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1074 相视笑(大结局)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谢其零 书名:福星高兆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公主府整个喜气洋洋,吴家族长夫人亲自来贺喜。吴家几代人都没出现龙凤胎。

    江氏带着两个儿媳过来,高兆躺着只能见至亲,其他的都是公主婆婆接待。

    高兆觉得阳荣媳妇看她的眼神奇怪,估计是生产那天把她惊着了。

    说起来高兆自己也觉得古怪,生了之后,里里外外检查两个孩子,特别是女儿金枝,好好的,没啥异常。

    金枝不像父母,和金豆也不像,虽然眉眼小,但和金蝉不像。金秋长得像二爷,月子里就看得出。

    提前预备的四个奶娘分白天黑夜照看金枝金秋,高兆只要醒着就让奶娘和孩子在她屋里呆着。

    月子里不想逞能,好好休息才是。

    至于五月端午生辰,平武去找表哥询问,贾宏光说:百年难遇的好,如果是单胎,一般般,双胎互补,互旺,三岁前不要分开。

    平武放了心,让孙子孙女同吃同住一个屋就行了,这个容易。

    金豆姐弟三人每天都要来看新弟弟妹妹,围着小儿床。

    “妹妹醒了,看,妹妹打哈欠,弟弟也醒了,弟弟不打哈欠,睁眼看我哪。”金豆小声说道。

    金旺皱鼻子,金蝉也耸耸鼻子,赶紧申明:“不是我,我可没通气。”

    奶娘给金秋换尿布,金豆扭过头,不看弟弟光光。

    另有下人端了热水进来给金秋洗白白,换好了,高兆让金枝金秋都躺在她身边。

    真是自己生的怎么看也看不够,满屋子味道不好也不觉得。

    荣禧堂也有个大的小儿木床,吴驸马亲自设计,床两端有拨浪鼓、七彩花,金枝他们醒了逗他们玩的,还有好多,都是吴驸马和金旺祖孙俩一起亲手制作。

    还没周岁,就把木摇车等做好了。

    白天去荣禧堂,夜里高兆必须得让孩子回馨园。平武大长公主很想把孙子孙女留下,说怕儿媳太辛苦,好好养身子。

    吴长亮不说啥,每天晚上去接,平武不好硬留下,吴驸马也说白天在这,夜里还留下,身体吃不消。

    虽然服侍的一堆人,可是一听孩子哭,平武就得下床看看,年纪大,谁也吃不消。

    她倒是不怕辛苦,累也高兴呀,但儿子不愿意,只好作罢。

    高兆因为生产那时的事,一直没放下心来,时刻注意女儿金秋,一切安好,高兆松口气。

    八个月时,看到女儿坐在炕上,手对着门口,五指使劲张开,握着,来回几下。

    珠子做的门帘动了。

    吓得她赶紧把两个奶娘打发出去,盯着金秋看。

    见她又使劲,门帘动,急忙抓住她的手不松开,门帘不动。

    松开手,金枝又开始了,门帘动,她自己笑的咯咯的。

    高兆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个女儿应该起名金手指。

    不过也起对了,金枝,金指。

    小儿八个月能听懂话,高兆给金枝说,这个是母女俩的秘密,谁都不能告诉,千万不能在别的人跟前表露出来,就是父亲那也不行,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就见不到娘了。

    小儿最怕什么?

    最怕看不到亲娘,金枝眼泪汪汪点头,紧紧搂着母亲脖子。

    只有母女俩在一起的时候才施展一下金手指。

    就是高兆的时灵时不灵,金枝能自我掌控,就像练了气功。

    还好,以前金枝自己玩,没人留意,高兆不是她有,也不会留意到。

    她看所有人和往常一样,对金枝没有怪异神情,公主婆婆也和以往一样,松口气。

    五月端午,金枝金秋抓周,公主府大摆筵席。

    来客进了宴席厅觉得奇怪,整个宴席厅四周有个椭圆形,一尺半木条,上面两个方椅似的木车。

    来一个人金蝉兴奋解释,还要做个示范,他拉车,金枝金秋坐车里。

    围着椭圆形车轨道跑,一头大汗。

    鲁国公笑道:“我说金蝉怎么瘦了,原来是这样,我也回去做一个,没事拉着孙子玩。”

    其他人跟着笑,有的心里说玩物丧志。

    抓周,两个全部抓的笔墨,这是高兆私下里教了他们很久,知道婆婆要大请客,抓笔墨最安全和低调。

    金枝是端午节出生,没人不知道,平武以前去二里河发石榴簪花是可怜五月女,今年那就是不服气。

    我孙女是五月女,还是五月毒女,我倒要看看谁会说啥,让别人看看五月女是不是霉运?

