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吸血鬼猎人(全文完)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徐小喵 书名:(快穿)女配美炸天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趁着屋子里一群蝙蝠精发疯的功夫,常渊他们终于得以脱身,都颇有默契的一齐跳到了门口处,几个人后背互相抵着,俱是喘着粗气,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

    常渊喘了几口,觉得心口处那种撕裂的疼痛感轻了不少之后,才开了口:“你怎么进来了?我不是告诉你……”

    “去找省协会有个屁用,来给你们收尸?到时候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你们的尸体。”陶桃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倒是噎的常渊一愣,韩安琪等三人更是神色不虞。

    “我给你的……”常渊又开了口。

    “卫英杰拿着呢,咱们今儿要是出不去,他会去省协会叫人回来帮你们收尸和报仇的。”

    “……”常渊便彻底没话说了。

    石锐这会儿倒也罕见的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也不知是体力透支到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说话,还是因为刚刚陶桃救了他的命,他感到了一丝丝羞愧亦或是别的。

    韩安琪冷嗤了一声:“愚蠢。”

    陶桃用眼角余光看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可是见她没反应,韩安琪反倒是不乐意了,在她到达这里的第一天就和陶桃结下了梁子,这会儿还觉得陶桃是看不起她了:“你真的以为我们都应付不了的状况,你来就能扭转局势了?你又凭什么?当真是愚不可及,本来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孬兵,现在竟还眼巴巴的跑过来了,除了白白搭上一条性命,又能改变什么?还不如赶紧跑,替你们市猎人协会保存力量。”说到了这里,从鼻子里挤出两声轻哼:“要是你也算是力量的话……”

    她这话出口,就被身边的男人狠狠地拽了一下,那人还观察了一下陶桃的脸色,见没有什么异常的表情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低声呵斥:“安琪,置气也不是这个时候置的!再者说就凭着人家刚刚救了石副会长,那实力瞧着也差不到哪里去!”现在每一个进来的猎人都是生力军,都是他们活着返回省协会的希望!

    韩安琪不服气,嘴里还嘟囔着:“她就孬兵,每次出任务都不来,还不许我说了?”

    陶桃这时候似笑非笑的转过头看了韩安琪一眼,对方见她的神色,那即将要出口的话语没来由的就哽住了,见其不甘心的闭了嘴,陶桃这才收回了目光,眯着眼看着挑空的二楼那里,已经露出了完全战斗形态,区别于刚刚翩翩贵公子形象的那几只吸血鬼。此时的他们看起来挺唬人的,巨大的肉翼,又黑又细的绒毛布满了整个手臂和头,那原本或许算得上好看的几张脸都肉眼可见的瘪了下去,颧骨突出像一具具干尸,那口中的獠牙也变得老长,在灯光下泛着蓝紫色的光。

    “桃子,我觉得韩小姐说的也不无道理……”常渊到底在市猎人协会当了这么久的会长,感情一定是有的,他是绝对不想看到整个猎人协会都折在今晚的这个任务上,他希望能够活下来的人越多越好,这样以后才能继续对抗吸血鬼,保证人类社会的安定。

    “会长。”陶桃一伸手,那柄将吸血鬼钉在栏杆上的闪电短剑就飞回了她的手里,她双手摆弄着两把短剑,无所谓的道:“现在好像不是争论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的时候,解决眼前这群东西要紧。”

    她的话音刚落,那群吸血鬼好像被触动了什么开关一样,发出凄厉的尖叫俯冲了下来!常渊等人也急忙收回了心神,提起各自的武器准备迎上去,哪知还没等他们来得及动作,陶桃就率先蹿了出去,伴随着金属割裂空气的声音和两只吸血鬼一前一后的嚎叫,只一眨眼不到的时间,便有两只吸血鬼被短剑钉在了墙上,一口一口的黑血往外吐,挣扎了几下便恢复了原型。

    接着那两把短剑再次带着刀尖的黑血回到女人素白的手中,稍作停留,再次飞出去便又是两条吸血鬼的命。

    常渊等人僵直着身子站在原地,面面相觑:“……”这个时候,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要么就站在这里高呼加油,顺便双击666?

