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大结局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般罗若 书名:听说殿下有异能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随着黑衣男子第二次敲脑门的动作,玄景还未来得及反应, 就感觉一股庞大的记忆洪流向着他的脑内充斥而来。 眼前星辰斗转, 从洪荒宇宙开天辟地之初三魔神诞生,到三人在天界相依为命再到三魔神被天界众神追杀, 最后被贬入轮回的种种一一闪现。

    玄景只觉得头痛欲裂, 他不得不蹲下身子抱着头发出一声声压抑的痛呼声。

    黑衣男子冷眼在一旁看着, 不发一言。

    也不知过了多久,待玄景前世所有的记忆恢复,他总算缓过神来。脑中的剧痛如潮水般渐渐退去, 再次睁开眼时,他的眼神变得比以往要深邃了许多,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之前的玄景是受天道束缚, 心底藏着戾气, 只能凭着一股不服输的气劲和天抗衡的普通老百姓。那么此刻的玄景,便是已恢复数万年记忆, 身为天界远古魔神的三魔神之一的星辰。

    他缓缓站起身, 有些愣神地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

    对面, 黑衣男子缓缓笑道:“如今,可记起我了?”

    ***

    皇宫, 晨曦殿内。

    床榻上,傅昀面色红润地躺在被子里, 呼吸匀称,唇边勾起弯弯的弧度,仿若在做一场美梦, 竟是重新活了过来。一旁的玄景动作轻柔地替他盖好被子后,转身出了房门。

    门外,那名黑衣男子懒散地坐在走廊旁的栏杆上,望着夜幕出神。彼时空中乌云散尽,露出一轮明亮的圆月,皎洁的月光洒落了那人一身,透出一股远离尘世的宁静和孤傲。

    玄景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抹柔和笑容:“尊上在看什么?”

    原来这突然出现的黑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三魔神之首,素有“三界第一,从无敌手”的魔尊——秦牵。他在帮玄景恢复记忆后,便顺手救了傅昀。接着一行人便重新回到了皇城内,黄家和成家人各自回到了自己府上,玄景和秦牵则带着傅昀等人回到了皇宫里处理后续事宜。叛军首领言学真虽被击毙,但老皇帝已死,所以宫里有一堆烂摊子等着玄景去处理。

    待玄景处理完一些紧急事宜后,才得以有空和秦牵叙旧。

    “没什么。”秦牵收回视线,望向玄景,唇边似笑非笑,“难得见你如此在乎一个人。看来你很喜欢这位小情人。”

    “咳咳——”被秦牵调侃得脸微热的玄景,不自在地抬手掩唇咳嗽了一声。

    秦牵于他来说,是位亦兄亦父的存在。三魔神中最先幻化人形的便是秦牵,而他算是被秦牵一手拉扯教育着长大的。加之秦牵的实力十分强大,导致他从小就对秦牵有种骨子里的敬畏。即使两人相处了有数万年的时光,他平日里依然习惯性地在秦牵面前保持着一种严肃恭谨的姿态。如今骤然被调侃,玄景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有种莫名的羞耻感。

    秦牵似乎看出了这点,见玄景脸庞微红地没有接话,笑了笑,没有继续深究下去,而是话锋一转,道:“你体内的天地灵气所剩无几,得加快修炼速度了。”

    话音落下,他一个闪身来到了玄景面前,低下头用额头抵住了玄景的额头。刹那间,两人近得能感受到彼此喷吐在对方脸上的呼吸。秦牵闭着眼,动用元神在玄景体内查探,随着灵力流的波动,眉头越皱越紧。早习惯被秦牵突击检查的玄景,惊了一瞬后,淡定不动。

    “我记得小蛋早早就将修炼秘籍赠与你,算算时间也有将近两个月了,怎么你体内的灵力依然如此少?”说着,秦牵睁开了眼,眸中是一片骇人的锐利。

    “……呃。”玄景难得语塞,总不能说他忙着跟人抢皇位,并没有将修炼太过放在心上。这话若是说出口,只怕立刻就会挨上一顿好揍。

    就在玄景支支吾吾间,一声惊怒声在两人不远处响起:“你们俩在干什么?!”

