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正文完

类别:纯爱耽美 作者:胡半仙儿 书名:我在聊斋考科举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小禾子,这事儿你自己拿主意就好。就算你和他相认, 他也不会是我季家的子孙。”季老汉平静道, 但言语中却是不可忽视的绝情。

    这让季子禾好似被一盆冷水泼中, 脑袋瞬间清明。想想那位龙族告诉他的往事, 季子禾心里满满都是对爷爷的愧疚。

    他以前甚至还怀疑过是爷爷害了他们一家, 然后收养了他,

    他这些年都在认贼作祖父。他不敢去查证,因为他怕自己的怀疑是真的。相比失去爷爷,他宁愿做个懦夫。

    幸好,那位龙族告诉了他真相。虽然不清楚他爷爷的真实身份,

    但他的家人确实不是爷爷杀死的,他的母亲是因为不想当寡妇,偷偷丢下他跑了。他爷爷独自一人养育了他, 养育之恩大于天,

    哪怕不是亲爷爷也胜似亲爷爷啊。

    “爷爷, 您见过我弟弟的, 就是那位慧心和尚,您不是还挺喜欢他的吗?”

    “原来是他啊,他怎么会成了个和尚?”

    “我娘在生下他之后就死了, 后来他爹也死了, 他就被寺庙的和尚收养了。”

    季老汉冷哼一声,“报应。”

    季子禾知道爷爷这是在为自己鸣不平, 虽然他娘做错了事,可是他弟弟是无辜的, 他不想爷爷厌恶慧心。

    “爷爷,逝者已逝,慧心他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这我当然知道,罢了,你想认就去认吧,但你可想清楚了,他是个和尚,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和尚,他的修为可比你高多了。佛门弟子尘缘尽断,你觉得他愿意不愿意认你。”季老汉说道。

    季子禾愿不愿意与慧心相认季老汉并不介意,反正就算相认了,慧心也不会上他老季家的家谱,小禾子还是他唯一的后人。最多也就是小禾子多一个弟弟,跟他的关系倒是不大。

    季老汉的话也是季子禾最顾虑的地方,佛门可是个需要修心的地方,慧心是个和尚,他贸然去相认,让他多一个亲哥,多一份尘缘,会不会影响他的境界,妨碍他修行啊。

    这年头混哪行哪业都不容易,慧心在佛门修炼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那么高的修为,他也不愿意让他功亏一篑。

    思索再三,季子禾还是决定暂时不相认,等以后混熟了再提也不迟。他可以先和慧心亲近亲近,先定个小目标,做他的好盆友,好兄弟,然后再把好兄弟变成亲兄弟,这个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了吧。

    雨说停就停,天上的乌云还未散去,只有一缕阳光斜斜的从云中落下,没多久,也没有了踪迹。

    这点异像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不过却逃不过季子禾的眼睛。谁让他是本地的城隍爷呢,有人在他地盘上渡劫这么大的事情他总不可能没一点感觉。

    季子禾并不知道渡劫的人具体是谁,只是这家伙在城里渡劫就不怕伤到人吗?瞧瞧这天上的乌云,等雷劫劈下来,他这宁安县城还不知会被毁成什么样子。不行,得过去看看,就算搬也要把人搬走。

    季子禾不知道,佛门修士渡劫是不需要渡雷劫的,他还以为这天上的乌云久散不去与慧心渡劫有关呢。

    等季子禾刚走出县衙,大雨又落下了。由于路上还有行人,季子禾也没有好用法术,只好臭着张脸任由自己淋成了个落汤鸡。

    季子禾安慰自己,算了算了,湿都湿了,还回去拿什么伞啊。寻了个没人的地方就上了天,抄近道朝着楚家直接飞去。

    突然,他感觉到了什么,看向了东方。只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朝着宁安县的方向飞了过来。

    季子禾眯了眯眼睛,想要看清是什么东西。结果就一眨眼的功夫,那东西就已经到了跟前,竟是一颗拖着黑色火焰尾巴的巨大龙头。

    季子禾一愣,慌忙就要躲避,谁知那龙头好似就冲着他来一样,无论怎么躲都在他的前进路线上。

    行吧,就认准了他是吧。季子禾干脆就飞到了无人的郊外,也省的波及城中的百姓。谁知还真如他所想,他还是在龙头前进的道路上,他确定了,这玩意儿就是冲他来的。

    季子禾额头冒起了冷汗,他只是个小小的散仙而已,而且还是个半吊子散仙。这玩意儿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惹,不用试他都知道自己打不过。

