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赵靖泰一看赵靖立爬上来要抓他了,大叫一声继续往上爬。

    本来赵靖泰站立的地方就已是半丈高了,这会儿再往上爬,那棵树的枝丫已是很细,踏不稳不说,树枝已开始往下弯,眼看就要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了。

    大夫人见状,连忙提裙子跑过去大喊:“靖泰,下来。”又叫赵靖立,“立哥儿,别再追他。”

    可熊孩子就是熊孩子,不是以大人的意愿为转移的。即便看到亲娘来了,赵靖泰不但不怕,看向赵靖立的神sE还更加得意。

    这一回书已被他塞进了怀里,他嘴里有空,见兄长脸红耳赤,觉得好玩,便继续念起刚才记下的话语来:“她罗裳轻解,露出的香肩肤如凝脂……”

    “靖泰,你再胡说八道,我、我……我抓住你非打你PGU不可。”赵靖立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抓住树枝继续往上爬。

    他已是十四岁的少年,侯府里大夫人管得严,并未给他安排通房丫鬟;但府外跟他同龄或是b他大一两岁的朋友都已通人事了。初通人事的少年,对这种事情既好奇又羞于启齿,私下里就传阅着这些香\\\\YAn话本。

    这本话本是赵靖立刚从一个朋友那里借来的,正半遮半掩地看得起劲,就被调皮的弟弟抢了过去。

    要是他表现得平淡一些倒也罢了,十岁的赵靖泰对这种事情并不懂,翻两下觉得没意思,赵靖立再拿东西哄一哄,也许就还给他了。

    偏他是第一次看这种话本,这下被弟弟抢了去,生怕人知道,表现得又羞又恼。赵靖泰从未见过哥哥这样,一时起了逗弄玩闹的心,这才闹了这么一出,还让母亲和刚接回府的许熙听见。

    想起这种事竟然让堂妹听见,赵靖立只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哪里还去考虑弟弟的安全和母亲的叮咛?他此时一心想着要把弟弟抓住,抢过他手里的话本毁尸灭迹。

    眼看着赵靖泰越爬越高,赵靖立竟然还要往上追,大夫人又急又气,在下面大吼道:“停住,都给我停住。”

    许熙也看得胆颤心惊。赵靖泰这熊孩子根本就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嘴里一面逗着赵靖立,一面往上爬,越爬越高,脚下踩的树枝也越来越细。只要他脚下没踩稳,或是树枝承压不住断了,就会从两米左右的地方摔下来。

    两米说高不高,说矮也不矮。树下虽是泥地而不是y化的路面,但要是摔的角度不对,摔着骨头或是脊柱,没准能去半条命。

    她转头看看,院子里倒是站着七八个丫鬟婆子,可一个个的眼睛都紧盯着树上,根本没考虑其他。

    她赶紧叫了一声:“快,大家都过来,到树底下来。”说着,她第一个跑到树下。青枫和彩蝶愣了一愣,也紧跟着跑了过去。

    大夫人对下人向来不错,为人也大方。下人们知道即便最后没起作用,今天到树下接少爷的,大夫人也一定会打赏。因此许熙这一叫,大家都醒悟了过来,赶紧往树底下跑了过去,像许熙一样伸出了手。

    可没等这些人跑到树下站好,只听树枝“咔嚓”一声,一直聚JiNg会神逗着赵靖立、嘴里还念着什么的赵靖泰就猝不及防地摔了下来。

    幸好树下已站了大夫人、许熙和青枫、彩蝶,另外还有两个离得极近的丫鬟也到了。六个人本就在赵靖泰的下方,他一摔下来,正好被六人接了一下。

    赵靖泰是小胖子,T重按现代的算法大约有八、九十斤,再加上从两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六个弱nV子即便接了又哪里接得住?又担心自己被砸伤,下意识地保护自己,因此大家都只是挡了一下,他就摔到了地上。

    “靖泰怎么样?摔着了没有?哪里痛告诉娘。”大夫人吓得脸sE煞白。

    赵靖泰呲牙裂嘴地r0u了r0uPGU,在丫鬟婆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咧着嘴嘿嘿对他娘笑:“我PGU都快摔成八瓣了。”

    大夫人又气又恨,忍不住一巴掌拍到赵靖泰的肩膀上:“我叫你皮,我叫你皮。”

    “哎哎哎,娘,我这里好疼,好疼好疼。”熊孩子见母亲生了气,赶紧换了策略,装起可怜来。

    大夫人明知道他是装的,却还是忍不住担心,吩咐一个丫鬟道:“去叫施郎中来给少爷看看。”

    吩咐完丫鬟,她转过脸就对着从树上下来的赵靖立吼了起来:“赵靖立你是要气Si我是不是?你明明知道你弟弟调皮,不说好好劝他,还要往树上追。我怎么叫都叫不住。万一他摔个好歹,是不是就如了你的愿?”

    说着,她眼眶就红了,一面哭一面骂道:“你还看那种书,还带坏弟弟,还闹得满府人知道,我、我……我这么多年对你的教导都喂了狗!”

    说着,她“呜呜”地哭了起来。这几日承受的压力与折磨全都在这一刻宣泄出来,眼泪一流就刹不住车,抱住正想来安慰她的许熙就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赵靖立和赵靖泰都被吓住了。

    在他们印象里,不管有多难的事,他们的娘都是微笑面对的;即便当年外祖父去世,母亲再伤心,也只找个没人的地方默默抹一会儿眼泪,从来没有像这样不顾形象地大哭。

    “你……你去祠堂跪着,没我的吩咐,不许起来。”大夫人指着赵靖立又哭着道。

    赵靖立也没当回事。因为他是世子,母亲对他b对其他兄弟都严厉。小时候调皮,他没少被罚跪祠堂。不过半个时辰就被叫起来了。

    母亲总还是心疼他的,生怕他膝盖受不住,从来没有真的严惩他。

    赵靖泰见母亲哭成这样,哥哥又被罚跪祠堂,他良心不安起来,一脸愧疚地对母亲道:“娘,要不……我也去跪祠堂吧。”

    “去什么去?你在这儿等着,让郎中看看你有没有伤着。”大夫人对他瞪眼。可瞪着瞪着,眼泪又出来了,抱着许熙又哭了起来。</div>
邻居小说推荐:滚烫 望族闲妻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重生九零幸福攻略 修真食谱 医女仙夫 女配拒绝当炮灰 我在星际开花店 密-出轨,1V1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情敌 全村的奴隶校花妹妹 葬心阙 针锋相对1V1 御宅屋 九零福妻好难追 九星毒 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数据废土 斩月 重生之少将仙妻 帕莎古之镜olie 除异师系列《灰白之爱》 丫鬟的傲夫 我的爸人生 无双庶子 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女学霸在古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女学霸在古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