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一只猫爪杯 书名:穿成首富的福气包娇妻[穿书]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直到第二天出发去剧组, 季明暖都是一脸郁闷的表情。

    昨晚的境况真是他们交往以来最疯狂的一晚了, 从客厅到房间到浴室, 几乎遍布了汗迹。

    她虽然也不是特别保守的人, 也不喜欢陆言深太保守, 可是玩得太过火又忍不住羞耻,特别是陆言深昨晚还带有点动怒的情绪,跟以往完全不一样, 对着她更加的疯狂与火热了。

    今天早上她的闹钟刚刚响,陆言深又拉着迷迷糊糊的她做了一次, 最后季明暖的腿都是在发抖的,整个人软乎乎的,几乎成了一条任陆言深宰割的咸鱼了。

    要不是陆言深还存有一点人性, 放了一浴缸水让她泡了个热水澡,她今天估计都起不来了。

    现在想一想,昨晚好像迷迷糊糊听到了陆言深求婚?

    是真的吗?季明暖也有点不大真切。

    哼,没有戒指,没有鲜花, 没有烟花,通通没有, 才不嫁!

    不过想想还是有一点点失落的, 昨晚好像睡得太死了,迷迷糊糊早就睡着了。

    其实,在昨晚那种动情的情况下,季明暖想, 就算没有那些东西,她都会答应的。

    季明暖太困了,一路睡到了剧组,睡过之后便感觉好多了。下了车又是一个朝气蓬勃光鲜亮丽的大明星了。

    青春剧的剧组氛围都很好,导演是个女导演,执导过好几部爆红的电视剧,把女人的心思拿捏的死死的,特别会拍浪漫戏份,甜死人不偿命那种。

    林导很喜欢季明暖,觉得她可塑性很高,可纯可艳,而且特别长得特别白皙漂亮,是那种让人一眼便记住的长相,识别度特别高。

    更重要的是,季明暖既漂亮又没有架子,要知道她现在好说歹说也是恒盛集团的正牌女友,这恋情还是近段时间才爆出来的,可谓新鲜滚热辣,要是换了别个有这么宏厚背景金主的艺人,早就把鼻子朝向天了。

    可季明暖就不同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该拍雪地戏下水戏还是照样拍,亲身上阵。

    连苏阳都忍不住再次刮目相看。

    在剧组的日子轻松又和气,季明暖演技好,苏阳也不差,所以基本上没什么曲折便在年前拍完了冬天的戏份。

    期间陆言深也有来探过班,不过他只能待了一个晚上就得离开。

    因为陆总也要为年底工作总结忙碌着,需要全世界到处飞。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被探班的粉丝拍了个正着。

    发路透照的粉丝还情深意切写了一大段博文,详细地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啊啊啊他来了,陆爸爸端着一碗狗粮来了!真不敢相信陆总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啊,我今天也是刚到这边,在机场出口好像是看到陆爸爸,可是不敢确定,到了剧组后果不其然!陆爸爸真的出现了!我看到他用手帮季香香捂暖了冻红的手,还给季香香戴围巾,呜呜呜,陆爸爸又温柔又帅,跟季香香站一起真的就是一部唯美的爱情片了!!我要你们结婚!】

    该粉丝还出了一组高清狗粮图,从照片到动图到小视频都有,陆言深的出现当即引发了嗑糖观众的热烈讨论。

    【那个捂手的动图我就看了有十次吧!啊啊,陆总裁真的好帅啊,是我的梦中情人了】

    【季香香跟陆爸爸真的绝配了!那个垫脚!身高差也太萌了吧,啊啊啊这碗狗粮我自己干了!】

    【啊啊啊,陆爸爸太宠了,真爱真爱】

    其实当天去的还有陆真真,知道陆言深被拍了之后,又有不少网友跑到陆真真下面要私照。

    陆真真看着不远处的两人,站在茫茫雪地里,对焦了不远处手牵手的一黑一白两人,没等她按下快门,陆言深忽地与季明暖停了下来,两人四目相对。

    下一秒,两人在漫天冰雪中忘情地亲吻了一下。

    就是这一瞬间,陆真真按下了快门。

    于是在季明暖和陆言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陆真真把照片发到了微博上,为哥嫂绝美的爱情好好歌颂了一番。

    【啊啊啊,我死了,为了这神仙爱情】

    【好像一副画,好珍贵的一幕啊!!给小公举加鸡腿,不,加钻石,只有钻石才能配得上我们公举】

    【太配了,我命令你们快去结婚!我要看你们的世纪婚礼】

    剧组的生活虽然轻松,但是不代表很闲,只要不是负面的新闻,经纪人李浩都让季明暖不用回应,不过就算有什么事情,恒盛的公关也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李浩感觉自己完全就是躺赢!

