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僵尸嬷嬷 书名:清寥记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童旺把人送走,宏煜拉意儿回屋,口中嗤笑:“青天朗日,穿得跟个幽魂似的,吓唬谁呢。”

    意儿闻言低眉微叹。

    又听他说:“以后不要随便放这种来路不明的人进衙门,再有下次我可不管谁的面子,直接轰出去。”

    意儿握着他的小手炉,打起毡帘进屋,窗扇没关,风吹得有些凉,桌上摆着一盆水仙,尚未开花,她把窗关好,转身看见宏煜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知道他想挖苦人,于是讪讪道:“我要睡会儿,你走不走?”

    他轻哼一声,径直朝床榻去,脱下外衣:“平日瞧你牙尖嘴利,方才怎么吃哑巴亏了?你就知道对我厉害。”

    意儿说:“人家客客气气的,也未曾恶语相向,我又能怎样?”

    宏煜挑眉笑道:“难道不是听闻林显要成亲了,心里难受,哑口无言?”

    意儿摇头:“什么跟什么?”

    宏煜冲她眨眨眼:“当真不难受吗?可千万别憋着,面上强颜欢笑,背地里偷着哭。”

    意儿拿枕头砸他:“让个地儿。”

    宏煜便挪到里头,她也脱鞋上床,道:“明日曹克恭做寿,在八仙楼摆酒,我还没想好送什么呢。”

    宏煜打个哈欠:“前几日他在我书房看见一幅仕女图,当时竟挪不开眼,想来极喜欢,你拿去做寿礼正合适。”

    两人细细绵绵地说了会儿话,昏昏欲睡。茜纱糊窗,日光透进来,柔软轻薄,意儿侧躺,看着宏煜熟睡的脸,长眉入鬓,鼻梁高挺,额角压出细细的青筋,她指尖碰了碰,接着凑过去,正想偷亲他的唇角,这时却发现他睁开眼,被抓个正着。

    “……”

    意儿往后退,见他笑了笑,于是脸颊微烫,撇撇嘴:“好困,睡了。”

    宏煜“嗯”一声,这下当真沉入梦乡。

    ——

    晚上阿照回来,说林显过两日便要走了,明晚想请她吃个饭。

    如此正好撞了曹克恭的局,意儿和宏煜商量:“要不,等我这边忙完,再赴曹主簿的席?”

    宏煜道:“你就非要去见他吗?”

    意儿道:“人都要走了,不好推辞,我也不想拂阿照的面子。”

    宏煜面无表情:“既然如此,问我做甚,我还能说什么?”

    她就笑:“不过为了人情世故……”

    “究竟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意儿问:“你又醋了?”

    他叫她滚:“越远越好。”

    “……”

    次日傍晚散衙,意儿换了衣裳与阿照一同出门,到吃饭的地方一看,原来也是八仙楼。

    所幸宏煜等人入夜才开席,这会儿天色尚早,他们还未出发。

    进酒楼,堂倌儿在前面带路,口中殷勤道:“二位别看咱们这饭馆没开多久,来的可都是城中显贵,今日还有衙门的老爷做寿,已包下二楼最大的厢房,晚上说不定还能见到知县大人呢。”

    “是吗。”意儿笑道:“那你们得用心招待了。”

    “这是自然。”

    二楼走廊迂回,朱红雀绿,扶着栏杆一路过去,楼下说书的拍响案板,正讲到豹子头林冲雪夜上梁山。

    林显像是听得入迷,略有些发愣,直到阿照喊他才回过神,一抬头看见意儿明眸皓齿的脸。

    她很随和,若无其事的样子真令人艳羡。

    堂倌儿立在一旁报菜名,正是吃螃蟹的季节,他们家有酒泼蟹生和洗手蟹,拌上作料十分辛香,意儿偷偷咽唾沫,林显却道:“来几只清蒸的吧,你不是喜欢清淡口味吗?”

    “别呀,”意儿笑:“我的口味早变了,且尝尝他们家的招牌菜,再烫一壶酒,辣辣的吃着暖和。”

    林显没吭声,这边点完,阿照也随之离席:“我跟去看看他们的螃蟹和鱼新不新鲜。”

    意儿搓搓发凉的手,倒茶涮洗碗筷。

    林显一动不动地望着她:“阿照都跟我说了。”

    “什么?”