    眼见那龙头已经到了自己跟前,季子禾一边念叨着骨头,一边心一横,拿出自己几乎没用过的剑,打算拼上一把。

    龙头巨大无比,他张着大嘴巴朝着季子禾咆哮而来,季子禾的个头看起来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季子禾手心里都是汗,这可是他第一次一个人面对这么大的危机,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突然,一只小小的长耳朵“兔子”扑了过来,一脚就将龙头给踹飞了。

    龙头朝着“兔子”怒吼一声,“兔子”不甘示弱,哪怕体积再小,长相再无害,依旧十分英勇,张着大嘴巴中气十足的朝着龙头大吼一声,主动朝着龙头扑了过去与之厮杀在了一起。

    季子禾惊呆了,这年头,连只兔子都那么凶残吗?

    不要看“兔子”个头不大,可实力却不容小觑,打的龙头四处躲闪,连身上的黑火都熄灭了,毫无反抗之力。

    乌云滚滚,雷声又响了起来,闪电噼里啪啦在龙头的头顶酝酿。季子禾来了精神,莫非是老天爷看不惯,特来诛邪魔了吗?

    谁知,雷电是落下了,可却跟季子禾所想的相差甚远。

    一道道闪电劈在“兔子”身上,“兔子”的毛都变焦了,身上的气势陡然下降。每当它攻击龙头时,就会有一道雷打在它身上,而那颗龙头竟是一道雷电都未挨。

    季子禾怒目圆睁,见过偏帮的,可没见过这么偏的。吃人的恶龙头不劈,反倒是劈救人的“兔子”,这叫个什么天理。

    “我来助你!”季子禾血气上涌,拿着剑就飞了过去。“兔子”救了他,就算他实力不济,也不能看着他孤军奋战。

    谁知还未近身,“兔子”的耳朵忽然变长,卷住季子禾将他甩了出去。龙头趁机张口将“兔子”咬进了嘴里,只留下两只长耳朵还耷拉在外头。

    季子禾眼都红了,“恶龙,我跟你拼了。”

    恶龙却没了嚣张的气焰,整颗脑袋抽搐了起来,下一秒牙就飞了出去。一只断了耳朵的“兔子”从他缺牙的地方爬了出来,云中的天雷好像又找到了目标,瞬间朝着“兔子”劈去。“兔子”没有躲闪,顶着雷击,嘴巴瞬间长的巨大无比,一口将龙头吞进了肚子里。

    吞了龙头的“兔子”又变成了小小一团,缺了的耳朵也未长出来,身上还被雷劈的遍体鳞伤。

    季子禾赶忙迎了上去,拜谢道,“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仔细看看,“兔子”并不是真兔子,只是长得像。说它小也并非真的小,只是相对龙头来说体积小些,实则个头比季子禾还要大上许多。

    “兔子”蔫了吧唧的看了看他,摆了摆爪子就要走。谁知还未动作,又是一道天雷劈在了它的身上。

    “兔子”身形晃了晃,无力的从天上掉了下去,天雷仍旧不依不饶的跟随着他。

    季子禾愣了一下,他实在是不知道天雷究竟为何不愿意放过这“兔子”,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行动。在“兔子”落地之前,季子禾接住了他。

    “让开!”

    “兔子”推开了季子禾,摊倒在地上。季子禾抬头一看,又是一道天雷即将落下。季子禾抿了抿唇,闭着眼睛扑在了“兔子”身上。

    既然天道不公,那就先劈他吧。

    “兔子”瞪大了眼睛,天雷已经落下,完了,来不及了。

    突然,季子禾的身上爆发出一道巨大的功德金光,将一人一兔笼罩在了金光之中。

    天雷噼里啪啦的劈在金光之上,顷刻之间化为了乌有。降下十几道天雷之后,便没有天雷再落下来了。

    季子禾松了一口气,“兔子”也松了一口气。

    季子禾趴在“兔子”毛茸茸的肚子上,咧嘴一笑,“恩人,还未请教恩人尊姓大名。”

    “兔子”淡定的看着他,“孙子。”

    季子禾:“???”

    “孙子。”“兔子”又道。

    季子禾舌头有点打结,试探道,“爷爷?”

