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阳!顾阳!”

    顾阳是被人强行推醒的, 一直拍拍拍, 吵得完全睡不下去。因为昨晚被陆言折腾得几乎没睡, 他根本起不来,而且今天是周末, 难得能睡一下懒觉……

    等等, 不对, 这声音很陌生。

    顾阳皱了皱眉,下意识睁开了眼,却发现他并不在家里的床上, 而是……课堂?

    这里是一间大教室, 很多学生都在转头朝他看过来,眼里带着惊讶和好笑。而刚才叫顾阳醒来的正是坐在他旁边的同学, 表情又担心又幸灾乐祸的,低头把手比在嘴边, 小声说:“你昨天做贼去了吗?教授的课你也敢睡觉?”

    顾阳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是什么情况?

    做梦吗?但这也太真实了吧?

    难道是电视剧里的穿越?重生都能有了, 穿越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可他生活得好好的,一点也不想穿越好吗?

    顾阳满脑子乱糟糟的,在别人看来就是他睡懵了,整个人呆呆的还没缓过神来。他身旁的同学就是这样认为的, 连忙戳了他一下, 提醒说:“你傻啦?教授叫你呢,还不快站起来!”

    顾阳还不清楚状况,只能把这个同学当成引导npc,顺着他说的站了起来。

    也是这时, 顾阳才注意到讲台上站着的老师。同学一直说教授教授,他下意识以为是个年纪比较大的慈祥老人,却没想到意外的年轻。

    身材挺拔,肩阔腿长,穿着白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修长白皙的小臂。因为离得有点远,五官并没有看得很清楚,但也能确定是个颜值很高的人,眉眼清冷,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衬衫纽扣扣到了最上面的一颗,遮得严严实实,显得十分禁欲,却也让人很有撕破他冷静一面的冲动。

    讲台上的男人冷冷地盯着他,目光像锁定在他身上一样,让顾阳头皮发麻,控制不住打了个哆嗦,瞬间回想起上课被老师点名的恐惧。

    正好这时,下课铃声响起。

    班上的同学暗暗松了口气,看向门外,已经蠢蠢欲动,想跑了。坐在顾阳身边的人也有点庆幸,想着老天爷都在帮顾阳呢,这时候下课,说不定正好能逃过一劫。

    但下一秒,讲台上的男人就淡淡开口说:“下课。顾阳,你跟我到办公室一趟。”

    顾阳身边的同学同情地耸耸肩,只能表示爱莫能助了。

    别的同学都陆陆续续离开教室,但顾阳不能走,他只能慢吞吞地跟在教授身后。走廊上经过的同学用眼角的余光偷瞄,想八卦一下,但对上教授的眼神之后,就没敢继续逗留,而是和朋友一起飞快地溜了。

    顾阳没注意那么多,他现在都还没能从莫名其妙的穿越里缓过神来。刚才那个人叫他顾阳,意思是这个身体原主跟他同名?

    下楼梯经过转角墙上一大片的玻璃,仪容仪表镜,顾阳看到了这个身体的长相,和自己一模一样。顾阳疑惑地皱眉,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皱眉。

    ……难道,是平行世界的自己?

    顾阳因为走神,自然一时没顾上注意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傻乎乎的就继续往前走,一头撞上了男人的背,鼻子脆弱,这样用力一撞,疼得眼角都冒出了点生理泪水,眼圈红红,乌黑又湿润,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男人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顾阳,深沉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顾阳捂着鼻子仰头,忍疼道歉,“对不起,教授我一时没注意……”

    声音倏地一顿,眼睛因为惊讶瞪大了一些。

    因为近距离,顾阳看清了男人的长相,发现他竟然长得和陆言有几分相似,尤其是眼睛,深邃黝黑,像深不见底的潭水,无从探究,又像一个漩涡,让人不自觉被吸引,然后深陷其中。

    一想到陆言,顾阳的眼神瞬间柔软下来,不自觉地露出了依赖信任,两眼亮晶晶地望着对方。

    男人微微一怔,随即眸色变得越发暗沉,却不动声色,语调微冷,“你在想什么?”

