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番外十三

类别:百合GL 作者:璟梧 书名:房东是前任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夏夏是许多人眼中的完美情人,她从不闹, 从不发脾气, 从不任性矫情作。当然, 她也从不撒娇, 从不说爱我, 从不表现出在意。但我又偏偏知道,她喜欢被我拥抱, 喜欢被我亲.吻, 喜欢被我爱着。我想看她因为吃醋而发脾气, 想看她因为不安而眼眶发红, 想看她因为在乎而心慌意乱。我不要她完美, 我不要她懂事,我不要她乖。

    “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子,很想跟她在一起。”

    “......谁?”

    “你。”

    乔鹿吻了夏岚,吻了她小心翼翼呵护的玻璃娃娃。

    不敢太用力,不敢太热情, 因为要留意夏岚的反应而不敢太投入, 只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浅尝辄止, 她品过自己喜欢的女孩的味道,是草莓味。

    她的, 酸酸甜甜的,玻璃做的小草莓。

    夏岚浑身神经绷紧,手指死死攥住她衣|襟, 被动承下这轻巧的吻。

    嘴|唇像被烫过,升起灼灼温度,水分迅速被蒸发,她是一条躺在水洼里的鱼,挣扎渴求,却知是徒劳。

    就这么被表白了。

    她蠢,懦弱,玻璃心,反应迟钝,不爱交际,负能量爆表,没有出众的外貌,没有顶好的身材,没有讨人喜欢的性格,什么也没有,看上她这种垃圾的人一定瞎了眼。

    可是她怎么能说乔鹿瞎了眼。她不允许任何人说乔鹿半点不好,包括自己。

    夏岚双目空洞,神情呆滞,陷入了无尽的恐慌和自我怀疑,但很快,她清醒过来,意识到如此下去不行。

    这不是爱情,而她会拖累乔鹿。

    “夏夏。”

    乔鹿小心地捧住她脸,满载星辰的眸子里含着柔情,“我们可以吗?”

    话说着,情不自禁又想吻她。

    “乔...乔......”夏岚抬手挡在身前,喉咙里溢出哭腔,声音都变了调,喊不出她完整的名字。

    ——你不要喜欢我,别对我好,我只是暂时在你这里迷了路。

    话涌到嘴边,她哆嗦半晌说不出口,越想越感到心酸,眼睛迅速泛红,泪珠子簌簌落下来,抽着气,抱住乔鹿痛哭。

    她完了。

    她不行了。

    她撑不住了。

    衣襟被眼泪打湿,乔鹿脸色刷白,心慌不已,“夏夏......”

    同住几个月,她所了解到的夏岚,心思细腻,懂事周到,容易害羞脸红,仅此而已。不想太突兀吓到姑娘,故而她拖到今天才表白,满以为会是一个甜蜜的惊喜,却没想到对方如此抗拒。

    夏夏不喜欢她。

    意识到这点,乔鹿蹙起眉,心上裂开无数道细小口子,针刺一样地疼。

    那么排斥肢.体接触的人,一被她抱住就害羞,就脸红,就笑;从最初躲开她的手,到如今会主动牵她;看她的眼神从戒备陌生,到熟悉依恋。

    怎么会不喜欢呢?

    即使没有喜欢,也不应该抗拒到这个地步......

    “夏夏,不哭了,是我不好,我...我应该先跟你商量。”乔鹿柔声安抚怀里人,反思自己是否有哪里做得不对。

    要么太突兀,要么夏夏钢管直。

    她不愿意相信是后者,而一想到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整个人就被绝望包裹住,喘不过气。

    夏岚贪恋她怀抱,越哭搂得越紧,脑袋枕在她肩上,哽咽道:“我一点也不好,你不要喜欢我。”

    “……”

    “你去找其他人。”

    “求你了——”

    堆积十几年的垃圾情绪宣泄不止,夏岚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再也发挥不出精湛的演技,她声嘶力竭,嚎啕大哭,只觉得好累,好辛苦。

    乔鹿:“……?!”

