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糖丸丸 书名:在影帝大佬掌心翻个身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101:

    五月,天气渐渐热了起来,转眼,季禾苋到影视城拍戏已经快三个月了。

    乔又双捧着一杯泡好的蜂蜜柠檬水,匆匆在现场寻找季禾苋。

    好一会儿,终于找到正和导演交谈的季禾苋。

    导演笑道:“女友牌柠檬水又上线了?”

    季禾苋回头,乔又双赶紧把柠檬水递过去。

    季禾苋淡笑不语,抿了口柠檬汁,酸酸甜甜,既解暑,又养胃,是叶问问在千里之外,特意抽时间调制,然后寄过来的。

    每次冲泡多少,配多少毫升的水,都有严格要求,虽然动手泡的是乔又双,但是,剧组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季禾苋女友特别为他准备的“小贴心”。

    只因有一次,导演意外喝了口,惊艳到,问水在哪买的,季禾苋答:女朋友做的。

    他说得太过自然,也太过随意,以至于众人都没怎么多想,女朋友嘛。

    等反应过来――

    卧槽!

    女朋友!

    季禾苋有女朋友!

    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在剧组公布了?

    而且看季禾苋那模样,似乎根本没打算特意隐瞒,令人不得不好奇,什么样的女孩能拿下这位不近女色的当红影帝。

    可惜这么久了,除了有女粉丝们组团探班外,他身边一个暧昧女性都没出现。

    直到某天,剧组私底下讨论,季禾苋那位神秘女友似乎是个学生,因为有时候会看到季禾苋在现场解题,有印象的,一看就知道那是高中学习的数理化。

    今天难得提前收工,回到酒店,天都还没黑。

    季禾苋洗漱收拾完,看了下时间,刚好七点,今天是周三,这个时间点,小家伙应该在上晚自习。

    有几天都没和小家伙通电话了。

    很想听听她的声音。

    季禾苋素来是沉稳冷静的人,但偶尔也会有不冷静不沉稳的时候,想着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小家伙又惊喜又紧张的模样,他嘴角一弯,真的把电话拨打过去了。

    彼时,叶问问在医院,旁边是在医生清理伤口下嗷嗷叫疼的季含书。

    医生被嚷得直皱眉,道:“知道疼还打架?!我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闲得慌!”

    说着,又看了眼安静坐在旁边涂碘伏的小姑娘,医生眉头皱得更紧了:“打架也就算了,带上女生做什么?”

    季含书没理医生,朝叶问问道:“小婶婶,你没事吧?”

    叶问问摇头。

    季含书一边痛得龇牙咧嘴,一边苦哈哈地说:“今晚这事儿,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小叔。”

    叶问问抿唇。

    事情要从一个小时前说起,今天宗越有事,便让她在学校吃饭,她就没有回去,吃完饭和新交的朋友在操场散步,散着散着,一个学弟冲过来:“学姐,你快跟我走一趟,劝劝含哥。”

    叶问问稀里糊涂就被拉走了。

    然后从学弟口中得知,季含书居然和另外一个学校的人约了架,从学校后墙翻出去,但是――根据学弟所说,另一个学校那伙人叫了校外的混混,到底是学生,怎么可能和校外混的人相比,肯定要吃亏。

    有人劝季含书,让他干脆别去了,下次找机会。

    加上最近学校管得严,要是被发现逃课翻围墙,说不定得开除。

    偏偏季含书倔得很,不听,非要去。

    跟他同寝室的楚河见拦不住,想到叶问问,如今只有这个“小姑姑”出场,方能拦下季含书,因此立刻让人来找叶问问。

    叶问问在一群男生地掩护下,进入高二男生寝室。

    然而去晚了一步,季含书不听劝阻已经跑了,打电话也没人接。

    楚河说:“七中那群王八蛋,老是说你的坏话,含哥实在气不过……”

    七中就在附近,隔了两条街,季含书喜欢到处玩,和七中的人也有交际,偶尔听到七中有人居然在聊叶问问,说话无比下流。

    季含书当即怒了,冲上去揍了对方,双方梁子就此结下。

    季家人最独特的性子:护犊子。

    季含书年轻,易冲动,爱坑家人,缺点确实一大堆。

    但于他来说,叶问问虽然还没和季禾苋结婚,但是季禾苋亲自带回家的人,他从亲妈和奶奶那儿得到消息,要不是因为叶问问还没有高考,都想直接让他们订婚了。

    总之,叶问问是自家人,他认定的小婶婶,小叔不在,他这个当侄儿的,遇事还能怂?

    他可是拍胸脯保证过,谁要是敢欺负叶问问,他就将对方打得满地找牙。

    这次七中的人叫嚣,季含书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他找外面混的人?