    “兔子”淡定的点头,“唉。”

    握艹,什么情况,他爷爷原来是只兔子精吗,这反差也太大了些。

    不等这爷孙俩叙旧,从东边又飞来了一颗流星。季子禾毛都要炸了,怎么又是颗龙头。

    “爷爷,你先走,它是冲我来的!”季子禾赶忙道。

    “兔子”一动也不动,“走不了,一离开你我就得被雷给劈死。看来咱爷孙俩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了,想我吃了一辈子龙,到了居然要被龙吃,可真是窝囊透了。”

    季子禾吸了吸鼻子,真的好不甘心啊。骨头,你在哪,快回来啊。

    龙头朝着他们飞来,不一会儿就到了他们眼前。季子禾瞅着那口参差不齐的龙牙,拿出了河图放在了“兔子”身上,提着剑护在了“兔子”身前。虽然他不会用河图,但河图好歹也是件神器,应该……大概可以护住爷爷不被雷劈吧。

    突然,龙头停滞在了空中,爆炸开来。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季子禾视线之中,季子禾心头一酸,“你回来了。”

    “抱歉,我回来晚了。”孟章拥住季子禾,季子禾抽了抽鼻子,露出了一个笑容。

    慧心的脸上挂着微笑,在幻境之中,他经历了金云佛的一生,又走过了自己的九世轮回,终于功德圆满,修成正果。

    成了佛之后的慧心与之前相差巨大,他像是一片大海,可以包容万物,却充满着神秘,让人无法看透。无论怎么看,都只能看到他脸上的慈悲,眼中的怜悯,却看不到半点的属于个人的情绪。

    慧心手中持着莲花走出了楚家的宅院,便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季子禾手中的舍利,季老汉身体里的舍利,以及九色鹿手中的舍利全都消失了。

    “咦,舍利不见了。”季子禾是对舍利最敏感,舍利刚消失,他便翻了翻口袋,结果什么也找不到。

    “嫂子,什么不见了。”

    “没什么,你们继续吧。”季子禾摇了摇头,他收集了好几颗金云佛的舍利,也就是个纪念。舍利不见,他隐隐约约察觉得到,它们是去了它们该去的地方了。

    大兔子季老汉吃了丹药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拉了拉身上盖着的大大的河图,睡的香甜,压根都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同。

    “唉,我们也没有想到,被雷劈了之后,那条冒牌货居然变成了有九颗头,龟身,鹰爪的怪物。我们砍掉了它的八颗头,封印了它的身体。谁知道它的头居然还会装死,趁我们不备来找嫂子麻烦。实在是我们的过错,嫂子你就不要怪龙哥了。”白虎说道。

    季子禾看了眼孟章,幽幽道,“我没怪骨头。不过,你们的称呼错了,你们应该叫我哥夫才对。”

    白虎,朱雀,玄武的眼睛齐刷刷看向了孟章,孟章淡定喝茶,“看我做什么,听我夫君的。”

    夫君呦~!

    三灵脸上都扬起了意味不明的笑容,齐刷刷道,“哥夫好。”

    屋外,大雨倾盆,在地上汇聚了一条条“小溪”,飞奔而出。

    谁也没想到,这场雨一下便再也未停下过。几天的暴雨,足以让河水暴涨,河岸决堤,非人力所能阻拦。

    一封封的奏疏如雪花一般飞入了京州,整个国家洪灾四起,钦天监先言后宫失德,群臣逼天子废了后,然而洪灾未止。钦天监又言天子失德,群臣逼皇帝下罪己诏,然而大雨仍旧未停。

    天灾面前,有心人趁机举事,高呼天子失德,应该下台。拉了个队伍想要打进京州,结果还没出省,一场洪水突来,所有人都被冲走了。

    天子震怒,将钦天监砍了个精光,复皇后之位,下令倾举全国之力,共同抗灾。再有一个人敢乱讲话,直接拖出去砍了,连半分情面都没有了。

    宁安县也发了洪灾,哪怕宁安县内的河龙王都听孟章的,尽量压制洪水也没有什么大用。好在事先预警了,所有人都被提前转移到了山上。

    然而,洪水未带走他们的性命,疾病与饥饿却要了他们的命。季子禾已经尽力了,可全国都在受灾,他们没有救援,大雨不停,他们只能等死。

    季子禾还跟着四灵去了趟天界,然而天界同样是一片愁云。大雨并非他们的产物,天界的神仙们失去了从古神手中偷来的神职,他们停不下雨,失去了对神职的掌控。

    所有人都知道,天道没有耐心了。

    天道不是人,它一直在跟着自己衍算出来的未来在走。它的计划缕缕被破坏,这打破了它的计划。它只好推翻原计划,换了条新的。无论是人物,亦或是神魔修士,它要通通清除,那样就能建立一个新世界了。