    所以季明暖看到这个热搜时只是笑了笑,好像——是挺般配的。

    不过,结婚嘛~再等等。

    离开剧组回燕城那天,燕城下了一场大雪,雪絮絮地下落着,扑打在陆宅花园的光秃的树枝上。

    不知不觉已到了腊月二十八,陆宅上下热闹非凡,不过家里唯独少了陆言深,忙碌的他正从新加坡赶回燕城的路途中。

    季明暖在陆宅放下行李后,当晚又回了安家吃饭,安在鸿还请了不少亲戚。

    安家已经搬了一个新别墅,面上虽说是请亲戚暖居,但安在鸿和张秀兰只是想介绍季明暖让亲戚朋友认识。

    大家都已经知道季明暖从小和安思雅被掉了包,也知道她现在跟陆言深的关系亲密,所以大家都没怎么朝她问东问西,只是简单碰个面,认识一下,一席上也算和和气气,宾主尽欢。

    送走亲戚后,张秀兰带着季明暖上了她早就布置好的闺房里。

    张秀兰看着季明暖明显比养伤时要瘦削的脸,心疼道:“小暖你又瘦了。”

    “瘦了一点点。”季明暖没告诉她,她这是特意减的。

    “言深是不是还没回国?早上他发信息给我说今晚估计要凌晨才到,让你到这边住一晚。”张秀兰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

    自从认回季明暖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家里住。

    她知道陆言深的担忧与紧张。

    说实话,把小暖交给陆言深,她是放心的。

    季明暖没想到张秀兰居然和陆言深有联系,微微愣怔了一下。

    “嗯,那我今晚就住这里,您是不是也瘦了?”

    两人闲话家常了几句,开始整理起季明暖从小到大的资料,照片。

    当晚,张秀兰和季明暖睡同一张床上,两母女开始聊各种各样的话题,聊着聊着差不多到天亮才停下来。

    待季明暖睡后,张秀兰坐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眼角湿湿地替她掖好被子,欣慰地笑了笑:她的宝贝真好看。

    这样也足够了,凡事也有一个过程,以后会更好的。

    转眼便是除夕。

    季明暖和陆言深先是在安家吃了午饭。

    安在鸿和张秀兰跟他们吃过饭后,便坐飞机去了瑞士,张秀兰说家里冷冷清清的,倒不如趁着眼睛还清晰,脚还有力气就去外面看一看。

    送了安父安母上飞机后,季明暖和陆言深回陆宅家准备吃晚饭。

    陆爷爷和陆真真早早便在家里准备晚餐。

    陆真真虽然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在一旁指指点点还是颇有风范的。

    看季明暖和陆言深回了来,陆真真便凑了上去,“季明暖,我包了一个饺子,啊啊啊,陆真真你怎么那么棒棒!我告诉你,你今晚一定要吃到它,知道吗?敢嫌弃我的饺子,我就把你的包包全拿走!”

    管家在一旁笑笑,“小姐这还是第一次动手呢,说是专门为夫人准备的,夫人一定要认准小姐那一个了。”

    季明暖看着陆真真手上的饺子,哭笑不得,她那一个都顶人家4,5个了,想认不出都难了。

    不过想到是公举给她包的,就算再丑再大也要吃了。

    “嗯,我一定会吃,谢谢你真真。”

    一路来,真的很感谢陆家的每一个人。

    她不甚在意说:“知道你要保持身材了,吃一口就行,不要你吃完。”

    陆爷爷笑了笑:“真真偏心了,居然连我的份都没有。”

    陆真真擦了擦手,特意亮了亮手上的粉钻,那可是季明暖上次在苏富比拍卖会给她拍的,也算是弥补了哥哥的偏心吧。

    陆真真把手横在陆老爷子的面前:“看到了吗?一个戒指换一个饺子,值了。”

    季明暖:“……”

    亏大了!一个饺子一亿多,你干嘛不去抢?

