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葡萄超甜哒 书名:反派娇妻甜宠日常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纪米花选择了服毒自杀,死后她便又见到了系统, 此时她万念俱灰, 早就没了一开始的意气风发。

    “0086,需要我为你洗去记忆吗?”

    “不……”

    系统不再说话,纪米花也不再说话, 两方在系统空间里就这么耗着。

    纪米花犹如一个死人, 不说不动, 就这么看着地上, 她的脑海里全部都是回忆,绞着她的心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0086经过系统核算,你的积分已经达到一万分,根据契约你可以重回原来的世界了。”

    这里原来的世界是指纪米花一开始被生下来的那个世界,经过无数次任务,纪米花已经记不清自己原来的世界长什么样子了。

    “我不要回去原来的世界, 我要去有陆浊的世界。”

    因为陆浊就是她的全世界。

    “也可以。”

    ???

    纪米花惊了, 这也可以!

    “穿越者修复了这么多bug,系统自然也可以为穿越者开一次bug, 系统并非毫无人情。”

    “那你怎么不早说,害我还要再死一次!”

    “穿越者任务中使用的身体都是原主已死去的,身体不能长期使用,必须及时收回。”

    “那我这次回去,用什么身体?”

    “当然是你自己的。”

    “哇, 这也太可以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现在。”

    紧接着,纪米花就感觉到头顶上有一束白光,离她越来越近,照的她睁不开眼,她终于受不了,闭上了眼睛。

    纪米花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趴在桌子上的。

    “小姐,我们快要打烊了。”一道女声在她耳边轻声提醒,她发现自己似乎是在咖啡馆里,她的面前有杯剩了一半的咖啡和一台笔记本。

    她连忙将桌上的东西收了起来,糊里糊涂地走出咖啡馆。

    她走的太急忘了看时间,估摸这天也该九十点了,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可她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她此刻站在咖啡馆外面,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但她不能总站店外面,于是她漫无目的地开始瞎逛。

    “我叫纪米花,我……”糟糕,纪米花发现自己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其他信息她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她有些恐惧,连忙蹲下身子来,翻看自己包里的东西,想要从里面得到有用的信息。

    然而她发现包里的手机和电脑就像恢复出厂设置一样,压根没有一点信息。

    纪米花坐在路边,开始无语望天,她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纪米花在路边的长椅上冥想一夜,不知道为什么,当她躺在长椅上时,她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醒来之后,便又开始漫无目的地走路,她发现当她看到一些东西时,总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比如在广场跳舞的阿姨,于是她想要看到更多东西。

    有些人见到她会莫名的兴奋,并且主动和她拍照,纪米花一开始有些愿意,后来就有些无从适应,她开始躲避人群。

    有一天,一个男人出现在她面前,他长了满脸胡子感觉很邋遢,然而他的眼睛却很好看,看着她的时候有闪着水光。

    “请问——”纪米花刚开了口,陆浊就将她揽进了怀里。

    纪米花想要推开他,但是很奇怪,她感觉到他整个人在抖,以及肩膀上的湿意。

    纪米花整个人都有些不好,她的大脑开始剧烈疼痛起来,接着她就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在床上,邋遢的男人坐在她的床边一直在看着她。

    “谢谢你啊,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麻烦你了,我现在已经好了,可以走了。”纪米花说着要下床。

    陆浊一把按住了她,用嘶哑的声音问道:“陆太太,你准备去哪里?”

    陆太太?纪米花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是叫纪米花嘛,陆太太不是她啊。

    “你认错人了,我叫纪米花。”

    这下轮到陆浊疑惑了,她好不容易回来,又为什么要走,还好像不认识他的样子。

    “我没有认错人,你就是我的陆太太。”

    纪米花开始觉得有个人和她一样,脑子有点问题。

    纪米花一开始十分坚定地想走,这是这个邋遢的男人不仅抱着她的腰不许她走,还拿出了结婚证给她看。

    她打开结婚证一看,好家伙,这照片上面的女人还真的是她,名字也对上号了。

    人证物证俱在,看来她真是人家太太。

    陆浊也看出来了,他的太太这次回来失去了记忆。

    “我们可以……离婚吗?”纪米花小声bb道,这个邋遢的男人真的不是她的菜。

    闻言,陆浊眯起眼睛,锢紧了纪米花的腰,“你再说一遍,嗯?”