    秦牵不慌不忙地站直了身体,侧目望过去。一旁的玄景心中咯噔一声,来不及开口解释,就见眼前一片黑影闪过,向秦牵扑了过去。而才发现自家兄弟来到人界后竟疏于修炼,弱成菜鸡的秦牵本就心生了几许不悦,见状眉头一挑,轻松躲过了来人的攻击,只是眉目间冷冽得让人胆寒。

    这突然冒出来的人自然是从床榻上醒过来的夜间傅昀。他刚醒来,见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正奇怪时,就听到门外传来了陌生男人与玄景的交谈声。诧异之下,他忍不住下床去看了看。谁知,竟看到玄景正与一陌生男人额头相接,在月光下分外亲密的模样。当下心中便冒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杀气,恼怒之下,对着那陌生男子便直接出了手。

    银色月辉下,傅昀浅褐色的眸中闪过嗜血光芒,脸色冷若冰霜。

    秦牵却似还嫌场面不够乱似得,漫不经心地侧身躲避,也不直接攻击。,只是闪避间,不时出口讥讽。

    “只有这种水准的话,可连在下的一片衣角都挨不到。”

    “啧啧,星辰,你挑选情人的眼光也未免太差了,此等身手是在耍把戏么?”

    “小家伙,还有新鲜的花招么?”

    玄景在一旁听得冷汗涔涔,几度想开口阻止就被秦牵一个冷漠的眼神给瞪了回去。他知道他家大哥挑刺的老毛病又开始犯了。结合自己夜间媳妇这性格……玄景的嘴角一阵抽搐。

    果然,在秦牵的挑衅下,夜间傅昀越战越勇,出手速度几乎快成了残影,口中不忘回击:“呵,找死!”

    可惜他毕竟是一介凡人,又如何是三界第一的秦牵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还真的如秦牵所言,没碰到秦牵的哪怕一片衣角料。不过一会儿,傅昀的体力便有些不支。趁着傅昀停顿的一个空档,秦牵唇角微勾,出手闪电般点中了傅昀身上的几处大穴。傅昀的身体顿时僵住,只能任由秦牵抱着他从空中落下。

    被迫被人抱在怀里的傅昀咬牙,眸中的怒火几乎喷了出来:“放手!”

    “呦,你这小情人脾气还挺暴躁的。”秦牵笑着,竟真的抬手将傅昀给一把扔了出去。不远处的玄景嘴角又抽了抽,飞身上前接住了傅昀,将傅昀抱了个满怀。

    这时冷静下来的傅昀才发现那男子一直叫玄景为星辰,难道是天界来的人?只是想到之前那人与玄景之间的亲密姿态,傅昀的脸又变得有些扭曲,眸光晦涩地看向玄景:“他是何人?”

    顺手替傅昀解开穴道,将他放下后,玄景才无语地解释:“咳咳,是我兄长。”说着又补充了一句,“亲生的。”

    两人交谈间,秦牵神出鬼没地瞬移到了玄景旁边,将手搭在了玄景的肩膀上,笑得揶揄:“原来你这小媳妇是吃醋了?”

    玄景只能尴尬地笑。

    意识到自己好像闹出什么乌龙的傅昀,呆住了。想到自己方才竟然对着玄景的大哥一阵下死手,俊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欣赏完玄景夫夫两人窘态的秦牵,这才尽兴地松开玄景的肩膀,拍了拍手:“如今时辰也不早了,你明日还有许多事情处理,我就不打扰你了。不过,从明天开始,我会亲自监督你修炼。”说完,淡淡瞥了玄景一眼,便消失在空气中。

    那一眼看得玄景心头一阵发寒,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在玄景沉浸在各种不妙的猜想中时,旁边响起了傅昀有些窘迫的声音:“……你大哥不会怪我吧?”

