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1)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林阿律 书名:福气包的七零小日子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1992年, 春, 高考在即。

    泸县最近在修一个人民大礼堂,是个比较大的工程, 之前已经确定了要承包给姜爱华。可是半路当中孙浩波使绊子, 去了新任县长那里提出这么大的工程,不经过评选就直接给了姜爱华一家,大家又知道前任县长跟姜家是什么关系,免不得要被人说是走后门。

    新任县长十分尊敬林从政,心里虽然很是希望将这个工程交给姜爱华,可是也觉得孙浩波说的十分有道理, 他愿意卖这个人情,但也要替林从政的名声考虑一下。于是他决定对泸县的工程队做出一个评选,谁的设计最好, 就选谁。

    当年谢国昌平反之后, 孙浩波就是靠姜毓秀出的计谋, 非但没有被革职,还升职了,当年就被评选为优秀干部。这么多年以来,他的表面功夫也做的十分好,在领导的眼中, 他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干部。

    自然不疑有他。

    明明已经定下来的事情, 又途生了变故, 不过姜爱华的工程队现在可是泸县最老牌,名气最大的工程队了, 再加上从清华建筑系毕业的谢文彦,哪怕孙浩波搞出这些东西,最后还是被姜爱华拿下了这个工程。

    姜爱华直到现在都还记得在评选会上,孙浩波得知最后还是被姜爱华拿走名额之后的表情,就跟吃了苍蝇屎似的,吐也不是,吞也不是。

    这么些年以来,虽然老丈人重新恢复了职位,甚至现在都已经退休了,可是姜爱华看到孙浩波还好好的做着干部,心里就不舒服,只可惜孙浩波这人很会来事,他们也抓不到他的把柄,只能作罢。

    不过这次能让他吃瘪,姜爱华还是十分高兴的,再加上竞选上了这么大的工程,姜爱华心里头高兴,先是请了手底下跟着他的那群工人们去好好吃了一顿,回家之后又把林家人还有自家人都叫上了,一起去最近在泸县十分火热的一家饭店去吃饭。

    要说起这家饭店,其实几年前就已经开了,只不过生意一直挺一般的,但是最近生意却渐渐的好了起来,来的还都是一些成功人士,来了这儿之后,都口口相传这家饭店的滋味很好。

    此时的姜家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姜家了,他们的钱用崔凤菊的说法来说,那就是数也数不清,看到那一串数字都觉得头晕,说幸好有银行可以存着,要是放在哪里,哪里放得下呀?就算放的下,那人在家里睡着,也睡不安稳啊,时时刻刻都得惦记着有贼来偷不是?

    现在的条件都好起来了,再也不用省吃俭用了,就连崔凤菊穿的都是最好的面料,再让裁缝量身定做的衣服。以前他们让裁缝做衣服那是因为裁缝做衣服便宜,现在是因为量身定做的才合身,舒服。

    姜家,林家,谢家二三十口人,一共开了六辆车来的饭店,你要说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小轿车?那还真有这么多,林振华一辆,姜爱华一辆,谢文秀一辆,苏建军一辆,姜解放一辆,现在可不是以前了,以前家里买辆自行车都觉得长脸,现在买辆小轿车也都是小意思了。

    不过谢文秀那辆车其实是买给旭日的,这不是旭日去北京读大学了,这次没能回来,谢文秀才开着车来了。

    不过旭日虽然没能来,但提前给甜笑打了电话,让她考试的时候一定不要着急,放平心态最重要,先把会做的做完,再去做不会做的。甜笑一一应下来了,不过心里却想着,每次考试时,卷子上的那些题目,她好像都会做……

    不过她没敢这么跟哥哥说,她的谦虚一些才行!谦虚是美德!