    纪米花刚要开口,陆浊就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这是惩罚。

    纪米花在内心痛哭流涕,她这以前是什么眼光,看上个这么不修边际还有虐待倾向的男人。

    纪米花被陆浊看着,也走不掉,于是她认命地留了下来,不仅是因为这里的伙食不错,更因为陆浊刮了胡子。

    陆浊刮了满脸的胡子出来的时候,纪米花正在吃冰淇淋,看到陆浊的时候,她被冰淇淋卡了喉咙眼。

    “卧槽,你原来长这么帅。”纪米花惊呼道,还好她没有走。

    陆浊很满意纪米花的反应,他走近纪米花,拿出了一沓文件,纪米花立马靠他近一点。

    唔,帅哥身上都是香的。

    陆浊先从袋子里拿出了一打卡,“这张金卡是我的工资卡,里面大概有三千万可以流动;这张黑卡是信用卡,里面的额度不限;其他几张卡里的钱我没认真看过。”

    “这是我之前为你购入的三处房产,第一栋是我们现在住的,第二栋在市中心,将来给孩子上学用的,第三栋在海边,你喜欢那里的风景。”陆浊一一介绍完,将三本房产证都递给了纪米花。

    “这是我名下的公司股权和一些股票,还有一些是我购入的商铺,这些——”

    陆浊还没介绍完,纪米花已经兴奋地将这些文件抱进怀里,“哇塞,这些都是要送给我的嘛!”

    纪米花都快开心死了,她不仅有个这么帅的老公,还这么有钱!

    陆浊眼角含笑,笑盈盈地慢慢将这些文件从纪米花的怀里抽离,接着举高让纪米花跳起来也够不到。

    “你干什么呀,这些不都是给我的吗?”

    陆浊摇了摇头,“不好意思,这些是给陆太太的。”

    “我就是陆太太啊!”

    纪米花总算是承认了,陆浊立马就把文件又还给了纪米花。

    “承认了可就不能反悔了。”

    纪米花一遍看自己的钱钱,一边狂点头。谁会放这么帅这么有钱的老公不要呢。

    陆浊看着这样的纪米花,看吧,即使她失去了记忆,爱好却一点都没变。他相信总有一天,纪米花会重新爱上他,他等了这么久,不怕再多等一会儿。

    接着,陆浊从裤袋里掏出了一个盒子,纪米花一抬头就看到了一枚大概有她眼珠子那么大的钻戒。

    “这也是给我的?”纪米花咽了咽口水。

    陆浊拿出盒子里的戒指,套在了纪米花的手上,吻了吻纪米花的手。

    “喜欢吗?”

    “喜欢。”

    “那么陆太太什么时候能为我生个孩子呢?”

    纪米花自从被陆浊捡回家成为陆太太之后,小日子混的风生水起,没多久她就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原来她不仅是陆太太,还是一个获得过奖的演员,怪不得路上会有人和她合影,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陆浊才会找到她。

    陆浊和她说,她是离家出走撞坏了的脑子才会失忆,具体为什么会失忆,陆浊也不知道她离家出走发生了什么,所以她失忆的原因一直是个迷,不过她不是纠结的人,只要能够回家就行。

    渐渐地,她开始接受自己原来的全资,本来就是臭味相投的人,关系再次建立也是很容易的。

    唯一令她觉得烦恼的大概就是自己和陆浊的关系了,陆浊对她很好,非常好,无敌好的那种,害她都快怀疑自己是他的女儿了,每每她这样想,陆浊就会敲她脑袋,恨不得敲开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

    她晚上还是自己睡,只是明明都锁好了门窗,第二天起来,旁边总会多一个人,纪米花啥也不敢说,她要是敢多说一句,陆浊就会没收她小金库的财产,没办法,她想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密码,陆浊竟然都能猜出来。

    虽然陆浊对她有些强势,但她还是发现,陆浊会背着她在厕所里喝酒,为什么他要偷偷跑到厕所里喝酒,咱也不敢问。

    有时候他喝醉了,纪米花去扶她,他就会趴在她肩上,嘀咕一些有的没的,听得委实令人有些伤感,他话里的意思大致是在埋怨你为什么不爱我了之类的。

    纪米花听得烦了,就会堵住他的嘴,告诉他,“不,爸爸爱你。”