    “嗯”玄景回过神,听到傅昀的话,不由地失笑地捏了捏他的脸,“当然不会,尊上他虽然爱记仇,不过如果是你的话,他不会计较的。”

    言外之意便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么?傅昀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心中庆幸之余又添上了一分沉重。那人说的没错,和天界之人相比,他还是太弱了。为了能够站到玄景身边,他还得努力修炼提高自己的实力。想到这里,傅昀的眸光变得幽深。

    第二天一早,玄景便身着连夜赶制的龙袍上了早朝。金銮殿上,玄景干净利索地处理完言学真一党后,对成家和黄家各有嘉奖,并让朝中一位风评不错的一级武官暂代太尉一职。之后,众人又商讨了下玄景登基大典的日期,处理了老皇帝死后各位皇子的分封事宜及后宫各位妃嫔的安排问题便散了朝。考虑到那几位皇子都对自己充满了敌意,玄景自然不会给他们翻身的机会,一律赐了闲职封了王,打发他们去了几个经济农业不怎么发达的城镇。等到玄景的登基大典之后,便即刻出发赴任。至于太子,则软禁在国都内处于自己的监视下。弄完这些,回到御书房的玄景有些疲倦地揉了揉额角。

    小秋子见状,上前道:“殿……陛下,要不奴才给您点上安神香,您休息一会儿?”

    “不必了。”玄景挥了挥手拒绝,“你先下去吧。”

    “可是……”小秋子欲言又止,见玄景一个眼神看过来,只得将满心忧虑给压下,躬身道,“是。”

    小秋子离开后,玄景走到御书房内的书桌前坐下。脑中不自觉地回想起老皇帝还在世时,也是坐在这张椅子上,处理政务。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日,可是现在却已物是人非。他感叹地伸手一一滑过木桌上的笔墨纸砚,最后停在了那根悬挂在笔架上的毛笔上。

    目光凝聚在被墨水浸透的笔尖,玄景有一瞬的出神。当初老皇帝写下绝笔信时是否就是用的这支笔呢?恍惚中,头顶上方忽地传来熟悉的男子声音:“玄景……”

    玄景回神抬头,只见屋顶上的瓦片被人揭开,露出了傅昀的脑袋。他浅褐色的眸子中带着担忧:“你还好吗?方才见你下朝时精神有些不振。”说着,他有些扭捏地移开目光,等着玄景的回答。

    所以傅昀这是担忧他,所以特意冒着被当做刺客的危险,夜探御书房咯?想到这里,玄景失笑道:“我很好,你下来吧,屋里没有其他人。”

    得了玄景的首肯,傅昀才动手又揭了几片砖瓦,从屋顶上跳了下来。方落地就被玄景揽住腰侧,抱入了怀中。感受到脖颈上传来的玄景的吐息和肩膀上有力的双臂,傅昀心中柔软一片:“看来是真的累了。”

    “嗯。”玄景抱着傅昀,将脑袋埋在他的肩窝处,闷闷地应了一声。由于事情太多又杂乱,一整天处理下来,真是让他耗掉了大半的精力,此时连根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见傅昀来了,理所当然地将对方当做了抱枕,抱在怀中偷个小懒。

    这皇帝还真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这是玄景做了一天皇帝后的惨痛领悟。

    见玄景一动不动地抱着自己,傅昀心中叹息,放软了身子轻轻环住了玄景,无声地陪伴着他。两人相拥间,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彼此的体温还有内里心脏的跳动。

    扑通扑通——

    这一刻,两人的心似乎离得十分紧密,紧密地就像连在了一起一样。

    只可惜,这份温馨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道不辨喜怒的声音给打断了。

    “看来朝政上的事情处理完了,那么接下来该好好修炼了。”那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玩味,细细品味又仿若含着一种让人紧迫的威压感。

