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寒菽 书名:非人类宠爱法则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帕蓝变作了一只皮毛雪白的豹子, 身上是金色的花纹, 显得高贵而神圣。

    那些个酒鬼喝得醉醺醺了, 还要夸赞道:“帕蓝大人就是不一样,兽型就如此美丽矫健。”

    夜里的戈壁有些冷, 帕蓝把自己团作一团取暖睡觉。欧洛斯推了推他, 见叫不醒他,要把他抱回去睡觉。欧洛斯看上去斯斯文文, 竟然轻轻松松地把这么大的一只成年豹子抱了起来,让人瞠目结舌。

    回了临时搭建的简陋石物,帕蓝团着身子,靠在欧洛斯的身上,喉咙底发出呼噜噜的声响,睡得非常舒服。欧洛斯抚摸着他的头顶和脖颈, 毛皮柔顺, 他想起很多年前,他的小豹子也是这样睡的,每晚都能无忧无虑地睡到天亮, 他希望他的小豹子这辈子都可以这样快活轻松, 无需考虑那么多复杂麻烦的事情。

    他都会处理好的。

    是夜。

    伊雷穿着一件盔甲, 但并不是帕蓝进贡的那一件,他对帕蓝深有抵触, 他想,等到这次把帕蓝处理了,回去他就把和帕蓝有关的所有东西都清理干净, 省得看到惹得他心烦。

    他擦拭着他的长剑,这把剑是他的父亲传给他的,他们王国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王者佩剑。

    这把剑,就应当只有他能用。

    他打算杀了帕蓝之后再找借口安插罪名,叛国,或是其他什么,总会有理由的,反正只要帕蓝死了,死人是无法开口为自己辩解的,那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一切都会变得简单。

    现在帕蓝已经被灌醉,酒里还下了药,所以帕蓝才会变回野兽形态。

    帕蓝的下属们也都醉得差不多了,有反抗能力的大概只有那个人类宠物欧洛斯了吧,不足为惧,就算他使用了邪门的方法获取了部分神力,但是他有成百上千的士兵,难道还制不了那么区区几个人吗?

    兽人泰德跪在他的面前。

    伊雷说:“这次比赛原本你可以大放异彩,却被帕蓝遮蔽了你的光彩。泰德,去杀了帕蓝,将军之位就是你的,战胜了帕蓝的战士,你就是凯特王国在我之下最强的战士,你可以留名于史。”

    泰德俯首,恭敬地沉声回应:“是。”

    翡亲自呈上一个托盘,其上放着一壶酒和两个碗,伊雷将酒倒在碗里,赐了泰德一碗,他也端起酒,看着泰德先喝光了一碗酒,然后仰头将他的那碗酒一口饮尽,然后猛然一掷,把碗摔在地上,“砰”地一声响。

    伊雷满意地看着泰德走出门,他心里思量着杀死帕蓝需要多久,应当花不了太多时间吧,到时就说是泰德嫉妒帕蓝,他带人为帕蓝报仇,还可以收服一波民心。

    泰德走出门,他的脚步很轻,这事夜已经深了,宴会之后,在美酒的催使下,战士们都睡着了,现在还醒着的只有几个柔弱的人类或是还未成年不被允许喝酒的小兽人。

    泰德走到帕蓝休息的屋子外面,欧洛斯走了出来,静默地望着他。

    泰德拔出剑,仿佛与欧洛斯对峙着,剑拔弩张,然后他把剑cha在了地上,跪地下来:“国王有意要杀帕蓝将军,派遣我前来。我为将军折服,愿投入将军麾下,为将军所用。”

    他抬起头,目光狂热:“帕蓝大人才是王国最强的战士,他才应该当这个国家的皇帝。我愿助国王一臂之力,现在正是推翻暴君的好时机。请帕蓝大人回来?”

