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葡萄超甜哒 书名:反派娇妻甜宠日常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陆浊见到纪米花,舒了一口气, 几步上前便抱住了她。

    纪米花刚从梦中惊醒, 脑门上还溢着汗,即使被紧紧抱在怀里也依然有一种不真实感。

    “你没事就好。”

    纪米花能清晰地感觉到陆浊的声音在抖,手也在抖。纪米花用力地回抱陆浊, 两人紧紧偎依, 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

    “我没事, 你家老头还不是我的对手。”纪米花回了神, 翘着唇角得意地说道。

    那是他没有对你动真格,陆浊心里这么想到,他家老爷子的手段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带你回家。”陆浊打横抱起纪米花,弯腰捡起地上的鞋,朝外走去。

    纪米花到了房间外面才发现外面早就已经一片狼藉,陆浊带的人和陆老爷子的人在缠斗,彼此不分上下,身上都挂了彩。

    陆浊丝毫不收外界的影响, 冷着脸带纪米花出去, 纪米花缩在陆浊的怀里,抬起头看着陆浊, 这样好看的陆浊,以后

    到了外面,陆浊的脸缓和了些,低着头轻声说道:“我好看吗?”

    “好看。”

    陆浊的欢喜都挂在了嘴角,明显很是受用的样子。

    “我们家小陆浊不仅长得好看, 身材也一顶一的棒,脾气更是没话说,温柔又大方,外面的男人统统不如你。”纪米花看见陆浊笑,就更想哄哄他,彩虹屁便又冒出来。

    陆浊捏了捏她的鼻子,“省省吧。”

    “好,我回去再讲给你听。”

    陆浊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色色的想法,纪米花眨着眼睛看着他,两个人心照不宣。

    原本一腔怒火敢来的陆浊,就这样被媳妇给哄得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纪米花坐在车里,脸上挂着笑容,心里早就泛满了苦味。

    系统说带她走,那就肯定会带她走,如果她不遵守这个规则,那她身边的人就会收到牵连,她就成了程序里的乱码。

    24小时,只有一天的时间了。她要在这段时间内找到一种合情合理的死法,离开这个世界。

    上一次,她选择了跳江,离婚失意之后选择自杀的剧情,似乎也于情于理。当江水刺入她的皮肤,钻进她的发间时,那种瞬间袭来的痛感就像几万根钢针刺在身上,当时因为毫无留恋,所以怎么死也无所谓。

    可是,这次她不想死。

    回了家,家里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是陆浊在出门前叫阿姨做的。

    出去一趟回来,菜还没冷,纪米花刚坐下,陆浊就给她夹了一碗菜。

    “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

    纪米花鼻子一酸,闷声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有事想和我说?”

    陆浊冷不丁的一句话令纪米花吓了一跳,陆浊知道了?

    纪米花戳了戳碗里的菜,犹豫着要不要立马就告诉陆浊。

    见到纪米花不说话,陆浊的眸色转深,“他和我说你怀孕了,是真的吗?”

    纪米花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原来是这件事呀,纪米花将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回应道:“这是我骗他的,不然他不会放过我。”

    陆浊有一瞬的失望,紧接着他抓起纪米花放在桌上的手,“宝贝,为我生个孩子吧。”

    纪米花撒过很多谎,然而此刻她不想再骗陆浊了。她能想象得到,这次陆浊失去她会有怎样可怕的后果,所以她不能再和上次一样不告而别。

    “陆浊,我要走了。”

    纪米花深吸了一口气,用尽满腔勇气,几乎是要哭着说了出来。

    陆浊被纪米花吓到了,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但看到纪米花哭丧的脸时,他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严重。

    “去哪里?去多久?还回来吗?”

    陆浊连问好几句,问的纪米花是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地溜了出来。

    “陆浊,对不起,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注定是要离开的。”

    这些话是纪米花抽噎着说出来的,拖了好长才说完。

    陆浊坐在纪米花对面,身上不知何时已经笼罩了一层寒霜,他看着哭泣的纪米花,尽管面无表情,心里早就生了恐惧。

    他有多不容易失而复得,就有多恐惧再次失去。纪米花的由来他一直不敢去面对,就是害怕有一天她又会突然消失。

    纪米花哭的伤心,陆浊的那点恐惧很快就被心疼代替,他压下心中的痛苦,起身走到纪米花的身后,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

    “别哭,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纪米花转身将头埋进陆浊的怀里,揪着他的衣领哭泣。

    陆浊伸手抽了桌上的纸替她擦眼泪,一边轻声哄着她,“乖,都变丑了。”

    纪米花哼哧哭没了力气,也就冷静了下来,陆浊的怀里也湿了一片。

    “哭好了吗?”陆浊问她。

    纪米花点了点头。

    陆浊起身去给纪米花倒了一杯水放在了纪米花的面前,接着回到了纪米花对面的位子坐下。

    “那现在可以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吗?”

