚汀带大家入住了预约的酒店先休息一天。

    策划婚礼现场的团队提前一周就到了这里,与他们碰面后,确认一切安排的都很顺利,姚汀和浅念便回了酒店房间,留下浮生和楚诚和他们继续商讨细节。

    “紧张吗”姚汀开了瓶红酒。

    浅念用力点点头,“感觉特别不真实,想象不到自己后天就要嫁人了。”

    俩人举杯轻碰了一下,姚汀笑着说,“为人妻自然会紧张的。”

    浅念坐在椅子上,“汀汀姐,明明结没结婚,我们都在一起生活,不会有什么差别,可我心里还是舍不得,舍不得你和我哥。”

    “傻瓜。”姚汀r0u了r0u她的头发,却也心里发紧,柔声说,“我也舍不得我们浅念。”

    “你哥也是,他最近每天晚上站在yAn台上cH0U烟,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你知道他多疼你。”

    浅念的眼泪唰一下就流了出来,哭着说,“要不然我别嫁了。”

    姚汀赶忙cH0U出纸,“你啊,瞎说什么。阿诚要听到,还不气Si。”

    “管他呢,再说他敢乱生气”浅念擦掉眼泪,笑着说。

    姚汀浅笑,“你和阿诚往后就好好过日子,他宠你,你也要多关心他。难免会有磕绊的时候,就多G0u通,他一定不会委屈你的。”

    “嗯,我知道。”浅念认真听着,“汀汀姐,你也要和我哥永远幸福的生活下去。”

    “会的。”姚汀和浅念将酒饮尽。

    “真好。”

    “嗯,真好。”

    孟浮生和楚诚送走策划婚礼的人,在酒店门口靠着柱子点着烟,cH0U了半根才从刚刚听的婚礼复杂的流程中缓了过来。

    “你都记清了没”孟浮生问。

    “差不离。”

    “晚上把整个流程整理一下,给我发一份文档。”语气听起来像要财务报表。

    “成。”

    长兄为父,孟浮生现在的心情很复杂,都想到了要是以后nV儿出嫁的那一天,他估计自己能疯,“什么感觉”

    “说真话假话”楚诚看向他。

    “废话。”

    “那我就说真话了。”楚诚笑的坦率,“就一个字,爽。”

    “嗯”

    “你妹终于是我的了。”

    “滚蛋。”孟浮生捻灭烟,“N1TaMa只活一天”

    “错了,哥。”认错速度到是极快。

    “我认真点儿,感觉幻梦幻真吧。不知道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从个破巷子到今天有车有房,还能娶浅念,这概率b刮彩票中头奖还低啊。”

    “路还长,要做的事儿也多着呢。”孟浮生拍了拍他的肩膀。

    “明白。”楚诚站直,俩人往酒店里走。

    各自刷卡开门的时候,孟浮生顿了一下,“阿诚。”

    楚诚回头。

    “浅念就交给你了。”

    “嗯,哥,你放心。”

    第二天早上,安排亲友们都上了租的车,从德黑兰要开大概4个多小时到恰卢斯才能到达里海。

    一路蜿蜒曲折,公路旁的风景美的壮丽,万木葱茏,绿茵丛生,当地的伊朗人很多自驾来这里度假,就在路旁随X的扎起了白sE的帐篷,烧烤喝酒游玩。

    孟浮生和姚汀单独开着一辆,姚汀看着车窗外,风将长发吹的飘扬,感叹,“这儿真美呀,你什么时候考的国际驾照”

    “记不太清,好像三四年前”

    “去国外有过什么YAn遇嘛”

    孟浮生眼里带着笑意看了她一眼,故意说“有啊。”

    “那我们孟先生就说来听听。”

    孟浮生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胳膊搭在车窗上,一本正经的说,“遇到过一nV生,追着送我花儿,躲都躲不开。”

    “这不就是卖花的小nV孩儿吗”

    孟浮生笑出声,“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为了掩盖真正的YAn遇吧”姚汀瞪他。

    “没。”孟浮生嘴角上扬,“我是为了烘托自己抢手,让你为我吃点儿醋。”

    “哈哈,你少来。”

    到了恰卢斯,天空中的云稀薄,yAn光倾洒在五颜六sE的房顶上,正赶上当地中午放学的点儿,一下车就看到成群结队的学生结伴回家,学生们看到有外国人,竟然特别开朗的围过来打招呼有的还要一起拍张照,可见这座城市里的人很热情。

    “真神奇,感觉不管是哪儿的少年少nV的学生时代都是相似的。”姚汀看着前面几个男生nV生走在yAn光下,打打闹闹的说着自己听不懂的波斯语,却好像完全能想象到他们在聊什么。