    听到这个声音,玄景瞬间推开了傅昀,立正站好。被推开的傅昀显然也认出了声音的主人,红着一张脸,低着头不敢看向来人。宛若一对被家长抓奸的小情侣。

    但见玄景原先坐着的椅子上,秦牵端着一杯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热茶,坐在那儿细细品尝着。见两人分开后,他慢条斯理地将茶杯放到了桌子上,淡笑道:“你们宫里的茶还不错。”他说着,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看向傅昀,“小家伙,玄景我就带走了,明日见。”

    傅昀愣住,不等他回味过来秦牵说的带走是什么意思,就见秦牵打了个响指,玄景和秦牵两人瞬间消失在空气中,独留傅昀一人茫然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明所以。

    秦牵自然是带着玄景去修炼。对于秦牵来说,实力便代表一切,他无法忍受玄景变成如今这副弱小的模样。为了让玄景在他回天界前修炼到他所期望的水平,他对玄景展开了惨无人道的魔鬼训练。

    当晚,玄景几乎是被秦牵拎着后领给拎回来的。被扔到床上的那一瞬,玄景感觉自己仿佛从阎王殿前走了一趟。这个念头一闪即逝,他瞬间昏了过去。

    傅昀由于担心玄景,所以一直没有离开皇宫,悄悄藏在了玄景的寝殿里。见玄景被带回来后霎时陷入昏迷,他惊得都忘了问秦牵到底对玄景做了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牵在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后,消失不见。

    如此往复循环。玄景白天上朝处理公务,晚上抽出两个时辰处理完当天的所有事务,然后就被秦牵拎着去训练。傅昀除了心疼地看着也没办法。很快一个月过去,第二天便是玄景的登基大典。

    当晚,明月当空。

    晨曦殿内,秦牵拿着长鞭和玄景两人过招。两人的身法都很快,对招间外人几乎看不到两人的具体招式,只能看到两团黑影从天上斗到地上,再从地上斗到天上。过了好一会儿,两人在空中对上最后一招后,一触即离,分别身姿飘逸地落在了院子的两侧。

    月光下,玄景喘着粗气,双手抱拳笑道:“多谢尊上手下留情。”

    秦牵收了鞭子,神色总算没了一开始的冷酷:“进步的速度尚可。照此进度,再过几天便能进入金丹期了,不枉我这些天的训练。”

    想起这一个月的惨痛经历,玄景脸上的笑容有几分僵硬。

    秦牵走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今你尚未成神,依然处在天道的制约下,我不能长伴你身边。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勤加修炼,才能保障自身的安全。当然……”他顿了顿,忽地向身后某处瞥去,唇角爬上意味深长的笑容,“还有你那位爱吃醋的小情人的安全。”

    玄景看了眼某人的藏身之处,心中尴尬之余又对秦牵的关心心怀感动。他望着秦牵,眼神认真:“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之前的事情发生。”他会保护好自己,也会保护好傅昀,不会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

    那种失去傅昀的痛苦,他此生不想再体会第二次。

    读懂了玄景眼中的坚定,秦牵笑着再次重重拍了拍玄景的肩膀:“我会在天界好好监督你的。保重。”随着他话音落下,空气中突然散开了一圈圈透明的涟漪,然后凭空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黑洞。一身银白色华服的冷面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肩膀上坐着一只胖乎乎的小红鸡,正是之前抓错奸的小凤凰——小蛋。

    小蛋一见到玄景,立刻如同一颗红色炮弹一样冲到了玄景的怀中:“星辰叔叔,我好想你啊!!!”

    而带着小蛋一起来的冷面白衣男子只是神色淡然地冲着玄景微微颔首,便走到了秦牵身边。玄景在短暂的疑惑中后,总算认出了这位白衣男子——天界之主,奚天元。在他恢复记忆后,便一直忙着处理政务和疯狂修炼,早把小蛋的娘亲是奚天元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直到此刻,他才恍然想起奚天元和秦牵已结成伴侣的事实。

