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长命百岁下(番外二)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元真羽 书名:(穿书)今天兄长黑化了吗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妙芜和谢荀便在桃源中住了下来。

    二人的屋子还是从前来桃源住的那两间,临近后山高崖,紧紧相邻,推开窗子,就可以看见对方。

    妙芜就站在窗子旁,和谢荀说了好一会话,才恋恋不舍地去睡觉了。

    妙芜睡着以后,谢荀待在屋中躺了一会,想起谢泫父子,不知怎么地渐觉心烦意燥,无论如何都无法安眠。

    和妙芜离开之后,虽然仙门百家因为忌惮被他封印在狐仙庙中的魔胎,不敢再明晃晃地对二人围追堵截。

    但暗中尾随窥伺并不少。

    和妙芜一起游历山川大河这段日子,谢荀暗中驱退了不少仙门中的弟子。

    可冥冥之中,谢荀总有一种不安全的虚幻感。

    像是妙芜终有一天会离他而去,而他无力阻拦。

    这种危机感常常令他陷入抑郁和暴躁中。

    特别是在两人分开,无法一睁眼就看到彼此的情况下,这种暴躁便更为明显。

    谢荀叹了口气,翻身坐起,在黑暗的客房中默默坐了一会,终于缓缓起身,推门而出,悄无声息地进入隔壁客房。

    这段时日,虽是结伴同游,但因二人还未成婚,在外往往也是分室而居。

    谢荀常常躺到半夜,等妙芜睡着了再偷偷潜到她身边,在她床边坐下,才觉心中安稳。

    谢荀进屋后,便在床榻边坐下,双臂交叉,枕于榻沿,下颌虚抵在手臂上,屏息看了妙芜一会。

    看到妙芜胸口微微起伏,呼吸绵长而徐缓,知道她睡得深沉,谢荀嘴角微勾,只觉满心充实又舒畅,换了个姿势,侧脸枕着手臂,不一会便进入梦乡。

    谢荀睡过去以后,躺在榻上的少女双睫微颤,眼皮一阵滚动,慢慢睁开双眼。

    妙芜尽量放轻动作,侧转过身,双手交叠枕在脸侧,静静地瞧着谢荀。

    心中暗笑,谢荀常常等到她睡着后,偷偷潜到她床边睡,等到天明才悄悄离去。

    谢荀自以为行事隐秘,未曾叫妙芜发现端倪,却不想妙芜早已发觉。

    她知道谢荀如此,多半是因为心中焦虑。可谢荀烦恼什么,她却不知。

    谢荀这人就是这样,死要面子。有些软弱宁愿硬扛,也不肯对他人说道半分。

    妙芜想着想着,不由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伸出一根手指,触向谢荀眉心,然后沿着他的眉骨处缓缓滑下,最后又轻轻在他鼻尖点了一下。

    口中无声道:“小倔驴,小倔狐狸。”

    妙芜说完,正准备缩回手,谢荀忽然睁开双眼,同时抽抽出手来,五指拢住她那根作怪的手指,紧紧不放。

    妙芜没料到谢荀会突然醒来,“呀”了一声,低声道:“你怎么醒啦?”

    谢荀望着她笑,眸光幽深,眼底亮晶晶的,似星辰闪耀。

    “你以为就你会装睡吗?”

    妙芜撇嘴道:“这样很好玩吗,大半夜的,吓我一跳。”

    谢荀便叹了口气,作出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道:“我睡不着。”

    说着微微低头,双唇在妙芜指尖上轻轻碰了一下,呢喃道:“我睡不着。”

    妙芜顿觉指尖好似被什么烫了一样,一下缩回手,鹌鹑一样弓起身体,把手藏在怀里,心中后知后觉地想道,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一颗心不受控制地砰砰跳起来。

    妙芜赶紧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赶走。

    此时正是姑苏二月,天气还有些寒冷,谢荀坐在床榻边,身上衣衫单薄。

    妙芜虽知谢荀体质,阳火旺盛,并不畏冷。

    但她以己度人,总怕谢荀冻到,想了一会,又小小地纠结了一下,便将被子掀开一点点,红着脸道:“被子、被子分你一半好了。睡在床榻上,小心得了风寒。”

    谢荀怔住,过了一会,耳垂便慢慢热了起来。

    他压低声音,沙哑道:“被子就一床,怎么分我一半?”