    她也一直没敢跟别人说,她看过书之后,书上面的内容就好像是印在她的脑子里了一样,只要做到那个题目,准能在脑子里展现出来,要是这样她还能做错……那……那就说明她脑子里没储备这个知识点……

    咳咳咳……

    到了‘有味大饭店’,把车子停好,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走了进去。崔凤菊跟孙女儿甜笑走在一块儿,挽着她的胳膊说道:“笑笑啊,等会儿你就多吃一点,吃好了回家之后再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好好考试。”

    东升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撇撇嘴说道:“奶奶,前年我跟爱梅考试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跟我们说的啊,你说让他们吃了饭赶紧再争取时间多复习一下。”

    崔凤菊剜了他一点,一脸的我为啥这么说你自己心里没点数的表情:“那你的成绩能跟笑笑比吗?笑笑年年考学校第一,你呢?不倒数奶奶都呀阿弥陀佛了,你要是再不临时抱抱佛脚,恐怕连你现在的学校都考不上!”

    “奶……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啊,你怎么能拿别人的缺陷开玩笑呢?”东升碰了一鼻子灰,但他脸皮厚,也不会不好意思,话说这么说,但说话的时候表情眉飞色舞的,还挺自豪。

    “你还好意思说,你都不知道当年你高考的时候,奶奶我还去拜菩萨了,就怕你考不上!”崔凤菊继续说道。

    东升:“……”算了算了,他还是不掺和这个话题了,越说越伤人了。

    “好啦奶奶,你就别再说二哥啦,二哥考上了咱们市里的军校,不是挺好的吗?二哥从小就想去当兵,而且学校又离家近,以后还能多回来看看呢。反倒是我……去上了大学之后……就不能常常看到奶奶了……”甜笑说起这个,有些失落。

    她是真的失落,只要一想起去了北京之后,就跟家里相隔一千多公里,心里就空落落的。在这个美丽的南方小城里,有她最亲最亲的人,有两个把她当掌中宝宠着的奶奶,有表面看起来严肃,可是心底里最宠她的外公和爷爷,还有好爱好爱她的四个爸爸、妈妈……

    这些年里,她在这个复杂的家庭里长大,感受到的是无尽的宠爱,这些爱包围着她长大,她觉得自己好幸福。

    崔凤菊听了这话,心里头也是一酸,但是她明白,孙女儿在自己跟前都待了这么多年了,长大了总要去外面见识见识的,她还能守着孙女儿一辈子不成?

    她笑笑,拉住了甜笑的手:“说什么傻话,放假了不是还能回来看我们吗?我和你爸爸妈妈们都会在家里等着你的。再说了,你要是考上清华了,我们心里也放心,小司不是在那个学校吗?”

    说起司秅,甜笑的目光变得柔软了一些,心口也暖洋洋的。

    前一段时间,司秅从北京来看过她了,他长得好高好高啊,好像比小的时候还要好看了,就是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冷冰冰的,可是他看着她的时候,眼睛里亮晶晶的,好像有星星一样,他们两个回了红星生产大队。

    此时的红星生产大队早不是以前的那些土房子了,作为泸县的新农村试验点,红星生产大队这些年来发展的很好,家家户户都盖上了小楼房,算是给林从政的政治生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饶是改变了这么多,他们还是能找到跟小时候同样的地方。他们去山上摘了七月泡,去村尾的小河抓鱼……

    尽管时光荏苒,可是甜笑知道,她与小司哥哥之间,从未改变。

    可惜的是,司秅要提前回学校准备迎新生的事宜,不能陪甜笑考试了,他们约定好,下一次要在清华大学的大门口见面。

    就在甜笑心中思索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服务员迎接到了一个特大的包厢里,里面装潢的富丽堂皇,放着一个巨大的大圆桌,坐得下三十几个人。

    服务员将菜单拿出来,让他们点菜,谢文秀、许珍妮、崔凤菊、林奶奶四个人拿着菜单,点的第一个菜就是鱼……而且还点了四种不同做法的鱼……

    服务员有些懵了,不知道该听谁的,还是都上一份?

    几个女人互看一眼,然后崔凤菊笑着说道:“这几种都上一份吧,我孙女儿爱吃鱼。”

    甜笑抿嘴笑了笑,心里暖洋洋的,被宠爱的赶紧真的超好哒~虽然每次出去吃饭她都不是点菜的那一个,可是大家都知道她爱吃什么,第一道菜必是为她点的。

    菜点好了之后,甜笑突然觉得有些尿急,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走出了包厢。她是第一次来这个饭店,对这儿的一切还不太熟悉,就准备找个服务员问一问厕所在哪里。可是走到另一个包厢门口的拐角处,就听见两个穿着服务员服侍的人交头接耳道:“88号包厢要一份活的。”

    活的?