    不想面对的总有一天要去面对,否则永远没有解决的办法。陆浊的心里也很乱,但他相信纪米花心里也是如此,那他们两个人中间一定得有一个冷静下来的人,他就来做这个人。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

    如果陆浊知道穿越者的存在,系统会对他进行洗脑的,到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严重的后遗症,纪米花不想让陆浊受到一点伤害。

    闻言,陆浊强忍的脾气一下便爆发了出来,他一拳重重地砸在桌上,桌上的筷碗都跟着桌子为之一阵,菜汤难免都翻了出来。

    像陆浊这种长于黑夜的人,从来都不乞求温暖,然而偏偏有一束光照到他,带给他温柔,,他刚试着接受,这束光却又突然收回,将他弃回黑暗,那他就再也不相信光的存在。

    纪米花吓了一跳,心肝直颤。

    “陆浊,你冷静一点。”

    陆浊唰地从座位站起,两步就走到纪米花的身边,将她从座位拉起,朝卧室走去。

    进了卧室,陆浊将纪米花狠狠地甩在了床上,倾身压在她身上。

    陆浊此刻内心的痛苦,无人能够感同身受,纪米花知道他难过,所以也没有反抗。

    不过很快陆浊就停了下来,深深地看了一眼纪米花之后,躺到了纪米花的身侧。

    “非走不可吗?”

    良久,纪米花低声嗯了一下。

    卧室里没开灯,黑魆魆的一片,纪米花看着天花板发呆,黑暗中一只冰凉的手钻进了她的指尖和她十指相扣。

    陆浊翻身,将头埋进了纪米花的颈窝,“那你还回来吗?”

    黑暗中两人都看不清彼此的表情,唯有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纪米花默了一会儿,就在陆浊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纪米花捧上他的脸,又轻又温柔地回道——

    “会。”

    陆浊握住她的手,“那你不要让我等太久。”

    “好。”

    她一定会想法设法,尽快回到陆浊的身边,不惜任何代价。

    纪米花决定最后一天在自己以前租的小平房度过,在那里她曾经度过了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陆浊自然是不舍得离开她,跟着她一起回了小平房,才几个月没回来,里面的东西就已经落了灰尘,纪米花和相视一笑,陆浊自觉地去拿起扫帚,准备打扫卫生。

    纪米花将手里的菜拿到厨房,洗洗弄弄准备做午饭。

    纪米花透过窗户看到陆浊在扫地的时候,几次眼泪都忍不住要流出来,这一切实在是太美好,她真的好舍不得。

    饭菜准备好时,陆浊也把屋子打扫地差不多了,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陆浊跑去开门,是顾哀。

    “滚,今天没时间见你。”陆浊立马要关门,被纪米花给喊住了。

    “是我叫他来的,让他进来。”

    陆浊自己再不喜,也不愿意违背媳妇的话,乖乖地放了顾哀进来。

    桌上放了三副碗筷,是纪米花喊顾哀来的没错。

    顾哀人逢喜事精神爽,乍一看还帅了不少。

    陆浊瞪了纪米花一眼,谁允许你盯着别的男人看了?

    “吃菜,吃菜。”纪米花先给陆浊夹了几筷子菜。

    陆浊很满意。

    “怎么不继续演戏了?”顾哀在桌上先开了话匣子。

    “演戏是兴趣,在等好的剧本,没有好剧本宁愿不演。”

    “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不错的本子,你要不要看看。”

    “好呀,吃完饭再看。”

    陆浊干咳了几声,纪米花连忙又给他夹菜,才堵住他肺痨发作的打算。

    “你们两个要和平相处知道吗,打打杀杀的忒没有意思,大家在一个圈子的,要以和为贵。”

    这才是纪米花叫顾哀来的原因,她等于是在交代遗言了,她不希望陆浊在和顾哀对着干,这样对两个人都没有好处。

    “嗯,好。”陆浊很听话,立马就附议了自家媳妇儿。

    顾哀有些微愣,但很快也点了点头。

    纪米花超满意的,又给陆浊夹了个大鸡腿奖励他。

    顾哀在这里吃过饭,又单独找纪米花聊了两句,看了看这里的家具,便识趣地离开了。

    “宝贝,他和你说什么了?”为此,陆浊十分的好奇。

    “他说我把你管的很好,你比以前可爱多了。”

    “他真这么说?”

