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正文完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闻一二 书名:祖师爷赏饭吃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周已然沾着泪水的面容一片冰凉, 他伸手捂住心口, 想起了当初九尾狐为了救姜从胸口掏出的那枚金丹。

    那便应是它的兽丹了。

    那枚兽丹没能起死回生, 修复了姜的尸体后, 连带着尸体一起没入灵羌鼎, 而后又化作一道金光进入了他的心口。

    翟子隐看见周已然的动作后, 立刻便明白过来了:“你居然将兽丹给了他!”

    “不对!”他很快察觉出不对劲儿的地方, “兽丹只存于兽型,你是化人身出阵, 他怎么会有?!”

    陶姜:“兽丹千年前便已离体,不论是狐形还是人形, 我身上都没有兽丹。”

    翟子隐神情质疑:“百年前在我遇到你的时候......你身上便没有兽丹?”

    “是。”

    翟子隐崩溃了:“我百般算计, 甚至不惜假死让清云观误解你害人性命!我赔上了师门百条人命!结果你现在说你的兽丹早给了别人!”

    “我原来一直在谋图一个你身上根本没有的东西?”

    “是。”

    “这么多年,我就像个笑话哈哈哈哈哈哈!”翟子隐跪在地上狂笑,宛若疯魔。

    让他如此崩溃的, 不是他今日的失败, 而是他这百年来的谋划之事注定只有失败这一个结果。就像他的命数一样,挣扎求生许多年,却仍是只有死亡这一条路。他费劲心机夺取他人性命续命,也不过是延长这场无用的挣扎罢了。

    “自信点, 去掉‘像’,你就是个笑话。”一直趴在九尾狐胸前的周已然终于开口说话,他的声音哑哑的,还带着点软绵绵的鼻音。

    陶姜看着周已然清亮的眼眸暗自松了口气。总算不哭了,他心口的狐狸毛都快被泪水湿透了。

    周已然拍拍手下柔顺的狐狸毛, 示意将他放到地面去。陶姜此刻的狐形有六七米高,他被拢抱在胸口处,想下去还真有些困难。

    陶姜并没有松手,身后摇曳的九条尾巴一甩,微光散去,他又变回了人形。但恢复了九尾狐所有灵力的人形自然不可与先前的普通人形同日而语。

    周已然拉开陶姜揽在他腰间的手臂,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你们上面结束了吗?”是周老爷子的声音。

    周已然语气轻快:“结束了,外公你到了?”

    “我到了有一会儿了!”周老爷子心有余悸道:“隔得老远就看见这边山腰上的巨大九尾狐,我和协会的人费了大力气在山脚布阵!”

    “还好没用原型打,就这小山头哪经得起神兽折腾。”

    虽然嘴上说得嫌弃,但远远看到九尾狐的时候,老爷子心里其实松了老大一口气。既然外孙的小男友能化出原型,那个翟子隐便也蹦跶不了几下了。

    周已然有些疑惑:“协会的人?”

    “是呀,我联系了在c市的协会成员过来支援,人多力量大嘛!好了不说了,我们马上就上山来!”

    周已然挂上电话就见陶姜眼巴巴地看着他,明明那张俊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但他偏偏从上面看出了几分紧张和......小委屈。

    周已然叹了口气,果不其然,面前的人更加紧张了。沉默几秒后,他笑着锤了陶姜肩膀一下:“好了好了,就像你之前说的,我们都没事......我男朋友果然言出必践!”

    陶姜眉眼一展弯了弯嘴唇,终于笑了。

    然后周已然就发现自己锤他的那只手被攥住,扯不回来了。

    “咳咳咳!”陶卓沛看着旁边手拉手的两个人,用力过度地咳嗽几声,示意这里还有其他人。

    ......

    和玄学协会的道士们一起上来的还有乐家两兄弟,看到这片崩断塌陷的祖坟后,他们是既心疼又肉疼。

    心情复杂得就像这山间随风飞舞的祖先骨灰......

