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少地瓜 书名:大县令小仵作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廖无言表示, 既然卫蓝和任泽前面已经跟临泉比试过了,再一个一个的来不公平,所以他非常愿意以一对二。

    一个时辰后。

    新郎阵营中唯二文职人员:卫蓝和任泽肿着手腕退下,正式上升为口不能言、手不能书,双向输出全面封锁。

    众人痛心疾首:怎么就忘了廖无言双手能书!

    他一个人对两个完全不是问题啊!

    此时天已大亮,难得一个晴朗好天,围观人数急剧攀升, 负责警戒的齐远硬着头皮从人群中提溜出一个圣人。

    庞牧:“……”

    陛下,这种时候您就别来添乱了好吗?

    众人刷的看向后面被挤得发乱冠歪的三皇子:一定是你怂恿的!

    “我冤啊!”三皇子欲哭无泪道, “是父,咳,父亲等不及, 非要过来看看,我跟王公公等人苦劝无果, 只好跟着过来护卫。”

    周围一众大内侍卫俱都做寻常打扮, 将这父子俩牢牢护在中心, 三皇子一颗心更是提到嗓子眼,豁出去要以血肉之躯抵挡任何可能潜在的威胁,结果还被圣人反复嫌弃踩到脚了。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出宫的圣人自己倒是挺欢乐,“你们都不要惊慌, 寻常心即可, 不然反倒叫人看出端倪。”

    因大婚前后出入的达官显贵多不胜数,不管哪一位出点什么纰漏都不行,这一带打从半月前就由庞牧的人马亲自筛了好几遍, 尤其是最近几个月刚搬来的住户、近期雇佣的员工,祖宗八辈都查了一遍,但凡有问题的早弄走了。

    尤其最近三天,更是进行了一次打着查找外族奸细的幌子的大清理,现在能进来近距离围观的,多是各大家族有名有姓的。有可能你不小心推了一把的,是某尚书之子,不留神踩了你一脚的,昨儿还在朝上进言……

    可即便如此,庞牧也不可能放任当今圣上被人家撕扯的衣不蔽体。

    他痛苦的拍了把额头,见圣人难得喜笑颜开的,也不忍心直接把人塞回国公府干熬,便对小四使了个眼色,“陛下,等会儿怕要乱起来,不如您先去青空、子澈那边歇息,既不妨碍观看,到底也安全清净些。”

    圣人好歹还知道分寸,颇有些遗憾的往图磬手中特制的钝尖长枪上瞄了一眼,“稍后就准备用这个冲杀了吧?”

    齐远噗嗤笑出声来。

    图磬沉默片刻,果断朝横着卫蓝和任泽两位功臣的马车方向做了个手势:“……陛下请!”

    圣人长长叹了口气,一步三回头的走了,末了还不忘叫王公公来传口谕:“陛下说了,等会儿可千万给他留个空。”

    庞牧:“……你去问问他要不要回宫批折子。”

    那头筋疲力尽的卫蓝和任泽正闭目养神,半梦半醒间隐约觉得有人靠近,才一睁眼便猛地跳起来,“陛下!”

    这两嗓子就好比深秋黄昏时,立在枯树梢头嘎嘎乱叫的乌鸦,怎么听都配不上这两张如琢如磨的俊脸。

    圣人的表情有一瞬间古怪,然后非常真诚的道:“不必多礼。”

    见两人又要谢恩,他果断道:“不必开口了。”

    卫蓝和任泽:“……”

    您能把嫌弃的表情弄的再明显一点吗?以前您见我们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

    难为廖无言还记得今天的主要目的,待一胜一负之后便招待人吃了一回酒席稍事歇息,然后宣布第三场是武斗。

    庞牧等人不禁热泪盈眶,总算有我们的用武之地了!

    廖府里三层外三层挤的人太多,温度飙升之余,风都刮不进来了,穿了一层内衬喜袍的晏骄热的直出汗。

    小八跑进来报信,“许姑娘,该你上场了。”

    说好了的,第三场由许倩和宋亮上,一来两人肯定打不过齐远和图磬,男方正好能顺势进来迎亲;二来么,既然知道技不如人,就不必留手,借机学习下也是好的。

    “好咧!”许倩换了一身大红洒金短打,脑袋上扎了同色抹额,将那柄没开刃的大刀挽个刀花,英姿飒爽的朝晏骄一抱拳,“大人,看我将他们打个落花流水!”

    说罢,果然气势汹汹的往三院去了。

    董夫人:“……”不用这么认真,你要真把人打跑了,谁来迎亲啊!

    晏骄:“……”孩子你打不过啊。

    廖无言有伯爵头衔,依律可建四进宅院,现在众人所在的便是最里面,而前头临时清理出来的演武场正是三进。

    想到这里,晏骄就耐不住寂寞了,当即叫人取了外头大衣裳和斗篷来,“走走走,都去瞧瞧!”