    “她说你当时骑马来找我,吃了很多苦头。”

    意儿随手一摆,无所谓的样子:“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闻言他勉强笑道:“你该不会还在怪我吧?”

    “没有。”意儿道:“对了,佟小姐今日怎么没来?”

    林显面色微敛,淡淡道:“她不爱出门。”

    “不爱出门?”意儿笑:“昨日还跑到衙门找我呢。”

    “她跟你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

    林显眼帘低垂,眉间微蹙,语气有些冷淡:“若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担待一二,她遭遇许多变故,性情不太随和,但绝无害人之心。”

    意儿笑了笑:“反正,以后应该不会再见了,所以谈不上担待二字。”

    林显点头:“是,我知道你的脾气,爱憎分明,从不手软。”他自嘲般笑笑:“之瑶有错,不该为了我冒昧登门,跟你说那些话,她就是傻,没个分寸……可你再怎么生气,也不该揭她的伤疤,拿外貌取笑她。”

    意儿愣了愣,当下没听懂:“什么?”

    林显神色克制:“昨日她回来,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铜镜全都给砸了……她从前也是如你那般娇生惯养,桀骜不驯,还长得很美,如今变成这样,甚至不敢直视旁人的目光,即便你无法体会那种自卑的滋味儿,好歹也该有一二分同理心吧?”

    意儿心头突突直跳,屏息默了半晌,深吸一口气,扶额笑道:“阿显,你护妻心切,我可以理解,但若指责我调侃佟小姐的容貌,这种污蔑,我断不敢受。”

    “你没说,那位宏知县呢?”林显冷道:“你们高高在上,一挥手便将人轰出衙门,真是好大的官威。”

    意儿眉尖蹙起,心下愈渐不耐:“你这是在找我算账吗?”

    “不敢,”他说:“算来算去也是我亏欠你,对吧?”

    意儿怒道:“有话直说,别这么阴阳怪气的,我听着累!”

    林显沉着脸看她片刻,点点头:“我知道你心里恼火,原是我混蛋,一声不响地走了,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可你以为我这几年过的什么日子?刀尖舔血懂吗?我找了樊七整整三年,直到上个月才报仇雪恨,我把他带到师父师娘坟前,砍了他的头,脖子裂开,血喷溅我一脸……”

    “住口!”意儿瞪大双眼起身:“林显,你草菅人命,不怕本官将你拿回衙门问罪吗!”

    他淡淡望着她,一声嗤笑:“问罪?佟家被灭门的时候,你们官府又在哪儿?”

    一边说着,一边绕过半张桌,立在她跟前:“且不说此案不在你管辖之内,那樊七尸骨无存,又没人报官,你拿什么问罪,赵大人?”

    她正要开口,被他截断话头:“两年前我在江洲中了樊七的埋伏,他们三十几个人,把我打得只剩半条命,一身腥臭地从血里爬出来,那时你在哪儿?我夜夜噩梦,是之瑶寸步不离地守着,可我心里只想要你,赵意儿,我想你,可我回不去,你知道什么滋味儿吗?”

    林显眼眶发红,死死盯着她。

    意儿心里很难受,回忆如潮水涌来,令人感到窒息。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她强压下那股情绪,手攥成拳,微微发着颤:“你要为师门复仇,我成全你的侠义心肠,不会阻拦你做英雄,可你问我在哪儿,是埋怨我没有等你,还是没有陪你过刀尖舔血的日子?林显,佟家的劫难与我无关,在道义上我体谅你的难处,但在感情上,你没资格要求我,话得说清楚了。”

    他伸手扣住她细软的腰,正想把人往怀里按,这时听见阿照的惊呼:“哥……”

    意儿忙挣脱开,一转头,见阿照和佟之瑶站在厢房门口,也不知站了多久。

    林显脸色很差,随手整理衣衫,皱眉问:“你怎么来了?”