    刚刚逼着他们几乎要丧命的吸血鬼,如今就像菜瓜一样被人家切来切去,竟还一刀一个,看着心情真是复杂。

    有了陶桃在前面开路,他们的压力便小了很多,原本这客厅里也就十几只吸血鬼,被对方一来就解决了五只,顿时轻松了不少。他们度过最初的震惊无语之后,便也上前各自选择一只吸血鬼缠斗起来,只石锐在原地多站了一会儿,看向前方的那个性感的背影,眼神微微闪烁:她……竟是强到了这个地步?!

    他也不是那种没见识的人,中阶的火系异能是个什么水平,心中还是有点数的,然陶桃眼下表现出来的实力绝对不止于此,这难免令人觉得吃惊。但是他很快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这些了,颇为狼狈的躲过一计利爪,回过神之后很快的也投入到了战斗当中去。

    ……

    陶桃一路杀到了二楼栏杆后面的平台上,在面无表情的扭下另一只蝙蝠精的头之后,浓郁的血腥味便充斥了这个空间。而楼下的战况这会儿也差不多趋于明朗,那几只吸血鬼不是常渊他们的对手,看着样子似乎不用多久他们就能取得阶段性的胜利一般,每个人的脸上都不自觉的染上了一丝轻松的神色。

    哗啦啦啦。

    就在这时,二楼那十分宽大的通往三楼的楼梯上,突然飞出了很多只蝙蝠,那些蝙蝠在飞出来之后纷纷变成了穿着燕尾服的男人,沉默的站在两侧、栏杆上和一楼的客厅里。

    常渊等人惊骇不已,放弃了各自正在对付的那只吸血鬼,迅速的集结到了一起,采取了惯用的防御队形。常渊还抽空向二楼那里瞟了一眼,担忧的看着那个挺直了脊背,站在那里的身影,显然二楼的吸血鬼要比她们这处多得多。

    楼梯上传来了十分轻的脚步声,紧接着陶桃就看见了此时已经换下了那身嘻哈的潮服,穿着面料高档的西装,灰色头发也一丝不苟的梳过去的男主,司南。而其身后被两只吸血鬼护在中间的人正是梁佩佩。

    或许早些时候在club看到司南,她还只拿对方当做普通的任务对象看待,但经过刚刚那道走廊,她想起了许多的事,虽然都是一些记忆的碎片,但是却也足够拼出一些事实的真相。

    和在女妖仙那个世界,六道给她的记忆不同,那些都是关于韶睿的,而今日这些,却是关于她自身的。比如她怎么会变成如今的基因体,说起来还和眼前的这个男人脱不了干系。

    “桃姐……”梁佩佩呐呐叫出声,她到底还是个人类,拥有者人类本能的感情,和陶桃之间这么多年的伙伴情谊不可忽视。事到临头,她甚至想要央求司南放过对方。

    可是偏偏她这幅虚情假意的模样看的陶桃有些反胃,这个时候常渊在一楼喊道:“佩佩,别怕,我们一定会带你一起走的!”

    陶桃今天第一次笑出了声,那笑声和方才的口哨声一样悦耳好听:“会长,我想佩佩应该是不需要,傍上一个几千上万年的老怪物,她应该会活的比我们都久。”

    听到这话,常渊他们才注意到梁佩佩的不同寻常,她的脸上没有惧怕的意思,也并无遭受虐待的迹象,反而在看向司南的时候隐隐约约有爱慕的意思。大家都是成年人,看到这里便都明白了,自然都觉得愤怒不已,他们竟然为了一个已经叛变的猎人,而要牺牲整个协会吗?!

    梁佩佩表情逐渐变得惊讶,似乎是想不通,她和司南的关系一向没有显于人前,怎么竟会被人发现了?!

    而司南那俊美无铸、面无表情的脸,也缓缓的发生了变化,没有被冒犯的愤怒,而是意味深长的勾起了一抹笑。他迈开步子向前走了两步,认认真真的看了看陶桃,半晌才开了口,低沉而又有磁性,仿若是大提琴一般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青轲?”语气虽是疑惑,但是面上却十分的笃定。

    这么多年过去了,到底只有那一个人敢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一身臭毛的老怪物’,也只有她能让他觉得疼痛、流血,只可惜最后他还是亲手了结了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不得不说日子过得十分的无味,但就在今晚,那种兴奋到全身血液都逆流的感觉又回来了!