    顾阳张了张嘴,刚想回答些什么,但在触及对方泛冷的眼神后,又清醒过来一些,想着这应该是老师的训斥,指责他不看路,不是真的在问他。于是,顾阳抿着嘴,保持了沉默,以免火上浇油。

    但很可惜,男人是真的想知道他刚才在想什么,表面的平静下压抑着没来由的怒火,感觉顾阳刚才像在透过他看什么人,下意识问出口的时候,他有些后悔,但发现顾阳躲避不回答后,他心里的火烧得更猛了。

    男人唇线紧绷,眼神更冷,转身就大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顾阳顿了一下,有些纳闷,但还是快步跟了上去,心里也在庆幸,果然没回答是对的,这明摆着是在生气啊。

    终于到了办公室。

    桌子干凈整洁,一尘不染,像强迫症一般。

    男人坐了下来,顾阳就站在他面前,像犯了错挨训的小孩似的,很乖。

    男人瞇了瞇眼,神情稍微有些缓和,说:“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顾阳点头,认错态度良好,“因为我上课睡觉,对不起,教授,我错了,我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

    教授扯了扯唇角,却并不怎么相信,“这次倒是很会说话,但你真的能做到?上次我说了你,今天就立刻跟我作对,在我课上睡觉。”

    顾阳拧眉,心里想,听这老师的说法,原来这世界的我和他关系很差,还和老师作对?上次说了什么?完全不知道,但真的问的话,肯定会显得很奇怪,万一被看出不对劲就不好了。

    顾阳只能再次强调说:“我说真的。”

    教授沉默地盯着他,半信半疑,毕竟这人从开学起就十分热烈地追求自己,满心满眼的都是爱慕。他不是没被人追过,但像顾阳这样大胆直接的还真是第一次接触,有些招架不住,只能越发严词厉色,希望对方放弃。

    但似乎完全没用,顾阳还是一如既往地堵他,以求教问题的名义,经常在他身边打转,上次告白拒绝之后,顾阳就在他课堂上睡觉作对了。

    教授有些无奈。他也不是对顾阳全无好感,但作为一个老师,他要顾虑的东西很多,更不希望因为自己耽误了顾阳的学习。所以,在看到顾阳上课睡觉之后,就把人叫来了办公室谈话。

    他严肃说:“顾阳,学校是学习的地方,你懂吗?”

    是在说他不该睡觉,也是在提醒他收敛些。

    但顾阳根本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只以为是在说睡觉的事。所以,他立刻点头,很是赞同的样子,“是的,我知道,教授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这么做了。”

    不会再这么做了。

    顾阳这么信誓旦旦地保证,教授一直以来要的不就是这个结果?

    但真正听到的时候,教授却一点都不高兴,甚至莫名的冷下了脸,有些发怒,低沉道:“我最不喜欢半途而废的人。”

    顾阳十分茫然,但因为对方是老师,向来是个乖乖学生的他只好点头,听话地说:“好的,我会记住教授的话的。”

    教授的脸色终于稍微有点缓和,心情矛盾,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不自觉就脱口说:“时间也晚了,你跟我一起去饭堂吃吧。”

    刚一说完,教授自己都有点懵,后悔了。无缘无故和学生吃什么饭,还是一个追求自己的学生,不是更让人误会吗?

    但还没再说什么,顾阳就先拒绝了,他礼貌地说:“不用了,我约好了和舍友一起吃,谢谢教授,那我先走了。”

    教授看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似乎完全放了下来,不再执着追求的样子,眉眼再度冰冷,沾上了一层霜似的。

    顾阳说完话后,就很干脆地准备走了,但偏偏就在转身的瞬间,身体不知怎么的,倏地两腿一软,就控制不住地往前跌了过去。

    教授条件反射伸手,接住了人。

    顾阳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投怀送抱”,整个人趴在了对方身上,姿势非常暧昧。这时候要有人推门进来,绝对要误会些什么。或许,也不能算是误会。

    因为这意外,顾阳的脸涨得通红,尴尬极了,第一时间就想起身退开,但这身体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软得跟棉花糖一样,毫无力气,竟然动了好几下,都没能爬起来。

    顾阳又急又窘,简直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小声解释说:“教授,对不起,我好像病了,身上使不出力……”

    教授起初确实被顾阳这一出吓到了,但看到顾阳赖在他怀里,不肯起来,他立刻就明白了。原来顾阳根本没有真的放弃,而是换了一种策略,只是这演技未免太假了。就这么扑过来,胆子倒是不小。