    那是乔鹿第一次真正认识夏岚。

    没有厌恶,没有嫌弃,没有鄙视。玻璃娃娃比她想象中还要脆弱,那就更得小心呵护,她爱她,爱她的一切,无论她本来是什么模样。

    两人关系比从前更亲密,但只是一点点。

    夏岚依然不肯花她半毛钱,被她抱着依然会紧张脸红,但是能够很自然地牵她的手,挽她的胳膊。

    唯一的遗憾是无法接受她的亲.吻。

    乔鹿温柔有耐心,小心翼翼地引导,花大量时间陪伴,用行动告知,她爱她,而她被爱包围,不需要害怕。

    她的夏夏很乖,从不发脾气,从不任性,从不作,但也没有对她撒过娇,没有对她说过爱,甚至没有在她面前表现出在意。

    偶尔失落。

    乔鹿常常想,是什么使得自己深陷其中,这般义无反顾。

    大概是因为,每次夏夏看见她,呆滞的眼睛绽放出欣喜光彩,平直的嘴角扬起深长弧度,面无表情的脸立刻变得生动,她就知晓,夏夏把感情藏在了心里。

    她的草莓味玻璃娃娃,什么都不敢说,什么也不敢要求。

    后来夏夏愿意与她分享一点点心事。

    “从小到大,我想要的大多数东西都得不到,一旦表露出渴望,就会遭到我爸妈的谩骂和羞辱,所以习惯了说‘不用’‘不要’‘没关系’,遇见喜欢的也不会去争取,反而很容易劝说自己放弃。”

    “因为只要说服了自己,就不会那么难受了,一切就都顺理成章。”

    “其实,我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有风的夜晚,乔鹿抱着夏岚坐在阳台上,杯光烛影,酒气微醺。许是有些醉意了,劲头一上来,夏岚主动说起很多以前的事。

    每一件,在乔鹿看来都难以置信,无法想象。

    她是在幸福和睦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物质富足,内心强大,她深知自己做不到完全感同身受,但可以尽量去理解,尊重,倾听。

    “那就不长大。”乔鹿抚着她头发说,“长大就不快乐了。”

    “傻瓜。”

    两人相视微笑。

    夏岚酒量奇差,一小杯啤酒就能上脸,何况是此刻灌了半瓶红酒,她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就要去往宇宙,化作尘埃。

    她双目迷离,眸里水光盈盈,脸颊染着妖娆明艳的绯红色,沾尽妩媚风尘。

    所谓反差,好吃至极。

    乔鹿喉咙滑动着,收紧了手臂,低眸凝视她果冻般的唇,小心吻|上去。

    原只想点到为止,气息逐渐纠起,愈发深|入,情不自禁。

    夏岚没躲,甚至有些笨拙生涩地回应她,脸蛋再也瞧不出是怎样的红,因为酒还是羞。

    这是一大步,她们跨过来了。

    乔鹿惊喜之余,心火燎烤,想要得到更多,她试探性地伸出手,轻|柔缓慢,循序渐进。脑海里自动播放起小视频,代入了夏夏,她立刻变得无师自通。

    不过是掀.了一块衣角。

    夏岚像一株含羞草,被碰到后立刻蜷缩起来,按住她的手,“我...我不行......”

    她不行。

    她做不到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一个人面前,即使这人是她珍藏在心底视若全部的乔鹿,无关乎对方是谁,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那强烈的羞耻心也不允许她多瞧自己一秒钟,更别提取悦自己。

    她还是那么讨厌自己,从头到脚,从身到心。

    这道障碍永远都跨不过去,除非她立刻失忆,一辈子想不起从前,那么她才能够与自己和解。

    同时她亦清楚,自己一直这样下去,就是在剥夺乔鹿的快乐。

    去找别人吧。

    念头一冒出来,夏岚便止不住地发抖,身体因自厌而蜷缩起来,胳膊却紧紧抱住乔鹿。

    “对不起...对不起......”她说了好多个对不起。

    乔鹿这回没有慌乱,只是抱着她笑,轻拍她僵硬的脊背,温声安抚:“没事了,宝贝儿,我逗你呢,你不要打我。”

    夏岚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安慰自己,于是配合地按下别扭情绪,佯装生气捶了她一拳,没用劲。

    “你......叫我什么?”

    “宝贝儿。”乔鹿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怎么样,肉不肉麻?土不土?”

    “……”

    夏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玻璃娃娃并不完美,甚至有许多瑕疵。

    乔鹿知晓这个事实后,心一天比一天更柔软,像磕.了药,看见夏夏就融化成涓涓春|水,调和成黏|稠蜜糖,眼里心里再容不下别人。

    她渐渐厌倦艺人身份,和随之而来的紧密日程安排,一股脑儿推掉了诸多活动,只在家陪夏夏,给她的小草莓写歌。

    夏夏画一幅画,她就写一首歌,二人灵感不断,是音乐与美术的交融。

    经纪人觉出不对劲,问她怎么回事,她如实告知。

    “什么?你——”

    李兰没有料到她如此坦率,信息量有点大,一时间无法全部接受,需得慢慢消化。

    “你不是直女吗?还谈过男朋友来着?”