    佟之瑶缓缓上前,望着他们二人:“师兄,你若忘不了她,我可以成全你们,要我做妾做丫鬟都行,可是别这样偷偷的背着我……”

    “用不着你成全!”意儿疾步走向门外,又将阿照推向她哥:“还有你妹妹,我替你照顾了三年,如今完璧归赵。林显,我真不欠你什么!”

    她扭头逃离这鬼地方,身后传来佟之瑶冷冽的声音:“赵小姐,话还没有说完。”

    几人忙跟上去。

    掌灯时分,酒楼里一盏盏琉璃灯亮起,燕红柳绿的札客穿行在席间卖唱讨赏,长廊迂回处走来一个熟悉的人影,眉目英挺,姿容清贵,引得楼下歌姬们侧目纷纷。

    意儿与他撞个正面,略愣了愣,不知怎么鼻子突然发酸,三两步上前,投入他怀中。

    宏煜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轻拍她的背,低眉颔首,笑着问了句什么,她只贴在他颈窝里摇头。

    跟在身后的宋敏和梁玦朝对面望去,隔着几扇窗,犹如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好了好了,”宏煜温言细语地哄:“人家曹主簿过寿,你哭鼻子算什么?嗯?”

    说着,漫不经心地抬起眸子撇了一眼,将那三人视若无物,搂着意儿往厢房走:“人都到齐了,就等咱们入席呢,走吧。”

    宋敏对林显略笑笑,也没说什么,默然跟了上去。

    梁玦落在最后,随口招呼:“阿照,你来不来?”

    “……”阿照不敢回应,挤眉弄眼,示意他先走。

    林显浑身僵硬,正欲上前,胳膊被佟之瑶抱住。

    “师兄。”

    他定定地站在那儿,半晌没有动弹。

    ——

    这夜宏煜高兴,喝得大醉,从八仙楼出来,被意儿扶上车轿,昏昏沉沉,不辨东西。

    “原来林显长那样啊,一脸的杀气,不像个好人。”宏煜倒在她膝上,醉了也不老实,伸手去捏人家下巴:“没我俊俏,没我有钱,你图他什么呀?”

    意儿无奈:“安心挺尸吧,别闹我,你也不比他好到哪儿去。”

    “我怎么不好了?”他愈发来劲儿,骂骂咧咧的,意儿没搭理,他又掏出一个物件递到她眼前:“你看,你做的东西,我随身戴着呢,一时一刻也忘不了你。”

    意儿瞪大眼睛瞧了瞧,顿时耳朵发烫,一把夺下:“……求求你,别拿出来,多丑呀。”

    丑得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这不是你给我的香袋子吗?”宏煜笑:“要不再做一个给我。”

    “做梦吧。”

    他往她脸上轻拍了拍:“前日我娘来信,说三叔回去到处讲你的坏话。”

    “……”意儿咬牙:“都说我什么了?”

    “说你打他,骂他,欺负他。”

    “……”

    “不过我娘夸赞你打得好。”

    “真的?”

    “嗯,还说年下得空要过来看看。”

    “看啥?”

    “看……我啊。”

    接着听他嘀嘀咕咕,含糊不清,意儿凑下去,笑道:“喊谁呢,想清楚了,当心祸从口出。”

    他睁开清亮的眼睛,似醉非醉:“赵意儿,我细想过,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你都还算配得上我。”

    听完这话,她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愤愤地哼道:“那我真是深感荣幸。”

    宏煜点头:“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除了一样。”

    她略微思忖,心下了然:“巧了,我也是。”

    宏煜把人拽下去,抵着额头,喃喃道:“我要乌纱帽,也要你,若将来……”

    话音未落,意儿轻咬了他一口,笑说:“何必顾虑那么远,还是想想眼下,冬至那日该怎么过。”

    “嗯。”宏煜应着,瞬间心软似水。

    意儿打了个哈欠,掀开轿帘,远远看见县衙头门,黑瓦森冷,高阔威严,如她初到平奚时一样。

    不过,初见宏知县那晚,可没想过会有如今的结果。

    怀里的男人闭上眼,渐渐的就要睡着。

    她听见他轻声嘀咕什么。

    嗯,这回倒是没叫错人。

    “意儿,”他说:“我的卿卿。”

    ——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清寥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清寥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