    董夫人几欲崩溃,“你是新娘子啊,按规矩不能抛头露面啊。再说了,这衣服万一弄脏了可怎么处!”

    “我都抛头露面多少年了,”晏骄兴奋道,“婚服足有三层呢,外头两层不还没穿吗?我就穿着平时的大衣裳和棉袄、斗篷藏在墙后面偷偷的看……”

    这是她的婚礼啊,凭什么前面大家玩的那么尽兴,偏自己要蹲在房间里从凌晨干熬到傍晚,这是人干的事吗?

    董夫人被她一通歪理说的无言以对,恰在此时,廖蘅小丫头站在院门口尖着嗓子又叫又笑,拍着手朝这边喊道:“小姑姑,小姑姑,打起来了,许姐姐好厉害呀!”

    “来了!”说时迟那时快,晏骄已经在阿苗和几个丫头的帮助下飞快包裹严实,趁董夫人不备便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哪儿,哪儿呢”大约凌晨三四点时晏骄就被董夫人从被窝里拖出来了,而现在都差不多下午一点了,她的步数愣是被控制在两位数,整个人都要生锈了,此刻一闻到外面冷冽中又透出暖意的空气,顿时激动的想哭。

    奈何这院墙过于坑爹,约莫一米八高,墙体上下各有一个冰裂纹八角花窗,廖蘅那身高刚好适合下面的窗子,可上门的窗子上限却紧贴晏骄下巴。

    新娘子不禁捶胸顿足,恨自己不矮几公分。

    “师父,师父!”正纠结要不要干脆趴在门缝上看时,阿苗气喘吁吁的搬来一把小凳子。

    “好阿苗,以后师父一定更疼你!”晏骄感动的亲了她一口,忙提起衣摆,扶着小丫头的肩膀上了凳子,正好将脑袋从墙头探出去。

    然后跟庞牧四目相对。

    晏骄:“……”

    庞牧:“……”

    这就有点尴尬了。

    晏骄干笑几声,“来了?”

    庞牧微微仰脸看了她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点头,“来了。”

    好在场上许倩和齐远打的热火朝天,喝彩声响彻寰宇,倒是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

    “憋坏了吧?”庞牧小声问道。

    晏骄点头如啄米,忍不住叫苦连天道:“成亲太折腾人了,都不许我动!可我哪儿坐得住!又是涂这个,又是抹那个的,我都快成脂粉缸里提出来的了。”

    庞牧下意识吸了吸鼻子,笑道:“确实挺香的。”

    顿了顿又道:“晚上我再好好闻闻。”

    晏骄刷的红了脸,“呸,流氓。”

    “对自家媳妇儿不耍流氓还叫男人?”定国公说的理直气壮,话音未落就听到墙那边一阵咕噜噜,“饿了?”

    晏骄满脸绝望的点头,“凌晨起来到现在,两块点心,我踏马的就只吃了榛儿半个手掌那么大的两块点心!”

    说什么穿礼服更衣不便,可也不能这么虐待新娘啊。

    “先垫垫。”庞牧变戏法似的从宽大的衣袖中摸出来一包还带着余温的小肉饼,“雅音教我的,刚才叫人从厨房里拿的。”

    闻着实实在在的肉味,晏骄感动的都快哭出来了,果然就着他的手吃了两口,这才注意到他一身团花绣锦的红袍,忍不住夸赞道:“第一次见你穿红的,真好看。”

    “是吗?”庞牧难得有点不好意思,搔着下巴道,“我不够白,穿着就跟炭条裹着灯笼皮似的……”

    晏骄噗嗤就把嘴里的点心喷了出来,手忙脚乱擦了一把,又郑重打量一回,扒着墙头给他比了个大拇指,“好看,特别好看,谁都不如你好看!”

    庞牧才要说话,却听到院子那一头有动静,两人一看不由大惊失色。

    “妈呀,我哥来了,后面那个是不是临泉?”晏骄花容失色道,“他可不好对付,我先撤啊。”

    庞牧难掩担心的看着她手忙脚乱往下爬,不多时又看见自己马上要过门的妻子再次从墙头冒了出来,脸蛋红扑扑的,嘴角还挂着一点点心渣子,既紧张又期盼的叮嘱说:“等会儿你一定要找到我啊!”