    欧洛斯从房檐下的阴影里不疾不徐地缓步而出,从他身旁,许多效忠于帕蓝的战士都走了出来,犹如星星之火,汇集在欧洛斯的身边。

    泰德望着欧洛斯,这个弱小的人类,欧洛斯披着一身黑色的袍子,不知是用什么做成的,上面有金色的暗纹,在晦暗的月光下流淌着妖异的光泽,正如他深黑的眼眸。这明明是一个弱小的人类,换作以往,他正眼都不会看一下,但在此时此刻,他的直觉却让他莫名地畏惧起来,甚至觉得假如真的打起来,说不定他会败给这个人类,这个人类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他。

    欧洛斯说:“我没听懂你在说什么。”

    营地的西边燃起大火,正是伊雷所在的地方。

    有兽人在呼喊:“敌人!有敌人偷袭!是塞恩人!塞恩人来了!”

    欧洛斯振臂一呼,剑指前方:“保护国王!”

    帕蓝是被惊醒了,他在边塞时比现在更加警惕,一听到异样的声音就会立即起来,如今还是因为安逸了好一阵子,而且喝得烂醉,所以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来不及穿铠甲,他套了件便服就提着剑冲出去了,门外守卫着他的士兵。

    “帕蓝大人。”士兵冷静地说。

    帕蓝问:“发生了什么?”

    欧洛斯说:“塞恩人夜里偷袭,要去救国王吗?”

    帕蓝一惊:“肯定得去啊!”

    于是帕蓝浩浩荡荡地带着士兵去救驾,与趁夜潜入的塞恩人打了起来,他瞧见了被围攻的伊雷,带人上前,正在战斗着,忽地听见伊雷指着他说:“帕蓝!连帕蓝一起杀了!他是内奸!必定是他通敌所以才让塞恩人打到了这里,杀了他!杀了帕蓝!”

    帕蓝愣了愣,他高声道:“陛下,您在说什么?我何时有叛国!我何时伤害过任何一个族人!”

    帕蓝向来是个耿直到一眼就能看透的人,他理直气壮地说这话时,叫旁人都为之信服,再说了,说一个刚刚才赢得了六国比赛的英雄实在是强力夺理,加上伊雷国王在国内的名声实在是不算好,非但是跟随帕蓝的士兵不信服,连跟在伊雷身边的卫兵也没有立即坚决地服从国王的命令,况且,谁能打得过帕蓝啊?

    伊雷说:“假如你没有叛国,那你就放下你手上的武器,以示清白。”

    帕蓝睁大眼睛,当然没有放下武器,而是抬手击退了一个塞恩人,他向来不喜欢躲在士兵中间,他一向都身先士卒。放下武器?这不是傻吗?

    伊雷冷声说:“你心里没鬼,为什么不敢放下武器?你连国王的命令也不听吗?放下你手中的武器,不然你就是叛国!”

    帕蓝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泰德冲了过来,他非常神勇,砍瓜切菜般把塞恩士兵掀翻在地,伊雷见到他,眼睛微微一亮,还未来得及高兴,就听见泰德带头高呼:“伊雷国王命令我偷袭杀害帕蓝大人!我打从心底尊重敬仰帕蓝大人,帕蓝大人是我们国家的希望!帕蓝!帕蓝!!帕蓝!!!”

    近处的士兵已经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故而不知所措。

    但稍远一些的,并未听见这边的谈话,只是听见在呼喊帕蓝将军的名字,便盲目地跟着呼喊起来:“帕蓝!帕蓝!!帕蓝!!!”

    “帕蓝!帕蓝!!帕蓝!!!”

    “帕蓝!帕蓝!!帕蓝!!!”

    登时间士气大振。

    伊雷面色铁青,这一声又一声的呼喊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崇拜和敬仰,好似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一下又一下。

    一股热血直冲脑袋,使他失去了理智,拔剑就朝帕蓝砍了过去。

    帕蓝举剑挡下,剑锋相撞,擦出火星:“伊雷,你冷静一些。”帕蓝不是没有料想过会有此时此刻的情节,但真的到了这个时候,他的优柔寡断依然让他难以狠下心来。

    伊雷已经红了眼睛,仇视着他:“谁准你直呼王的姓名!你还敢说你没有反心!你早就策划着这一天了吧?别装了,帕蓝!”