    甜笑皱皱眉头,不太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此时正好发现自己的斜对门就是厕所,她也没在意太多,去朝厕所去了。上完了厕所之后走出来,恰好见到之前说话的那两个服务员抬着一个箱子。

    其中一个人不小心崴了一下,箱子稍微斜了斜,甜笑便听见里面传来了‘吱吱’的声音,好像是什么动物的叫声!

    那个没出错的服务员板着脸呵斥出错的服务员:“你怎么回事?这么不小心?要是让老板知道了,小心扒了你的皮!”

    两人赶紧朝88号包厢走去了。

    甜笑盯着他们的背影,皱着眉头,心里头忍不住的发慌。她总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想了想,她转身朝他们的包厢走去,进了包厢之后,她象征性的吃了一些饭菜之后,就说道:“我吃饱了。”

    崔凤菊和林奶奶赶紧来问:“怎么吃这么点就饱了?不多吃一点?”

    甜笑抿抿唇,摇头说道:“我觉得这儿的饭菜不太好吃,我想回家吃奶奶下的面。”

    这话倒是实话,也不知道这个饭店是怎么就生意这么好的,他们觉得这儿的菜挺一般的啊!反正下回他们肯定不会再来吃了就是!

    崔凤菊一听,赶忙点点头:“那倒是,这儿的菜的确不太好吃,没事,笑笑想吃奶奶下的面,回去奶奶就给你下面吃。”

    “谢谢奶奶,奶奶最好啦!”甜笑走到崔凤菊和林奶奶中间,一手拉着林奶奶的胳膊,一手拉着崔凤菊的胳膊,笑的眉眼儿弯弯,甜津津的。

    哄完了两个奶奶,甜笑便去找了东升要相机:“二哥,你今天不是带了相机吗?你把相机给我一下。”

    “给。”东升问都不问就把相机给了甜笑,但是又好奇她要拿相机做什么,于是又问道,“你要相机做什么?这儿有什么好拍的吗?”

    虽然装潢的富丽堂皇,可正是因为如此,才显得庸俗,他记得妹妹喜欢的可不是这一挂的风格啊。

    甜笑想了想,便凑到东升耳边,小声的把刚刚自己看到的事情说给他听了:“我就是好奇那里面装的是什么,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我想去查一下。”

    东升点了点头,也认可了甜笑了说法。他拿餐巾纸擦了擦嘴巴,说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妹妹到底是个小女孩子,如果真有什么事情,有他陪着也不容易出事。

    甜笑点了点头,两人便一起出去了。大家也没有多想,毕竟他们兄妹两个经常凑在一块儿弄一些玩意儿,最近好像是甜笑参加了一个摄影杂志社的比赛吧,还让东升做模特拍了不少的照片呢。

    兄妹两个出了包厢,就去了之前甜笑所说的88号包厢,甜笑说由她假装进错包厢,然后东升趁机在后面偷拍。兄妹俩十分有默契,到了88号包厢之后,甜笑深呼吸一口气,十分轻松的推开门走进去:“妈妈,我来啦。”

    结果看到了包厢里都是不认识的人之后,又瞪大了眼睛一脸吃惊的样子。可是她的眼神一瞥,落在了中间的餐桌上,她看到了什么?!下面竟然是一只活的猴子!那些人竟然在吃猴子的脑-髓!

    甜笑一个没忍住,差点呕吐出来。她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身后的东升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在包厢里的那些人还没有发飙之前,一把将她拉了出来:“妹妹,你走错包厢了,我们的包厢不在这儿。”

    说完这话,兄妹二人走出了包厢,包厢门关上。里面的人原本都看向了他们,见没有什么异样,这才继续开始吃起来。

    东升拉着甜笑去了一个没有人的阳台,甜笑干呕了几下,呼吸了好几口窗外的空气,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只不过她的脸依旧有些惨白,她拉着东升的衣袖,皱着眉头问道:“二哥,你看到了吗?”