    陆老爷子嗤笑,突然跟陆真真较起劲来,“看新闻了吗?小暖给我拍的画作又涨价的,你这个算什么。”我那画好歹也涨到两亿去了,小丫头真是。

    陆爷爷又转向季明暖:“小暖,爷爷给你包个好看的,真真那个不行,又丑又破了皮,等会一下水肯定就爆开了,吃我的,爷爷包的又好看又实当。”

    “谢谢爷爷,我也帮忙包一点吧。”

    陆真真没理会他,包完一个巨无霸后,退出了舞台,季明暖虽然也不怎么会,但是也比陆真真在行,便上前帮忙。

    而陆言深则很忙很忙,哪怕除夕也有一堆工作等着他,回到家便上了书房开视频会议。

    季明暖包了几个,陆爷爷便说她刚从剧组回来,累得很,便没让她帮忙了。

    最后一大盘饺子几乎都是出自管家和陆爷爷的手。

    一家人齐齐整整吃过团圆饭后,便守在电视机前看春晚。

    陆真真挺多话的,和季明暖有说有笑。

    陆言深平时不多话,但是两人在云玺公馆单独生活过一段时间,两人也挺多话题的。

    也不是那些什么高大上的问题,就是写鸡毛蒜皮的事,陆言深也会很耐性听她诉说。

    现在回到陆家,反而有点沉默。

    另外,陆言深显然并没有因为节日而闲下来,祝福电话从天南地北打了过来,好几次接了电话便走出去长廊。

    陆真真看着指了指电视,“季明暖,是肖那个谁!”

    季明暖兴趣缺缺地看了眼电视,“正常啊,肖彦辰几乎每年都被邀请去春晚的啊。”

    陆真真笑了笑,“还挺厉害的。”长得也不错。

    季明暖点头,“那肯定是厉害的。”

    到了十一点多季明暖已经有点犯困了,年二八和张秀兰通宵聊了一晚上,昨晚又跟陆言深小别胜新婚折腾了一番,现在有点迷迷糊糊的。

    忽然,季明暖落入一个怀里,嗅着那抹熟悉的气味,她环住了男人的腰,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她才不管陆言深还讲究什么非礼勿视,她就要抱抱他。

    “陆言深……你好忙哦,总裁就是总裁。”不过,季明暖还是希望他可以多陪着自己,陪自己跨年。

    “我好困哦……”

    陆言深帮她挽好跌落的碎发,低低‘嗯’了一声。

    季明暖闭着眼睛,继续喃喃道:“你亲我一下好吗?”

    紧接着季明暖唇上落下一吻,带着室外冰冷的气息。

    季明暖轻轻叹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姿势。

    “你可以把电话关了吗?”

    话落,陆言深的电话又响了,季明暖下意识睁开了眼睛,她迷糊地对上了陆言深的眼睛,炸了眨眼睛,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爷爷和真真呢?”

    陆言深按掉了来电,淡淡一笑,“差不多跨年了,我们出去外面看看。”

    季明暖内心闪过一丝微妙的情绪,可下一瞬间又消失不见。

    只好完全信任地让陆言深牵着她的手,走出了门口。

    陆宅的花园依然是雪白一片,可是原本应该干枯的树木灌木丛此刻全变成了姹紫嫣红的花海。

    那红的粉的紫的原本不属于这里的,却齐刷刷地宛若有了生命。

    整个花园瞬间变成了春天的样子,生机勃勃。

    季明暖愣怔了一下,看向了陆言深。

    “这是……”她的心跳如雷,仿佛预想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些什么。

    陆言深黑眸带着笑意,牵着她的手顺着红毯一直往前走。

    随即花园内响起了一阵音乐声,季明暖看向声源,竟看到了不远处竟然还搭建起一座舞台,上面还有一支演奏乐队。

    弹奏着钢琴的陆真真侧头看向哥嫂二人,笑得天真烂漫。

    浪漫轻柔的音乐声逐渐响亮了起来,季明暖握着陆言深的手紧了紧:“陆言深,你是不是要……”