    然后……陆浊就吐了她一手,纪米花再也不想理他了。

    事后,纪米花自己会问自己到底喜不喜欢陆浊,她寻找这个答案,寻找了好几天,一直无果。

    直到有一天,她看见电视上陆浊拍的电影时,陆浊在里面有一段和女演员的亲密戏,纪米花看完当晚就吃了两碗饭,事后蹲在马桶上时,她悟了。

    她觉得在陆浊润物细无声的关爱之下,她大概是有一点喜欢的陆浊的,不然她哪来的力气吃两碗饭。

    还不是因为她吃醋了,很生气。

    从此之后,纪米花晚上睡觉前,再也不锁门了。

    一年后,纪米花为陆浊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小家伙的乳名叫肥肥,纪米花刚要提大名,陆浊就会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取。

    后来是陆浊给肥肥取了大名,叫陆回。

    纪米花问名字的由来,陆浊告诉她没原因,就是笔画少好写。

    哼,还不如她想取的“陆天霸”。

    肥肥百日宴的时候,好多朋友都来了,纪米花还见到了一个和陆浊长得差不多的老人,那老人见到她,眼里有些不可置信,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常色,他送给了肥肥一只金锁、一副金手链和脚链。

    只要是金的,纪米花都喜欢。

    纪米花很高兴地给他端了一杯茶,他接茶杯的时候,手有些抖,茶水差点洒在纪米花的脚上,是陆浊及时拉开了纪米花。那老人抱歉地笑笑,给纪米花递了手帕擦擦,陆浊替她收下,然后亲自给她擦去水渍。

    老人临走前,只对陆浊说了一句,“你幸福就好。”

    这是纪米花偷偷听到的,接下来她还偷偷听到,陆浊喊了他一声爸。

    晚上纪米花问起这个事,陆浊将她搂紧告诉她,“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可以原谅所有事。”

    “所以那真是你爸啊。”

    陆浊用下巴蹭了蹭她脑袋,不回了。

    好吧,纪米花闭上了嘴巴,乖乖睡觉。

    明天依然是和陆浊幸福的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 呼~完结啦,无敌感谢大家观看这个小烂文,爱你们!

    下一篇也是一篇娱乐圈小甜文,名字叫《软的要命》,全程男主追妻火葬场,专栏可戳。

    写完你们现在在看的这一本我发现里面有很多的不足和遗憾,比如男主应该一开始就认出女主角,而不是经过别人的指点,还有娱乐圈这一块,写的一点也不精彩,女主除了拍戏就是拍戏,再说甜文这一块,好像也没有多甜是不是。嗯,我帮你们把想说的都说出来了,哈哈哈。

    既然我认识到了这些不足,下一本我就会更加努力,弥补这一本的缺憾!么么!

    《软的要命》文案:

    沈寂舟是娱乐圈屹立不倒的常青树,行事低调神秘,年轻时仅有过一段感情经历,对方是身材火辣的话题女王,在众人惊羡的目光中这段感情维持了三年,最终被一份分手申明打回原形。

    之后不久,一段沈寂舟亲热的视频被曝光,女主角正是黑的恶臭的女艺人阮软,视频中沈寂舟冷着脸在看书,阮软跑过去戳了他两下,没理。

    阮软佯装离开又悄悄回来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脖颈,附在他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下一秒沈寂舟像点燃了火线,将阮软拦腰抱在腿上一阵厮磨,怀里的美人求饶抗拒后也软成了一滩水。

    *

    沈寂舟第二段恋情曝光之后,网友们发誓不吃这口糖,并且预言死的快。

    没多久——

    不好意思,领证了。

    不好意思,怀孕了。

    不好意思,我们的娃都可以吃柠檬了。

    于是,当年表示不好看的网友,如今都成了阮软微博下的舔狗。

    “婆婆,您还缺儿媳妇吗,在线等。”

    *

    圈内聚会上,曾有人语气戏谑地调侃沈寂舟的眼光越发差劲,竟栽在了一位声名狼藉的十八线女艺人身上。

    第二日那人便被挂在了十八层高的大厦顶尖,此后无人敢再嘲沈太太一句不是。

    *

    “连雨滴在你身上,我都嫉妒。”

    【看似禁欲其实沉迷老婆/一脸冷漠内心狂吃飞醋的护妻狂魔】

    【身材超好/后期开挂/总在哄老公的哄夫达人】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反派娇妻甜宠日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反派娇妻甜宠日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