    妙芜跟着蚕蛹似的,费力地往床榻里头蹭了蹭,留出大半床铺。她垂下浓密的双睫,指尖在另外半张床铺上点了点,结结巴巴道:“这、这也给你。”

    等了一会,没听到谢荀应答,妙芜还以为谢荀不愿意,心中又觉害臊,又实在有些心疼他,正想着该怎么同他说时,便觉一只温暖的手掌握住她的手,往下一按,被子又重新落到她身上。

    谢荀严严实实地替她掖好被角,和衣在另外半边床榻躺下。

    妙芜侧躺着,脸朝着谢荀,谢荀仰面而卧,双手交叠,规规矩矩地放在小腹上,呼吸平缓,叹息道:“早些安歇,明日灵鉴夫人要来叫你一起准备元宵和许愿灯,怕是要早起。”

    妙芜“嗯”一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

    可身边躺着一个大活人,还是自己心悦的少年郎,这种存在感实在太过强烈。

    妙芜初时还想,我要专心睡觉。可不知不觉地,便竖起耳朵,将全身的注意力都投注到身旁的人身上。

    虽然眼睛闭着看不见,可对方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个转身,每一次轻微的布料摩擦,都在妙芜耳中放大了无数倍。

    妙芜渐渐觉得有些焦渴起来。

    同榻而眠,不好受的又何止妙芜一人。

    谢荀虽然表面上一派平静,可心底也觉备受煎熬。

    可这种煎熬,又叫人觉得十分甜蜜。

    谢荀在心中默默地诵念《清静经》,可越是如此,心中便越难以平静。

    谢荀终于忍不住睁眼双眼,侧转过头,想要看看妙芜到底睡着没有。

    这一转头,才发现妙芜早已睁开双眼,水润的眸中好似含了星光,正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那一霎间,谢荀忽然失却言语的能力,只能怔怔地望住妙芜。

    妙芜轻咬下唇,眨了眨眼睛,缓慢地凑过来,蜻蜓点水般在谢荀脸颊旁亲了一下,又快速缩回去,拉起被子遮住半张脸,望着谢荀直笑。

    过了一会,渐觉谢荀目光变得深沉可怕,染上晦暗不明的欲.色,像要吃人一般。

    妙芜心中不由打起小鼓,是不是撩过头了?

    谢荀盯着她看了一会,喉结上下滚了几滚,缓缓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引火自焚,作茧自缚?”

    妙芜厚着脸皮道:“可我喜欢引火自焚,作茧自缚呀。”

    谢荀默了一会,左手屈起,撑着头看了她一会,忽然起身,满怀爱怜地吻向她的唇,唇齿间逸出模糊不清的呢喃。

    妙芜晕乎乎间,隐约辨出他似乎骂了她一句傻子。

    二人像两条不知疲倦的亲吻鱼,吻了半宿,才各自睡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外头便吵闹起来。

    桃源中的灵猴们惯来不是安静的主儿。

    因着灵鉴夫人说今年要在桃源里筹备花灯宴,一只只都兴奋得整宿睡不着,大早上就闹腾起来。

    妙芜睡得沉,一时未被吵醒。谢荀却是浅眠,声音才起,便醒转过来。

    这群扰人清梦的猴子……

    谢荀阴沉沉地朝门外望了一眼,抬起双手捂住妙芜双耳。

    等到妙芜醒来,发觉谢荀用手捂着她的耳朵,不由奇道:“小堂兄,你在做什么?”

    谢荀收回手,道:“没什么。方才紫姑遣人过来唤你早起了,大概是要请你过去商议准备元宵和许愿灯的事宜。”

    妙芜一听紫姑遣人来叫,一下从床上跳起来,看了眼透窗而入的天光,知道此刻一定已经不早了,不由捂脸道:“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才不会起得这么迟。”

    谢荀坐起来,好笑地看着她,无辜道:“这如何能怪我,是你先动手的。”