    道士们也被这坟地的惨烈状况惊着了,小声商议了一会儿后,他们拿着各式法器各自散开,试图给乐家祖坟做些抢救措施。

    “这就是翟子隐?”周老爷子绕着跪伏在地目光呆滞的人转了一圈,“怎么看着傻里傻气的?”

    “可别被他迷惑,这老不死的可阴险了。”说着周已然去检查了一下翟子隐原来的身躯,“章生死了。释放帝钟召尸耗尽了他所有生气。”

    周已然直白中肯地评价道:“实力虽然菜,对他师父倒是挺忠心。”不光白天在乐宅舍命跑回去救他师父,现在连身体都交换了。明明都不是好人,这活靶子替身却做得心甘情愿,也不晓得翟子隐给他灌了什么**汤。

    翟子隐看了眼不远处像裹了层破布的干尸一样的躯体,冷冷道:“他也就这点价值了。”

    “你这人还真是......”周已然撇了眼被黑白无常的链子拴着的章生鬼魂,“算了,兴许你就是他的报应吧。你们师徒坏事做尽,到了地狱恐怕还要一起熬日子呢。”

    翟子隐不是很在意地冷笑一声:“我师父呢?他在哪儿?不来见一见他的小徒弟吗?”

    陶姜道:“他说,你们之间的师徒缘分早在百年前便已耗尽,不必再见。”

    “哈哈哈哈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龚长生还是老样子......他是怕见了我就会心软吧?”翟子隐神色狞恶,大声道,“当初他就不该因一时心软收我入清云观!不该让我知道自己没几年好活!更不该教我道法!”

    “我既有了挣扎之力便不可能安心受死!说到底,清云观的灭门之祸也是他自己招来的!”

    这通诡辩甩锅听得周已然叹为观止,不禁感慨道:“你是我活了这么多年来,见过的脸皮最厚、心最黑的人,并且没有之一。龚观主和清云观的道士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撞上你。”

    翟子隐看向周已然的眼神是十足十的妒恨:“你闭嘴——”

    他宽大的袖袍一展,几枚染血的帝钟碎片朝周已然的心口激射而来。

    陶姜反应最快,白影一闪,九条狐尾便缠绕在周已然身上。

    帝钟碎片连周已然的身都没能近便被直接抽飞。

    “后面还有!!!”周老爷子反应过来后大声叫道。

    原来那几枚帝钟碎片只是幌子,后面还跟了个以手做爪,试图再掏一次心的翟子隐。

    这次,他瞄准的目标是周已然。

    ‘砰——’巨大的浑厚撞击声将地面都震得颤动。一尊一米多高的青铜鼎突然落于周已然身前。

    鼎不愧为国之重器,当真气势滂沱威仪赫赫,出场便碾压!

    是真的碾压,翟子隐的腿还剩了一截在外头。

    才刚刚反应过来的道士们正准备拿着法器上前支援,这第一步都还没踏出去呢,那边就已经终结了。

    “嘶——”血肉骨骼被碾碎的声音瞬间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浓重的血腥味儿熏得周已然捂着鼻子拉着陶姜急退了好几步。他看向锁着章生鬼魂的两位无常,道:“范八爷,这回可不能再失手了吧?”

    矮墩墩的黑无常盯着前面那缕单薄的魂魄,咬牙切齿道:“这回我要是再失手,我就——”

    刚准备立fg,白无常直接一巴掌拍在矮墩墩头顶,插旗活动被迫终止。

    黑无常并不放弃,他眼珠一转,笑嘻嘻地接着说:“这次我要是勾中了,便让我重回身高巅峰!”

    反向操作最为致命!

    巅峰身高五尺的范无救自信甩勾,积攒了一百四十一年的失败后,他终于,在第一百四十二年的今天,勾中了!

    将翟子隐和章生两个鬼魂锁做一堆后,范无救喜滋滋的重回五尺。

    上层的阴气都比下面的清新!