    帕蓝手下留情,应对着伊雷致命的招数,毕竟伊雷是这个国家万人无一的出身即金纹的顶级兽人,他从小就有最强的战士做他的老师,也并未浪得虚名之辈。帕蓝说:“你是我的堂哥,伊雷,我尊敬舅舅和先生,我不想伤害你!请你相信我吧,我从未有过谋反之意。”

    伊雷的剑却没有半点停顿:“那你就去死吧。”

    帕蓝只是防御,并未攻击。

    一旁的士兵见状,纷纷想要帮忙:“帕蓝!帕蓝大人!”

    “反抗吧,帕蓝大人!”

    “求求您了,帕蓝大人,您不应当死在这里!”

    这时,伊雷感到了一阵眩晕,手上的剑开始变沉,脚步不稳,视线也模糊起来,呼吸变得困难,五脏六腑里似是被丢入一团炭火,灼烧着,这使得他的愤怒也愈发高涨。

    他呕出一口血:“你对我动了什么手脚!帕蓝,你这个卑鄙的小人。”

    帕蓝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呕血,一脸茫然:“……”

    伊雷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奋力向帕蓝挥出几剑,然后扶着剑站着。

    帕蓝看了他一眼,对国王的士兵无奈地说:“你们保护国王,我去歼灭敌人。”

    待到来袭的塞恩人都被杀光,伊雷已经站都站不住了,他坐在地上,疯癫地嘶哑地说:“帕蓝,都是帕蓝,杀了帕蓝。”

    营地安静下来。

    伊雷回到这里,怜悯地俯视着他。

    胜败已分。

    帕蓝说:“伊雷,你中毒了,让欧洛斯给你治疗一下吧。”

    伊雷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朝他舞了一剑,他大概已经失明,什么都看不清,旁边的人马上躲开:“滚!你不安好心!就是你给我下毒的!除了你还能有谁?你觊觎我的王位。”

    “来人,来人啊!”

    士兵看了帕蓝一眼,才敢去扶国王。

    伊雷慌慌张张地问:“翡,你在哪?翡?”

    “翡,你出来啊!”

    帕蓝看他这命不久矣的模样,什么都没说,走远几步,回到欧洛斯的身边,用不赞赏的目光盯着他,几乎是直白地用眼神在质问欧洛斯是不是他做的。

    欧洛斯摇了摇头:“不干我的事。真的不干我的事。你信我。”

    欧洛斯说:“要是我做的,我一定告诉你。”

    帕蓝还是不太相信他,欧洛斯这人一肚子坏水。

    有士兵来报:“帕蓝大人,营地里的人类奴隶都不见了!他们被塞恩人掳走了!”

    帕蓝怔了怔,回过头,看着伊雷,伊雷还在喊翡的名字,帕蓝问:“翡呢?”

    欧洛斯说:“他也不见了。”

    毒素渗进了伊雷的身体深处,他病得越发严重。

    他们带着病重、发疯的国王往王国的方向回去,走到半路,遇见了从王都率领大军赶来的哈缇和尼森。

    他们见到领头的帕蓝,像是松了一口气:“帕蓝!!”

    帕蓝说:“你们怎么来了!”

    哈缇高兴地问:“是你赢了吗?”

    帕蓝奇怪地问:“什么?”

    哈缇说:“有人回来告诉我们,说国王打算在路上以谋反的名义杀了你,你寡不敌众,非常危险,叫我们赶紧去帮你。就是欧洛斯的人类学生呢。”

    帕蓝愣了下,欧洛斯的人类学生前天便不见了,他还以为是被塞恩人抓走了,是何时去的王都,还去驰援了。

    帕蓝将情况草草讲了一下:“我没事,伊雷中了毒,快死了。”

    哈缇难以掩饰喜悦之色:“死得好……”

    帕蓝瞪了他一眼:“别在外面说这种话。”

    帕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看了一眼哈缇和尼森带来的人,问尼森:“现在王都还有多少士兵留守待命?”