    心里是这么想,但教授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困扰嫌弃,反而嘴角无意识地勾起了一丝浅浅的弧度,似乎很享受顾阳的靠近。

    教授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冷静平淡,半扶半抱着,把人拉了起来,但顾阳一点都不配合用力,整个人就像块小粘糕一样,依旧紧紧地黏在教授身上。

    顾阳脸上的红色更是不断蔓延,脖子根都红透了,窘迫得快没脸见人了。他偏了偏头,根本不敢和教授对视,但他这动作,看起来更像是往对方怀里埋,脸紧紧贴着教授的胸膛。

    教授也感觉出来了,脸上冷淡的表情不变,眼底的笑意却更浓了。

    顾阳软绵绵地靠在教授身上,因为距离太过亲密,教授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甜气息,或许是沐浴露的香味。

    教授瞇了瞇眼,故意道:“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送你去医务室?”

    顾阳下意识想说好,但再一想,就他现在连站都站不稳的状态,怎么去?难不成教授抱着他去?

    一想到这,顾阳连忙摇头,喘着气说:“不、不用……我先坐下缓缓,说不定等会就好了。”

    教授认定了他是装的,觉得他就是想拖延时间,多和自己独处而已,并不置可否。

    顾阳觉得这样靠着教授很不对劲,就麻烦他扶着自己坐下。这个动作并不容易,等顾阳坐下来之后,整个人向后瘫在椅子上,浑身无力到仿佛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他面含潮红,额头渗出一层薄汗,红润的嘴唇微张,急促地喘着气,胸口剧烈起伏,浑身虚软,衣服湿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这副模样,实在让人控制不住的浮想联翩。

    至少在教授看来,就忍不住想了很多,眸色晦暗,眼底掀起惊涛骇浪,无边狂潮,再也无法保持内心毫无波澜的平静。

    顾阳并没有发现他的神情变化,心里正严重怀疑平行世界的自己得了什么怪病,担忧不已。

    过了好半晌,顾阳身上的力气才慢慢恢复过来。

    这期间,室内异常的安静,只有顾阳急促的喘气声,令气氛变得十分黏腻古怪。

    终于,顾阳能站起来的时候,他也实在等不及了,一刻都不想在这尴尬的地方待下去,匆匆道别,就只想离开。

    教授却突然捉住了他的手腕,沉声问:“没事了?”

    顾阳头都没敢抬,胡乱点头,也觉得这教授真奇怪,刚才自己不小心摔进他怀里,情况尴尬得要死,不应该都只想赶紧分开,躲避刚才的事吗?自己都说了要走,他为什么还好像不想让自己离开一样。

    顾阳心里摇头,怎么可能,肯定是自己的错觉,大概是这教授人好,关心学生身体健康吧。

    果然,下一秒,教授就松开了手,说:“有事可以来找我。”

    顾阳心里一暖,仰头朝他笑了笑,真心道:“谢谢教授。”

    教授看着他灿烂好看的笑容,一愣,随即也跟着一笑。

    顾阳却忽的看呆了。

    惊艳是一个原因,但最关键的是,他更觉得教授像陆言了,笑起来那眼睛简直是同一个人。

    顾阳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惊人的想法。

    或许他就是陆言呢?

    但顾阳不知道,他接下来,还会遇到好几个像陆言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阳阳:笑,你笑起来才像他。

    教授:原来我只是他的替身QAQ
邻居小说推荐:我在海岛种田发家致富 万人迷反派修真指南 被校草的信息素绑定了 这碗软饭有点甜 小乖甜 [综武侠]美人图 操纵生死的女人[综] 穿成霸总白月光替身[穿书] 在影帝大佬掌心翻个身 娇妾成嫡妻 八零福运小哑妻 不小心成为第一夫人后 我是人生赢家的仇敌 女装大佬是魔尊(重生) 抱歉我走错片场了[综] 我在逃生游戏里修佛 豪门和流量官宣了 破产后我被首富求婚了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 比克斯魔方 总裁派我来捧哏 穿书后魔尊要杀我 我和情敌有了娃[娱乐圈] 嫁给豪门植物人冲喜之后[穿书] 明镜台[gl]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别想离婚[重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别想离婚[重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