    沙发上那人架着二郎腿,懒懒地掀起眼皮,漫不经心道:“我搞对象不看性别,只看喜不喜欢。”

    “乔鹿,我警告你,炒cp归炒cp,你绝对不能来真的,别以为社会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有多高。”

    前年炒“长颈鹿”cp,热度持续至今,甚至不受时槿之公开出柜的影响,李兰认为她在跟风闺蜜。

    乔鹿嗤笑,伸起修长的中指,掸了掸衣上灰尘,“你以为我在乎?”

    “是,你是不在乎,大不了你回去继承家产,自己开个娱乐公司玩儿,都不是问题,但那个小姑娘不在乎吗?事情一旦曝光,你有想过她要承受些什么吗?”

    有背景的艺人确实要傲些,但没见过这么狂的,李兰被她这般态度气得脑仁疼,太阳穴突突直跳。

    乔鹿冷眼瞥她,声音沉下来:“谁也别想打她的主意。”

    “姑奶奶啊,你跟什么风不好,跟你闺蜜的风搞同性恋?她在欧美混无所谓,你呢?你自己的事业一点都不要了?三十岁了脑子这么不清不楚的......”

    卧房门虚掩着,漏了一条缝,争吵声越来越大。

    夏岚端着水杯站在楼梯边,每个字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夏岚开始有意躲避乔鹿。

    她像过去那样,早晨很早就出门,晚上很晚才回来,推开每一次想念的拥抱,躲掉每一个热情的亲|吻,尽量避免眼神接触,话也少了。

    那人关心询问,温柔依旧,尽管已经察觉她的冷落。

    夏岚愈发感到愧疚,加之那日的争吵声她脑海中萦绕回荡,她更觉得自己配不上乔鹿,每天都沉浸在自责情绪里。

    被黑气灌溉的泥土滋养出焦虑的种子,最终长成参天大树,开出绝望的花,结了极端的果。

    她的优点是无情,极端无情。

    爱,如此神圣高洁的东西,不应该被她玷污,应该挂上耻辱柱,用羞耻心将自己从爱里剥出来,然后滚得远远的,不再染指。

    “我想搬回去住。”

    酝酿许久,终于在这天,夏岚鼓起勇气与乔鹿说。她不敢看她的眼睛,拿出自己毕生最精湛的演技,卖力表演着镇定。

    其实她不想。

    她舍不得离开这个人,舍不得她的笑容,她的眼睛,她的温柔和爱。

    乔鹿刚从公司回来,与经纪人和高层大吵了一架,心情前所未有的差,因想着夏夏在家等自己,一路才渐渐消气,进门前收拾掉所有坏心情,怕影响到她的玻璃娃娃。

    而这话犹如晴天霹雳。

    她笑容冻在唇上,轻声问:“为什么?”

    姑娘头埋得很低,密密的眼帘垂下遮住所有情绪,这种猜不透看不透的感觉真是糟糕极了,竟也让她生出些许不安。

    “要完成一幅画...一个人住比较有灵感......”夏岚嗫嚅道,双手绞在一起。

    她撒谎了。

    没有什么画,她只是想走而已。

    乔鹿脸色微僵,眉心拧了一下,叹息:“夏夏,不要对我撒谎。”

    “我没有——”

    即使被看穿,也要坚持到底,这大概是夏岚此生脸皮最厚的时刻,她突然抬起头,抿紧了唇,倔强地看着乔鹿。

    乔鹿静然与她对望,在那双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疲惫的脸,倏地想起这些时日无缘无故被冷落,什么也猜不透,像个滑稽的小丑,觉得一切都是那么可笑。

    夏夏,她小心保护的玻璃娃娃,可以抱着手机与别人聊天傻笑,却对自己视而不见。

    然而她没有任何立场埋怨。

    她们什么关系都不是。

    “好。”

    乔鹿突然笑了,一会儿仰头眨眼,一会儿低头看鞋尖,笑着笑着眉心挤成一团,比哭还难看,满满的讽刺意味。

    “想走就走吧,这是你的自由。”

    说完她越过夏岚,头也不回地进屋。

    夏岚怔在原地,心里有什么东西“啪”一声碎了,眼泪汹涌而出。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房东是前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房东是前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