    天道的算计从来都是以金云佛合道,完善自身为先的。它不会杀季子禾,因为季子禾就是它的一部分,它不会生出杀季子禾的念头,就好像它没有自毁的程序一样。但如果季子禾被大雨淹死,或者是被失去了神智的野兽咬死,就好像是前些天那些没有神智的龙头,那可就不算违背规矩。

    季子禾颓废的坐在山寺的屋顶上,看着山下奔涌的洪水愣神。

    所有人都不想他死,可他不死,这大雨,估计是不会停的,那就会有更多人死。假如所有人都被天道弄死了,那他合不合道还有什么区别呢。

    他不想让爷爷有危险,不想让骨头有危险,哪怕他死只能换的他们一段时间的安宁,他也愿意啊。

    “因为你是他们的希望。”手持着莲花的佛说道。

    “慧心,你怎么在这里?”季子禾惊讶道。

    “你想解决现在的局面吗?”慧心微笑道。

    “当然想。”

    “小僧为金云佛舍利化身,生了灵智,九世轮回修成正果。又以金云佛的其他六颗舍利重塑金身,虽如此,却终究与真正的金云佛差了几分,天道不愿认可,无法成圣,你可愿意帮小僧?”

    “我……”

    “他不愿意。”孟章突然越上屋顶斩钉截铁的说道。

    慧心微笑着,“不,为了苍生,他会愿意的。”

    孟章还想说些什么,季子禾拉了拉他的衣角,摇了摇头。孟章看着他,抿了抿唇,终究是退后了一步。

    “我要怎么做?”季子禾问道。

    “请把你的魂魄借给小僧吧。小僧需要你的掩护,帮忙小僧骗过天道。待小僧成圣后,便可代替金云佛与天合道,终结浩劫。”

    “好,你拿去吧。”

    “你不怕死?这可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可能你再也回不来了。”

    季子禾顿了一下,低头却见到了孟章拉住了他的手。

    季子禾转身回抱住了他,“帮我照顾好爷爷,照顾好自己。”

    孟章突然坦然一笑,“好,若是你回不来,我会安顿好他,再去找你的。”

    “慧心,动手吧。”

    慧心走了过去,手没入了季子禾的胸口,取出了一团金光。

    “为了节省时间,早日了结苍生浩劫,还请天之四灵为小僧引四方灵气,助我成圣。”

    “好。”孟章沉默的抱着季子禾的尸体,跳下了屋顶,去寻其他三灵。

    慧心手中握着季子禾的灵魂,仰头看着天空,豆大的雨滴落在他的眼中,他的脸上仍旧是慈悲为怀的笑容。

    “天道,你缺的可不是金云,你缺的,是小僧这颗七窍玲珑心啊。”

    数月后……

    季子禾拿着朝廷最新的任命书傻笑着。

    “缺了几魂不会变成傻子了吧。”骨头脑袋凑了过去。

    “去去去,你懂什么,我肯定是咱大楚升的最快的官了。这还不到三年,我都要去当知州了,朝廷肯定是觉得我治下有方,所以才让我升官的。”季子禾大笑道。

    “不是,大人,因为上次发洪水,这个省有人造反了,知州被罢免。再加上很多官员都死在洪水里,又被皇帝杀了不少,朝廷官员不够,所以才破格提拔了一些官员。”颜如玉说道。

    季子禾嘴巴一撇,“爷正高兴呢,就不能不打击爷的兴致嘛。”

    “对了,还有个好消息,太阴天子说了,你去哪任职,就是哪里的城隍,相当于你又升官了,高不高兴?”骨头笑道。

    “并不,他之前还说等他成圣飞升后,我就是下任冥王。我升我自己的官,有什么可高兴的。”季子禾犹豫道,“我看他们那些古神都开始奋发修炼了,你就没什么想法?”

    “没有。”

    “真的?”

    “你那么笨,我要是走了,谁罩着你。”骨头骄傲道。

    季子禾的魂魄不全,有一部分被慧心融合,直接跟着合道去了。除非再去轮回九世,否则这辈子是补不全,也就与成圣无缘了。

    季子禾撇了撇嘴,“爷可是城隍爷,还是未来的冥王大人,用得着你罩!”

    “是是是,人家弱小可怜,需要大人的垂怜。”

    “别闹。”

    季子禾咳了声,正襟危坐,“骨头,谢谢你。”

    “什么?”

    “我说,我心悦你啊!”

    孟章勾了勾嘴角,“巧了,我也是。”

    ——正文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聊斋考科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聊斋考科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