    “对哇,那还能有假。”

    陆浊问完就拉着纪米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两个人都在努力忘记时间的存在。

    电视放了两三集,外面忽然打起了雷,大有风雨欲来的迹象。

    陆浊要去关窗户,纪米花按住了他,自己跑去关窗户,陆浊的视线一直在她背后牢牢地看住她。

    纪米花关窗户的时候,发现自家外面不知何时为了一群黑衣人,有几个纪米花眼熟是陆浊的保镖。

    外面的雷电交加,一道闪电在不远处腾现,纪米花吓了一跳,只见两辆面包车正朝她的小平房驶来。

    很快,又一波黑衣人从车上跳了下来,这群人纪米花没见过,但她不会没见过最后下车的陆老爷子。

    见到纪米花长站在窗口不动,陆浊也起身走了过来,当看到外面自己父亲的脸时,他的神情一冷,该来的还是来了。

    外面的两派人开始缠斗起来,陆老爷子在远处也看到了他们两人。

    纪米花关上了窗户,带着笑拉着陆浊的手臂回到了沙发上。

    “我们继续看电视吧。”

    外面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雷神,磅礴大雨顷刻而至,纪米花的脑海里开始响起了倒计时的声音。

    “你还剩三十分钟。”是系统冰冷的声音。

    “陆浊。”纪米花出声叫了一下陆浊。

    “嗯。”陆浊搂紧了纪米花。

    “我一定会回来的。”

    陆浊感觉得到纪米花要走了,他抱紧了纪米花就是不想松手。

    “别抓这么紧,去帮我倒杯水吧。”纪米花唇角带着笑,声音软软的,哄着他去。

    陆浊不愿意放手。

    “相信我。”

    还是不愿意放手。

    “你再不放手,我就反悔啦。”

    陆浊放开了手。

    “快去吧。”

    陆浊不情不愿地去了,纪米花低头擦去了眼角憋了很久的泪水。

    陆浊拿起水壶,一杯水还没倒完,便听到了门口传来一阵关门声,这关门声能有多响呢,震的陆浊手都抖了,水撒了一地。

    陆浊立马松开了水壶,朝外面跑去,打开门的瞬间,外面除了淋漓大雨,便是雨中搏斗的黑衣人,

    陆浊跑到陆老爷子的面前,声嘶力竭地问道:“纪米花去哪了?”

    “你在说什么?”陆老爷子来这之后一直被陆浊的人拦着,根本就没有看到纪米花。

    “我再问你一遍,纪米花去哪了?”此时的陆浊就像森林里走失的野兽,横冲直撞,见人就露獠牙。

    “少爷,我们真的没有见过纪小姐。”陆老爷子身旁的贴身保镖看不下去了。

    陆浊见问不出什么,转身对缠斗着的人喊道,“都给我住手。”

    一声喝下,这些人随即都停了下来。

    “你们有没有见到纪米花?”

    这些人面面心虚,他们在专心打架,压根没注意。

    见到没有人回答,陆浊怒了,“都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去给我找!”

    陆老爷子这边也算看清了剧情,他日思夜想想要赶走的人,竟然自己走了,真是有趣,但是这个女人肚子里现在怕是有他陆家的种,他不能让她轻易走掉。

    “你们也给我去找。”陆老爷子对着自己的人也发出了号令。

    于是一群黑衣人开始四处散开,在大雨天里去找人。

    陆老爷子对自己的贴身保镖一个眼神,撑着伞的保镖走到了陆浊的身边,遮去了陆浊头上的一片雨。

    陆浊打掉了头顶的伞,顺着门口的小路,跑去寻找纪米花的身影,他不相信一个人会平白无故的消失,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陆老爷子被他这副模样给惊到了,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陆浊这个样子,上次见到他这样,还是他母亲死掉的时候。

    “老爷,雨大,我们进屋去吧。”

    陆老爷子点了点头,提步走进了纪米花的小平屋,里面朴素的装饰,让陆老爷子眸色一变,他看到桌上的剩菜时,眼里也掀起了涟漪,他儿子竟然会和这个女人过起这么朴实的日子来。

    陆老爷子坐下之后,保镖去找干毛巾给老爷子擦头发,结果他就看见了躺在床上,两眼紧闭的纪米花。

    他走近才发现,她的手边放了一瓶药,他拿起来一看,是会令人致死的毒药。

    他连忙伸手去叹纪米花的呼吸。

    已经死了。
邻居小说推荐:让他娇(穿书) 腹黑逆天大小姐 (快穿)女配美炸天 江秘书又在给总裁挖坑 [综]少女终成王 雄英女神迹部埋[综] 百听不厌 [综英美]迦百农 [综]相泽家的猫 今天追到咔酱了吗[综] 全世界我最宝贝你 全民女神是本书 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 我不能恋爱的女朋友(出版书) 我一定是穿了个假ALPHA[ABO] 攻略白月光 王妃她想守寡 (穿书)今天兄长黑化了吗 超喜欢你呀 乖,叫夫君 穿成暴君的后妈 完美攻略[快穿] 挂科的鬼都被我揍了 江扉的迷人日常 我老婆是豪门太子爷[娱乐圈]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反派娇妻甜宠日常》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反派娇妻甜宠日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