    茶色的眸子忽而变得血红,司南伸出舌尖舔了舔獠牙,看着不远处站着的陶桃,就像看到了什么宝贝。

    青轲……这个名字让陶桃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那些前尘往事都随着这个名字而缓缓揭开了面纱。

    青轲是她原本做任务时候使用的代号,那个时候她还不是个基因体,是一个五感健全的普通人类。她的父亲和其余几个人创立了全宇宙第一家时间穿梭公司,‘青轲’这个名号那个时候在公司内可谓是人尽皆知,她所在的女配组也是蝉联公司业绩第一的宝座,连带着她和她父亲在公司内所占的资源和话语权理所当然的越来越大。

    那几个合伙人怕他们父女的势力太过于壮大,便在一次陶桃出任务的时候,做了点手脚,把她投放进了这个任务世界。她当时的身份自然不是现在的这具躯体,而是一个和她当时任务代号同名的女猎人,叫青轲,在猎人界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时为了将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扼杀在任务世界中,那几个合伙人同这个任务世界的反派boss,也就是司南达成了协议,如果青轲身死,他就可以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就在她进入到这个任务世界的那一瞬间,那几个合伙人在公司里先是悄悄的解决了她的父亲,紧接着又运用管理权限切断了穿梭仓和她的联系。只要她回不来,那她父亲的突然消失及留下的遗产便无人敢出面置喙。

    就这样她在任务进行到最后的时候,眼瞧着就能完成女配的心愿把当时的猎人男主负心汉按在地上摩擦的时候,他们一起遭遇了司南。

    司南当时就在吸血鬼群里面有着一定的地位,陶桃也只得暂时放下和猎人男主的私人恩怨,共同抵御吸血鬼的进攻。他们猎人小队被引着一路来到这里,就在刚刚那条走廊上,她和司南缠斗的时候,突然和穿梭仓切断了联系,那股子从灵魂深处透出了尖锐疼痛直接让她从平局落了下乘。在那条走廊里,她被司南几乎放干了全身的血液,那走廊的每一幅画作上,都沾染了‘青轲’的气息。

    至于韶睿……他们两个人的确是恋人关系,不过男人还不是如今那个位于整个帝国权利中心的韶中将,当时也只是一个公司内部的任务执行者,虽然同样优秀,但是对于这些猝不及防的意外和高层的手段,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办法,等到察觉一切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挽回之力。

    任务失败,执行者在任务世界死亡,正常情况下只会对穿梭仓中的执行者产生一些不足以致命的负面影响,但是因为她和穿梭仓断了联系,所以穿梭仓的那具躯体被判定为脑死亡。

    再后来,或许是那些人的贪心,舍不得她如此好的基因,便将她改造成了宇宙三代基因体,她所有的思维和感官都是程序编写出来的。只是不知那些人出于什么心理,仍旧让她用了自己的本名进了公司继续成为一名任务执行者,替公司谋取更多的利益。而她果然没让那些人失望,优秀的基因序列即使只是一个基因体,那也是宇宙中顶尖的存在,她在任务中无往不利,使得公司愈发的壮大起来。

    她成为基因体之后就一直在‘女主自立自强’组进行执行任务,而她所跟随的那位公司的主席,就是害了他们父女丧命的元凶!后来主席无故身亡,她又被扔回女配组,任务执行期间有机会接触到六道……这种种的一切现在想起来,好像和韶中将脱不了干系的样子……

    韶睿太过于了解她了,就算她如今是一个被改造过的基因体,他也相信她骨子里的性格不会变。所以只能一步一步的帮助她找回记忆,在确定她记忆开始恢复之后,再把她投放进这个任务世界。她当然相信进入这个世界不是偶然,现在一看这里早已经物是人非,司南受到了那些人的帮助,夺了气运摇身一变从反派变成了男主,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故事线。

    陶桃一双眸子微微眯起,嘴角翘起,却并没有什么温度。她和司南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好半晌,内心的情绪也只有互相才能看得懂。

    只是底下的常渊等人却被司南刚刚说出来的几个字给砸懵了,青轲?是他们听说过的那个猎人青轲吗?可是青轲不是早就在和吸血鬼组织大头目司南战斗的时候牺牲了吗?难道说……常渊几人露出了惊骇不已的神色,二楼那位站着的竟是司南,这里是属于司南的老巢不成?

