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完结篇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後来者 书名:重回八零养媳妇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陈明辉不是专业人员,因此引擎搜索的事情完全交给几位室友, 只会定期查看一下进度或者在他们申请追资费用的时候详细问问。明宇服装总公司也摆到海市, 再原有代言人的情况下又请了三位炙手可热的明星代言。

    公司步入正轨, 陈明辉纵然忙的团团转, 人就没有忘记给钱宇的承诺。

    当陈明辉提出旅游的时候, 本来已经不报希望的钱宇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其实你这么忙不去也没关系的, 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钱宇合上书本,善解人意道, “也不是就真的要每年寒暑假旅游至少一次的, 咱们那时候穷,能想到的最好生活就是这种了。”

    陈明辉轻轻揉了揉钱宇的脑袋,触手是柔软的发丝,听说发丝柔的人性情也很柔和, 钱宇是真的很柔软。

    “我如此努力赚钱就是为了能提供给咱们想要的生活, 那咱们想要的生活就是每年出去玩一玩, 只有我们两个。如果因为工作而放弃了, 这不就本末倒置了。”陈明辉轻笑, “那岂不是我赚钱还不如不没钱了。好了,放心吧,我已经和秘书说了, 他已经订了机票, 咱们后天就飞,这两天你在好好休息。”

    公司的事暂时推给了副总,有事情可以给陈明辉投诉的旅店打电话, 但因为陈明辉这次只是短时间出去游玩,至多两周就可以回来,倒也没时间可担心的。

    这次两人要去的地方是美丽的香格里拉,飞机落地就有人借机,直接拉着两人去了这几天要住宿的旅店。

    这时候两人的身价已经和当初第一次旅游时完全不一样了,全程有人陪同讲解。可也因为有外人在场,钱宇总结的没有前几次那种惬意和享受,陈明辉看出钱宇别扭,笑着打发走了秘书找来的当地导游。

    “剩下的时间我和小宇自己走走,咱们五点钟在这集合。”

    导游是个年轻的小伙子,闻言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陈明辉笑道:“没关系,价钱还按照咱们之前订好的,我就是想和小宇自己到处看看。”

    导游这才轻松起来,乐呵呵的和两人告别。

    导游走后,陈明辉笑道:“不习惯多出一个人你也不说。”

    钱宇腼腆道:“我以为是你之前故意安排好的,说了岂不是破坏了你的好意。”

    “怎会,出来玩本就是为了高兴,有什么破坏不破坏的,再说这是秘书安排的。”陈明辉指着一个方向道:“咱们去那边看看,我看那边拍照的人也很多。”

    远远眺望香格里拉的天空,碧蓝如洗,偶尔飘过洁白如雪的云朵点缀了香格里拉的美,陶醉着每一个行人。

    两人不知不觉就忘了时间,等返回与向导相约的地点,才发现早就过了时辰。陈明辉和钱宇找了许久也没找到,最后还不Bp机上收到导游发过来的简讯。原来等了他们半天没看到人,导游以为他们先回去了,就自己独自返回旅店,结果到了旅店才知道两人还没回来,连忙呼了陈明辉。

    “导游先回去了,咱们也走吧。”陈明辉看后信息,带着钱宇找回去的车。

    最后搭了一个同是来游玩客人的轿车。

    开车的青年道:“你们也是过来游玩的,感觉怎么样,香格里拉很没吧?”

    陈明辉点头,“确实很美。”

    那人又问:“你弟看着年纪不大,应该还是个学生吧,你瞅着参加工作了,带你弟出来玩?”

    钱宇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前面看车的人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忙不迭道:“怎么了,是我哪里说错了吗?”

    其实陈明辉也不是看着多老,就是成熟。因为总谈业务的关系,纵然年纪小,但阅历摆在那里,身上自然而然就有一股经验的沉淀。平时还不明显,特别是和钱宇这处处被宠爱保护的走在一起就尤为明显了。

    钱宇捂着嘴巴笑眯了眼睛,“我们同年,他没比我大几个月。”

    “啊?”开车的司机大吃一惊和坐在副驾驶的人同时扭头向陈明辉看去。就是这扭头的一瞬间,迎面撞上来一辆大卡车,大卡车的速度很快,两车相遇,陈明辉所在的轿车司机又分心朝后看,不过就这几秒钟的分神,反应过后再踩刹车就晚了。

    轿车轮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而尖锐的声音,紧接着眼前一黑,几人都陷入昏迷。

    再醒过来就是在医院,钱宇猛地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拽着医生的白大褂子声嘶力竭的问:“陈明辉呢?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人呢?”