    东升点了点头;“嗯,我拍下来了。”

    “这些人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那只猴子还是活的啊……”甜笑咬着唇,心痛地说道。

    东升咬着牙说道:“妹妹,这事你别管了,等会儿回去我就去找我们学校几个玩的好的兄弟,我带着他们把这个黑心的饭店给砸了!真不是个东西,为了挣钱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二哥,别。”甜笑知道东升冲动,赶紧拉住了他,“你直接带着人过来砸了他们的饭店,到时候说起来,一是打草惊蛇,二是就怕他们到时候倒打一耙,哪怕到时候他们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你们闹事的后果也不小。你不是已经把照片拍下来了吗?这就是证据,我爷爷虽然已经退休了,可是泸县是在他的带领下才发展起来的,我把这事告诉他,让他去跟心上任的县长说,县长不会不管的。”

    这样的确要比东升砸场子强。

    东升点了点头:“好。”

    他们又在外面休息了十几分钟,直到甜笑的状态好多了之后,这才重新回到了包厢。他们吃过了饭菜之后,王建红都在一直在说,这家饭店的味道也很一般嘛,也不知道生意咋就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啊,他们下回也学一学,说不定他们家的饭馆生意也会红红火火起来呢?

    姜记小饭馆因为人手一直就是那么几个,也没有做大的打算,所以生意虽然不差,但也没有特别红火,来的一般都是在他们饭馆吃了多年的老顾客。

    甜笑原本因为不想着猴-脑的事情了,好不容易才缓下来,此时听了王建红的话,她立马便想起那个画面,登时面色又惨白了。

    这个‘有味大饭店’的口味的确一般,他们的生意红红火火,而且来吃饭的都是大老板的诀窍就是做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崔凤菊一直拉着甜笑的手,此时发觉她的手好像有些凉,又见她面色苍白,赶紧关心地问道:“笑笑,你这是咋啦?咋脸色这么难看?生病了?”

    说着,崔凤菊赶紧伸手去摸甜笑的额头,想要看看热不热。

    林奶奶也赶紧凑过来,扶住了甜笑的身子,问道:“咋生病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让奶奶看看。”

    东升知道甜笑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还难受着,赶紧说道:“奶奶,林奶奶,笑笑她就是因为明天要考试所以有点紧张,你们可千万别这么紧张她,要是你们再一紧张,她准保明天紧张的字都写不出来了。”

    说着,东升朝甜笑眨了眨眼睛。

    甜笑赶紧说道:“对对对,二哥说的是,我没生病,就是有点累了,想要回去睡一觉,奶奶,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的。”

    崔凤菊和林奶奶互看一眼,只能作罢,毕竟刚刚他们摸也摸了,甜笑的体温正常,的确没什么事。此时,谢国昌和林从政同时说道:“孩子明天就要参加高考了,紧张是必然的,咱们做家长的就别一惊一乍得了,免得给孩子太大的压力。”

    林从政:“就是,笑笑这孩子聪明,成绩一直都好,明天只要她正常发挥就行了,你们越紧张,反而坏事。”

    崔凤菊和林奶奶被说了一通,也不敢紧张了。

    原本按照林奶奶的意思,她还想今晚睡在姜家陪着甜笑的,等明天一早儿再送她去考场。可是经林从政这么一说,她也害怕自己给甜笑的压力太大,也就不提去姜家的事情了,到了饭店门口,便各自开车回去了。

    分别前,谢国昌和谢妈还特地交代了甜笑:“没事儿,明天好好发挥就成,别有压力。”

    倒是王建红说道:“笑笑,你可一定要争口气啊!考上清华大学给你四婶看看,上回我就说了你肯定能考上清华大学,还有人不相信呢!我呸!……”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接收到了来自崔凤菊如刀一般的眼神,吓得她赶紧把剩下来的话给咽了回去,拍了拍甜笑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没,没事,笑笑,你就正常考试就成,不要有压力……那啥,我家里还晾着被子呢,我得赶紧回去收被子了,解放,你还愣着干啥,赶紧开车回家去啦。嫂子,我们走了啊!”