    一旦想到这个可能,他们整个人都不好了,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甚至一阵阵的腿软。若说是别个吸血鬼他们尚有信心拼个鱼死网破,那可是传说中的司南啊!他们哪里有半分胜算?!

    “阿南……你们……”梁佩佩离得他们两个最近,自然是察觉到了现在气氛的不对劲,她甚至心中隐隐约约的升起了一丝嫉妒的情绪,司南从未用那般专注的眼神看过她,陶桃又是凭什么?!那青轲又是和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只是她的出言打扰并未能够唤回司南的注意力,只见其动了动,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冲着陶桃开了口:“真是一个前所未有过的大惊喜,你竟还能回来?这可真是上帝给过我的,最美好的礼物。”他一下子就回想起了那场独属于两个人的战斗,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未有人能够给他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在那过去的漫长的岁月里,他甚至会偶尔回想然后遗憾,若是当初青轲没有遭遇灵魂重创,那么那场战斗会不会有更大的挑战性?只可惜,这个世界里再没出现过第二个青轲。

    “是吗?”陶桃不动声色的亮出了两把短剑,用清风诀运转火系异能游走于全身的各个筋脉,笑得诡异:“那我得送你去见见你亲爱的上帝,好让你有机会当面感谢他。”

    司南因为她的这句话,眼神忽而变得凌厉,这一瞬间,在场的众人和吸血鬼们感觉空气都凝滞了,呼吸甚至都困难起来。他们犹感觉如此,离着二人较近的梁佩佩更是深有体会,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就好像一条离开水的鱼一样。

    “当年你都命丧在我的手下……”司南语调轻柔的像是情人低语:“青轲,你凭什么认为今时今日的结果会发生什么变化呢?!”只是还没等他话音落下,那把闪电造型的短剑就夹杂着炙热的火系异能直冲他的面门飞了过来!这还是他能感觉到,其余的人只听得到破空声,却看不到半点残影,可见速度到底快到了何种程度。

    堪堪的一个旋身,司南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空气中传来了一丝焦味。斜后方有一只吸血鬼甚至来不及痛呼就被钉死在了墙壁上,胸口插得正是那把短剑。而他身上那昂贵又修身的西装外套,口袋那里被划破了一条口子,正在冒着缕缕青烟。

    陶桃一扬手,那把短剑再次回到她的手中,她撇了撇嘴:“废话太多死的就快,臭毛老怪物活这么多年了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司南气极反笑,修长好看的手指缓缓地变成了战斗形态:“青轲,这么多年了,脾气一点都没变呢……”

    唰!又是一阵破空声。

    司南这回有了准备,并未被割到衣服,但是脸颊仍旧被那火系异能烤的生疼,那把短剑照常又收割了一只吸血鬼的命。

    一招手将短剑召回,陶桃微微一笑:“正式认识一下,本人陶桃。”

    司南并不关心她叫什么,似笑非笑的摸了摸刚刚被短剑划破的那块布料,神色愈发阴沉了几分:“不乖的孩子,可是会没命的……”话音未落,他的身形便在原地消失了!

    陶桃耳朵微动,迅速的做出判断,然后抬起左手去抵挡,果不其然传来了一声金属相交的声音,司南一击未得手身影再次消失。

    叮叮当当,金属的碰撞声不绝于耳,然而在场的人却连司南的衣角都看不到,可见其速度到底是快到了什么程度。而陶桃能够游刃有余的应付对方的进攻,更是让常渊等人惊掉了下巴,今夜太过于玄幻,他们宁愿是在做梦。

    两个人的交手似乎是拉开了战斗的序幕,那些吸血鬼很快也都冲着一楼那几个猎人去了,常渊和石锐他们也只能被迫骂骂咧咧的应对,再无心神去顾着其他的。

    陶桃的招式大开大合,火系异能外放,所以周边好多只吸血鬼无辜躺枪丢了性命,倒是减轻了不少底下人的压力,虽然他们并不能取得胜利,但是好歹一时半会也是性命无虞。

    司南突然停止了攻击,下一秒现身站在了那宽大的楼梯上,然后身后巨大的肉翼一拍,整个人再次消失无踪,空气中回荡着他那特有的醇厚嗓音:“青轲,故地重游可好?”