    庞牧轻笑一声,上前在她嘴角轻轻亲了下,“好。”

    晏骄嘻嘻笑着缩了回去,就听墙那边一阵兵荒马乱,还夹杂着廖无言和董夫人无可奈何的催促和笑骂。

    庞牧抱着胳膊静静听了一会儿,只觉得只是这么听着,就已经无比幸福。

    待里头彻底安静下去,庞牧这才恋恋不舍的转过身去,一回头就看见图磬似笑非笑的瞅着这边。

    “瞅啥?”庞牧大大方方的捏着拳头过去,见场上许倩已经明显呈现颓势,便笑着拍了拍图磬肩膀,“好兄弟,等会儿靠你了。”

    图磬将手中长枪抖出几团银花,云淡风轻道:“瞧好吧。”

    平心而论,宋亮的武艺很不错,但对上认真起来的图磬照样不够看的,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被掀翻在地。

    伴随着海浪一样汹涌的欢呼声,庞牧正式开启了“散财童子”的进程:

    随行众人人手一个笸箩,里面满满当当堆的都是装了一百文到十两不等的红包,见人就撒,硬生生杀出一条红色“血路”。

    可等他们撒到里屋后却愕然发现:屋里没人了!

    守在门口的小丫头廖蘅笑嘻嘻要来最后一个大红包,神秘兮兮道:“小姑姑就在里面,姑父找去吧。”

    说完,小姑娘就咯咯笑着跑走了。

    庞牧都给气笑了,一边挽着袖子一边咬牙切齿道:“找就找!”

    这最后一进院子屋子虽多,可统共也不过那么大,距离拜堂还有两个时辰,他就不信找不着!

    然而一个时辰过去了,一无所获!

    齐远他们都傻眼了,“我们连衣柜和床底下都翻遍了,没人啊。”

    庞牧有个特点,越是紧急时刻越冷静,当即招呼众人坐下,细细询问了各自查找的地方,在脑海中一点点与这里的地形和格局分布对应,确认没有遗漏之后,也不知想到什么,仰着头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找起来。

    既然下面没有,那上面?

    然后就见里间房梁上,自家媳妇儿正满心欢喜的招手。

    庞牧:“……”

    他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晏骄立刻毫不犹豫的出卖战友:“是林泉让我这么干的,他说不能让你娶的太容易。”

    “那廖先生怎么说?”庞牧边找寻上去的路边无奈问道。

    “廖先生平生以来头一次说他干的好。”晏骄一口气卖了俩人。

    庞牧觉得自己都气不起来了,又斜眼看她,“那这主意原本是谁提的?”

    晏骄突然有点心虚,本能的挪开视线,小声道:“他叫我藏起来,我说穿成这样往哪儿藏?当时就顺口说,”她重点强调道,“我真的是顺口啊,就说还不如爬上房梁呢,然后临泉那厮就说好……”

    这会儿盖房子都是真材实料,房梁用的全是一人宽的老料,她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几根木头排在一起,别说一个人,就是三个人都躺得下。才刚她只不过往竖柱后面一藏,竟然真的没人发现!

    庞牧:“……你们挺能啊。”

    这里是正房延伸出来的小屋,虽比不上正梁哪里几丈高,但也差不多有两人多的身量。

    他自己上倒是好上,但却不好背个人下来。

    想到这里,庞牧又摇头失笑,仔细估量了位置后朝上张开双臂,“来。”

    晏骄分明没有恐高症的,但要这么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往下跳却也觉得腿软,一开口竟然结巴了,“我不敢啊!”

    庞牧啼笑皆非的笑了声,并没有任何责怪的言语,只是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来,我一定接接住你”

    晏骄咬了咬牙,突然有点后悔配合临泉他们胡闹了,“那,那你接稳了啊。”

    庞牧点点头,“嗯。”

    “我可沉了!”晏骄快哭了。

    庞牧笑出声,平静的语气有着出人意料的安抚效果,“当年大半江山的安危我都接的住,如今,也能接得住你。”

    晏骄紧张的心情奇迹般的平复下来,两眼一闭,张开双臂,纵身一跃。

    “我来啦!”

    绣满了富贵花开凤飞于天的大红喜袍在空中猛地荡开,犹如凤凰展翅,发出猎猎声响。

    坠落的过程比晏骄想象的更快,更短暂,好像只是瞬间,她就落入了一个坚实而温热的怀抱。

    有人重重地在她眉心吻了一下,声音沉稳依旧,“瞧,我接住你了!”

    伴着狂乱的心跳,晏骄狠狠抱住他,“嗯。”

    我也抓住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嗯,正文就完结啦,哈哈哈哈,接下来就是番外,婚后生活是第二部 的事情啦,啦啦啦啦~

    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鞠躬!

    这本是我又一次尝试和转型之作,很多地方难免稚嫩,也有许多不足,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容、理解、鼓励和支持,非常感动。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也会继续努力,发扬自己的长处,弥补自己的不足,做到最好的永远是下一本!

    谢谢!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县令小仵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县令小仵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