    “好,去吧。”谢文秀笑着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王建红还是从前那个性子,嘴里没个把门的,可一碰到崔凤菊,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了嘴。

    回到家里之后,甜笑躺了一会儿,跟爸爸妈妈说了一声之后,就由东升开车,带她去了林家找林从政。林家和姜家相隔的距离并不远,开车十几分钟就能到了,到了林家,正巧许珍妮和林奶奶出去买菜了,家里只有林从政一个人在。

    林从政见了甜笑和东升,赶紧让他们进来坐。

    甜笑开门见山,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给林从政听,她还把相机拿过来了,把拍好的照片给了他看。林从政一见到这些照片,脸色都变了,他严肃地说道:“这就是你们在有味大饭店拍下来的照片?你之所以脸色难看,就是因为这事吧?”

    “嗯,爷爷,他们这样实在是太残忍了,我们人类虽然站在生物链的最顶端,可以吃家禽,可是却不能用这么残忍的方式。爷爷,我希望你能替那些动物们做主。”

    “好,你把相机放在我这儿,今天太晚了,我明天就去处理这件事情。”林从政严肃地说道。

    把照片冲洗出来还需要一些时间,可是林从政连这点时间都不愿意等了,他要立马把这件事情给处理好,他作为泸县的前任县长,绝对不允许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存在。

    “嗯,谢谢爷爷。”甜笑点了点头。

    林从政又交代她:“这件事情交给爷爷,你放心,明天考试的时候就不要惦记着这件事情了,好好考,知道了吗?”

    “知道了爷爷。”甜笑点头。

    林从政又交代了东升,开车小心,好好带着妹妹回家,这才目送着他们二人出了门。门刚刚关上,他就拨通了电话:“喂,小楚啊,你去安排一下,我明天想去见一下县长。”

    ……

    有了林从政的承诺,甜笑也听话的不再想那件事情了,她回到家之后,谢文秀早就帮她把一些都收拾妥当了,她检查了没有少东西之后,崔凤菊又给她煮了鱼汤面,她美美的吃了一碗之后,跟东升还有爱梅散了一会儿步消消食。

    爱梅如今已经在读大二了,她处了个对象,没敢跟崔凤菊说,倒是告诉甜笑了,甜笑答应替她保密,爱梅偶尔会跟甜笑分享她的甜蜜事件,甜笑听着有趣,东升听了却觉得头大,一边散步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头,一脸的生无可恋:“我的天啊,爱梅,不就是看个电影吗?怎么就浪漫了?那部电影我们哥几个也去看过,觉得也就那样啊,还能看出花来不成?”

    爱梅撇了撇嘴,因为早就明白了东升是个什么德行,所以也不跟他一般见识。

    反倒是甜笑拍了拍东升的肩膀,朝他眨眨眼睛,若有所指地说道:“二哥,你知不知道,庄丽要考你们学校啊?”

    “考我们学校?我们是军校啊!她怎么考?”东升一脸的惊讶。

    甜笑笑笑:“是呀,军校她也要考,她早就决定去当女兵了,反正她可是跟我说了啊,你去哪,她就去哪。”

    说完了,甜笑还朝东升眨了眨眼睛。

    东升打了个冷颤,想起了于庄丽,心里头怪怪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却说道:“她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啊?”

    可是等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甜笑和爱梅已经走到前面去了,两个小姑娘手拉着手走着,甜笑问道:“爱梅姐,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

    爱梅听罢,想了想之后说道:“我也不好说……不过,大概就是不管相隔多远,你心里都想着他吧,生活上遇上了挫折的时候,一想到他,所有的困难都觉得不在话下了,哪怕天外下着雨,你的心里也晴朗无云。”

    甜笑听后,呢喃了几句,心中怪怪的,下一刻,她的脑海当中,便浮现出了司秅的身影。

    为什么,爱梅姐说的这一切,都像是在说她跟小司哥哥呢?

    *************************

    第二天一早甜笑就起床了,崔凤菊起的更早,给甜笑炸了一根油条,煮了两个水煮蛋当早餐,寓意考满分。怕她吃不饱,还给她煮了一碗鱼汤面,听说鱼是她早早的去集市上买的,新鲜的很,甜笑吃的时候也的确如此,满嘴的鲜味儿。

    姜爱华开车送她去考场,出门的时候,崔凤菊还一直问东西都带齐了没有:“准考证带了没?有没有带水?带瓶水去,别到时候口渴了没水喝!”