    送走两位无常后,周已然一回头便对上了一片敬畏的眼神。

    “咳咳,果然是周天师的外孙,对待此等败类就应该像这样干脆!”

    “是...是啊,这败类真是罪有应得......罪有应得!”

    ......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术法,实在是我辈楷模!”

    “好了好了,你们可别再夸他了,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刚刚接触这行还不到一年......实在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哈哈哈哈!”

    众道士:“......”

    你这骄傲噉瑟的表情表达的可不是这意思。

    ......

    周已然有些为难地看着灵羌鼎:“这玩意儿到底是存在哪里的啊?平日不声不响的,一出来就把场面搞得这么......”他看了眼灵羌鼎底下露出来的残肢断臂,道,“搞得这么恶心。”

    陶姜安抚地捏捏周已然的肩膀:“储于兽丹。”

    周已然不可置信的指了指鼎:“你说它储于兽丹?”不是,你们神兽的兽丹功能这么全面吗?不仅能使人长生,还能当储存空间用?

    陶姜解释道:“它的材质只是看着像青铜,其实是——”

    “其实是王者......我在意的也不是它的材质,我在意的是......”周已然的神情十分嫌弃,“它储于兽丹,兽丹如今又在我体内......四舍五入它上面沾着的脑浆血糊不是也储存在我体内了吗!”

    “说到脑浆......这上面是不是还有那个谁...那个坤木的脑浆?!”

    想到这里周已然便头皮发紧,连退三步表明态度:“我可以不要它吗!?”

    陶姜有些无奈地道:“灵羌鼎以血脉传承,如今这世上只有你一人是灵羌族巫师血脉。”

    “这不科学,上辈子我是灵羌族的倒霉巫师我认了,但这辈子我可是根正苗红的老周家血脉!”周已然迷惑了。

    陶姜亲昵地点了点周已然的心口,道:“它认的是‘你’,不论你是姜,还是周已然。与□□无关,只要魂灵不变,即便再轮回几千年它也会认你为主。”

    周已然看着灵羌鼎叹了口气:“可它的主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全祭鼎了。

    “那不是它的错。”陶姜的神色如拢霜雪,连声音都仿佛泛着冰凉之意,“是灵羌族那群愚蠢至极的人自作聪明......”

    灵羌族之事是他们两个人的噩梦。

    周已然安静地握住陶姜的手,还轻轻摇了摇。

    过了一会儿,陶姜的神情缓和不少,他松开两人相握的手,将人抱在了怀里:“......你放心吧,灵羌鼎不染凡尘,那些脏东西是不会被带进去的。”

    道士们已经收拾法器下山,乐家兄弟忙着回城处理家事,陶爷爷也被外公扶着离开......天光朦胧,只剩他们两人在废墟中相拥。

    周已然点点头,下巴磕在陶姜的肩膀上,他分明笑出了小梨涡,语气却还是略带嫌弃的一本正经:“还是不要了吧,我过不去我心里的坎......你把你的兽丹拿回去,这样这鼎就在你那里了!”

    陶姜像当年还是小狐狸的时候那样,将头埋在周已然颈项轻蹭,声音都变软和不少:“不行,兽丹它......它也认你为主了。”

    “嗳?可是我不是很想要它啊......”周已然捧起陶姜的脸蛋,就像陶姜之前对他做的那样——挤成嘟嘟嘴,“我只想要它主人!”

    说完,周已然眉眼弯弯地凑过去,啾咪一口。

    陶姜眼神一暗,将退开的小脑袋又按了回来,瞬间反客为主。

    “......都给你。”

    被亲到七荤八素差点喘不上气才终于被放开。

    周已然软绵绵地趴在陶姜怀里,他看见深蓝天际浮现一线微光。

    “你看,天亮了!”

    “嗯。”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很多还有粗.长番外哦!(划重点!)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梦寻*澜珊 10瓶;时迈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祖师爷赏饭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祖师爷赏饭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