    微微皱了皱眉,陶桃抿了抿唇,随手掷出短剑再次取了两条蝙蝠精的命之后,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一楼的混战。然后警告的瞪了一眼角落里的梁佩佩之后,一个晃身,便也消失在了原地。

    哒,哒,哒。

    陶桃漫步在方才那条走廊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走廊尽头站在那里的修长身影,待到两个人之间只有两三米远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

    一呼一吸之间,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许久,不知是谁先开始的,总之两个人再次迅速的缠斗到了一起,空荡的走廊中偶尔回荡着几声闷哼声。司南越打越心惊,最终一个脱身飞到了半空中,强忍着手脚那酸麻涨的痛感,嗤笑道:“你可是退步了,以前的你从不屑于用任何的武器。”宽大的肉翼很好的掩盖住了他略微有些颤抖的左手,那里小臂处隐约透着一道焦黑却在流血的伤口。

    “彼此彼此,以前的你再不济也没这么爱打嘴炮。”陶桃冷笑一声,语气微讽:“怎么年纪越大,越怕痛了?”

    司南周身开始围绕了一层告诉旋转的黑色半透明的雾气,他发出了‘桀桀’的笑声,只是俊脸上并无半分愉悦:“那么今天我就让你再回忆一番那日被抽干了血的美妙滋味……”

    走廊中不知从何处传来了阵阵劲风,围绕着二人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呼呼作响!

    肉与肉之间的碰撞声不绝于耳,再次过了几分钟,两道身影分开之后,司南微喘着气惊愕不已的看向对面的人,他全身的骨头没有一处不痛,对方的实力怎么竟会强悍到这种地步?!

    陶桃嫌弃的看了一眼短剑的刃上沾染的黑红色的血,随即十分潇洒的将短剑插入大腿旁挂着的剑鞘内:“你既然这么想回忆,不如我帮你啊?”说完,一个箭步窜了上去:“老娘这回不用武器,可别说我欺负你!”她的眼角微红,内心憋着一股气,当初要不是突如其来断了穿梭仓的联系,她岂会折在这里!

    ……

    常渊用尽全力格挡开一只吸血鬼之后,很快被另一只吸血鬼用爪子穿透了肩胛骨,咬着牙喷着血沫子把剑送入那只吸血鬼的胸口,他挣扎着喝下了仅剩下的那瓶抑制剂,不由得透露出一丝丝绝望。身边的那几个人情况都比他好不到哪里去,或许他们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

    梁佩佩在二楼栏杆处看着一楼客厅的战况,进展的缓慢让她不由得皱紧眉头。虽然她也不想和昔日里的伙伴对峙,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由不得她了!想到这里,她担忧的看了一眼司南消失的方向,提着自己的长剑纵身跃到楼下,直冲着石锐攻去!

    面对梁佩佩的突然发难,石锐原有的频率被打乱,瞬间破口大骂:“梁佩佩你个小娘皮,老子竟不知道你是这种人!”

    “……”梁佩佩不应声,只是冷下了脸,攻击愈发凌厉起来!就在石锐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周边的那些吸血鬼好像俱是受到了什么召唤,顿时停下了攻击,没过几秒便都呼啦啦的争前恐后的飞走了!

    石锐勉强躲过这一击之后,愣了愣。

    梁佩佩自然也愣住了,待到她回过神之后,看向身前围过来的石锐,常渊,韩安琪等人,咽了口唾沫,转身欲跑!但是她注定跑不掉,被愤怒至极的几个人压在了地上,怎么哭嚎都没有用。

    控制住她之后,常渊等人喘了口气,商量了一番还是决定要去增援陶桃,于是两眼一抹黑的在建筑里乱窜,没想到还真误打误撞的到了拿处长长的走廊。常渊走在最前面,他迟疑的推开了眼前的那扇大门,然后就看到了里面的景象,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

    众人见他如此反应,也俱是伸长了脖子向里看,瞬间都失了言语。

    那走廊的高档理石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蝙蝠精的尸体,污血四处喷溅,几乎看不清地面本来的颜色。而此时的陶桃从头到脚都是鲜血,滴答滴答的好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她的右手正在掐着一个人的脖颈,像是提溜着破麻袋一样,将其拽到了走廊尽头的一副画前。

    被石锐绑住扯着走的梁佩佩看到那破麻袋一样的人之后,凄厉叫出了声:“阿南!”