    甜笑打开车窗朝她一笑:“奶奶,我把东西都带好了,你就放心吧,安心在家里等我,我会好好考的。”

    崔凤菊见孙女儿这么有把握的样子,看起来反倒是自己才是要去参加考试的那一个。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自己是关心则乱,赶紧点了点头:“成,奶奶在家里煮好了鱼汤面等你。”

    到了考场,姜爱华说自己就在考场外面等她,甜笑下了车,就朝考场走去。

    只不过还没走到考场的时候,突然从远处冲过来一个人,撞在了甜笑的身上,那人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头发也有些乱七八糟的,一抬头,甜笑才看清楚,这人竟然是姜宝珠!

    甜笑知道她早就傻了,原本以为哪怕她傻了,到底也是刘桂芬亲生的,这些年姜毓秀的日子过得倒是很不错,她虽然没有特意去关注,但也知道刘家有钱,可是没想到姜宝珠却和姜毓秀天壤之别。

    她蓬头垢面,像个疯子。见到甜笑之后,她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一般,赶紧捂住耳朵摇着头说道:“不,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甜笑心中有些不忍,正准备说话,就见刘桂芬走了过来,见了甜笑之后没有好脸色,一把拉过姜宝珠,骂骂咧咧地:“你在这儿干什么?你以为她是好惹的?她铁石心肠,把你当姐姐吗?你现在碰她一下,说不定到时候她还要告你去!赶紧走!”

    说完,就拉着姜宝珠走了。

    甜笑虽然觉得姜宝珠这个样子挺可怜的,可是这到底不是他们家的事情。当初跟二房分家之后,奶奶就不再认他们这一家子了,虽说后来二叔劳改出来了,可是他们之间还是像仇人一样,早就不往来了。

    甜笑没有管这件事情,直接朝考场走去了,走到考场门口的时候,姜毓秀正好也在,甜笑加快脚步,却跟姜毓秀撞了个正着。

    姜毓秀心头火气,想要骂人,可是一想到等会儿就能要甜笑好看了,就忍下了火气,没说话。

    考生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没过多久,铃声响起之后,就开始考试了。考卷上面的知识点都是甜笑学过的,做起来并不难,偶尔有不会的,就先放着,等会儿再做。

    就在考试进行到一半的时间之后,姜毓秀见甜笑口袋里露出一张白色的纸,心想姜宝珠那个蠢货到底做成功了一件事情,于是举起手来,老师问道:“这位同学,有什么事吗?”

    谁知道下一刻,姜毓秀却指着甜笑说道:“老师,我要举报姜甜笑作弊!”

    高考作弊可不是小事,这可是很严重的事情!考场里的监考老师们全部都看向了甜笑,其中有个老师是知道甜笑的,心中奇怪极了。明明姜甜笑同学的成绩在一中都是最好的,年年都考第一名,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竟然在高考的时候作弊?

    甜笑听了姜毓秀的话,站起身来,一脸茫然地说道:“老师,我没有。”

    “你撒谎!你明明就有作弊,我都看到了,你左边口袋上就是你写的小抄!”姜毓秀指着甜笑说道。

    监考老师看看姜毓秀,又看看姜甜笑,不知道该信谁,但另一个监考老师还是去搜了甜笑的身,结果搜出来的竟然是一张纸巾,监考老师看着姜毓秀:“这就是你所谓的小抄?”

    姜毓秀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怎么可能呢?她明明亲眼看着姜宝珠撞了姜甜笑一下,然后把小抄塞进了她的兜里啊!怎么现在又没有了呢?!

    甜笑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道:“老师,这纸巾是我用来擦鼻涕的,最近我有点感冒了,不太舒服。”

    那个知道她成绩的监考老师在另一个监考老师耳边说了几句,那个监考老师得知她就是年年都拿一中第一名的姜甜笑,便完全相信了甜笑,把纸巾还给了她:“好,好,姜同学,你的纸巾还给你,刚刚都是误会,同学们继续考试吧,别再耽误时间了!”

    可是甜笑却摇摇头,指着姜毓秀说道;“老师,既然搜了我的身,那是不是也应该搜一下她的身啊?万一她是贼喊捉贼,想要趁这个时间作弊呢?”