    医生很快就知道钱宇说的是谁。当初送来的两个坐在后座的是两个青年,出事时一个青年把另一个青年死死护在身下,分开二人时医护人员着实费了不少力气。

    “你也受伤了,不易太激动。”医生道:“和你一起的那位患者目前还在手术室抢救,我们已经通知学生证联系上他的家人,他家人目前正在赶往医院。”

    钱宇只听见陈明辉正在手术室抢救,其他的都没听清就疯了似的冲向外面。

    里面的医生见状深深叹口气,“这两位同学倒是感情好,可怜见的两人身世倒不怎么样。”

    原来陈明辉和钱宇被送来医院,医生第一时间就报警了,警察通过两人身上携带的身份证联系到了两人的家属。钱宇还好,因为后来户口落在一个死人名下,警察一查就知道他无父无母,没什么人可联系。而陈明辉就不同了,没有父母,却能直接查到他亲戚名下。又因为陈明辉伤的比较重,后续许多手续都需要家属签字,就通知到了陈明辉舅舅家,也就是王家。

    王世楠从床上一跃而起,双眼放光,“什么陈明辉出车祸了?”

    张菊道:“镇上派出所来说的,而且听说伤的很重,又在头上,能不能醒过来还不一定,住院手续上需要有人签字。”

    王世楠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该,这就是报应。让他当初算计我丢了那么大一个脸,最后还娶回来这么一个他不要的破烂货。”王世楠手指着郝莹大骂,半点不顾及人就在跟前,说的一句比一句难听。

    郝莹常年劳作,风吹日晒的脸上早已不是上学时的吹弹可破,相反苍老而且点缀着晒斑,黑黢黢的。再加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身材也走了样,臃肿不堪,没了少女的修长。王世楠从她生了孩子后就特别嫌弃她,看她哪哪都不顺眼。

    “呵,这是报应来了,陈明辉这次指定得死,我就知道他再拼命赚到的东西到最后都得是我的。”

    前几日他就做了一个美梦,梦中陈明辉依旧是高材生毕业,同样创办了公司,风光无两。可梦中的陈明辉比这傻多了,和郝莹一直牵扯不断。但同样的在梦中他和郝莹也一直保持着见不得人的关系,陈明辉一直不知道,还傻了吧唧的对他掏心掏肺。然后他和郝莹就用了手段把陈明辉送进监狱,享受了他的公司。

    那个梦特别爽,梦里的陈明辉也特别蠢,醒来他还意犹未尽。没想到这才几天,就突然传来陈明辉出事的消息,看来这个美梦还有预示的作用。

    王世楠狠狠挖了村妇模样的郝莹一眼,“等我继承了陈明辉的财产就和你离婚。”

    这么多年过去,样貌改了,身材没了,但郝莹那白莲花一样遇事就哭哭啼啼的性子不但没改还变本加厉,闻言立刻啜泣道:“世楠不要啊,咱们这么多年夫妻感情了,就算你不看为也要看孩子啊。”

    王世楠冷笑,“闭嘴,哭什么哭,谁爱看你哭啊,脸都垮成这样还有脸哭,恶心死了。至于孩子,呵,老子还年轻,和谁生不是老子的种。”

    郝莹呆呆的看着王世楠,满脸不敢置信,傻了一般瘫在地上。

    可王世楠却没心思管她,叫张菊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和王父就一起坐车赶往香格里拉。郝莹大抵是真怕王世楠有钱后抛弃她,死皮赖脸的跟上不说,路上还无微不至的照顾王世楠,奴隶一样没有尊严。任凭王世楠怎么讥讽嘲笑也不敢还嘴。

    为了能尽快赶到医院,四人甚至奢侈的坐了飞机,只机票就一千多元,张菊心疼坏了,可一想到马上就能继承陈明辉的大笔财产就不那么心疼了。

    陈明辉具体有多少钱他们不知道,但听郝莹去了一趟市里回来说陈明辉在市里开了一家很大的服装店,却在电视和广播上都请了明星代言就知道他很有钱。

    鉴于陈明辉的狠历的性子,又有了势力,王家人不敢凑上前,怕陈明辉前尘旧账一起算,他们平头百姓无权无势的,怎么可能抵抗过陈明辉。

    没想到忽然峰回路转,陈明辉这么年轻就出了车祸,医生说伤在大脑很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于是王家人就默认陈明辉必死无疑。

    王家人赶到医院的时候,陈明辉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两天,只是人仍旧昏迷不醒,医生也说不出具体什么原因,只能猜测和伤到头部有关,因而赚到重症监护室观察。

    看见王家人和郝莹,钱宇本就难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你们怎么来了?”钱宇警惕的问道:“你们怎么知道这里的,谁叫你们来的?”