    “那些社会上混的人下手根本没轻重,含哥又是一个人去,万一出了事……”

    叶问问本来还冷静思考,听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惊慌表达,也不禁有些慌了。

    季含书真要因为替她出气而出了什么事,她又该怎么面对季禾苋和季家人?

    想到这里,叶问问冲了出去。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她的异能重新回来了。她想的是找到季含书,带着人就跑,不和其他人动手。

    学校后院围墙有一处低坡,一些胆大的学生爱从这里偷溜出去,叶问问确认周围没有人也没有监控,展翅从这里飞了出去。

    接着在周围小动物地提示下,很快确定季含书的方位,等她赶到时,战斗已经开始,季含书以一敌七,身上挂了彩。

    不巧的是他们打架的地方是条暗巷,周围没有植物,无奈之下,叶问问只好称警察来了,希望吓走那群人。

    哪想这方法不管用,这些人丝毫不相信,眼见季含书和他们越打越狠,周围还有人围观看戏。

    叶问问急了,找了个机会冲进去拉着季含书就跑。

    打得正起劲的季含书:“……”

    “你来干嘛!不对,你怎么在这儿?”季含书又气又急,回头踹开一人,“我艹你大爷!老子今儿不打死你我不……”

    狠话没说完,被叶问问拽得一个踉跄。

    “跑!”叶问问大吼一声。

    季含书脑子被吼得嗡嗡作响,凭本能和叶问问一起跑,后面的人则追,追到街上人多了,那些人才不甘心的散了。

    “你说你来添什么乱啊,老子都要把他们……唉哟唉哟……”后面的话在叶问问戳到他脸上的伤时,疼得叫了起来。

    刚才打得急没注意,季含书胳膊上不知道被什么划伤,正往外冒血,叶问问便带他上附近医院处理。

    到了医院才发现叶问问右小臂肿了一块。

    季含书看到她手上的伤,着实愣了下,然后那冲天的火苗嗖嗖往下沉,开始后怕:这小婶婶要是出了事,他叔他爹妈爷爷奶奶不得把他全身皮给扒了?!

    ……

    叶问问想着晚自习的事,她就这么跑出来找季含书,逃了晚自习,庆幸的是晚自习不是班主任的,历史老师比较温和,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但她万万没想到季禾苋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看到来电显示,叶问问那叫个心虚,季含书把脑袋歪过来,看清屏幕后怪叫一声:“小叔这会儿打电话过来啥意思?你跟他说了?”

    叶问问摇头。

    季含书松了口气,眼珠一转:“别接,小叔精明得很,你一看就不擅长说谎,你要是接通了,他保准能听出不对劲来。”

    叶问问看了他一眼,接通电话。

    季含书:“……”

    电话接通的瞬间,听到小家伙的声音时,季禾苋眼中笑意顿生:“是不是很意外我现在打电话?”

    “是呀,我偷偷到洗手间接的。”

    “紧张吗?”他故意逗她。

    叶问问哭笑不得,走到角落,小声道:“有点。”

    季禾苋失笑,他并没多说,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而今听到了,便掐着时间结束这通电话:“乖,快上课了,去吧。”

    挂断电话,叶问问长舒了口气:她居然真的瞒过了季禾苋!

    季含书朝她竖起大拇指。

    叶问问告诫季含书以后不要去打架,不然她就把这些事全部告诉季家人。

    季含书那叫个悔不当初,本以为和小婶婶建立起革命友谊,哪想居然成了他称霸一方的碍脚石,偏偏还必须得遵循。

    气得他好几天没理会叶问问。

    叶问问很快将这件事抛之脑后。

    半个月后,五月底,叶问问晚自习放学,跨上熟悉的车,发现宗越居然戴了帽子,她一时好奇:“哥,你今天怎么……”

    他抬起头。她的话戛然而止。

    帽子下面的那张脸根本不是宗越,而是季禾苋!

    叶问问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再看,没变,真的是季禾苋。

    她被巨大的惊喜砸晕,反而显得慢了好几拍,傻乎乎地问:“你……你怎么回来了?”

    ――她根本没接到任何季禾苋回来的消息。

    狭小的空间内,响起男人低磁悦耳的声音:“再不回来,有人又逃课跑出去打架,那该如何是好。”

    叶问问:“……”

    叶问问:“…………”

    “你都知道了?”叶问问在想,要不要现在变小卖个萌?