    想到他们三魔神就是被眼前这位高高在上的天界之主给下了诅咒,玄景的心情一时间变得很复杂。以他对秦牵的了解,就算秦牵不将奚天元给虐到魂飞魄散,也绝不可能和对方结成伴侣,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不过他和秦牵已分开有千年,这其中也许发生了什么变故也说不定。一念及此,他收敛了眸中的深思,冲着奚天元露出了一个不咸不淡的笑容。

    没办法,昔日恩怨实在如鲠在喉,即使奚天元成了秦牵的伴侣,这种膈应感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减的。为了缓解这份尴尬,玄景捧着小红鸡,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笑道:“我也是,几个月不见,你似乎又胖了不少。”

    听到这话,小红鸡不乐意了,眨巴着大眼睛道:“哪有,我这是正常的生长!!!不是长胖了!”打死它都不会承认自己长胖了的事实。

    这般可爱的傲娇小模样,逗得玄景忍俊不禁。

    秦牵骨骼分明的手伸了过来,将小红鸡一把拎起:“好了,人也见到了,我们该回去了。”

    “啊啊啊!!!不要,爹爹,让我再玩一会儿嘛!”小红鸡连忙用小翅膀抱住玄景的手掌,扭着头楚楚可怜道。它好不容易逃离凤族长老的魔爪,出来浪一会儿,怎么甘心这么快就回天界。

    秦牵皮笑肉不笑地将小家伙直接扔到了奚天元的怀中,薄唇中冷冷吐出了两个字:“免谈。”

    小红鸡瞬间万念俱灰,浑身的红色绒毛都耷拉下来。还是奚天元看不过去,闷不做声地用意念传音道:“等你完成了胡长老布置的课业,我便带你去三千界游玩一番。不过……这几天你要表现得乖点,别让你爹瞧出端倪。”

    小红鸡的大眼顿时亮了起来,怕被秦牵看出破绽,它忙转过身,将小脑袋埋进奚天元的胸口,用屁股对着玄景挥了挥小翅膀:“星辰叔叔,再见!”

    前一刻还求留下,下一刻便乖乖再见了?玄景忍着笑,意味不明地看了眼奚天元:“再见。”

    秦牵最后回头看了眼星辰,便和奚天元两人一起消失在黑洞中。两人一鸡离开后,晨曦殿内恢复了安静。一直藏在暗处没有现身的傅昀,走了出来:“那位就是小蛋的娘亲吗?”他俊秀的脸上带着好奇。

    “嗯。他便是我大哥的……伴侣,天界的天君大人。”玄景笑着揽住了傅昀,垂眸间敛去了眸底的情绪。

    “原来如此。”傅昀喃喃。

    “难得有空,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玄景忽然神秘兮兮道。

    “嗯”傅昀不解。下一刻,只见玄景笑了笑,俯身抱起他直接御风而行,如同仙人般向着宫外飞去。这一个月的训练,玄景总算可以一偿所愿,凌空飞行了。

    夜空中,夜风吹得两人发丝飞舞,傅昀愣愣看着玄景英俊的侧脸,有一瞬的怔忪。等他回神时,两人已来到了国都的城墙上,两人所站之处是整个国都的最高点,放眼望去,整个国都的夜景尽收眼下。

    “你带我来这里是?”傅昀不解。

    玄景低着头,深深地凝望着傅昀:“只是想和你一起,共赏天下。”他说着,伸手握住傅昀的右手,凑到自己的唇边,印下一吻。月光下,玄景的眸中仿佛点缀着漫天星光,熠熠生辉,“这一生,你可愿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直至死亡?”

    傅昀愣住,鼻头莫名的发酸。他嘴唇微动,眸中水花闪动:“不,我不要……”

    玄景一怔:“嗯?”

    傅昀笑着凑近了玄景的唇,低声道:“就算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话落,他闭着眼,吻上了玄景的唇。

    玄景的眸光变得柔和,他亦跟着闭上了眼,加深了这个吻。

    得此良人,夫复何求?

    城墙上,两人紧紧拥抱着对方,亲吻着彼此。夜空中,一簇烟花蓦地绽放开来,绚烂夺目。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全文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听说殿下有异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听说殿下有异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