    王世楠嗤笑一声,“这话该我问你,里面躺着的那个是我表哥,现在人住医院了,我们身为家属自然是过来照看的。这可是警察通知我们来的。”

    王世楠不怀好意的对着钱宇一笑,凑到他耳边低声道:“警察还说了,只要他死了,他的财产就是我家的了。”

    钱宇倒退数步,脸色迅速灰败下来。

    王世楠大声嚷嚷道:“医生呢?谁是陈明辉主治医生,我们是陈明辉的家属,过来看他,我表哥人在哪里?”

    医护人员闻声很快赶过来,看见王世楠在走廊上大喊大叫,不满意的皱起眉头,“这位先生,这里是医院禁止大声喧哗。”

    “我艹尼玛!”王世楠一见医生这个态度就怒了,现在他已经自觉取代了陈明辉,认为陈明辉的财富都该是他的,那么陈明辉的地位也该被他取代,他应该向他一样被人尊敬着,立刻就耍起了威风,甚至去薅医生的脖领子。

    幸好那会医生护士地位还很高,不像现在搞什么患者永远没错的宗旨,打骂也不敢还口。这会人见王世楠要大人,所有看见的医护人员都冲了上来,立刻把王世楠压在地上,医院保安也很快赶上来继续压着人,医院方面同时报了警。

    警察来后,王世楠立刻就老实了,乖乖的给医生道歉和个鹌鹑一样。

    张菊陪着一张老脸,低三下四挨个道歉,“是小楠冲动了,这孩子从小就和他表哥感情好,这不一听人出事匆匆赶来就慌了,这才闹出误会,还望几位大人不记小人过,绕过他这一会吧。”

    因为帮忙的人及时,那位医生并没有受到更重的伤害,反倒是王世楠挣扎间擦破了皮,也就赖得和他这种人计较,甩了个脸色离开了。

    钱宇看医生闹来了,忙上去寻求帮助,“他们和陈明辉的关系并不好,找这么大从没管过陈明辉一毛钱,甚至还和陈明辉有仇,陈明辉的伤势不能给他们做主,他们会公报私仇。”

    王世楠脸色立刻变了,他刚闹完事,这会不敢当着警察的面再挑衅,只能指着钱宇骂道:“胡说八道,不安好心的是你,我们是陈明辉的亲戚当然希望他好,你是谁,我看藏有私心的是你。你是不是想把我们都赶走,然后等人死了,你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侵占了陈明辉的财产。”

    从头到尾钱宇没提过钱的事,倒是王世楠这个亲戚张嘴闭嘴不离钱。谁才是包藏祸心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但即便看出来也没用,警察无奈道:“陈明辉入迷昏迷,失去了行为自主能力,他住院期间的一切治疗方案等等手续都需要直系亲属签字,这是咱们国家的法律,很抱歉这件事情上我们帮助不了你。”

    听见警察都这么说,王世楠顿时洋洋得意起来,噉瑟道:“听见没陈明辉的事只有我们才能做主,你不行。”

    警察前脚走,后脚王世楠就要求转院,“你们这什么破医院,就这医疗条件还能给我表哥治病,赶紧的给我办理转院手续,我们要求去更好的医院。”

    医生压抑着怒气解释道:“这位先生,患者伤在头部,不易转院,路上长时间的颠簸很可能加重病人的病情,导致病人死亡。”

    本来就是要他死的。

    王世楠更加强硬的要求转院了,“我看你们医院就是为了赚钱,这病人都昏迷这么长时间了,连个原因都找不出来,你们医生是干什么吃的,我看就是医术不行,一门心思想赚患者的钱,我们要求去更好的上级医院治疗,你们不让,要是人死在你们医院,你们能承担的起这个责任不。”

    自然是不能,这种情况下病人死了,他们就是张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但要是遵循家属的要求给予转院,只要和家属讲解清楚,签了知情同意书,那么路上患者真有什么意外,和他们医院也没任何关系。没有一个医生愿意为了素不相识的人搭上自己的职业生涯。