    妙芜脸色大红,强拉硬拽,把谢荀赶出屋去,换好衣服,匆忙忙寻紫姑去了。

    接下来几日,便忙于筹备花灯宴所需的各项事物。

    桃源中清冷了许多年,突然间热闹起来,群猴简直快要翻了天去。

    临到花灯宴那晚,群猴吃过元宵,便各自提了一盏许愿灯,也学人到桃源外放许愿灯。

    妙芜准备的许愿灯和去年一样,依旧是一只粉色的,形状怪异的猪。

    谢荀见了,嘴角一抽,想直言告诉妙芜这猪当真丑得别具一格,犹豫几番,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妙芜本来想到浣衣溪上放许愿灯,但又怕出了桃源,遇上谢谨等人,难免尴尬。

    紫姑看出她心中顾虑,笑道:“桃源里有一处清流,两岸繁花似锦,又幽静,正好这些猴儿都不在了,无人打扰,你自去那里放灯,岂不是好?”

    灵鉴夫人提着许愿灯起身道:“放灯自然是图个热闹吉利,哪里热闹便去哪里。走,我和你一起去浣衣溪。”

    妙芜还有些犹豫,可灵鉴夫人已经头也不回地往前行去。

    妙芜只好跟上去。

    灵鉴夫人出了桃源,故意挑人多的地方走。

    姑苏百姓皆不识得灵鉴夫人,只是见两个貌美女子并肩而行,目光便不由被吸引过来。

    灵鉴夫人自是不在意旁人目光,妙芜却担心碰上谢泫父子,忐忑半日,终于出了谢宅,到达浣衣旁,才松了口气。

    灵鉴夫人放了许愿灯,见夜市热闹,便对妙芜道:“你自去放灯吧,我多年未出桃源,今次要去好好逛逛。”

    妙芜应下,寻了个僻静的地方,放了许愿灯,便坐在岸边,看她那一盏混杂在成百上千的许愿灯中,顺流而下,不由心觉宽慰。

    坐了一会,忽然想起已经大半日未曾见过谢荀,不知他现在何处?

    咻——

    天空中忽有烟花炸开,妙芜抬头,便见一只粉色的,怪模怪样的猪在头顶盛放。

    烟花转瞬即逝,彩色的亮光映照着大地,明明又灭灭。

    妙芜一下站起来,转过身,果然看到谢荀站在身后不远,手里正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筒。

    方才所放的烟花,就是从这竹筒里射.出去的。

    妙芜牵起裙角,奔向谢荀,一头撞入他怀里,仰头笑问:“这烟花哪里来的?”

    谢荀垂眸道:“我自己做的。”

    妙芜讶然道:“你连烟花都会做。”

    谢荀道:“这有何难,学学就会了。”

    妙芜朝谢荀伸出手,用力地晃了晃。

    谢荀明知故问:“做什么?”

    妙芜嗔道:“花灯宴,有花有灯才成宴。我的花呢?”

    谢荀装出一副忽然想起的模样,道:“我忘了。”

    妙芜翘起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道:“我才不信呢。”

    谢荀便叹了口气,认真道:“我一心忙着做这烟花讨你开心,真忘了,明年花灯宴再补你吧。”

    妙芜半信半疑,转过身,心中略微觉得有点失落,口中却道:“那好吧……”

    话未完,忽觉鬓间一重。

    妙芜抬手一摸,摸到一朵开得正好的碧桃花。

    她立时反应过来,刚刚上了谢荀的当。

    “你居然骗我……”

    头顶烟花绽放,浣花溪上花灯如簇。

    谢荀反手拥住她,温声笑道:“阿芜,我祝你平安喜乐,长命百岁。”

    你的平安喜乐,长命百岁,此生都由我来守护。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已开,就在专栏里,喜欢的收藏一下,mu
邻居小说推荐:超喜欢你呀 乖,叫夫君 穿成暴君的后妈 完美攻略[快穿] 挂科的鬼都被我揍了 江扉的迷人日常 我老婆是豪门太子爷[娱乐圈] 【无CP】[综]吐槽系黄金之王 霸总是我事业粉[娱乐圈] 糖分 君总薄情 穿成年代文女配[穿书] 治愈偏执的他[八零] 我是炮灰呀[快穿] 小樱桃 戒不掉你 身世曝光后,我联姻豪门了 你最招我了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蜜糖的滋味 八零之我靠美食逆袭 御厨投喂手册 敌军还有三分到达战场[王者荣耀] 位面农场主的颠覆人生 法师小姐幸运SSS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书)今天兄长黑化了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书)今天兄长黑化了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