    所以,给金枝金秋的周岁宴摆在二里河,抓完周之后,全部去了二里河,金豆带领芳华书院女学生提前书写的三字经、弟子规等小儿读书,给去的平家小儿女娃一人一本。

    东南书院的学子准备的纸张笔墨,并在孟先生带领下,宣布在京城每个镇办个学堂,免费教附近小儿上课,不分男娃女娃。

    小娘子不如儿郎出门方便,所以东南书院出资又出力,芳华书院只能出资,别说别人,金豆要说去镇上教女娃读书,平武都不会同意。

    东南书院的学子有心仪的小娘子在芳华书院,为了表现,那个个都要奋发图强,好好读书争取去镇上学堂去教学子半个月,还回家要银子出份力。

    高兆所期望的普通女子能够慢慢被京城周围人接受,辽东有弟妹焦冉生在那,她的影响力和松山寺的支持,早就实施了。

    京城不是孟先生的思想豁达和进步,不会开展的那么顺利,也离不开东南书院和芳华书院里一帮家里富贵学子的出力,有他们,那些高门和大户人家,还有皇戚国戚不再有阻拦的话说出来,不然自家儿孙得在家里用在学堂里学来的大道理义正言辞的说得头头是道,让人没法反驳。

    三年后,又是八月桂花香,金枝和金秋要去学堂了,俩人穿戴一新,喜滋滋的给母亲挥手告别。

    如今金枝长相有点像巧云,但眉眼又像高兆,细眉细眼,一笑眼眯起。金秋整个二爷缩小版,但比二爷会笑。

    如今他俩是平武大长公主的新宠,金蝉很吃味。

    放学时,金豆牵着妹妹出去,半道豌豆神秘招手找她说话,她让金枝等下。

    金枝听到听门口有争吵声,好奇,谁敢来芳华书院吵架?

    走出去一看,一个三四岁小儿非要进来,说接姐姐回府。

    芳华书院规定男儿不能进来,小儿也不行,里面所有先生和干杂活的都是女子,金蝉有时来找姐姐都是门口等着。

    金枝知道这个,因为她之前问过为何金秋不能和她一起上学。

    那个小儿,是豫章郡王府的小霸王陈荔。别人说和他父亲小时一样混。

    金枝给他解释说男娃不准进来,要见姐姐,门口等会,派人去叫。

    陈荔昂头斜眼道:“你是谁?管得着我吗?我就要进去!”

    金枝一听,不高兴了,好心给你说,你鼻孔朝上,装什么大尾巴狼,娘说这样的人得给他点厉害。

    金枝上前一步道:“我就管你,你走不走?不走我让你哭着跑!”

    陈荔也上前一步,哼道:“你敢!”

    金枝手又一步上前道:“我就敢!”

    俩人离着有三尺的距离,就见陈荔想上前,却一脚踩了自己一脚。

    啪叽!

    摔了一跤,旁边护卫伸手去拎,扯着脖领子拎起来。

    陈荔虽然三四岁,在小娘子跟前也要脸,这么一摔,觉得丢人,哇的一声哭了。

    金枝说:“羞羞羞!”

    陈荔感觉鼻涕流出来,手背抹了下,看到金枝羞他,红脸扭头哭着跑了,郡王府下人抱起他急忙上了马车。

    金豆听到门外妹妹声音,走出来只听到一帮人哄笑。

    问妹妹怎么回事,金枝说:“一个走路都不会的小儿自己踩了自己一脚摔倒了。大姐,我们回府吧。”

    金枝看到不远处一个小儿一直在看这边,对他做个鬼脸,跟着大姐上了车。

    高兆在大门口等着子女回来,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前面的金枝下了马车扑过来。

    “娘,乖乖女儿回来了。”

    后面金蝉抱着金秋下马车,金秋刚想扑过来,看到父亲走过来,转头扑过去。

    “爹,我不想去上学!”

    高兆和吴长亮一人抱一个,相视而笑。

    ……………………

    算是大结局吧,没啥可以写的了。

    祝大家看书愉快!身体健康!心情舒畅!

    我们下本再见!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福星高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福星高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