    “是啊,我们那时候也是。”太yAn有些晒,浅念举着丝巾躲yAn光。

    他们租了一栋海滨别墅,孟浮生给姚汀带上来墨镜,让她俩先带着亲友参观参观分配下房间,他和楚诚搬行李。

    “好帅啊。”浅念看着他俩一手一个行李箱,小麦sE的手臂充满了力量,不由感叹道。

    “你老公和你哥谁更帅”姚汀问她。

    “那还是我哥,你老公更帅”

    “没白疼你”

    俩人站着也不动,带着亲友在这里明目张胆的一直看着他俩犯花痴。

    “看见了吗地球上唯二好男人都有主了。”

    “我怎么就没这命”

    “别被假象迷惑了,老板只对人夫人好,他在公司严格的我一秒都不想见到他。”

    “所以你说咱老板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借用楚总的话来说,”那nV人胳膊搭载问话者的肩膀,“你们不需要知道孟浮生是个怎样的人,只要知道他很Ai姚汀就够了。”

    “楚总杀我。”

    “哈哈哈哈。”

    夏季的热浪还是不容小觑,搬完行李t恤都被汗水YSh了,回到房间孟浮生直接将半袖脱掉,喝了几口冰镇的水。

    “你是在g引我吗”姚汀躺在沙发上,盯着站着冰箱旁的孟浮生的腹肌。

    “管用吗”孟浮生笑笑按了下窗帘,遮了一半。

    “特别管用。”看的姚汀脸颊都泛红,笑嘻嘻的说,“刚进来的时候看外面还有游泳池,可以去游。”

    “可以啊,但我还是对这个浴缸b较感兴趣。”孟浮生指了指落地窗旁,“这空间大,做起来会很方便。”

    下一秒姚汀把抱枕扔了过去,制止了他更近一步的畅想。

    午后小憩一会儿,下午忙的不可开交,从什么婚礼礼服、捧花、戒指到场所搭的花藤、酒水、礼品都要最后一一核对,做到万无一失。忙完都已经凌晨三点多,浅念累的挨床就睡,明天还要起个大早化妆,完全没有结婚前一晚睡不着觉的心情。

    相同的一场仪式对于不同的人,在他们脑海里的回忆也是不同的。

    清晨,姚汀帮浅念带上了项链,看着镜子里的她说,“我们浅念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子。”

    浅念握紧她的手,笑得明媚,旁边拍照记录的人也将这一刻记录了下来。

    姚汀觉得婚前准备有半个世纪那么漫长,可到了结婚这一天进度条像被按了八倍速,宾客们把酒言欢,大提琴声悠扬婉转,伴郎伴娘们牵着瞳瞳和其他小花童一一到来。姚汀看着站在神父旁的楚诚紧张的一动不动,她和他一样都在等待那个时刻来临。

    当孟浮生牵着浅念站在红毯的另一头时,所有人立刻欢呼鼓掌,将花篮里的鲜花撒落,姚汀却像是听不到这一切,只觉得有一束最耀眼的光投S在浮生和浅念身上,婚纱的裙摆缓缓拖动,他们一步步走来,走到楚诚的身旁。

    她看到当浮生将浅念的手交给阿诚时,他的眼眶泛红,只说了句,“好好儿的。”

    交换誓词,戴上戒指,掀起面纱,缠绵亲吻,所有人都在祝福着你们。

    楚诚最后对哭成泪人儿的浅念说,“我不信的事儿有很多,甚至有的曾经相信现在也不信了。可唯独在娶你这件事上,我没有一刻怀疑过自己,因为你是我诚心所念。”

    诚心所念,必有回音。

    浅念毫无意外的将捧花抛到了姚汀的手里,她敲了敲香槟杯,调皮的说,“下面可是到了我要接收你们祝福的时刻了,好日子得多听好听的话,麦克风我都摆好了,大家踊跃真情告白我”

    亲友们笑作一团,浅念和楚诚的朋友同学便都上去祝福,讲到动情处难免会落泪,最后安排的是姚汀上前讲两句。

    姚汀拍了拍麦克风,钢琴师弹起了轻缓的旋律,她看着坐在台下的浮生,又看了看浅念和阿诚还有其他宾客,笑着说,“浮生第一次带我见浅念时,我们还在读高一,她那时就拉住我的手对我说,汀汀姐我们以后要做家人。”

    “我当时其实一下就愣住了,因为家人这个词的分量太重,而我们多幸运,如今真的成为了一家人。”

    “我们在没有遇到对方之前,残缺又脆弱,可或许山谷真的听到了我们那年的呼唤,”姚汀看了一眼浅念,眼眶瞬间Sh润,她用手在眼旁迅速扇了扇,“不行,我答应了浅念我不会哭的。”

    宾客们都笑了笑,小柔和李沫还喊了句,“没关系”