    石锐用力的捂住了她的嘴,被陶桃回头望过来的视线盯得一动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喘。而常渊他们比他的状况也好不了多少,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好在陶桃并没有搭理他们的打算,而是拖着奄奄一息却还没化成原型的司南到了最后一幅干净的画作前,稍微一用力就把他提起来按在了那副画上,掏出短剑转了两圈,冲着那已经满是伤痕的脖子眼睛都不眨的又是一刀,黑红的血便瞬间喷在了那副画上,血腥味再次浓郁了几分。

    “嗬……嗬……”司南发出犹如破风箱一般的声音,最后一刀角度巧妙,割破了他最为脆弱的一根大动脉,他明显感觉到生机在渐渐流逝。

    陶桃露出了嫌恶的神色,她像是丢弃垃圾一般的将其丢在了地上,看着这条已经被司南鲜血覆盖住了的走廊,缓缓勾起一抹笑:“萌萌哒1号。”

    “宿主,我在。”

    “结束任务,脱离任务世界。”

    “检测中……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九十,请问宿主是否确定脱离任务世界?”

    陶桃又瞟了一眼几乎被石锐勒断气了的梁佩佩,司南死了她自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坚定的道:“确定。”

    “传送中……请稍后……滴,脱离任务世界成功!”

    再次睁开眼,陶桃已经返回了穿梭仓内,她眨巴眨巴眼看着面前打开的穿梭舱门,发现了门外不远处站着的那个笔挺的人影。对方在听到身后的动静,缓缓的转过身来,露出了那张她既熟悉又陌生的俊朗面庞。

    出乎她的意料,韶睿在看到她走出舱门之后,竟是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她便也好整以暇,脸上没有什么特殊表情的看着他:“这一切都是你的手笔?”

    “……是。”韶睿在短暂的惊慌失措之后就平静了下来,不过将视线放在了一旁的空地上,他讨厌看到那双美眸里露出厌恶的神色:“我想,你大概是想要自己亲手解决的……只是公司这边,我不解决那些人得到绝对的掌控权,就没有办法将你送回到那个任务世界找回记忆,所以……”所以他就先一步解决了那些人。

    “……”陶桃没回应,只依旧是那么看着他。

    韶睿有些狼狈的转过了身,背对着她:“不过那几个人的性命都还在,我只是暂时的让他们消失于人前,一会儿我就派人把他们给你送过来。你……好便好。”他那颗原本开始跳动的心脏再次渐渐沉寂下去,他们中间到底隔了那么多年,他不能再奢求什么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眼神暗了暗,正欲迈开步子走出去,却忽然全身一僵!机械的感受着后背传来的温热呼吸,一点一点低下头,看见了环住他腰身的那两只细嫩白皙的手臂,紧接着他听到了身后那带着笑意的女声:“阿睿,我好想你呀……”

    他为了她进入军营,没人知道他吃了多少苦才能达到今天坐拥政府权力中心的这个地位,也没人在乎他为了今日到底做了哪些努力,更没人知道这么多年的日日夜夜他都饱受自己当初无能救她的苦楚。但是就在今天……因为那软软糯糯的一句‘好想你呀’,他竟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重新流动了起来,心脏那些沟壑也都被慢慢填满。

    噗通,噗通。

    这么多年他头一次活的像个人。

    大手缓慢却又坚定的覆上了腰间的小手,韶中将的口中逸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到底是等到她回来了……如此足矣。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angelys’、‘18374876’和‘闲庭街56号’的打赏~谢谢宝宝们的营养液!

    谢谢你们的一路陪伴,我们下本书再见哦!下本书下个月开!

    当然了要是宝宝们不喜欢我下本书的题材,可以去收藏我的作者专栏,我以后还会开快穿的,到时候你们就能看见啦!挥手绢!!!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女配美炸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女配美炸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