    “不要,不行,转院陈明辉会死在路上的,不能转院,医生你们不能给开转院手续。”钱宇拉着医生的袖子哀声祈求。

    医生也知道真正为了病人的恐怕只有眼前这个青年,可惜青年不是陈明辉的亲属,这事他做不得主。

    “抱歉,家属转院医院强硬,我们医院没权利制止。”

    钱宇转头看向王家人刻薄的面孔,他实在没办法了,噗通一声竟给王世楠跪下了。

    “我求求你了,不要给陈明辉转院,只要他能醒过来,我就叫他把他现在所有的一切都给你们,只要你们不给他转院。”

    王世楠踢垃圾一样一脚踢开钱宇,狞笑,“你当我们是傻子好骗吗,等陈明辉醒来还能有我们好路走,我告诉你今天陈明辉死定了,就是不死也得给我死。”

    钱宇被一脚踢翻在地,爬在地上爬不起来,绝望而无助。正在这时候兜里的bp机响了,是陈明辉公司的秘书,陈明辉几天没和他联系,主动联系陈明辉。

    钱宇看见那一串电话号码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借了医院的电话给秘书打过去。

    秘书听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非常镇静道:“钱先生,你先冷静听我说。这事王家人是没有替老板做主的权利的,就算他们签了字,也没有法律效率。因为老板很早之前就托我做过公证,万一哪天他要是发生意外,他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归您所有。而至于他本人的一切相关事宜也全权由您做主,这些都是经过法律公证的。”

    “现在你问问医院的传真机是多少,我把文件给您传真过去,你拿着它给医院方面看,先稳住医院这边。然后我联系那边的律师尽快过去。”

    “好。”钱宇像是有了主心骨,立刻跑去找人问了医院的传真地址,之后一份带着印章的文件传来过来,钱宇拿着文件立刻跑进医生办公室。这时王家人已经签署了转院同意书,并且找来拉人的司机也在病房门前,医生马上就要摘除陈明辉的氧气面罩。

    钱宇举着秘书传过来的委托书,高声道:“慢着,谁也别动病人,谁也没权利动他,否则我会以谋财害命罪起诉他。”

    所有人都朝钱宇看来,王家人看他的眼神就是在看跳梁小丑,把他当成秋后的蚂蚱。

    “钱宇你疯了吧?急疯了吗?”王世楠高兴道:“眼看着陈明辉就要死了,你却无能无力这种感觉是不要要奔溃?”

    钱宇没搭理他,而是把文件递给几位主治医生,控制自己尽量冷静的解释道:“这是病人清醒时亲自签署的法律文件,一旦身体有任何不适,唯一能做主的人只有我,这份文件已经公证,具有法律效应,之前一直在律师手上保存,我也是才知道并且拿到手的。现在我不同意转院,,如果你们硬要给病人转院,我要告你们联合他们王家谋财害命,到时候这里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得为陈明辉陪葬。”

    这下几个医生傻了,他们看得懂文件上的字,但是并没有接触过这种手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竟要疯了,王世楠发疯一样嘶吼道:“我们才是病人的直系亲属,要听我们的,不然我们才要告你们,我告诉你钱宇,你不用整这么个玩意吓唬人,陈明辉今天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

    钱宇冷道:“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样谁也谈不上责任。”

    期间任凭王世楠怎么吵闹,要拉人走,医院方面怕承担责任也不肯,直到警察再次赶来,同时来的还有秘书请来的几位律师。这下没什么可说的,陈明辉的一切权益再次重新落回钱宇手里。

    陈明辉是第七天早上醒来的,他昏昏沉沉中回到了前世,再次卷进了仇恨中醒不过来。就在他再一次和王世楠同归于尽的时候,听到耳边有熟悉的声音在哭泣,压抑着叫他的名字。

    从那压抑的声音中,陈明辉听出声音主任竭力掩饰的痛苦和伤痛,不知道为什么听的心里闷闷的发痛,想要安稳声音的主人。

    “明辉,明辉,陈明辉,我好害怕,你醒过来好不好……”

    这个声音,是谁,好熟悉。好像是一个对于他来说很重要的声音,陈明辉使劲的想,拼命的想,终于想起来了,是那个对他很重要的青年,他叫钱宇。

    就像魔咒被打破,陈明辉猛地睁开眼睛。

    陈明辉终于醒了,钱宇的世界里又有了光。

    这日陈明辉正给陈明辉喂他煮了小半个小时的米粥,病房里就闯进来两个疯子,一进来,那女人就给陈明辉跪在地上磕头。

    “求求你放过小楠吧,他知道错了,他是鬼迷心窍了才会想害你,你看你现在也没事,就放过他吧。”来人是张菊,她跪在地上匍匐而行,就要来到陈明辉窗边,被钱宇戒备的挡住。

    陈明辉垂着眼睑,淡淡道:“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如果你说之前你们要谋害我的事情,那么我还没出院,也没处理。”

    张菊吼道:“除了你还能有谁,一定是你干的。”

    钱宇皱眉道:“陈明辉人一直在医院,他能干什么?”