    陆言深唇角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跟着我。”

    没等陆言深回答,只见临时搭建的舞台上突然显示了一串倒数的数字,舞台上的人开始一起倒数着:“10,9,8……3,2,1,开始……”

    陆言深双手环着季明暖的手臂两侧,爸她推前一步:“看天空。”

    音乐声没有停止,钢琴声,小提琴声,大提琴声汇集在一起,竟比任何时候都要动听。

    漆黑的夜空中,随着陆言深的话语落下,瞬间被点亮了。

    一点点的星光一闪而过,又很快出现了另一束光点,一束接一束,好像落下了一场不停歇的流星雨,点亮了整片夜空。

    与音乐声交融着,季明暖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样,只得愣怔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流星雨?

    “在下流星雨?”季明暖无法思考了,站在陆言深的旁边,倒抽了一口气。

    陆言深笑了笑,低低道:“季明暖……继续看。”

    陆言深的声音好像有着魔力一样,紧接着流星雨消失了,漆黑的夜空中,突然由点点星光组成了三个字:【季明暖】

    这……这是无人机表演?

    【季明暖】三个字出现了三秒,紧接着,后面又出现了另外三个字——

    【我爱你】旁边还有心形,红色的,一闪一闪亮晶晶。

    季明暖捂着嘴巴,深怕自己不受控制就会惊呼出声。

    陆言深眼睛映着夜空的点点星光,满是笑意,忽然单膝跪在了红毯上,不知道何时又变出了一束花,偌大的一束。

    右手又如同变魔术一样,竟多了一个红色的锦盒,上面正安静地躺着一枚戒指。

    “季明暖,你愿意嫁给我吗?”陆言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随着陆言深的这一句嫁给我,音乐声去到了高潮部分,浪漫不失激昂,夜空中由无人机组成的【季明暖我爱你】瞬间变成了——

    【你愿意嫁给我吗?】

    季明暖惊愕地看着这一幕,心肝都快跳到了喉咙了,夜空中无人机的星光一闪一闪在陆言深的脸上,眼睛里,全都是浓浓的爱意。

    突然,所有人同时喊出一句:“季明暖,你愿意嫁给陆言深吗?”

    ——

    “我想成为你最坚固最可靠的后盾,成为你人生路上不离不弃的伴侣。”

    “你愿意让我与你同行,陪你看人生的每一个日出日落吗?”

    “你愿意吗?”陆言深拿着鸽子蛋大的戒指,再次问道。

    季明暖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只见对方眼神中的深情如同头顶那一片浩瀚星海一样,深不见底。

    季明暖整个人都有点昏眩了,咬着唇,用力点点头,一滴幸福的泪滴落在了季明暖伸出的右手无名指上。

    “我愿意,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我愿意跟你共渡人生的每一个难关,也愿意跟你看每个日出日落。

    陆言深站了起来,笑着执起她的手,颤着手把戒指戴进了季明暖的无名指上。

    “季明暖,情人节快乐。”

    对哦,这一天,刚好是情人节呢。

    下一秒,陆言深轻轻地,温柔地吻住了她的唇。

    顷刻间,夜空中的字样全部消失,‘嘭’地一声巨响,一枚烟火从不远处拔地而起,巨大的烟花在夜景中绽放,照亮了天际。

    夺目耀眼的烟火一枚接一枚,与平台的音乐声,欢呼声交融着,仿佛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

    烟火照耀了大地,照亮了大地上一双幸福拥吻了的恋人。

    一吻结束,季明暖把脸埋在陆言深的胸膛,笑着说道:“陆言深,新年快乐,我爱你。”

    陆言深紧紧抱着他的女孩,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季明暖,新年快乐,我也爱你。”

    那一天,他们都收获了最美好的东西。

    名叫幸福。

    ——

    何其有幸,我能与你共携一生。

    直到烟火结束,相拥着的两人看着漫天的雪花,默念着一句话。

    ——愿世界上所有人,都能收获最真挚最美好的礼物。

    -正文完结-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成首富的福气包娇妻[穿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成首富的福气包娇妻[穿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