    甜笑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于是监考老师便开始搜姜毓秀的身。姜毓秀知道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放,她也不屑于作弊,毕竟虽然在学校的时候,她的名次每次都只能在三至五名徘徊,第一名要么是姜甜笑,要么是卫然,但她好歹是现代穿越过来的,在九十年代考上清华,她自认为不难。

    她就是不明白,那张被姜宝珠塞到姜甜笑口袋里的小抄,究竟被姜甜笑放到哪里去了?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监考考试从她的口袋里搜出来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抄!

    监考老师脸色一拉,瞪着她:“你果然是想贼喊捉贼!竟然敢作弊,带离考场!”

    姜毓秀看着监考老师手里拿着的小抄,眼睛都瞪大了,这个小抄明明就被姜宝珠放到姜甜笑的口袋里去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口袋里呢?为什么?

    她突然想明白了,难怪之前姜甜笑会在考场门口的时候跟她撞上,原来她是趁着那个时候把小抄塞到了自己的兜里,可惜自己还一直都不知道……

    姜毓秀不甘心,她挣扎着不愿意被带出考场,指着姜甜笑骂道:“是你冤枉我,是你,是你!”

    可是甜笑一脸的懵懂,坐下来继续做题了。她一边做着题,脑海里回想的却是之前在考场外面时姜宝珠撞到自己时,跟她说的话。

    她说:“你的口袋里被我放了小抄,等下你记得丢掉……”

    甜笑心想,姜宝珠真的傻了吗?或许她真的傻了,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力。可是这些年在刘家母女的虐待之下,她醒悟了,知道自己以前做错了,于是才会开口提醒自己吧……

    姜毓秀被带到了考场外面,她大吼大叫着:“你们干什么?我都说了我没有作弊,这个小抄不是我的!你姜甜笑的!你们快让我进去!你们不让是吧、好,你们等着!”

    说着,姜毓秀就准备去找孙浩波,孙浩波这几年一直都在高升,此时已经成为了教育局局长,听说这次高考,他也来了这边的考场,出了这样的事情,只要孙浩波出面,她一定就可以回去重新考试的。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正好看到孙浩波一脸匆忙的朝前面走去,她赶紧叫道:“孙局长,孙局长!”

    孙浩波看了她一眼,却根本没有理会她。

    姜毓秀心里奇怪极了,平时孙浩波看到她可不是这个样子。尤其是这几年他们合伙开了‘有味大饭店’之后,他们赚的钱越来越多,孙浩波跟他们合作的可是很愉快啊。为什么此时孙浩波却对她不闻不问呢?

    孙浩波走后,一辆警车开了过来,直接将姜毓秀戴上了警车。

    姜毓秀坐在警车里,心里紧张极了,她搞不明白,哪怕自己就算真的作弊了,也就是高考作弊而已,到不了不考了,大不了入档案,为什么还要被警察带走呢?

    她实在没忍住,便问道:“警察同志,你们为什么要来抓我?”

    警察同志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涉嫌买卖国家保护动物。”

    只这一句话,姜毓秀整个身子便软了下来……难怪刚刚孙浩波看到了她也当没看到一样……看来孙浩波也被查出来了……此时他已经自身难保了,何况保她?

    ****************

    这次考试,甜笑发挥很好,虽然脑子里藏了许多的事情,可是这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发挥。考试结束之后,家里所有人都在考场外面等她,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都在等高考结果。

    最后结果出来了,甜笑
邻居小说推荐:八十年代之娇花[穿书] 我“尸”多娇 男主吃起了我的软饭 穿书后继承亿万家业 卿卿一笑百媚生 离婚那是不可能的 大仙帮帮忙[未来修真] 我成了大佬的小心肝[穿书] 朕又向贵妃求饶了 邪不压正[穿书] 顾命大臣自顾不暇 我家后院通荒野 皇上有喜了 巨星重生手札 秀才老攻 小人鱼 被嫌弃的,卑微爱情 在好莱坞养龙 穿书后我成了女主的踏脚石 七零之女子担家 穿成豪门冲喜小媳妇 前夫总想封杀我[穿书] 清穿之求生本能 [综]我的英雄执照保不住了 副本星球[无限]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福气包的七零小日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福气包的七零小日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