    “能干什么你以为他是个好人吗,之前他就是个混混,现在就不会好。就是他找人设计了我家小楠,我家小楠才会去调戏那个女孩子,明明我们都拿出那么多钱和解了,那女孩家还不肯认,非要我儿子坐牢,这分明就是陈明辉设的套。不然谁家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不藏着掖着,怎么敢这么正大光明的闹,分明就是收了好处,受人指使。”

    钱宇简直气笑了,他已经听明白了,是王世楠自己对人家姑娘动手动脚,结果被告,人家女孩不肯吃这个亏,不要钱只要一个公证的审判,这王家人却认为是陈明辉做了手脚,人家姑娘才不肯和解的,这怎么可能。

    难道王家人以为这天下人都如他们一般眼里除了钱什么也没有吗?

    钱宇不想和这两个说不通的人废话,直接叫医生把两人轰了出去。

    养了几日,陈明辉终于出院,这次旅行虽然不怎么美好,但对陈明辉和钱宇来说却是永远不能忘怀的。

    以至于多年后,陈明辉接受采访时被记者问道:“陈先生,您今年已经四十了,扔没有结婚的考虑吗?”

    陈明辉淡淡笑着,笑的很温馨,他抬抬手指:“早年我出过一场车祸,险些死掉,那时候我就明白了世事无常不能等待,所以就像他求婚了。”

    “那对方答应了吗?”

    “自然。”陈明辉风趣道:“不然我手上的戒指怎么算?”

    记者不甘心的追问:“可是这些年都没见过你夫人,许多和您合作的伙伴也说没见过您的夫人,难道您手上的戒指不是迷雾弹,只为了防止外面的桃花的吗?”

    “不是哦,这是真的婚戒。”陈明辉道:“只不过我夫人思想很前卫,他认为一纸结婚证根本不能保证什么,该离还是会离婚,所以他不肯给我婚姻。”

    陈明辉可怜兮兮道:“但是在我心里我们已经结婚了,并且我也留了遗嘱我名下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

    记者不可置信的张大嘴,简直不敢相信如陈明辉这种成功的企业家,竟然有人会不肯给他婚姻,而且理由还这么奇葩。

    记者没忍住问道:“那要是您在这期间遇上真爱怎么办?”

    陈明辉耸耸肩膀道:“只要我不想变成穷光蛋。我们已经签署协议,只要我变心,在外面有了人,那么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我将变成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他说,他觉得这种协议比一纸婚约有保证,逼着我签了。”

    记者简直无语了,再看陈明辉觉得这人哪哪都好,就是脑子有点毛病。这种协议自然是比什么结婚证强多了。结婚离了,至多分一半财产,这就是没经过诱惑出个归,得,全部完蛋,立马身无分文。要是能选择,谁不知道这种比结婚证保险。有这,结婚证真的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机上的男人这一番发言的钱宇不自觉的摸摸手上同款戒指,心想,把他说的母老虎一样,明明是他花言巧语说什么结婚证不能领,就签署这么一个协议也算是给他一个保障,结果现在竟然倒打一耙。

    呵,男人。

    然而钱宇的脸上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邻居小说推荐:荒火曼波 非分之想(音久) 上川下江 别想离婚[重生] 我在海岛种田发家致富 万人迷反派修真指南 被校草的信息素绑定了 这碗软饭有点甜 小乖甜 [综武侠]美人图 操纵生死的女人[综] 穿成霸总白月光替身[穿书] 在影帝大佬掌心翻个身 娇妾成嫡妻 八零福运小哑妻 不小心成为第一夫人后 我是人生赢家的仇敌 女装大佬是魔尊(重生) 抱歉我走错片场了[综] 我在逃生游戏里修佛 豪门和流量官宣了 破产后我被首富求婚了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 比克斯魔方 总裁派我来捧哏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回八零养媳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回八零养媳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