    浮生从台下起身,走到她身旁,递给她手绢,揽了一下她的后腰侧说,“没事儿。”

    姚汀又止回了眼泪,继续笑着说,“我学翻译以来,遇到了一个很喜欢的词,是恩德贝勒语,叫ubuntu。”

    “它的意思是:我在你眼里看见了自己的价值,而你也在我的眼睛里看见了最可贵的自己。”

    “我想,我们几个之间的感情大概就如同这般,我们不再残缺脆弱,我们坚强而勇敢。阿诚和浅念一定会很幸福,也希望在座的每一位朋友都能找到这份ubuntu。”

    掌声夹杂着欢笑声,晚宴觥筹交错,语笑喧阗,孟浮生对姚汀说,“我们去散散步,让他们去闹吧。”

    “好呀。”姚汀拉着瞳瞳问他,“要不要出去看海呀”

    瞳瞳立刻点点头,孟浮生笑着将他一手抱起,“小伙子还挺重。”

    正往外走就碰到g0ng观洋往里赶,他看见俩人出来错愕的说,“结束了”

    “我都以为你不来了,g0ng观洋”姚汀摇摇头,“正热闹着呢。”

    “我的错,飞机晚点了,你俩这是去哪儿”g0ng观洋看向孟浮生。

    “散步。”孟浮生眼神示意了一下海边。

    “要不带个我”g0ng观洋故意打趣。

    “那你还是直接坐飞机回吧。”

    “太狠了吧你,我还给你妹包了个大红包。”

    “成,那你进去坐坐。”

    “J商。”

    “过奖。”

    “好啦,你俩幼稚Si了。观洋你先进去吧,我们一会儿就回来了。”姚汀说。

    “行,不闹了,先进去道喜去了。”

    g0ng观洋刚拿起一杯香槟,人太多,旁边的一个nV人忽然撞到了他,大概是丘b特也贪杯喝醉了酒晃了神,一不小心把剑S在了酒杯上,但总归缘分已经悄悄来临。

    姚汀穿着白sE的礼服手里拿着高跟鞋,像是海水上一朵浪花,孟浮生将西装外套脱掉,俩人走在沙滩旁,海水时不时没过脚踝,清清凉凉。

    瞳瞳撒了欢儿似的跑在前面,海浪声一拍又一拍的涌来,一望无际。

    “瞳瞳,你喜欢里海吗”姚汀喊他。

    “超级喜欢”瞳瞳赤着脚奔跑过来。

    “其实里海不是海,是湖,但是很大很大。”姚汀对他说。

    “在我心里是海呀”瞳瞳仰头说到。

    “那你觉得大海是什么颜sE”孟浮生问。

    “应该是光sE的”

    “嗯”

    “因为大海白天的时候能盛yAn光,晚上能盛星光、月光,所以是光sE的”

    孟浮生和姚汀笑笑,瞳瞳跑去一旁捡贝壳了。

    星光璀错,孟浮生和姚汀坐在沙滩上,咸咸的海风吹过,带来Sh润的气息,海天一sE,恬静自然。

    “里海真美啊。”姚汀数着天上的星星。

    “嗯,也得看跟谁来。”

    “怎么了”

    “和你在一起,感觉去哪儿都有意思。”

    姚汀更靠近了他几分,“我也是呀。下午的时候里海上方整个天空都变成了粉sE,还有海鸭和渔夫,还想再看好多遍。”

    “明儿再来。”

    两人躺在沙滩上,姚汀枕着孟浮生的胳膊。

    孟浮生在月光下望着姚汀的侧脸,问她,“你有什么后悔的事儿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姚汀和他视线相对。

    “就突然想到了。”

    “有。”姚汀听着夏夜的虫鸣声,“有时候会想如果我当时能再勇敢一步就好了,留下来而不是离开。”

    孟浮生将她吹乱的长发抚在耳后,温柔的拥抱着她。

    “你呢”姚汀问,“有后悔的事吗”

    “有。”他回答得很快,让她微微有些讶异。

    孟浮生温润的声音与海浪声一同传来,“那年在山谷我想对你说。”

    “我Ai你。”

    “因为有你,我才能骄傲的面对伤痛。”

    “我Ai你。”

    全文完</div>
邻居小说推荐:望族闲妻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重生九零幸福攻略 修真食谱 医女仙夫 女配拒绝当炮灰 我在星际开花店 密-出轨,1V1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全村的奴隶校花妹妹 葬心阙 针锋相对1V1 御宅屋 九零福妻好难追 九星毒 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数据废土 斩月 重生之少将仙妻 帕莎古之镜olie 除异师系列《灰白之爱》 丫鬟的傲夫 我的爸人生 无双庶子 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快穿系统坑我没商量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滚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滚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