    不等她实施,季禾苋已经启动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小区,叶问问以为他生气了,有些惴惴不安,试图解释,刚开口就被季禾苋打断:“不要说话。”

    叶问问只好闭上嘴。

    车子刚停好,腰上一松,安全带被季禾苋解开,暗影笼罩,炙热的温度从唇上碾压袭来。

    熟悉的味道。

    叶问问紧紧抓住季禾苋腰上的衣服,给予生涩又甜蜜的回应。

    他深深地吻着她,像是要把这几个月的缺失补够,以至于叶问问几乎喘不过气,只能跟着他的节奏,任由他汲取。

    良久,季禾苋放开她,额头抵着她的,气息交融,片刻后,他的唇移向耳边,声音暗哑:“这是利息。”

    叶问问仍旧没出息的红了满脸,要不是有座椅挡着,怕是已经滑倒在地。

    过了会儿,季禾苋说:“问问,高考结束后,我们订婚吧。”

    叶问问晕乎乎的脑子一机灵,顿时清醒几分,脱口而出:“为什么是订婚?”

    季禾苋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娇嫩的脸颊,车内昏暗的光线中,只有彼此:“难道你想直接结婚?”

    “我……我年龄好像不够。”

    “所以,先订婚。”他爱怜的在她鼻尖轻吻,“等你大学毕业,再结婚。”

    叶问问重点偏了:“……那你还得再等四年。”

    低低的笑声响起,叶问问甚至能感觉到他胸膛地震动,他说:“看来你比我还着急,如此……我放心了。”

    叶问问羞得抬不起头来。

    她哪是着急,她明明是心疼他,明明……

    一抬头便对上他含笑打趣的目光,叶问问脸烧得慌,摇身一变,化成小小的花精灵。

    季禾苋:“……”

    他眉梢一挑,也不让叶问问变回来,而是托起她,将她放进衬衣里面。

    “抓好。”他松开手,叶问问慌忙抓住衬衣,季禾苋不理会她,自顾下车。

    叶问问置身在季禾苋的衬衣里,前面是衬衣,身后是季禾苋散发着热量的身体,随着他的走动,不受控制地触摸到他的皮肤,想飞出去,偏偏他坏心的将领口系紧。

    她要么待在原地,要么从衣扣之间的缝隙挤出去,无论哪一样,都会碰到季禾苋的身体。

    明明……又不是没有见过。

    “有人。”季禾苋说。

    这下叶问问只好老老实实待在衬衣里,直到进屋,她才恢复正常体型。

    她面色酡红,反观季禾苋,嘴角上扬,眼中含笑,似乎春风得意。

    叶问问看着他,“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还在季禾苋的“威胁”下,将上次逃课打架一事,一五一十不漏丝毫细节的全部告诉了他。

    季含书,对不住了。

    ――在学校寝室的季含书重重打了个喷嚏:“妈的,谁骂我?!”

    季禾苋回来后,宗越主动退出小区,将空间让给二人,而让叶问问有些疑惑的是――除了季禾苋回来那天晚上要的“利息”外,一直到六月七号高考,季禾苋表现的都特别规矩。

    关于她逃课打架一事,不知道季禾苋是不是找了季含书,后者有一天找到叶问问,非常幽怨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垂着头,揉着屁股走了。

    高考两天,最后一门考完,交完卷子冲出学校,在众多车流中,叶问问一眼认出季禾苋的车。

    他一直等着。

    她知道。

    季禾苋带她回了别墅。

    他取出卷好的画递给她:“打开。”

    叶问问依言打开,画中已有了变化,那片空白的地方,多了一套令人炫目的凤冠霞帔,静静伫立在那片空白区域,等待主人将它取下。

    “问问,我说过,等你考完,我们先订婚。”他站在她身后,“虽然只是订婚,不过……趁你考试的这两天,我画了套婚服,你要不要试试?”

    最后一句,他附在她耳边说的。

    “要!”斩钉截铁。

    季禾苋笑了。

    如果时光倒流,他希望回到她的儿时,早点认识她、保护她。

    如果早知道她会成为他笔下创造出来的花精灵,他一定私心的将花精灵画大一点。

    如此,便不是订婚,而是结婚。

    低头,他吻住了她。

    (正文完)
邻居小说推荐:娇妾成嫡妻 八零福运小哑妻 不小心成为第一夫人后 我是人生赢家的仇敌 女装大佬是魔尊(重生) 抱歉我走错片场了[综] 我在逃生游戏里修佛 豪门和流量官宣了 破产后我被首富求婚了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 比克斯魔方 总裁派我来捧哏 穿书后魔尊要杀我 我和情敌有了娃[娱乐圈] 嫁给豪门植物人冲喜之后[穿书] 明镜台[gl] 顾律师,我想和你签合约(出书版) [综]英雄科的魔法少女 肖想你许久 她那么甜,他那么野 甜宠文完结后 季总今天催婚了吗? 让春光 娘娘她又懒又娇 论单亲妈妈如何带娃发家致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在影帝大佬掌心翻个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在影帝大佬掌心翻个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