    尼森说:“……我带了一半出来。”

    帕蓝严肃地说:“我们现在就回去!最快速度!”

    帕蓝甚至抛弃了马,他变回了兽型,朝着首都狂奔而去,几千士兵们跟着他纷纷以兽型前进。

    帕蓝跃上一处能眺望国都的高地,他看见国都的方向正在燃烧着一场大火,仿佛要将半天天空都烧光,看得让人心惊胆战。

    国都里,四处都是他们受伤的族人。

    士兵见到他,仿佛有了主心骨,说:“帕蓝大人!是人类奴隶!人类都逃了!他们聚集在一起反抗我们,他们还杀了好多我们的族人!”

    帕蓝倒吸一口凉气,人类哪来这么大的力量。

    士兵说:“翡,国王身边的翡,他领导了这场反叛!”

    帕蓝问:“他们的人呢?”

    士兵说:“我不知道,他们现在不在这里了,就是一会儿之前,他们忽然都离开了。”

    帕蓝望着首都的大火,分配一小部分人去追翡,其余人都去救火:“人类奴隶跑了就跑了,先把我们的国都救下来,去神殿看看,保护我们的神殿。”

    欧洛斯赶得没有帕蓝那么快,落后半日路程。

    他带着因为受伤还无法追上行军的战士们,不紧不慢地行进在返程的路上。

    远处滚起烟尘。

    他看到一行身着兜帽披肩的人骑着快马朝他们而来,待到人走近了,为首的人摘下兜帽:“欧洛斯。”

    欧洛斯一点都没有感到意外:“翡。”

    翡的脸上有一道新鲜的疤痕,刚结痂,在他漂亮的脸蛋上显得触目惊心,他微微抬着下巴,望着欧洛斯:“跟我们一起走吧,欧洛斯。你是个人类,永远不可能变成兽人。我会建立一个人类的王国,那里才会是我们可以居住的地方。”

    欧洛斯摇了摇头:“我离不开帕蓝。”

    翡心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并未再多费口舌,他闭了闭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讥诮地说:“好。那我只能祝你好运,但愿你做一个假兽人能平安地过完这一生。”

    “把他交给我吧。”

    奄奄一息的伊雷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他的眼角溢出泪水,虚弱而感动地问:“翡,是你吗?翡,你来找我了,帕蓝把你关起来了吗?”

    “那个大逆不道的家伙他竟然敢违抗我。他还对我下毒……”

    他举起手,却没有人握住他的手。

    翡贴近他的耳边,好叫他能够听得清清楚楚,说:“是我下的毒。我是回来杀你的。现在帕蓝不在,没有人会拦着我杀你了。”

    话音一落,被毒素侵蚀而无法运转的伊雷还没有反应过来,利刃便刺穿了他的心脏。

    翡把匕首扒了出来,被切断的动脉喷出温热的黑红血液,溅了翡半身,他缓缓地笑了起来,高兴地说:“我从到你身边的那一刻开始,就想要做这件事了。”

    伊雷惊愕,向声音的方向会出手:“翡……”

    翡踢开他的手,轻言看着伊雷咽下最后一口气,甚至连死了还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他哈哈大笑,用沾上血的披风揩了一下脸颊上的血,转身走了。

    追随他的人类都在等着他。

    翡骑上马,路过欧洛斯时,最后问了一遍:“欧洛斯,你真的不跟我走吗?”

    其余认识欧洛斯的人也在说:“老师,跟我们走吧。”

    “是啊,老师,帕蓝大人是个好兽人,可是我们永远不可能真的变成兽人。一起走吧。”

    “欧洛斯先生。”

    “老师、先生。”

    欧洛斯淡淡地说:“在我眼里,并没有人类和兽人的区别。只有帕蓝和其他两种区别。你们走吧。”

    欧洛斯守在原地。

    等待着太阳的又一次升起。

    帕蓝从地平线的方向朝他奔来,一把抱住他:“吓死我了,欧洛斯,你没事吧?”

    欧洛斯亲了一下他的脸颊:“我没事,我的国王。”

    ·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非人类宠爱法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非人类宠爱法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